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第一氏族 > 章六五二 新的时代(4)

章六五二 新的时代(4)


  狄柬之、孙康等人渡过黄河,当日便到了汴梁蒋氏作客,稍作盘桓。

  在魏无羡、杨佳妮现身之前,有人率先在汴梁城找到了他们。

  夜晚,孙康在住处对月冥思,想着自己的历史未来,视野一个恍惚,已是有人出现在屋中,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含笑看着他。

  看到这个不应该出现在汴梁的不速之客,孙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到孙某面前,是来找死的?”

  “孙将军,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这么大的火气?”来人面容俊朗气质阳光,虽然皮肤黑得发亮,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个人魅力。

  就是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幅天然的俯视态度,优越感刻在每寸皮肤上。

  孙康冷哼一声,轻蔑道:“孙某跟你这蛮夷岂会是一路人!”

  “中原皇朝虽然眼下有灿烂文明,最开始的时候不也跟我们的先祖一样茹毛饮血?你们是走得快了一步,但焉知不会被我们追赶上?

  “如此傲慢,格局实在是小了。”

  蒙哥一番话把孙康从头到尾挤兑了一遍,“再者,你我同是因为赵氏吃亏,怎么就当不得同是天涯沦落人这句话,莫非孙将军不通中原诗文?”

  蒙哥每说一句话,蒙哥的脸色就要沉一分。

  临了,蒙哥笑容明媚地道:“我们是异族,跟赵氏你死我活倒也没什么,孙将军跟赵宁那厮可是同一个祖宗,怎么没见他对你下手的时候轻一些?

  “孙将军,我都替你觉得不值,你难道就不气愤?”

  说到这,蒙哥笑容不减,好整以暇看着孙康,等着对方答话。

  孙康深吸一口气稳住心境:“孙某的确气愤。但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我们自家的事,还没有你这个外人插手的余地。

  “滚吧,再敢多说一句,休怪孙某没有待客之道!”

  两人同样是王极境中期,纵然蒙哥距离后期已经不远,寻常情况下战力相差不会太大。

  但孙康在燕平被赵宁重伤,眼下远未恢复过来,十成战力发挥不出三成,所以才一直忍着没有对蒙哥出手。

  蒙哥并不忌惮孙康的威胁,翘着二郎腿道:“孙将军何必这般顽固不化?须知这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国与国之间都能前一百年打得死去活来,死伤无数,后一百年和睦结盟友好往来,共同对付其他对手。

  “孙将军跟我们那点仇怨算什么,你我都是沙场将士,彼此厮杀是军令使然,身不由己被驱使而已,说到底那都是君王们之间的游戏,并非你我之间有深仇大恨。

  “如今你我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利益,我意跟你结为手足兄弟,助你中兴孙氏向赵氏复仇,夺回本该属于你们的一切!孙将军难道真的就不想一想?”

  在蒙哥说这些话的时候,孙康一言不发,虽然没有任何认同之色,却也不曾打断他,更不曾像事前说得那样,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等到蒙哥说完,孙康目光数变,最终再度深吸一口气。

  这个过程耗费了不少时间,在孙康神色平稳后,蒙哥饱含期待地道:“孙将军若是愿意,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二十颗聚元丹,助你族中的精锐成就元神境!”

  蒙哥信心不小。

  昔年天元大军占据河北时,多的是地方大族、富人土豪投靠,一两年绿营军就有数十万规模,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孙康没有急着回答。

  半响,他站起身。

  这时,他终于开口了。

  他盯着蒙哥道:“这中原的天下,一直都是贵族世家做主,你可知这是为何?

  “千年积累方有门阀世家,百年家族不过是土豪乡绅,一个底蕴深厚,一个只是暴发户,两者之间的差别,可不只是钱财权势。

  “我们担得起为天下做主的职责,也有为天下做主的能力!

  “昔年你天元王庭意图收买魏氏,却在魏无羡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最终只能悻悻北归——我孙氏难道不如魏氏,我孙康难道比魏无羡差了?

  “今日,我孙康便借魏无羡的话回答你,这中原的皇朝,不会没有戍边护国的热血儿郎,亦绝不会有开门揖盗的世家!”

  话说完,孙康全身气机爆发,反手一招,符刀自行入手,二话不说,当头就像脸色大变,震惊非常的蒙哥劈了下去!

  ......

  从孙康的居处跑出来,蒙哥一脸晦气,忍不住骂骂咧咧:“真是脑子被驴踢了,实在是愚不可及,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坚持,有什么用处?

  “什么担得起为天下做主的职责,说得好像世家都是清廉高士一样,不还是一群高高在上垄断权力,驱使百姓如牲口的权贵?什么东西!”

  等他骂完了,跟在后面随从试探着道:“大王,南朝的人目光短浅食古不化,眼下看来是不会跟我们联合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回去?”

  “回去个屁!”

  蒙哥没好气的回头,喷了随从一脸唾沫。

  他收敛情绪冷静思考半响,眼中再度燃起希望,自言自语道:“南朝的世家跟我们有深仇大恨,尤其是将门,哪家的族人没被我们杀一大批?

  “再说得多一些,哪个将门的子弟在千百年戍边的岁月中,没在战场上死上百十个?他们顽固不化情有可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换个对象?”

  想到最后,蒙哥眸中满是精芒。

  ......

  时辰已晚,狄柬之正打算休息,衣服都脱了,窗子忽然自行打开,一阵微风侵入卧房,等他反应过来,桌子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来的当然是蒙哥。

  跟见孙康一样,蒙哥仗着自己修为战力强横,让狄柬之一时半刻不能不顾后果暴起发难,同样的,在蒙哥游说狄柬之的过程中,狄柬之脸色很是难看。

  不一样的是,当狄柬之把差不多的话说完,狄柬之并没有拔剑刺向蒙哥,而是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本王虽然没有跟狄大人交过手,但也久闻狄大人的大名。

  “当年在郓州,要不是有狄大人日夜奔波筹集粮秣,团结郓州百姓一起奋战,仅凭赵宁麾下那群杂兵,如何能够挡得住左贤王的精锐大军?”

  蒙哥见狄柬之犹豫,立马精神大振,抓住时机趁热打铁,继续道:

  “狄大人才智双绝,为南朝立下血汗功劳,赵氏却无情无义倒行逆施,将狄大人赶出燕平,着实让人想不通。

  “以狄大人的能力,无论日后去往何处,都必然有大展宏图的机会,可狄大人到了新主那里,总需要一些奇谋良策作为进身之阶。

  “赵氏是大伙儿共同的敌人,本王愿意跟狄大人结为手足兄弟,整个天元王庭都可以作为狄大人的后盾,让狄大人可以带着千军万马投靠新主。

  “这岂非是两全其美的事?”

  狄柬之听得眼前一亮,看得出来很是意动。

  ....

  ..

  汴梁城最有格调的酒楼里,魏无羡跟杨佳妮分别坐在两张案几后,对饮了好半响。

  魏无羡嘿嘿笑道:“我魏氏之所以举兵造齐朝的反,就是不忿宋治不把我们世家当人,背信弃义过河拆桥。

  “我们立足关陇虎视中原逐鹿天下的方向,在那时候就已定了:团结所有世家,为世家的利益张目!

  “当年陇山之战,皇朝世家暗中襄助我魏氏,使得我们为了一个同共目标并肩作战过,基础是现成的。”

  杨佳妮喝了半杯酒,放下酒杯的时候淡淡道:“杨氏与魏氏虽然同是世家,但你魏氏选择了的方向,我杨氏无法再选一遍。

  “世家对你们魏氏的好感要远高于我杨氏,真要争夺世家的力量,我必然争不过你。”

  魏无羡笑得愈发得意:“如此说来,你杨氏就只能选择寒门了。孙康、蒋飞燕归我,狄柬之、王载归你,往后从河北出来的官员,你我就这么分!”

  杨佳妮瞥了魏无羡一眼:“你很得意?”

  魏无羡容光焕发:“如何能不得意?

  “宁哥儿聪明反被聪明误,硬是选了一条举世皆敌的道路,且不说我们跟他是死敌,中原、汉中、蜀中、楚地、岭南的节度使,也无法跟地方上的大族土豪闹翻,必然渐渐脱离赵氏掌控。

  “没了宁哥儿,天下节度使虽然多,但能让我魏无羡正眼瞧的,也就你这个淮南节度使。

  “等到天下有变时机出现,必然是你我逐鹿中原沙场对决,赢了你杨氏,我魏氏的大业也就成了!”

  杨佳妮将剩下的半杯酒饮尽,依然是那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没有任何波澜的嗓音:“魏氏就一定能胜杨氏?”

  魏无羡一口气喝完一杯酒,咂摸了一下嘴嘿然道:“论麾下兵马,我关陇大军是国战时期跟天元大军死战数年,从艰难险阻中苦熬过来的。

  “且不说凤翔军,泾原军、邠宁军、灵武军的战力都不弱。

  “而你的淮南军虽然在吴越之地称雄,但国战时却没经历多少战事,论精锐悍勇的程度怎么跟我关陇大军比?”

  说到这,魏无羡的脸已经笑成了麻花:“再说麾下武将文官,今夜你也听到了,孙康宁死也不愿跟蒙哥联手,傲骨气节可见一斑,而狄柬之呢?

  “他现在已经被蒙哥说服,为了利益连原则都可以不要,底线都可以降低,这种精气神怎么跟我的人抗衡?”

  赵宁可以坐在燕平城中监视各处,同为王极境后期,魏无羡跟杨佳妮当然也能做到这一点,蒙哥游说孙康、狄柬之的过程,瞒不过他俩的耳目。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第一氏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