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延宇不愿见到颜珍,颜珍更不想搭理他。只不过想到寺庙师父解过的签,她这辈子大富大贵是因为她的丈夫,她又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耐一下的。她不停地给自己催眠,富贵险中求!

  凌延宇被凌延宸用拳头教训了一顿这件事,目前只有凌延妍跟凌夫人知道,他又爱面子,这样丢脸的事自然不会对外多说。

  颜珍的归来,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暂时缓和了凌家剑拔弩张的气氛。晚饭的时候,连很少回家的凌延宸也回来了。

  颜珍刚冲完凉,穿着打扮比较随意,宽松的家居裤,搭配白色衬衫,没有扣好最上面的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她的肌肤白皙如玉,微卷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慵懒而惬意的姿态令人不禁侧目欣赏。本想要素面朝天的,但是想了想家里还有其他人,便简单化了个淡妆,随意中多了几分精致。

  颜珍从楼梯走下来时,凌延宸正好进门,下意识地抬头望去,两人视线相撞。

  夏天的黑夜来得晚一点,日暮降临,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洒满房间,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映照出橙色的灿烂光辉。

  在去医院陪同颜珍之前,凌延宸从未注意过她的存在,只知道有这个人,却连容貌都是模糊的。两人有着不容忽视的年龄差,生活没有任何交集,这些年来碰面的次数少之又少。当然,凌延宸本身就很少会去注意到无关之人。

  如今算是短期内的第二次碰面,凌延宸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随即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颜珍缓缓走下楼,倒是主动跟凌延宸打了个招呼,“大哥,你回来了。”

  凌延宸颔首回应,没有任何想要交谈的意思。

  凌先生喜欢旅行,退位之后,经常与昔日的好友组成了车队,天南海北地闯荡。本来这几日因为凌夫人的生日准备赶回来,但临时出了些状况,行程拖延,只能将礼物邮寄回来并表达祝福和歉意。老夫老妻会互相支持对方的兴趣,凌夫人也表示理解。

  凌先生不再管理公司,儿女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也乐得做甩手掌柜,家中大小事务一切听妻子安排。所以即使他不在,也完全不会影响家庭会议的召开。

  饭菜刚摆上桌,凌延宇还没来得及拿起筷子,就听到凌夫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延宇,你现在也不小了……”

  凌延宇听到这话开头,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他立刻打断,坚定地说道:“我不结婚!”

  坐在凌延宇身旁的颜珍闻言,神色自若,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盈盈笑意。

  凌延宸正好坐在颜珍对面,她的笑容太有存在感,让他无法忽视,想到弟弟这段时间仿佛得了失心疯的所作所为,又想到她孤身一人在L市医院的模样,那时她正低着头看手机,形单影只,可怜兮兮得好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

  颜珍却是在内心偷笑,不知道多开心。她就喜欢凌延宇这混账的样子,他越是“伤害”她,凌夫人心里就越会过意不去。不出所料,她今天一回卧室,就看到了包装精致的礼物,是大牌限量版包包,她搜了一下,价值不菲。

  不得不说,凌夫人的确是一个好婆婆的人选,不管她心里有着怎样的多方考量,至少表面上一直站在颜珍这边,儿子做错事,她也不吝惜责备教育,还会尽量补偿颜珍这个未来儿媳。

  在凌家人看来,颜珍此时的神情多了另一番意味,那就是强颜欢笑。

  就连一向对颜珍怀着怒其不争心态的凌延妍,都忍不住替她打抱不平,“凌延宇,爸妈没教过你基本礼仪吗?不要随便打断别人的话。”

  凌延宇立刻乖乖闭嘴了,因为发现大哥幽幽扫了他一眼,这让他不禁联想到之前的悲惨遭遇,腹部似乎在隐隐作痛。

  “结婚的事暂时放一边。”凌夫人看了看颜珍,继续说道:“延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到公司上班了,你现在不过是在分公司挂个职,今天去,明天不去的,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实在是不像话。我跟你大哥商量过了,从下个星期开始,你就跟在他身边。”

  颜珍感慨,看来有些事还是无法轻易改变。虽然她没有参加凌夫人的生日宴会,预想中的争执闹剧没有发生,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在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

  前世的凌延宇也是在凌夫人的安排下,进了凌氏,跟在凌延宸身边工作。

  凌夫人的想法很简单,想让凌延宸约束凌延宇,让他跟苏宜秋没有见面的机会,也希望他能够在凌延宸的耳濡目染下,迅速成长为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

  只能说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

  凌延宇就像处于叛逆期的熊孩子,家里人越试图阻止,他就越会激烈反抗,以此来彰显自己所谓的独立自主。这种种阻碍,反而会让他更加疏远颜珍,而对苏宜秋愈发上心,见面机会越珍贵,凌延宇就越会珍惜。

  凌延宇还不至于智商时时刻刻完全掉线,比如现在,他就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大哥与妈妈联手商量好的事情,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

  颜珍看事情商量完了,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便听到凌夫人慈爱地说道:“珍珍,你前段时间不是跟我说在家无聊,想找点事情做吗?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到公司去上班,正好你大哥现在身边缺个秘书,以你的能力,我觉得完全可以胜任。”

  在凌夫人的计划里,让二儿子跟在大儿子身边算是助理,让颜珍在大儿子身边当秘书。这样一来,两人在家里可以见面,在公司也能有机会相处,肯定能重新培养感情。

  其实凌夫人也明白,二儿子如果真的是铁了心不愿意跟颜珍在一起,那她为了两个孩子的幸福,绝不会勉强。只是作为过来人,两个人感情出了问题就立刻分开,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东西坏了可以先试着修一修,不必急着丢弃。先想办法解决问题,实在解决不了,再取消婚约也不迟。

  两个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摩擦、没有磕磕碰碰?颜珍既然不愿意取消婚约,自是很珍惜这段感情,那么作为凌延宇的母亲,凌夫人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去给两个孩子创造机会。

  凌夫人语气柔和地询问颜珍的想法,“珍珍,你觉得怎么样?”

  颜珍心道大事不好,前世可没有这段啊……她能说不好吗?以她现在的痴情设定,巴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与凌延宇待在一起,如果她拒绝的话,明显就是人设崩塌啊。

  给凌延宸当秘书,倒是还能接受,但是每天都要见到凌延宇就有些一言难尽了。颜珍忍不住悲从中来,钱果然是不好挣啊!

  凌延宇的拆台来得毫不客气,“她哪里有什么工作能力,毕业以后一直没上班,天天在家游手好闲,只知道逛街购物,让她给大哥当秘书,不给大哥添乱就算好的了。”

  颜珍觉得凌延宇这个人,简直是人间真实。她重生后回看了之前他们之间的短信,没错,那曾经发过的每一条信息她都舍不得删除。只不过再次翻看已没有了往日的浓情蜜意,更多是对过去自己的冷静分析与鄙弃。

  一年前,颜珍对凌延宇提过想要开店做生意时,凌延宇是这样回复她的:“上什么班啊,不要去,你就在家好好待着,无聊了就逛街购物,反正有我养你啊。”

  呵,男人。

  颜珍低头不语,她知道自己的演技不够炉火纯青,就怕一不小心会将自己内心无法按捺的鄙视表现出来。

  凌延宸看着颜珍默不作声的模样,就想起那天在医院她也是这样乖巧地低垂着头。当时场景如同播放影片般,一幕幕重现。他理智上真的不想管别人的私事,这跟他没有关系,他又没住在海边。

  “不会添乱。”凌延宸不急不缓地边挽起衣袖边说道:“延宇,在学做事之前,先学会尊重别人。”

  凌延宇被大哥如此训斥,立刻安静如鸡。

  颜珍心里瞬间爽快了。凌延宇虽然是个极品,不过幸好凌家人都明白事理,不然她真的觉得重生一回是来继续经历人生洗礼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