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盛年锦绣 > 章第89章

    “3个?”婷束起手指,比画着,“什么啊?”她装傻说,温永佳一手抓住她的手指,顺着手将她拥在怀中,慈爱的刮了下她的鼻子:“难道我要查乔男的亲生父亲查不到吗?”说着,将书下的请贴拿了出来,说:“这个婚礼我是不会去了,因为我要去看我外孙的比赛。”

  “爸,别这样,姐姐也不想的。”

  “我知道,所以我让乔男今晚就去了。”

  婷欣慰的笑了,她看见了父亲脸上的祥和,“爸,为什么要我回家?”

  “婷婷啊,我想跟你说,你们这二十几年不容易,从你失踪后,我看见乔湛做的,我真的觉得他是个好人,在没有你的生活中,他很辛苦,但是他把你们的孩子照顾得还是很好的,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是又能强求他什么了,家里没个女人。”

  “一个男人能二十年的去爱着一个女人,爸爸是没有做到的。”他说,还顺着婷的手臂抖了抖她,又说:“怎么样?还不想原谅他,一点小矛盾就能破坏这二十年的爱?”

  深夜。

  婷闯进了书房,他还没睡,一见是她,故意视而不见,婷走近他,乔湛却站起想走,婷却将欲走的他挡在了面前,双眼紧盯着他,嘴边露出一个精致的笑,妩媚又能挑起对方的欲念,“我回来了。”很轻柔的告诉他,尴尬的气氛都在她的主动中渐渐放缓,“为什么没有去机场接我?”乔湛拧眉,但嘴露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说:“你想怎么样?”面对她的咄咄逼人,他措手不及,方婷一楞,说:“你问我想怎么样?我现在想问你想怎么样!”

  “你转身就去了意大利一个多礼拜,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乔湛语气中似乎还带着怒气,“温月婷,我们是夫妻,我们需要商量还有尊重。”

  “我怎么不尊重你了。”她说着,身体也跟着靠向了他,“我知道你生气了,现在都还在生气。”手指已经指在了他心口上,乔湛快受不了她的主动,他一手扒拉开她的手指,“其实,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以前我的许多做法确实对他很不公平。”还没说完,婷一吻已经轻轻的吻在了他的嘴上,说:“老公,别说了,你知道吗,离开的这几天我有多想你。”乔湛已经无法在抑制住心里的情感,将她抱起,而婷的眼泪也开始落下,“老公,我爱你!”“你给我生个孩子,我就放你走!”许启东明确的提出了要求,冷酷得让人心寒,宝爱眼睁睁的看着他,“你结婚只是为了个孩子,那你为什么非找我?”

  她站起,生气的看着他,“那些和你纠缠的明星哪个不能为你生孩子。”

  “她们不行。”他果断无情的说,“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是宝爱,她们什么都不是。”

  她底下头,痛苦得不能让人看见,许启东把一切说得那么轻松,没有罪恶感,然后离开,只剩她。

  清晨,乔家花园。

  “你要橙汁吗?”婷问翻看报纸的乔湛,他轻微摇头:“谢谢,不用。”

  此时,他们身后,急促的下楼声,“爹地,爹地。”是女儿宝渲慌张的跑几花园,跑到乔湛身边,坐在他腿上,“爹地,我是不是又胖了?”

  乔湛放下报纸,双手捧住她的脸,宠腻的看着女儿:“多少天没吃饭了?”宝渲束起了三根手指,他也撑开手掌,说:“打,用力的打下去。”

  女儿乖乖的握起拳头打在了他的手掌中,“宝贝你不能这样,照样吃饭也可以减肥的,在说你一点都不胖。”

  “你收拾她吧。”婷站起,狠狠的按在了女儿头上,“你呀,不看着你,你就不会乖乖吃饭,让你爸爸收拾你,我去看看你哥哥。”

  一天琐碎的事围绕他们的生活,但却乐在其中。

  车库,婷走了进去,正浩正在车下,她蹲在,“正浩,你有信心吗?”一见是婷来了,正浩急忙想出来,可是却被婷阻拦了,“继续干你的,妈妈就是来看看你的。”

  “妈妈,我很有信心,我知道这是我的机会,让自己解脱的机会。”他说,意味深长,方婷点头,她慢慢的站起,坐在了一旁,多看他一会,默默的支持儿子。

  一个礼拜后,马场圈社中。

  “姐夫。”正业轻松的走进了圈社中,许启东放开手中的马绳,奇怪了,他怎么会出现?

  “这样对我姐,你很舒服,对吗?”

  马圈的死角,正业挡在痛苦呻吟的许启东面前,冷俊的眼眉一动,狠狠的一拳又落在许启东肚子上,“还要我姐给你生孩子?你有那么好的命吗?丁宝爱是谁,你配吗?”

  “你姐在哪?”许启东被他揍越发的埋低了头,“你还想见她?!”正业又是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我告诉你,签了离婚书,你们从此各走各的。”

  “不可能!”许启东立刻坚决的说,正业紧紧的抓住他的衣领,凑近他,掏出怀中的一叠照片,展现在了他面前,“姐夫,上个礼拜才买的游艇吧。”

  “乔正业你够阴!”许启东想去抢照片,却被他一把推开:“找人偷拍我。”

  “我没有偷拍的嗜好。”正业有力的逼迫着他:“我的杂志社需要的就是猛料,姐夫,你的照片不止这些,够我出还几十期的封面的,香港的不够,我还可以给你传到英国,美国啊,认识你们许家的任何国家。”

  许启东还没松口,正业继续说,顺带上照片他眼前一晃:“这料猛啊,你和未成年游艇裸泳,哇!”

  “丢人的不止我,你以为你姐姐能脱得了干系,看清楚了那个是她负责那间公司的,男人玩女人,天经地意,女人管不了自己的丈夫,就是无能!”许启东望向他,丁正业似乎不以为然,他自信满满的凑近他耳朵边说:“那个同意我们给她出个访问,里面的内容绝对劲爆。”

  半小时后,马场外。

  正业走了出来,上车后将文件袋交给了车中的宝爱:“他吓得脸都青了。”

  “谢谢,正业。”宝爱神情落寂的将离婚书放进皮包中:“我太没用了。”

  “胡说!”正业搂过她,说:“你是最好的姐姐。”

  这时,他好象想起了什么,将车中的杂志拿了出来,说:“宝爱,你认识这个杂志的老板吗?”

  宝爱看一眼,接过后,说:“不认识啊。”

  “他好象特别偏爱你,你出席任何场合最美的照片都出自这里。”

  夜晚,乔家。

  “死胖子,你该减肥了!”婷用力的想将丁孝蟹翻下床,可纤细的手却不能将他移动:“你挡着我整理床单了。”她无可奈何的看着死皮赖脸躺在床上的乔湛,突然坐到了他身上,指着他,说:“死胖子,起来!1,2……”该要数三,却被乔湛死死的捏住了手指,他坏笑着,“早点睡,别整理了,反正整理了一会也会乱,来拉,别浪费时间,今天你扮医生,我扮病人。”

  “你怎么那么下流!”方婷红着脸收回手,打在他的肚子上,“你是最不听话的病人。”

  “那我今天要做一个听话的病人。”

  他微直起腰,搂住方婷的腰,就将她按在自己身下,可是这时,电话突然响起……

  “回自己家还要先打电话?我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乔湛走进花园,宝爱提着行李站在那,久久不动,“爸爸。”她迟迟才开口,乔湛上前,抚摩她的头,揪揪她的耳朵,就如小时候那般的安慰:“爸爸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我欢迎你回家!”

  圣诞节。

  乔氏,宝爱办公室。

  秘书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贺卡,放在丁宝爱桌上,“老板,你的圣诞卡片,不知道谁送的。”

  “是吗?”宝爱抬头拿起,拆开,一张非常精致的金色圣诞卡片,“你先出去吧。”

  精致的卡片中还夹着一朵玫瑰花,是一朵颜色很别致的玫瑰花,闭上眼闻到淡淡香味的时候,她突然记起了这花的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

  还有卡片末尾那一句:今生今世,相识最美……

  她笑了,笑容从嘴角自然的绽放,电话也在这时适时的响起。

  “我想了很久才拿起电话,你不要挂电话。”

  宝爱没有说话,继续听着。

  “妈妈离开的时候我回新西兰,处理了很多妈妈和爸爸以前的东西,但是我唯一没有处理掉的是,那幢湖边木屋,因为我觉得我会带着你去那里,就像很多年前,我爸爸带着我妈妈去那里一样。”

  听着,听着,她的眼泪也流下来,也很后悔,那只是一个误会,就让大家兜了一大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盛年锦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