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唐朝小白领 > 第五百六十八节 京兆牧和长安(182)

第五百六十八节 京兆牧和长安(182)


  看着颜之推那宛如小孩子模样的行为,孔颖达却是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有想到颜师竟然不要,还要验证了之后才能收起来,哎,可惜了,听说这个茶叶只要是打开了那个盖子,半个月如果不喝完的话,就会走了味道了,还好,还好,我家里的那个,一直都密封好的。”

  什么叫做嚣张啊,什么叫做我就是来挑事的?

  现在就是,颜之推本来挺高兴的,结果被他这么一说,顿时郁闷了。

  “你啊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那个严肃认真的孔颖达去了什么地方了?”

  颜之推拿起茶碗喝了一口,似乎觉得吧,这样子喝下去,才能让自己觉得不亏啊。

  有的时候,你在社会上混了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发现,当初那个经常被你欺骗,而且,人家还不说其他的人,甚至于愿意被你欺骗的人,是多么的难得啊。

  “老了,老了。”

  孔颖达的话刚出口,就看到了颜之推看着自己,顿时就改口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年纪大了,而是说这个脑子不如以前了。”

  在颜之推面前说自己老,全天下最多不超过十个人,而其他的人可能都扛不住了,快要死了,而这十个人当中,绝对没有的一个人就是孔颖达,他才多大啊,六七十岁的模样,说真的,这样的年纪,在外面的时候,可以忽悠,而在这里的话,就算了吧。

  “看来你最近遇到了不少事情啊。”

  自古就是如此,你如果没有认识了一些人和遇到有些事情的话,是没有办法获得一定的成绩的,也不会被人激怒了心神的。

  “嗯,前几日,松洲侯叶檀来到我家里,和越王一起,在我家里白吃白喝,而这个茶叶就是谢礼。”

  他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不重要的,重要的就是这个事情,一定会有一定的意义的。

  “果然,否则的话,你会如何才能有这样的好茶叶。”

  颜之推虽然是个读书人,但是呢,却是一个文学方面的宗师,过去的宗师和现在的那些人可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地位是很稳固的,而且一旦有人当了这样的一个职位的话,就不简单了,算是对于一个人一辈子学问的总结。

  而现在松洲的文宗师是李纲,而武宗师是芮登,这样的能量,让无数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啊,可是呢,却是现实哦。

  “这个孩子如何?”

  颜之推似乎对于叶檀也是了解的,可是呢,这个小子却没有过来拜见自己,难道让自己去拜见对方吗?这个是不合适的,而且对方学习的东西和自己认识的似乎不一样,这个还是要点面子的,否则的话,自己无所谓,颜家的人还是要靠着这个关系来吃饭的,有些时候,你没办法的。

  “初看狂妄,细看偏激,做事手段老辣,只是呢,最后却会发现,他的行为只是为了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可以过的好一点,除了他对于太子李承乾的关心过分的话,他对于这个天下的看重程度比整个大唐要重的多。”

  孔颖达的话也就是在这里说,而不是外面,否则的话,这个话题就会让叶檀很麻烦,自古的人都知道,效忠皇家的人,就是效忠整个天下,但是呢,实际上却不是如此,那些清官为什么会让人觉得讨厌呢,不是因为他们的本事大,而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皇家,而是天下的人,都说皇帝和百姓是一体的,但是呢,这样的话,你看看,听听就行了,不要当真,否则的话,皇帝的手里的刀(其他的后世的一些不好的官员),就会帮助皇帝弄死你,这样的情况,竟然还被人扣上一个不好的帽子,但是呢,过去的人不都是讲究所谓的皇帝就是天下嘛,只是呢,大家都知道,这个天下真正有权利的人是皇帝,而不是其他的人,所以呢,这个只是一个代称了。

  “哦?这个孩子真的是如此?”

  颜之推再次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说道,“怪不得李纲这人给我来信说的都是好话,看来他也是看出来了,这个人的脾气了。”

  “老祖宗,你不觉得他这样子做,过分了吗?偏离了我们的提倡的轨道吗?”

  李纲这句话倒是没事,他们这样的人平时对于颜之推的称呼就是颜师,或者老祖宗,这个就是大唐的人瑞,还是一个东西,那就是儒家的一个代表啊。

  “轨道?还是初心,是看什么手段的吗?”

  颜之推却是不在意这个,直接反问道,“我们当初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吗?”

  一句话,让孔颖达顿时傻眼了,这个是不是这么说的?

  这个呢,之前叶檀和李承乾说过,我们的陛下是个好皇帝,但是呢,不代表他就是一直都是如此,小的时候,他做的事情最多的却是一个孩子应该做的,说句难听的,小的时候的李世民就是个纨绔子弟,毕竟自己是贵族啊,而且人很顽皮呢,但是呢,后来为了教育自己的孩子,就开始胡编乱造了,说真的,挺搞笑的感觉,因为这样的人总是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都不信的事情,而这个却说是为了其他的人好,但是呢,这个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人类的第一个谎言来自的地方是父母的教育,而不是其他的方面,为了面子,为了里子,为了各样东西,他们将事情做的非常的夸张,你说是为了什么啊?

  “不过呢,这个小子做事的手段是残酷了一点,现在恐怕连陛下都不会这么做了。”

  颜之推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其他的,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李世民是个什么人?

  一个皇帝,一个武皇帝。

  一个将军,一个战功很多的将军。

  这样的人手段你如果说他不是很残忍的话,那么,当初李建成家里的人到底是如何死的,就不知道了。

  可是呢,当了皇帝之后就不一样了。

  我们总是埋怨上司做事的风格就是这样子不好,那样子不好,步子迈不开,而实际上却是,这样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敢做,一旦做了,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结果。

  但是呢,初生牛犊的话,可就不怕了。

  “可是呢,他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被天下的人记恨吗?”

  孔颖达虽然知道一个词汇叫做自污,而这个行为现在做的比较过分的人就是李靖,他有的时候做的事情就是如此的直接,而程咬金和李孝恭等人也是如此,只是呢,程咬金玩的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手法,而李孝恭则是钱财美女,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很扯啊?

  人在这个社会上,做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却还是知道如何去做的。

  “天下人?呵呵,好一个天下人。”

  颜之推这样的人可以说是将学问都给化掉了,将所有的知识都塞进了自己的脑子里了,然后融化了,最后呢,是否可以拿出来,就不知道了,但是呢,这样的行为却是不简单的哦。

  “天下人当中最多的不是世家,也不是那些隐士家族,而是百姓,普通人,他现在的行为看着似乎是伤害了一些人的利益,可是呢,骨子里却是为了富国富民,这样的事情一旦出来了,天下的人只会感激他,而不会去讨论他。”

  “可是,颜师,书籍可是那些人写的。”

  李纲的话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过去的人你就会发现,一旦作者很喜欢的某个人的话,那么,跟着他的那些人都会被人给褒奖了,而如果不被人喜欢的话,你就要小心了,将一个人抬高,就需要将另外的一个人放下来。

  “呵呵,这个事情,他能不知道吗?”

  颜之推说完这句话,就对着颜寿给了一个眼神,对方点了点头,就走到了里面,然后过了一会,拿出来一个盒子,盒子很普通,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头做的。

  放在颜之推的面前,颜之推慢慢地打开,然后就从里面拿出了几本书。

  这些书本都是牛皮纸做成的壳子,上面是一个巨大的隶书写成的。

  他将所有的书籍都拿出来,摆在床边。

  却是我们常说的四书五经。

  《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

  而孔颖达一愣,这个到底是谁做的,竟然如此的厉害,这样的东西看着字数不多,却是很要命的,因为呢,雕刻版的话,是花费巨大的。

  而且,现在很多书籍都是手写的,甚至于放在了一些竹简上,为什么?

  因为雕刻起来太费钱了,而且熟练的工匠都在皇家那里,你想要借出来也不容易,很多工匠根本就不识字,所以呢,很容易出现错漏,而且现在的大儒当中有人也不会冒然地将自己的书籍拿出来雕刻印刷,因为担心被人指出错误啊,你说这是谁啊。

  他接过去一本,放在手心里,感觉很舒服,然后打开第一页,上面写的一行字,李纲校正,樊笼书院印刷制品。

  上面的字体应该是叶檀擅长的那种叶体吧,也就是后世的颜体。

  这个字体很让人喜欢的,但是呢,其实不适合印刷,所以呢,打开了之后,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里面的字体如果你认真看的话,而且是现代人的话,就会发现是仿宋体,也就是所谓的最好的印刷的字体,但是呢,他发现这个字迹不大,却非常的清楚,加上白纸如雪一样,看着很舒服,但是呢,为何要在前面空出两个格子啊。

  同时呢,上面还有无数的字符,自己没有见过,不过自己凭借自己的学习,就知道,这个东西是来断句的,因为这些东西,他太过熟悉了。

  这样的书籍,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的,因为之前看到的大部分的都是手写的,手写的话,就会出错,而且有些人的字迹是真的不怎么地,这样的行为的话,说真的,是会出现麻烦的,而且现在就算是有藏书,里面东西,也是一个东西,那就是纸张很容易就发黄,毕竟没人会用宣纸来印刷啊,宣纸太贵了。

  而现在呢,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的白纸,却是不一样的。

  松洲早就开始卖白纸了,不过呢,那个白纸只是比较适合书写,却不一定适合印刷的,印刷和书写是两回事啊。

  “这个是什么意思?”

  孔颖达拿在手里,要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是颜之推的话,他早就动手抢了。

  “是李纲派人送过来的,说是樊笼书院的教学书籍。”

  “这个叶檀,真的是太浪费了,这得多少钱啊。”

  孔颖达心中也是感慨啊,这样的好东西,一旦被人看到的话,就得发狂了。

  “听说这几年,樊笼书院的藏书楼,有书籍,超过了十万,你说这个价值几何?”

  颜之推的手掌抚摸着这个书籍,说真的,比看到美女都要开心啊,这就是现实哦。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唐朝小白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