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佛系宫斗日常 > 61.第六十一回

  第 61 章

  魏祈派人盯着秦欣和, 将她的每日所做之事一一禀明,真的不是有所留恋,只不过……有些许的不甘心而已。

  这种感觉就好像战场上兵戎相见, 他自以为占尽上风,手中□□能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挑下马, 杀个片甲不留,于是刻意的拿花拳绣腿嘲弄着对方。

  未曾想有人扮猪吃老虎, 一点一点的诱他入圈套,等他猛然醒过神来时, 兵器被夺,城门已破, 他狼狈的犹如丧家之犬,而对方却毫发无损。

  怎么能甘心。

  他要等秦欣和悔不当初,来下跪求饶。

  “皇上,亥正了。”

  “嗯。”魏祈随口应了一声,边用朱笔批阅奏折, 边缓缓皱起眉头来。

  孙鲁瞧他是有些看不清, 赶忙又点了两盏宫灯,送过去的同时也不忘劝说,“皇上可要当心身子, 万不可太操劳, 还是早些歇息吧。”

  =杰米哒  

  魏祈叹气,举起那本奏折,指着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问他,“知道这是谁的折子吗?”

  “这, 奴才哪知道。”

  魏祈冷哼一声,铺开另一本字更小的, 煞有其事的介绍道,“这本,是户部郎中的,那本,是忠勇侯的。”

  孙鲁没憋住,一下笑出声来。

  魏祈也不禁嗤笑自嘲道,,“朕还真是自作孽,那贱婢的事一传出宫去,秦伯铮一连给朕上了六道折子,好好的话不好好说,竟是没用的长篇大论,字没那蜜蜂大,忠勇侯学的也倒是快,立马也上了几道折子,字同蚂蚁那般大,这叔侄俩摆明了故意为难朕。”

  “咳……那皇上,不看就是了。”

  “蚂蚁字不用看,蜜蜂字却是非看不可。”魏祈端茶喝了口,润润嗓子道,“秦家这兄妹俩虽不是一母同胞,但坏都坏到一处去了,这秦伯铮居然能把紧要的字眼都塞进那些无关紧要的废话里,半点不啰嗦,还叫朕能看的明白,也是一绝。”

  孙鲁见他不恼便罢了,反而夸赞起来,心道:秦家这叔侄俩真真是宠臣了,上一个让皇上这么包容的,还是那位三两日就泪洒朝堂、哭爹喊娘的吏部尚书。

  勉强看完了秦伯铮的奏折,魏祈揉揉酸涩的眼睛,用朱笔在后头批道:汝之心意,朕已领会,然,滋生事端者乃汝小妹也

  只可惜这世界里没有标点符号,不然魏祈一定要打几个笔酣墨饱的感叹5 k5m  第 61 章

  魏祈派人盯着秦欣和, 将她的每日所做之事一一禀明,真的不是有所留恋,只不过……有些许的不甘心而已。

  这种感觉就好像战场上兵戎相见, 他自以为占尽上风,手中□□能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挑下马, 杀个片甲不留,于是刻意的拿花拳绣腿嘲弄着对方。

  未曾想有人扮猪吃老虎, 一点一点的诱他入圈套,等他猛然醒过神来时, 兵器被夺,城门已破, 他狼狈的犹如丧家之犬,而对方却毫发无损。

  怎么能甘心。

  他要等秦欣和悔不当初,来下跪求饶。

  “皇上,亥正了。”

  “嗯。”魏祈随口应了一声,边用朱笔批阅奏折, 边缓缓皱起眉头来。

  孙鲁瞧他是有些看不清, 赶忙又点了两盏宫灯,送过去的同时也不忘劝说,“皇上可要当心身子, 万不可太操劳, 还是早些歇息吧。”

  =杰米哒  

  魏祈叹气,举起那本奏折,指着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问他,“知道这是谁的折子吗?”

  “这, 奴才哪知道。”

  魏祈冷哼一声,铺开另一本字更小的, 煞有其事的介绍道,“这本,是户部郎中的,那本,是忠勇侯的。”

  孙鲁没憋住,一下笑出声来。

  魏祈也不禁嗤笑自嘲道,,“朕还真是自作孽,那贱婢的事一传出宫去,秦伯铮一连给朕上了六道折子,好好的话不好好说,竟是没用的长篇大论,字没那蜜蜂大,忠勇侯学的也倒是快,立马也上了几道折子,字同蚂蚁那般大,这叔侄俩摆明了故意为难朕。”

  “咳……那皇上,不看就是了。”

  “蚂蚁字不用看,蜜蜂字却是非看不可。”魏祈端茶喝了口,润润嗓子道,“秦家这兄妹俩虽不是一母同胞,但坏都坏到一处去了,这秦伯铮居然能把紧要的字眼都塞进那些无关紧要的废话里,半点不啰嗦,还叫朕能看的明白,也是一绝。”

  孙鲁见他不恼便罢了,反而夸赞起来,心道:秦家这叔侄俩真真是宠臣了,上一个让皇上这么包容的,还是那位三两日就泪洒朝堂、哭爹喊娘的吏部尚书。

  勉强看完了秦伯铮的奏折,魏祈揉揉酸涩的眼睛,用朱笔在后头批道:汝之心意,朕已领会,然,滋生事端者乃汝小妹也

  只可惜这世界里没有标点符号,不然魏祈一定要打几个笔酣墨饱的感叹

  缎,簪花宝石,都是可着姣嫔娘娘先选,不说这些,就说姣嫔娘娘苦夏,这个三伏天宫里的冰有一大半都被姣仪馆拿去用了,还有冬日里蓄的梅上雪,就那么几坛,皇上自己都没喝多少,不都是在姣仪馆吗。”

  孙鲁说完,魏祈心里舒服多了,他心想,秦欣和之前都被他惯的没边了,那般贪图享受的人,怎么经得起如此之大的落差,肯定撑不住几日就要悔的肠子青。

  =杰米哒  

  也许三日,也许五日……

  魏祈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还做了个梦。

  梦里,秦欣穿着一身麻布衣裳,可怜兮兮的吃着残羹剩饭,咬一口硬馒头喝一口冷水,眼圈和鼻尖都是红的,小手也冻得通红,瑟瑟发抖的蜷缩在那。

  魏祈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捧着馒头抬起头,眼泪猛地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魏祈不禁面露得意,但仍克制着自己,故作冷漠的问,“你这下知道错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手轻轻搭在她凌乱的发丝上。魏祈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等她认错,就将她揽到怀里,和之前一样告诉她“朕不与你计较”,并且还要告诉她。

  朕的不计较,从来都与你父亲无关。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那个声音说道,“虽木已成舟,但你若在宫里过的辛苦,我愿为你破舟成木!”

  魏祈皱起眉,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厉声质问道,“你与那傅礼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与你说这些话!你若是看了他的信,是不是就要嫁到郑国公府做少夫人了!”

  她睁着一双清透懵懂的眼睛,似在回想曾经种种,“臣妾与傅礼……”

  魏祈当下后悔,眼见她要认错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算了,念在你是诚心悔过,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臣妾多谢皇上……”

  “冷吗?”

  “嗯,想要你抱。”

  魏祈心软的一塌糊涂,将她抱了个满怀。

  梦醒了。

  ……

  十月初八,王氏入宫请候看视,一路上都愁容满面。

  这阵子宫里传出来的没一件是好消息,先是紫菀被封柳才人,后是秦欣和抱病不出,再有什么姣嫔失宠啊遭受冷遇的,王氏看来就无关紧要了,她只在意这头两件事。

  虽然秦欣和信上说一切安好,5 k5m 缎,簪花宝石,都是可着姣嫔娘娘先选,不说这些,就说姣嫔娘娘苦夏,这个三伏天宫里的冰有一大半都被姣仪馆拿去用了,还有冬日里蓄的梅上雪,就那么几坛,皇上自己都没喝多少,不都是在姣仪馆吗。”

  孙鲁说完,魏祈心里舒服多了,他心想,秦欣和之前都被他惯的没边了,那般贪图享受的人,怎么经得起如此之大的落差,肯定撑不住几日就要悔的肠子青。

  =杰米哒  

  也许三日,也许五日……

  魏祈想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还做了个梦。

  梦里,秦欣穿着一身麻布衣裳,可怜兮兮的吃着残羹剩饭,咬一口硬馒头喝一口冷水,眼圈和鼻尖都是红的,小手也冻得通红,瑟瑟发抖的蜷缩在那。

  魏祈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捧着馒头抬起头,眼泪猛地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魏祈不禁面露得意,但仍克制着自己,故作冷漠的问,“你这下知道错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手轻轻搭在她凌乱的发丝上。魏祈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等她认错,就将她揽到怀里,和之前一样告诉她“朕不与你计较”,并且还要告诉她。

  朕的不计较,从来都与你父亲无关。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那个声音说道,“虽木已成舟,但你若在宫里过的辛苦,我愿为你破舟成木!”

  魏祈皱起眉,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厉声质问道,“你与那傅礼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与你说这些话!你若是看了他的信,是不是就要嫁到郑国公府做少夫人了!”

  她睁着一双清透懵懂的眼睛,似在回想曾经种种,“臣妾与傅礼……”

  魏祈当下后悔,眼见她要认错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算了,念在你是诚心悔过,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臣妾多谢皇上……”

  “冷吗?”

  “嗯,想要你抱。”

  魏祈心软的一塌糊涂,将她抱了个满怀。

  梦醒了。

  ……

  十月初八,王氏入宫请候看视,一路上都愁容满面。

  这阵子宫里传出来的没一件是好消息,先是紫菀被封柳才人,后是秦欣和抱病不出,再有什么姣嫔失宠啊遭受冷遇的,王氏看来就无关紧要了,她只在意这头两件事。

  虽然秦欣和信上说一切安好,

  对此,秦欣和只能说,“大伯母买她来,原本就是要给我做陪嫁丫鬟的,还是别琢磨这个了,不值当在这种事上费心思,眼下最紧要的是三哥的婚事,可有眉目了?”

  王氏从袖口里翻出一张纸来,“有了有了,娘怕记不住,特意让你三哥写过,你看看,可有满意的。”

  秦欣和打眼一扫,年岁不是十六就是十七,不是某某塾师之女,就是某某塾师的侄女,总归是跟书香门第沾点边,又不与朝堂有牵扯,“他代你写这个的时候,作何反应?”

  “娘特意仔仔细细的看了,你三哥他耷拉着脑袋,半点表情也没有,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自他在户部当差后,是愈发的喜怒不形于色了,这话是你爹说的。”

  “原该是这样的,不这样怎能登阁拜相呢。其实三哥心思我最清楚,这些小门小户出身的姑娘,他压根就看不上……这么随便选个人成婚,委屈了他,也委屈了那姑娘。”秦欣和说到这,抬眸看向王氏,眼神竟有些迷茫无措,“娘,我这么做对吗?”

  在王氏眼里,女儿向来能拿定主意,这模样她也是平生第一次见,不由心疼的开解道,“你三哥知晓,你如今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便是不对又如何,他还能埋怨你不成吗?况且这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甭管哪家的姑娘嫁到咱秦家来都是高攀了,娘与你大伯母又不是那等叫儿媳晨昏定省的恶婆婆,自会待她千般好万般好,哪里说得上是委屈呢。”

  秦欣和一想,也是这么个理,秦铮那样的性子,娶妻之后心里便不会再有旁人了,“娘说的是,那便……这个吧。”

  “郑莺儿,何故选她?”

  “隐约记得曾见过一面,也许品性不算太好,只有一样,是个直来直去的,有什么事绝不藏着掖着,三哥在朝堂上勾心斗角就很累了,回家总该歇一歇。”

  王氏点点头,“是了,这些姑娘,我曾见过两个,哎,那可真是打一棒子也咬牙不出声,太矜持腼腆了些,还是痛痛快快的好,就是不知你三哥会中意吗?”

  “我暂且,管不了那么多。”  =杰米哒  

  秦欣和无所谓自己是“姣妃”还是“秦才人”,可秦铮的凌迟之刑始终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只有斩断了秦铮与嘉兴的牵扯,她才能稍稍安心。

  母女俩一商量,将秦铮的婚期定在了一月后。 作者有话要说:魏祈:谁有我惨?5 k5m 对此,秦欣和只能说,“大伯母买她来,原本就是要给我做陪嫁丫鬟的,还是别琢磨这个了,不值当在这种事上费心思,眼下最紧要的是三哥的婚事,可有眉目了?”

  王氏从袖口里翻出一张纸来,“有了有了,娘怕记不住,特意让你三哥写过,你看看,可有满意的。”

  秦欣和打眼一扫,年岁不是十六就是十七,不是某某塾师之女,就是某某塾师的侄女,总归是跟书香门第沾点边,又不与朝堂有牵扯,“他代你写这个的时候,作何反应?”

  “娘特意仔仔细细的看了,你三哥他耷拉着脑袋,半点表情也没有,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自他在户部当差后,是愈发的喜怒不形于色了,这话是你爹说的。”

  “原该是这样的,不这样怎能登阁拜相呢。其实三哥心思我最清楚,这些小门小户出身的姑娘,他压根就看不上……这么随便选个人成婚,委屈了他,也委屈了那姑娘。”秦欣和说到这,抬眸看向王氏,眼神竟有些迷茫无措,“娘,我这么做对吗?”

  在王氏眼里,女儿向来能拿定主意,这模样她也是平生第一次见,不由心疼的开解道,“你三哥知晓,你如今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便是不对又如何,他还能埋怨你不成吗?况且这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甭管哪家的姑娘嫁到咱秦家来都是高攀了,娘与你大伯母又不是那等叫儿媳晨昏定省的恶婆婆,自会待她千般好万般好,哪里说得上是委屈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佛系宫斗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