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 > 40 心意却并不低廉

40 心意却并不低廉


  堇色三楼KTV,屠墨初靠在窗边抽烟。他们都没去上今天的晚自习,从窗口望出,可以看到六中的教学楼灯光明亮。

  屠墨初突然有种冲动,去看看她如今的生活,远远看一眼就好。

  “堇色要是能加个迪厅就爽了。”华志鹏招招手,“墨哥,过来喝酒啊。”

  屠墨初回头,KTV里正上演着群魔乱舞,而远处的六中,一片光明安宁。他说道:“我下去走走。”

  屠墨初慢悠悠走到六中,远处的庄怡看到他,心跳加快,“屠墨初!”她小跑过来,“你、你怎么来六中了?”

  屠墨初停下脚步,拜优秀的记忆力所赐,他记得这个景琳的室友。

  眼前的少年颇为冷淡,庄怡不知怎么了,直视他比对柏炜撒谎还要紧张得多。她在那双漆黑眼眸的注视下脸慢慢红了,语气也不由放软,“上次,谢谢你帮我。”

  庄怡咬着嘴唇,偷偷看他。屠墨初淡淡回道:“嗯。”他沉默片刻,问道:“你们在上课吗?”

  的确在上课,庄怡是生物课代表,因为要帮老师去办公室拿试卷才出了教室。

  少年的目光始终在往教学楼望,庄怡心里沉了沉。她试探着问:“你是来找景琳的吗?”上次许东虎是骗子,就是景琳带回来的消息。

  屠墨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不喜欢回答无谓的人提的问题,对庄怡也没有任何耐心,径自绕开她往前走。

  庄怡感觉很难过。她这几晚都在做梦,梦里是在“堇色”遇到屠墨初的情景,他漫不经心地几句话,吓得许东虎逃走了。在她心里,这个又冷酷又强大的少年,让她念念难忘。

  庄怡情窦初开,对喜欢一事远比懵懂的景琳清楚得多。她心里的酸已经快淬成毒汁。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景琳?

  心里的这股子火气让庄怡往前跑了几步,追上屠墨初,“我们在上课呢,景琳在帮老师改试卷。”

  屠墨初听到景琳的名字,停下脚步。

  庄怡故作轻快地说道:“你是景琳的朋友吧,悄悄跟你说,后天有惊喜哦。”

  “后天的秋季马拉松,一班的班草柏炜要给我们琳琳表白,琳琳收了他情书,这事好多人都不知道呢。”

  屠墨初回眸,夜色幽暗,他眼中的情绪竟比这暗夜更加晦涩,“她收了?”

  庄怡手指紧紧攥住,“是呀。你见过柏炜吗?他们俊男靓女还挺般配的,他是真的喜欢琳琳,明知道会被处分,还决定当众告白,而且每年跑完马拉松的人能有几个,单单是这份心意,琳琳就会很感动吧。”

  屠墨初沉默许久,他没再去教学楼,而是转身出了校门。

  庄怡第二次用这件事撒谎,没有了第一次的心慌紧张,说得坦然跟真的一样。她看着少年颀长的背影,生出难言的情愫。如果他信了,他要么主动退出,要么强势争取,伤害的也只是景琳或者柏炜罢了。

  庄怡回到教室,看着安静学习的景琳,心中生出浓浓的期待。后天举行马拉松比赛,柏炜表白,景琳无论拒绝与否,都会传绯闻。她是让柏炜在所有同学面前出丑,还是答应跟他一起接受处分呢?

  秋季马拉松的横幅拉起。不参加比赛的学生也会去帮忙,志愿者们穿上自己学校的校服,戴上工作牌,整装待发。

  赛程从山脚到山顶,很符合马拉松挑战自我、超越极限、永不放弃的精神。

  只要参加并且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的同学,举办方都会给予纪念奖励,所以学生们报名相当踊跃。只不过这次的比赛地点与三、六中离得近,这两所学校参赛的同学比往年更多,其他学校因为离得远,来的人相对少些。

  学生会会长卓婷走在最前面,招呼高一高二的志愿者上车。这样的活动正在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并没有参加,而卓婷作为会长没办法逃避责任。

  卓婷快累成狗,嘟囔着,“为什么我一个高三的还要受这种罪,今年的志愿者好少,搞得我只好抓壮丁,不得民心啊。”

  景琳恰逢例假期间,选择了做志愿者。她虽然平时文静,但是也喜欢参加各种集体活动。

  常姿和周丽娜报名参加了马拉松,打算走也要走完全程,得个纪念奖牌。周丽娜还自作聪明地带了水杯,景琳替她取下,“这个不用带,会很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志愿者准备葡萄糖水,你如果渴了记得过去喝。”

  “好,琳琳你要给我加油啊。”

  庄怡走到卓婷身边,请求道:“会长大人,能不能让我和景琳去山顶啊?我们都想上去看看,求求你了!”

  卓婷为人爽朗,想到上次景琳帮了那么大的忙,调个志愿者的位置也不是什么大事,“成吧,机灵些啊,能跑到山顶终点的都不容易,帮忙扶一下。”

  庄怡连忙回道:“没问题。”

  志愿者们上车,提前到达指定地点,参赛者在山脚集合。

  大喇叭里说道:“各位同学,请注意听比赛事项,整个路段一共设置有六个饮水点,供每位参赛者补充水分,同时为了公平起见,有裁判会分段记录成绩。”

  原本商量着骑个电动车上去的华志鹏和江达叹了口气,相对无言。

  山脚下人山人海。既然能被作为马拉松举办地点,这座山并不陡峭,只不过螺旋向上路途漫漫,拼的是耐力。

  江达一转头,满脸惊讶,“墨哥?”

  屠墨初冲他们点点头。

  “你也跑吗?可是你没报名,赢了也没奖励啊。”没有奖励、没有荣誉,那还跑个毛线球啊。

  屠墨初抬头,遥遥望向山顶,“随便跑一下。”

  志愿者们带着水、葡萄糖和纸杯,在各个供给点就位。

  十月的早晨,山风微冷。一声令下,参赛的学生们冲上出去。

  比赛刚开始大家总是激情满满,却无法预知之后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漫长与孤独。

  屠墨初调整步伐,尽量匀速前进,风拂过他的短发和露在外面的胳膊。人群渐渐四散开来,起初周围的有很多人,可是经过第二个饮水点以后,人已经明显少了。

  他喘着粗气,与假肢接触摩擦的残肢处开始隐隐作痛,时刻提醒着他应该放弃。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不甘还是想尽力争取一次,他步伐不变继续前进。

  柏炜作为健全人的速度一定比他快,屠墨初想到这点,中途没有喝水浪费一点时间。

  第三个饮水点,第四个饮水点……这条路逐渐变成他一个人孤单前行。他并非第一名,只不过距离大幅拉开,一路上几乎看不到其他参赛者了。汗水打湿了他的黑发和眼睫,残肢痛得让他闷哼一声,大概快磨破了吧。

  终于到达了第五个饮水点,志愿者看到他的汗水已经打湿了整个后背,“同学,喝点水吧。”

  屠墨初没有理会,一鼓作气朝山顶跑去。

  安装假肢之后他很像个正常人,他可以拳击、可以打球、可以跑步,可是此时他痛得几乎快要站不稳,全凭意志撑着在继续向前跑,他才明白,原来残缺永远是残缺。

  这条路上他没有同伴,没有任何人可以见证他此刻的孤独,只有山风不时拂过他的鬓角,汗水往下淌。和别人的累不同,他更多的是痛,可是屠墨初足够坚定,他的命和身体虽然低劣,心意却并不低廉。

  离最后一个饮水点只有一百米,他看见了她。

  景琳站在桌子前,穿着六中的浅蓝色校服,脖子上带着志愿者的工作牌。她的身边,还有几个其他学校的志愿者。

  终点有不少人,都在翘首以盼,景琳眉眼低垂,在认真地倒水冲兑葡萄糖,另外有其他志愿者上前给跑完全程的同学递水。

  景琳一抬眸,就看见了屠墨初。五十米外,他的步伐缓慢,就像小时候唱的歌谣,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他不是蜗牛,却比蜗牛走得更加艰难。其实这时他的步子已经可以看出有些不太对劲了。

  蹒跚而行,唯一支撑他走下去的是毅力,他身边跑过终点的同学,没一个像他那样吃力。他的胳膊上全是汗水,如同刚从水中捞上来一般。

  在志愿者终点处的庄怡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屠墨初怎么会这么累呢?他看起来实在跑不动了,只是在咬着牙一步步地走。

  屠墨初其实所求并不多,只想让那美好的姑娘给他递一杯水就好,可是他似乎连这点距离都跨越不过去。

  卓婷转头,见景琳正弯腰从拉起来的隔离线下钻到跑道,她急忙制止,“景琳,你干什么?别过去!”

  景琳没有理会卓婷的阻止,直接朝屠墨初跑过去。

  志愿者越界进入跑道,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更让卓婷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会是平时最听话乖巧的景琳。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