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291、292章 生子当如…李中正(二合一大章节)

第291、292章 生子当如…李中正(二合一大章节)


  元日两军在北九州血战连连,而对马岛的李洛,却悠哉乐哉。

  他将江华水师和海勇,全部暂时委托给宁海水师千户罗昱指挥。让罗昱将自己麾下五千水师,拧成一股绳,训练海战。

  罗昱是难得的水师将才,虽然这些年在千户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但实际才能却完全能统带一个水师万户。

  半个月下来,罗昱就将江华水师、宁海水师、海勇整合为一,还训练出好几种对付日军水师的战法。

  罗昱甚至亲自选拔了两百精通水性的人,训练“水鬼”,专门用来潜水袭杀日军水师将领。

  江华乡勇属于陆军,李洛则是交给萧北和武岩等人,反复高强度训练登陆抢滩战术。

  李洛和崔旭秀宁设计的抢滩战术,包含了很多战术欺骗,甚至参考了后世二战中太平洋战争丑国海军的登陆战术,声东击西,虚实结合。

  陆海军都有人管,李洛就乐的逍遥自在了。他当起了甩手掌柜,在海滩上搭起了凉棚,要么去海里游泳摸鱼,要么在沙滩上烤鱼烤龙虾,亲自宴请麾下部将,日子潇洒惬意。

  这日,几个高丽水兵,竟然在海边抓到了几个幸存的日国女子。这几个日国女子逃过了元军之前的大屠杀,却一直躲在山洞里面。直到粮食吃完,她们才大着胆子出来找吃食,刚好被江华水师的巡逻兵抓住。

  江华水师在李洛的整顿下军纪森严了很多,所以抓到日国少女的高丽兵,倒也没敢胡作非为,而是押到李洛面前请求处置。

  李洛看到四个女子最大的不过二十出头,最小的不过十三四岁,他又能怎么样呢?

  尤其是看到她们小鹿般惊恐的眼神,李洛就更没办法了。

  就这么放掉,肯定不行,可能会留下一些隐患。杀掉?李洛又不是忻都那样的杀人狂魔,如何会对几个日国百姓家的女子举起屠刀?

  杀人,对李洛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尤其是杀掉这样的弱者。

  “将主,要不,把她们押到海边斩首?”一个高丽兵长说道。说实话,他有点舍不得,这几个日国小娘子,长得还真不赖啊。

  但他也了解李洛的脾气,凌辱无辜女子的事,江华水师是断然不能干的。

  “别杀她们,本帅自有用处。”李洛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高丽兵长有点无语,心道,将主啊,你怎么能自称本帅呢?我们只不过是小小的偏师啊。

  “来人,将这几个日国女子,送给少贰阁下,做他的侍女吧,反正都是日国人。就说,她们是本帅送给他的礼物。”李洛吩咐道。

  这几个女子因为李洛的慈悲,反而因祸得福,成了贵族公子少贰信资的侍女。

  谁知道,仅仅几天之后,少贰信资就教她们编排了一个舞蹈,又教她们吟唱和歌。然后,当李洛再一次举办沙滩龙虾宴的时候,竟然多了歌舞助兴。

  前方的元军主力打生打死,却不想李洛在后方恬然享乐。

  沙滩龙虾宴上,李洛和麾下诸将环坐,“客卿”少贰信资当然也在席。此时,一弯明月映照海天,沙滩上烧着篝火,海涛阵地,海风习习,景色如诗如画。

  月光之下,四个女子翩翩起舞,吟唱着少贰信资新作词谱曲的和歌。词曰:

  “海月空明兮溯流光,音容两隔兮天一方。天一方兮我将醉,我将醉兮归故乡……”

  俄倾一曲将息,另一首再起,词曰:

  “飘零西国似多年,怎将往事问青天?冷落天涯封归路,泪望西都泣杜鹃。月下海波生幽雾,九州金鼓起烽烟……”

  诗词清丽悱恻,曲调婉转动人。四个女子的汉语虽然咬字不准,却音色曼妙,别有一番滋味萦绕耳边。李洛和诸将听得频频颔首,而少贰信资,却神情凄恻,泪目朦胧,就连手中折扇也微微颤抖。

  李洛看到少贰信资的儿女之态,不由心中微哂。在他看来,少贰信资属于曹植一般的人物,虽有文才,却多愁善感,而少雄才伟略,与他那个身为九州防御总大将的兄长一比,真是英雄气短。

  这样身份尊贵的的失败者,最好利用,不容易伤到手。所以,李洛才对少贰信资如此“礼遇”。

  “少贰君真是文采斐然,吾不如也!”李洛呵呵笑道,取下一只烤好的龙虾,一语双关的说道:“这只龙虾,朝为龙宫堂上客,暮做英雄口中餐。可惜啊可惜。来来来,此虾乃本帅亲钓亲烤,就送给少贰君了!”

  少贰信资苦笑道:“那就谢过阁下了。”

  倘若金方庆知道李洛在对马岛如此逍遥,必定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倘若崔秀宁知道李洛现在的状态,也一定会鄙视自己对他的牵肠挂肚。

  可是,别看李洛和诸将其乐融融,可其实是似松实紧。临时修建的瞭望楼上,时时刻刻都有人在观察四周海域,一旦发现异常,所有将领第一时间就能各就各位。

  李洛猜测,前方的元日双方,估计已经打得头破血流。元军在北九州无法登陆,估计要南下攻打平户了吧?

  江南军,应该还没有到。

  关于元日战争中的日军伤亡,日方的资料一直语焉不详。这反而从侧面证明,日国的损失必定很大,因为日国从古到今,都有掩饰或缩小己方兵力损失的尿性。

  而且,元日战争后,大量的武士御家人破产,很多战士甚至负债累累,而幕府竟然无力支应,导致北条家族一蹶不振,没过几十年,镰仓幕府就灭亡了。这也说明,日国在元日战争中损失很大。

  李洛希望,忻都和少贰经资最好把狗脑子都打出来,双方咬的越凶越狠,他就越高兴。

  算起来,最多半个月,高丽方面的补充军需就到了。等拿到军需,海东的六千暗路军,也出发了。他刚好可以离开对马岛,去琉球之北、萨摩之南的屋久岛,与暗路军汇合。

  两军汇合一万四千多人马,够干大事了。

  至于到时怎么向江华水师和宁海水师解释,好办。就说暗路军是江南军的偏师,他们肯定不会多想。他们虽然是高丽和元廷的军队,但毕竟自己才是他们的主帅。

  江华乡勇和海勇,完全是他自己的兵,不用解释。关于封口保密的事,李洛早就安排乡勇中的社员和军官向乡勇们强调过。

  …………

  六月二十五夜,少贰经资为了提振士气,决定大胆的主动出击一次。九州大营派遣五千精兵偷袭驻扎壹岐岛的元军水营。

  在少贰经资等日军将领看来,近日来元寇一直主动进攻,狂妄自大,一定想不到神国武士竟然主动出击,势必能打麻痹大意的元寇一个措手不及。

  五千精锐分乘百余艘灵活的“弓小早”,以及十多艘行动快速的“关船”,携带松油、硫磺等引火之物,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从大宰府水城开往壹岐岛。

  日军打算,效仿三国时期的吴蜀联军,火烧壹岐!

  谁知,高丽军主帅金方庆和洪茶丘等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又为人谨慎,对日军夜袭早有准备。

  所以,日军的乘夜偷袭不但没能凑效,还被高丽水军紧紧咬住。元军战船比日国的“弓小早”和“关船”更加高大,还装备了大型战具,日军水师数量又处于劣势,哪里会是早有准备的元军水师对手?

  日军偷袭舰队虽然仗着灵活机动的优势逃出包围群,但也损失了几十艘船,出发时的五千精兵,只回来了三千人。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日军,再也不敢轻易提起主动出击了。

  但是,日军也并不是完全在陆上防守,起码竹岐季长和松浦党、河野党组成海上战队(倭寇为主),总是神出鬼没的骚扰元军大营。

  竹岐季长很有水战才能,他不与元军舰队正面交锋,而是把近万人的海上战队,分成几十个小队,从四面八方轮番骚扰元军。

  艺高人胆大的“海武士”竹岐季长,甚至带着水性最好的武士和海盗,夜里潜入大海,偷偷攀上元军战船,刺杀元军,竟然数次得手。

  日军海上战队虽然没给元军带来什么损失,但其不分昼夜的骚扰,却给元军造成了很多麻烦。甚至,无论是高丽兵还是蒙古兵,都不敢夜里打盹,生怕水鬼一样的日军海盗,偷偷摸上来刺杀。

  不堪其扰的元军,忍受了几天之后,终于在七月一日扬帆南下了。

  忻都决定,将攻击方向从博多海湾改到伊万海湾,从直接攻击大宰府,改为攻打平户和志贺岛。

  首先这两个地方没有石墙防守,可以一举而下。第二,这两个岛一旦落潮,就直接通往九州陆地。第三,那里离北九州并不算太远,一旦从那里登陆,就可以往北攻打大宰府,行程不到二百里。

  日军见到元军主力南下,那里还敢把主力放在北九州?

  少贰经资一边飞马传讯给守护平户的岛津久经加强戒备,一方面亲自率领九州精锐南下支援,另一方面,命令竹岐季长的海上战队,假意拦截元军,摆出海上决战的架势,吸引南下的元军注意,迟滞元军南下的步伐,争取时间。

  这招果然凑效。所以,等几天之后,元军慢悠悠的来到志贺岛北的伊万海湾时,防守平户的岛津久经不但已经严阵以待,少贰经资的九州主力军团,也堪堪赶到。

  元军到达后二话不说,直接攻击离九州本地最近的志贺岛。志贺岛上的几千日军,拼死抵抗,可由于没有石墙防守,他们哪里是元军的敌手?

  元军一个凶狠的集团冲锋,就摧毁了志贺岛日军的防护。在经过一番血战之后,元军终于占领了志贺岛,志贺岛上的四千多守军,全部战死。

  蒙古大兵把日军阵亡将士的首级斩下,在岛上燃起几丈大的篝火,请来军中的萨满巫师,祭祀战死的蒙古勇士。

  元军攻占志贺岛的同时,对面的海岸上,日军再次临时修筑了防御工事。元军攻占志贺岛后,就等着落潮,希望落潮后露出通往陆地的道路,他们就沿着落潮后的路,直接登陆。

  可让忻都等人恼怒的是,足足等了两天,也没等到志贺岛落潮后露出通往陆地的道路。

  而日军在对岸的防御工事,却修建的像模像样。

  志贺岛是个小岛,不足以驻扎这么多元军,元军也没有建营,只能是干等落潮。

  等到终于落潮露出通往对面岸上的地面,已经到了七月七日。

  这天是鬼节,可能注定会死很多人。

  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血战,就在平户爆发了。

  由于战场狭窄难以展开兵力,忻都和金方庆等人将六万大军分为三队,混编起来轮番攻打海岸。

  而日军数万精锐则是居高临下的凭借工事死死扼守。血战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双方兵力相当,可日军毕竟占尽了地利优势。元军仰攻之下,在顽强的日军面前,竟然屡屡受阻,半天也无法突破日军的放防线。

  血战到下午,日军死伤惨重,遗尸近万,终于退却到松浦半岛。

  可同样死伤惨重的元军虽然占领了平户岛,却在登陆九州时,又遇到松浦半岛的第二道日军放线。

  松浦半岛的第二道防线,是少贰经资几天来动员周围的百姓抢修的。百姓用木马,土方抢修出一道不到一丈高的的土墙。所以,墙的前面,也多了一条一丈多宽,半丈多深的壕沟。

  土墙也有了,壕沟也有了。

  而土墙和壕沟的后面,则是数万日军。不放心的少贰经资一边亲自守卫第二道放线,一边下令后方的百姓,全力修筑第三道,甚至第四道防线!

  等元军看到土墙和壕沟,顿时傻了眼。

  “该死的懦夫!等本帅攻上去,老女老幼一个不留!”忻都恨透了这些防御工事。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么?

  虽然忻都嘴上骂日军是懦夫,可心里却很清楚,日军不是软柿子,这些人别看身材矮小,可脾气却不小,斗志顽强,如同草原上的野狗,很不好打。

  今天的血战,元军已经伤亡七八千人,原本以为这次能真正登陆了。谁知竟然还有第二道土墙壕沟!

  打还是撤?

  元军将帅们顿时发生了分歧。倘若继续攻打,就算打下来,起码又要死伤万儿八千兵马。

  可要是撤,那今天的损失就白费了,前功尽弃啊!

  “大帅,连日血战,我军如今只有五万多人了。老夫以为,为稳妥计,还是等到江南军前来会师之后,再打不迟。”金方庆一脸严肃的说道。

  金方庆本就年过七旬,此时显得更加苍老了。他不由想起李洛,心想这个小滑头,倒是躲得快,这连番血战,竟然硬是被他避过。

  也好,就当让他保留高丽水师的一些元气吧。此子,真是个小狐狸,竟然毫不含糊。唉,生子当如…李中正啊。

  洪茶丘也建言道:“忻都拔都,本将也认为等江南军前来汇合之后,再全力攻打。虽然蒙古勇士天下无敌,最是敢打硬仗,可如今伤亡也是不小。蒙古勇士可是金贵的很,要是伤亡太多,忻都拔都也不好对大汗交代啊。”

  忻都沉吟不决。说心里话,他也不想硬打了。出发时带了两万蒙古军一万色目军,可是连日血战下来,蒙古军已经伤亡三千人,光千户级别的蒙古将领,就阵亡了几个。而色目军也伤亡两千多。

  蒙古兵伤亡这么多,他已经不好和大汗交代了。要是继续血拼,岂不是蒙古军替后来的汉人江南军打头阵?

  这事,他如何能干?就算他愿意干,其他蒙古将领们也会反对。

  蒙古军队可不像汉人军队,部将们可是都有发言权的(军事民主)。倘若他拒绝蒙古部将们的一致意见,这些国族将领,完全可以不奉命。

  忻都想了想,决定还是等江南军来了再说。不过,他也不会就这么痛痛快快的撤兵,总要再教训日军一次。

  “传令,箭阵攻击!本帅不心疼几十万只箭!”忻都再次下达了弓箭攻击的命令。

  这一次,忻都出动了两万人射箭,密集如雨的羽箭,疯狂的倾泻到日军阵地,压得日军无法冒头。

  可是为了防备元军乘机攻打,少贰经资不得硬着头皮组织弓箭手反击。

  一时间,隔空对射再次上演。

  日军在对射中完全被压制,虽然他们有盾牌防护,然而元军的箭雨太密集,太强劲。尤其是蒙古兵,箭术非常精湛,射的又准又快又狠,还往往只向面门招呼。很多武士都是面部中箭而死。

  每时每刻,都有大量日军被射杀。可是他们给元军造成的伤害,却完全不对等。

  甚至,元军抽调了蒙古神射手,专门定点射杀日军阵中身穿华丽盔甲的将领,好几个侍大将都被射杀。尤其令少贰经资震怒的是,就连平户的防卫主将、肥后国守护安达盛宗,也右眼中箭而死。

  安达盛宗,是开战以来日军阵亡的官职最高的将领。

  半个时辰后,消耗了好几十万支羽箭的忻都,只得吩咐收集日军的羽箭,然后下令退兵上船。

  即便收集了日军射过来的羽箭,元军这次也亏了将近二十万支箭。

  如此一来,元军的羽箭储备,只剩下四五十万支了,消耗过半。

  这一下,元军再也不敢玩儿隔空对射了。眼见平户也打不下来,忻都只得命令元军舰队再次起航北上,回到北九州海域的壹岐岛驻扎,老老实实等候江南军前来会师。

  元军北返途中,竹岐季长率领日军海战船队,不断骚扰元军,让元军疲于奔命,片刻不得安宁。

  而九州防御总大将少贰经资,得知元军要回北九州海域,也不得不率领主力星夜北上,再次防守大宰府,同样疲于奔命。

  此时的少贰经资,也提心吊胆。经过多场大战,九州军团的伤亡已经超过三万。如今他手里还能用的兵力,加上竹岐季长等人统领的海盗军,也只有四万多人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警花追我到元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