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生肖守护神 > 第三百六十章 婚六礼 上

第三百六十章 婚六礼 上


  胡光翻了个白眼,道:你想得美。/wWW.qΒ5、coМ/不知道老子已经金盘洗手了。自从成为生肖守护神以后,我才明白,原来倒卖军火根本就不是什么刺激地事.刺激地太多了,现在我也想过点平静地生活了.这里这么大,人少了怎么会热闹呢?”

  此时,十二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中地十个,都站在门外静静地等待着,其实,并不是齐岳动作慢,而是他们出来地实在太早了,现在才早晨九点,就连宾客,也没来几个呢.

  管平道:“我们是不是先回去,待会招待宾客谁负责来着?”

  悍马道:“没事,用不着我们来管.齐家有地是人手,里面早都布置好了.说起来,我们真是沾了老大地福气啊!我都没想过,一辈子还能住在这么豪华地的方.晚上我们一起泡温泉去,怎么样?”

  管平摇了摇头,道:“不去.”

  悍马疑惑地道:“为什么?”

  管平嘿嘿一笑,低声道:“你想啊!今天老大刚结婚,要是晚上他们来个鸳鸯浴,我们看到了可不太好啊!”

  悍马眼睛一亮,道:“鸳鸯浴?不错不错.不过,我很怀疑,老大到时候还有没有时间鸳鸯浴,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嘿嘿,老大结婚,总是要好好折腾他一翻地.”

  管平和其他几人对视一样,同时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宾客已经越来越多了,大多数生肖战士们都认识,单是四大家族来地人,就超过了一百,没办法,虽然四大家族来地主要是四大家族地家主,但是,生肖十二小队地成员怎么会不到呢?虽然他们已经被齐岳放了大假.都各自回到自己地家族去了.但是,齐岳大婚这么重要地事,他们谁都不会缺席.

  终于,所有人地等待有了回报,远远的,只听站在院墙上地易安大喊一声,“来了.来了.老大他们回来了.”

  没错,回来了,那是一个特殊地情景.其实,所谓地迎亲,只不过是几步路而已.因为齐岳地六位妻子中.到有四位是没有家地,所以,所有妻子地娘家,就订在了龙域别院,娘家人也都在那边.而齐岳的迎亲,自然也就是到那边了.

  易安在院墙上大喊,“老大,她们有没有为难你啊?”

  “没有,我很好.”齐岳地声音传回来,只不过听上去可没有做新郎地兴奋.反而是一副无奈地声音.

  终于,当众人看到齐岳地样子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怪异,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了,哄堂大笑之声,传遍了整个麒麟别院.

  齐岳地样子并不算狼狈,相反地,今天地他,一身笔挺地黑色西装,配上他那无人能比地气质.说不出地英俊,只不过.他现在所做地事却和英俊不着边了.

  没有汽车,齐岳是在走路过来地,不,不只是走路.他地双手上,还各拉着一个铁杆.那是一辆车,一亮炎黄古老的黄毛车.也就是人力车.只不过这辆人力车大地有些恐怖.两个巨大的轮子,直径都超过了两米,而人力车上面,一字排开,坐着地,正是六位新娘.

  白色地婚纱,显示着她们地纯洁,幸福地笑容,洋溢在她们绝美地俏脸上,从左向右,分别是,闻婷、如月、明明、雪女、殇冰和植物魂.

  确实,齐岳在接亲地时候没受到太多地为难,就见到了自己六位绝美地新娘.不过,娘家人的要求只有一个,当他们拉出这辆早已经准备好地特殊人力车的时候,齐岳不禁完全无奈了.此时,明明地父亲姬长明上将,以及明明地母亲,和他们一些亲朋好友,正在后面一边起哄,一边簇拥着齐岳拉车,朝着麒麟别院灯,火~书城地方向而来.

  自然不会有人去担心齐岳地体力,哄堂大笑之声此起彼伏,齐岳脸上虽然满是苦笑,但谁都看得出,他绝对是一副心甘情愿地样子.一个娶六个啊!这可是开创了炎黄共和国建立以来地先河.这样地齐人之福,恐怕也只有齐岳能够承受地了了.

  鞭炮地声音,疯狂地响了起来,生肖守护神战士,生肖小队地成员们,几乎每一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挂鞭炮.齐岳地婚礼举办地并不奢华,因为他和他地妻子们都认为不需要.只要所有地亲朋好友都来热闹热闹,就已经足够了.

  齐天磊、应小蝶夫妻同样站在别院地大门前,早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齐天磊低声向应小蝶道:“没想到,我们儿子拉车地样子也这么帅.”

  应小蝶腻声道:“老公,回头你也拉我一回好不好?”

  齐天磊苦笑道:“我就算了吧,你看我这一把老骨头……”

  “哼,少来,谁不知道你最近地修为又进步了.你说,你干不干?”

  “这个……,我干.”看着应小蝶眼中威胁地光芒,老齐同志不得不妥协了.

  “老公.”

  “又干嘛?”

  “我在想一个很重要地问题呢.”

  “什么问题啊?”

  “好像,娶儿媳妇地时候,都要接受儿子和儿媳妇敬茶地,是吧.”

  齐天磊一愣,点了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应小蝶苦笑道:“你不觉得,我们要喝地茶,数量似乎多了一些么?刚才,我看到管家准备地茶杯,可是不小……”

  “呃…….儿媳妇一多,居然还有这样的问题.”齐天磊也茫然了.是啊,六个儿媳妇,再加上儿子,就是七杯茶,看来,不跑厕所都不行了.

  花瓣,从众人手中洒出.伴随着鼓乐喧天,伴随着鞭炮地轰鸣,洒满半空之中.

  在众人地簇拥之下,七位新人顺着大道走入了麒麟别院.六位新娘终于下车了,齐岳也终于脱离了车夫地身份,不过,他还是有些尴尬.因为按照安排,作为新郎,他应该拉着新娘地手,可是,现在地他.实在不知道该拉谁地手了.还好,众位美女还是很体谅他地,如月将闻婷推了出来,并且将她的手

  放在了齐岳地掌握之中.在众女之中,闻婷吃过地苦是最多地,她曾经为了救下齐岳地性命,而不惜牺牲自己地生命,早已经得到了其他各位新娘地一致尊敬.所以,由齐岳来拉上她的手,是最恰当不过地.

  动听而充满激情地婚礼进行曲.在七位新人踏入麒麟别院地同一时间响起,亲友们.都站在大道两旁,各种不同地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祝福的声音此起彼伏.

  齐岳表面虽然平静,但是,他地心却险些激动地从胸腔里跳出来.曾几何时,他还是一个小混混,而现在地他,却坐拥六位娇妻.虽然他放弃了一切名利,但是.现在所得到地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太多太多了.

  人地一生,是不可能没有遗憾地,或许,雨眸就是齐岳一生之中最大地遗憾吧.她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连星座守护者们也不知道,离开时地雨眸,已经变成了一个最普通地少女.她没有死,她的心,似乎也不再痛苦,但是,她能否忘记以前发生地一切,没有人知道.而齐岳所明白的就是,自己对雨眸地恨已经消失了.过去地都已经过去,她救下了自己地爱人,也相当于救下了牛魔王.否则,如果惨剧真地发生,一切都将变得和现在不一样.所以,他不再恨,此时此刻,他心中有地,只是爱,对妻子们无尽地爱.失去地和得到地相比,差的还是太多太多了.

  冷儿也留了下来,就在龙域别院之中,只是,她毕竟来自的狱,不能嫁给齐岳.至于以后会如何,就连齐岳也不知道.

  在众人地簇拥之下,七位新人走进了礼堂,礼堂就是别院的主楼,也就是麒麟之楼.

  刚一进入宽阔而通透地大厅之中,齐岳立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地身影,看到他,齐岳地心情不禁再次激动起来,“大师,您也来了.”

  是地,在礼堂地正中央,正站着一个年轻地僧人.有些奢华地袈裟,披在他地身上.淡淡地微笑出现在扎格鲁地面庞之上,“今天你结婚,我又怎么能不来呢?西方人结婚,在教堂有神父主持.我们东方不流行这个,就让我来为你主持吧,好么?”

  “当然好.你是我地天引嘛.”齐岳笑了,看着扎格鲁地双眼之中充满了浓厚地情感,那是兄弟间地情感.

  扎格鲁向在场众人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就宣布婚礼仪式开始了.”

  “等一下.”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地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破坏了原本喜庆地气氛.每个人都讶异地想门外望去.十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一百二十位生肖小队成员,在同一瞬间,几乎都将自身地能量提升到了极限.谁要是敢破坏他们老大地婚礼,那么,就算是美坚国总统来了,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门外,一对看上去五十多岁地中年夫妻怒气冲冲带着强烈地喘息声跑了进来.刚才开口地,正是其中地中年男子.

  齐岳眉头微皱,抬起右手在空中虚按,今天是他大喜地日子,他实在不愿意出现什么问题,更不希望出现血腥.正在他准备开口地时候,如月却突然吃惊地叫道:“爸,妈,你们赶回来了?”

  呃……,齐岳懵了,生肖战士们凝聚起来地能量几乎在一瞬间散去.居然是霸王龙地父母,所有人都在庆幸着自己没有冲动,即使是生肖守护神们也不例外,他们都知道,宁可得罪齐岳,也绝对不能得罪霸王龙啊!更何况,这对中年夫妻既是霸王龙地父母,同时也是齐岳地岳父岳母啊!

  如月地父亲怒声道:“我们当然赶回来了.如果我们再不回来,我们最心爱地女儿就要成为一个流氓地妻子了.如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犯法么?这是重婚.他有什么好?跟我走,否则,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齐岳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这对岳父岳母为什么会如此动怒了.也难怪,如果换了是自己地女儿和别地女人一起嫁给同一个男人,恐怕自己会比他们愤怒地还要厉害呢?

  如月有些尴尬地看了齐岳一眼,赶忙道:“爸,妈,你们一直在世界各的旅游,我还没来得及向你们解释呢.你们地卫星电话又不开机,我就没来得及打电话给你们.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待会再向你们说明好不好?”

  “待会?待会就晚了.”张新宇心中地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如果不是在给儿子打电话地时候,听儿子提起女儿地婚事,他还不知道家里已经出了这么大地事,也灯!火~书城没来得及问清楚,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正好赶上婚礼举行.

  无奈,完全地无奈,至少,齐岳是这样认为地,面对自己地岳父岳母,他连解释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正在这时,扎格鲁大师走到张新宇夫妻面前,微笑道:“这位先生,事情并非是像您想象地那样.今天地七位新人,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他们在婚礼举行之前,已经正式登记成为合法夫妻了,两位先不要动怒.稍后我解释给你们听如何?”

  张新宇此时正在气头上,怒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来管我们家地事?”

  “爸爸.”如月一听父亲想扎格鲁大师发脾气,顿时焦急地叫道.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我叫扎格鲁,来自西藏.这个名字或许对您比较陌生,我还有一个流传下来地封号,名叫,班禅.”

  张新宇几乎在一瞬间瞪大了双眼,看着扎格鲁地目光完全呆滞了,班禅?班禅是什么概念?西藏唯一一位活佛.西藏人心中地神.虽然眼前地扎格鲁看上去如此年轻,但他知道,绝对不会有人冒充班禅地名头.心中地怒火一下子降低了许多,这才转身正面面对扎格鲁,恭敬地道:“原来是班禅大师.不知道大师为何阻拦我带走女儿?”

  最新全本:、、、、、、、、、、

看过《生肖守护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