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奥灵猎人 > 第八章 仁慈与祸患

第八章 仁慈与祸患


  “呃啊——!”

  逃亡犯忍受不了那恐怖的剧痛,跪倒在地,嘶声发出了悲鸣。

  不过耶尘倒是不给他半点的喘息机会,拔出沾了血的长刀,握紧『血刃』,即是直接朝着戈达猛冲而来。

  局势反转且一面倒!

  戈达在剧痛之余同样察觉到耶尘的靠近,下意识开始疯狂甩动着自己仅剩的右臂,最后一条铁链,犹如垂死挣扎的蟒蛇一般疯狂扑腾,形成一道道强悍的鞭风,将主人暂时守护在风墙内。

  不过,耶尘对此却是不慌不忙,仅是及时止步于铁链的攻击范围之外,举起左轮瞄准戈达因疼痛而昏厥的脑袋,又是一枪开火。

  砰!

  古铜色的子弹精准轰中戈达的脑门,虽然无法击穿他的表皮,但却依然给他本就发晕的大脑再一次带来了强烈的震荡。

  “啊!”

  戈达一声痛吟,右手挥舞的铁链也即刻滞缓下来。

  而耶尘则借着戈达动摇的空隙,携着长刀与左轮,直接冲到距离他三米的位置,锐利的刀尖,很快就能触碰到戈达的脖颈。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感受到人生前所未有的急剧危机,戈达也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同疯子般再度乱抡手臂,将铁链抽打得更加迅猛,更加狂暴。

  而已经无法撤出铁链范围的耶尘,却是不焦不燥,眼神冷静地观察着猎物的一切动作,旋即做出回应。

  只见他左手横握长刀,右手高举左轮,每当戈达的铁链即将抽打在耶尘身上时,耶尘就用左手挥刀,拨开铁链的进攻。

  在他左手完成动作的一瞬间,其右手又紧接着握枪放下,瞄准戈达的头部开枪,待到铁链再度甩来,耶尘又将右手的手枪举起,继续挥舞左手的长刀招架对方的反击。

  而这套行云流水,冷热兵器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招式,便是莱尔教导耶尘多年的猎人近战技巧之一:『近身剑枪交火术』。

  砰咣砰咣砰咣砰咣——!

  少年的剑刃持续抵挡着逃亡犯的鞭击,少年的枪口不断轰击着逃亡犯的脑门。

  短短一秒钟不到的片刻,戈达的头部又接连挨上了四发子弹的重击,而他强忍晕厥,拼命挥舞的铁链攻势,也全部被耶尘用沾血长刀给抵御了下来。

  即便戈达的肉体经过了噩梦的锤炼,但对他来说,哪怕是威力类似于小石子一般的古铜色子弹,接二连三地砸在脑袋上,依旧会对戈达那晕眩的大脑造成进一步严重的震荡。

  而耶尘则是看准猎物精神到达极限的那一刻,右手紧握『血刃』,在空气中掠过一道流畅的曲线,绕开戈达的铁链,直接将他仅存的右臂挑飞而去。

  唰啦啦!

  血花暴溅,戈达最后一条铁链,终究也是连同手臂一齐摔在了地上。

  事已至此,逃亡犯已没有任何的自卫手段。

  结果已出,耶尘的胜利成为定局。

  噗咚。

  两手都被斩断的逃亡犯戈达,表情绝望地躺倒在了地上。

  耶尘快速将射空了的左轮收回腰间,双手持刀,将刃缘贴向戈达起伏的脖间。

  少年的意图明显至极:要将猎物给斩首,以完成自己的狩猎。

  “等......等一等......”

  残废了的戈达,望着眼前悬空的刀刃,惊恐地呢喃起来。

  耶尘没有理会他的声音,默默将长刀微微举起,再是朝猎物大力劈下。

  “我的妻子!”

  然而,就在沾血的刀刃要陷入戈达脖间之前,戈达突然爆发的话语,却是让耶尘手头的动作瞬间停顿下来。

  “我的妻子......我的妻子还在等我回家......”

  见耶尘真的停了手,戈达惨白的脸色顿时涌现出渺茫的希望。

  “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一马......我不想让我的妻子伤心......”

  “如果你硬要杀我的话,那也请在我回家见完妻子一面之后......”

  “因为我真的很想再见她一面......我之所以越狱,就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

  听了戈达的话语,耶尘脸色瞬间一僵,顿时浮现出动摇之色。

  此时此刻,年轻的少年不由得回想起了那坐在教堂祷告厅,抚育了他长达足足十七年的中年男子背影。

  在耶尘眼里,莱尔虽然很少流露感情,但十七年的养育与教导之恩,令得他已然成为了父亲一般的存在,如果自己哪天真要死了,那么耶尘或许会同面前这个逃亡犯一样,想要在死前再看老师一眼......

  哪怕是一眼,都好。

  “看来,你也有重要的人,不是吗?那么,你肯定也能够理解我这种感受。所以......求求你,放过我吧!”

  戈达见希望越来越大,很快开始痛哭流涕,开始疯狂打出各种感情牌。

  不过最后迎接他的,依旧是耶尘那在飞雪之中下落的刀刃。

  唰。

  寒光一闪,身首分离。

  耶尘的情感动摇了,但狩猎的本能最终还是战胜了他的感性,那抹刀尖依旧断开了猎物的脖子,为这趟短暂的狩猎之旅拉下帷幕......

  大雪纷飞,回到老教堂的耶尘,神色紧张地将步子跨入祷告大厅当中。

  最前排的座椅,依旧坐着他的老师,那位名为莱尔的中年男子。

  “老师,我完成狩猎了。”

  耶尘忐忑不安地说道,语气没有半点成功的喜悦与自豪。

  莱尔背对着耶尘,好半天没说话。

  那种死寂般的沉默,让耶尘的心头越来越慌,越来越慌。

  他知道,虽然自己到头来还是取下了猎物的首级,但在那之前的迟疑与踌躇......仍然把老师给激怒了......

  “出发之前,我告诉过你,不要让仁慈成为你的祸患,对吗?”闭口许久,莱尔终于是冷冷地开口问道。

  “对。”耶尘像在家长面前犯错的孩子一样,只敢小声应答一声。

  “那你为什么还在最后动摇了?你知不知道,那时候如果对面还藏着你未察觉的底牌,或者再有另一头猎物插脚进来,死的就可能是你了。”

  莱尔的语气,虽然听上去如往常一般平淡冷静,但与其共同生活了十七年的耶尘,却还是能隐约感受到对方正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所以只敢继续胆颤心惊地点头。

  “你知不知道,你的猎物是个谎话连篇,卑鄙下贱,彻头彻尾的渣滓......根本就没有人等他回家,因为他的家已经被他自己毁了,他的妻子,早就在他入狱之前,被他自己给虐杀了......”

  耶尘闻言发怔,脸色也彻底变得难堪了下来,开始为自己的天真而感到懊悔。

  话到最后,莱尔的腔调终于在怒火熏陶下爆发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做法......可能会导致你自己变成猎物!”

  中年男子的嗓音响彻了清冷的祷告厅,并且携带着一股极端的压迫力,将他身后成排的长椅全部轰成粉碎,致使无数木屑扑打在了耶尘的脸上。

  尽管少年明白自己的行为确实犯了错,但他却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因为在耶尘的印象里,过去无论自己犯了其它什么严重的错误,莱尔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将情绪表达得极为露骨,可唯独这一次......截然不同。

  从对方那燃烧的怒火当中,耶尘隐约感受到一丝违和,仿佛莱尔的感情中,还夹杂着几分别样的情绪......

  那仿佛是......焦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奥灵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