追杀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旷凌云离开之后,那藤宏忍不住技痒,想找人试试身手,便在那南魔山群里寻找罂粟男妖。可这南魔山群的大小,相当于一个亚欧板块,藤宏又不会探索灵魂类的法术,哪那么容易找到?

藤宏在山群里找了又找,寻了又寻,也没寻到罂粟男妖半点踪迹?所幸收了蝎女和蛛女为灵侍之后,他已百毒不侵,倒不至于饿死。

却说藤宏在山群里磨蹭一段时间,总算放弃了寻找罂粟男妖的念头。可蝎女却不让他出南魔山群,理由嘛,是说怕正义的暗杀找上门来。于是藤宏便在里面睡了吃,吃了睡。这南魔山群里,好的灵药不少,吃了增加灵力的药物,可以增加心魂界里命元树的数量,若吃了毒药,就让蝎女和蛛女吸收了再次变强。一行几天下来,藤宏反而变得白白胖胖的了。

有道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藤宏变得有些白胖之后,却成了罂粟男妖眼里的肥肉。这一天,藤宏不小心吃了醉心草,倒头便睡,那醉心草是可以催人睡眠的草药,人若吃了,如醉酒一般,但此期间,灵力会自动调节,很多人行岔了气,便是以此药调节。如今这药草既被藤宏吃了,他便死死地睡在了大青石板上。刚刚躺下不久,一罂粟男妖打此处而过。

“哟!这谁呀?看这样子白白胖胖的,该是人类的某位富家少爷吧!看这模样,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待我把他弄回去好好耍耍。”

那妖说着,立刻将他带回自己住的地方。藤宏的灵侍见可以借此遇到更多男妖,便十分默契地没有动手。

那妖把藤宏带了回去,安放在一块青石上,正巧四五个男妖过来。

“哟,哪儿弄来的?”一妖道。

“外面捡的!”

“可否让兄弟们也尝尝鲜?”

“哥哥说哪里话,哥哥若是喜欢这小子,我送给哥哥就是。”

几人说话,把那藤宏吵醒。藤宏这几日闲得无事,便练习使用这泯灭之瞳和刀剑之瞳,这一日还未收工就误食了醉心草。现在双瞳正是异色。

“那儿呢这是?怎么还有人声?”藤宏闭着眼睛挣扎起来。

“哟?这位弟弟醒了!”一男妖殷勤而去。

藤宏睁开眼,那男妖化金灰散落一地。另一男妖身上出现无数剑光,当场倒地而亡。

“这人有古怪,散开。”

藤宏刚醒时还收不住力气,见两人被自己误杀,心里恐惧不已,立刻收了双瞳的灵力。

“小子,使了什么手段?”

“完了,他们不会拉我去见官吧!”藤宏知道,自己师父现在正在暗助世间的国家恢复自己的权力,若是他知道自己被抓见官,估计不会允许自己越狱的。

“不要怕,不要怕,只是枯了罂粟花。”心魂界内,鬼女道。

一听自个刚刚干掉的是罂粟男妖,藤宏立刻有了底气,“呔,你们这帮妖怪,三千年来,害了多少无辜少女。”

“小兄弟,”一男妖从后面抱住藤宏,将头靠在藤宏的左肩上,“女人是这世上最恶心的东西,她们能沦为我们的食物,那是她们无上的……”

那妖话未说完,藤宏泯灭之瞳将他一瞥,那妖脑袋变成金灰消散。藤宏右眼瞳孔变为浅蓝色,手握一把刀,恶狠狠地看着他们。藤宏小时候,多亏了姐姐和母亲的护佑,其余非亲生的姐妹,他也没怎么接触。至于父亲,他十分陌生,上次姐姐出嫁,父亲才同他说了他懂事以来的第一句话,其他的叔伯、兄弟虽然接触了不少,但他们要么是嘲讽自己,要么是欺负自己,至于他遇到的其他男性,也都以他悟性差而百般侮辱。故而当他知道姐姐的恋人也是女子时,他不仅举双手赞成姐姐,还帮忙劝慰了母亲。之后在肖家,里面也有无数正义的男子,但有几个会把一个文弱书生的跟从看在眼里。反观肖家的大小姐,不仅一开始就把自己安排得无微不至,后面大小姐更是让他亲自挑选和训练她的贴身护卫。再后来藤宏以师父的名义给她写情书,她知晓了,却也未曾恼过,还细心解释说,她与师父是君子之交。因此,藤宏很讨厌别人说女人怎么的。

且说那些罂粟男妖,见藤宏双眼异瞳,心道不秒。其中一个道,“泯灭之瞳,难道他是旷凌云?”

“不可能,那旷凌云虽然也有泯灭之瞳,但据坊间传言,那人生得美艳无双,哪是这副憨头憨脑的模样。”

“我想起来了!”有一妖道,“传闻旷凌云收了一位姓藤的弟子,也是这副憨样。”

“原来如此。说起来,纠错帮的人前日找过我,说是要追杀一个姓藤的,想必是他了。”那妖说罢,往天上放去一道灵力。不多一会儿,来了好些人,有纠错帮的,有罂粟男妖,他们把藤宏围在了中心。

“藤宏,你快跟我们走,否则要吃皮肉之苦。”一个纠错帮的杀死说道,他不敢说藤宏修炼分魂道之类的话,他怕一说,那些男妖就四散逃命。

那藤宏跟随旷凌云多日,也不是太傻,知道他们可能顾虑分魂道,“怎么?难道修炼分魂道真是万死难辞的罪过?”

那些男妖一听是分魂道,那还敢留在那里,立刻四散逃离,藤宏那会放过这等机会,直接以双瞳将逃跑的男妖一齐解决,其中一个修为颇深的男妖,以灵力覆盖周身,居然挡住了双瞳的攻击。

藤宏一道火焰成刀斩去,将那妖斩伤。那妖见逃跑不得,回身就祭出玉珠,藤宏飞身,一刀劈下,却劈在了玉珠之上。再看玉珠,半点痕迹也没有,倒是那妖的掌心出了几道伤痕。

“暗劲吗?有意思!”一杀手道。

“不过,这点儿水平,可应付不了我们。”

藤宏见没有砍碎玉珠,立刻后退。玉珠破开,变成一朵罂粟花。

“现在可以交给我了!”心魂界里,一个声音道。

藤宏一愣,男妖立刻逃跑,却不料,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化作利刃飞出,攻向了众位杀手。那些杀手见血刃飞来,立刻施展手段挡下,藤宏不敢迟疑,立刻以双瞳攻击,但那些杀手全身包裹灵力挡下。

“小心后面。”

藤宏听到提醒,立刻化金雷为盾,挡下飞来的一道黑色灵力。藤宏左手握拳,飞跳起来一拳打向一个杀手,那杀手双手交叉当下,但身上的灵铠却被金雷撕得粉碎。见对手没有了保护,藤宏左眼微光一闪,那人落地,变成金灰消散。

“这小子有些手段。你们不要动手,让我来会一会。”

只见那人灵铠散出同色飞灰,飞灰渐渐凝聚,藤宏不敢大意,师父曾说过,这叫做灵铠分身,若是修炼到大成,分身不仅能久存,还可藏在心识,有的人每天分出几个,最后聚少成多,拥有一支军队。于是藤宏一刀向那本体劈下。却不料,被一个身穿铠甲的无面分身挡下。

“斩首行动,看来你蛮了解这门功法的嘛!实话告诉你,此分身就是专门应对你们分魂道所设,你们分魂道是一念控一身,而我这灵铠分身,一念控万身。”

“难办了!”藤宏心道,“居然遇到专门克制分魂道的功夫。”

“孩子,这分身道与分魂道很难分清彼此,你的分魂凝聚灵身就属于分身,而分身也需要强大的神魂之力,当年玉公子为创分魂道,可研究了不少分身法门,你不用妄自菲薄。但这人灵铠分身,却有破它之法。”

“藤爷爷请赐教。”

“这种几乎是本体复制的灵身,最怕散灵诀。”

“可我不会呀!”

“孩子,且看老朽的。说起来,玉公子也算是老朽的一个小师父。”

但见藤妖出现,藤妖飞出几片叶子打入灵身之中,那些灵身立刻瓦解。而那些灵身的灵力全部汇聚在老人的体内,老人又将大部分的灵力给了藤宏。

藤宏觉得心魂界中,又出现了命元藤。老人见那人灵力消耗巨大,便自行消散。

“散……散……散灵诀!”那杀手道。

藤宏还未反应过来,鬼女出现,将几人收进炼狱空间。正当鬼女要收纳那些男妖的尸体之时,原本应该被水妖杀死的那个男妖暴起,眼看就要到藤宏身边自爆。天空飞来一般剑,将那男妖串起钉在了石壁之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