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 > 68 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

68 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


  屠墨初回去继续和“狱友”们吃团圆饭。

  这群“狱友”可没什么良心,早把肉夹完了,剩下些汤汤水水。他换了双筷子,捧起碗,和着汤水吃白米饭,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钟学禹笑着问道:“屠墨初啊,心情不错?”

  屠墨初不吭声。在这里他年纪最小,虽然这里面都是一群人精,但是屠墨初脑子也好使。

  “第十一监狱”都是有未来的人,因此还算挺和谐的,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同事。

  大家看屠墨初一副冷清的模样,不知道谁带头笑出了声。

  钟学禹拍着大腿笑得不行,“屠墨初啊,开心就笑,干嘛非要绷着脸吃饭啊?”

  屠墨初的筷子顿了顿,扫了一眼这群人。

  有人忍不住了,“屠墨初,你脖子上,是你小情人蹭上的口红印吧。哎哟,心里肯定美死了,难为你还这么淡定坐在这里吃饭!”

  “难为了,难为了!”一群人跟着起哄。

  屠墨初放下碗筷,往脖子上一摸,指尖果然有一道浅浅的红色,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蹭上来的,似乎还带着冰雪般的少女香气。

  屠墨初终于弯起嘴角,对一众开玩笑的人笑骂道:“滚。”

  众人哈哈大笑,一时间停不下来。这个冬天好像也没有那么冷了。

  屠墨初刚进来的时候,比里面的老人还要努力。后来久了,不知道谁说的,屠墨初以后想要当个科学家。从这出去还能当科学家的,少之又少,然而他夜以继日,十分努力。

  没有人理解这份固执是为了什么,直到今天,一年后终于有个姑娘来看他,大家才知道,有的人心中的信念和爱刻骨铭心,不管多久多苦,始终记得。

  记得那时候他们第一次乘飞机,景琳说起科学家,像说起英雄一样,眼里都是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和期待。

  景琳找到了屠墨初,心里也松了口气。

  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如今有了盼头,心里觉得踏实。下一次开放探监的日子要等到春天了。

  景琳没有回N市。她以后也不用往法学院跑了,可以安安心心念自己的专业。

  二月份假期结束,同学们陆陆续续回来。

  第一个到宿舍的是本地的吴茉雨,她本以为自己第一个到的,看见从图书馆回来的景琳,很是惊讶,“琳琳,你来得这么早呀?”

  景琳笑着点点头。

  吴茉雨见景琳抱着厚厚一摞书,凑过来看,“这都是什么书啊?咦?护理按摩的,琳琳,我们不学这个呀,你看这些干嘛?”

  景琳把书摆好,笑了笑没有说话。她虽然并不介意屠墨初的身体,可是她不喜欢把他在意的事情拿来随口聊天。吴茉雨也就问问,很快讲起了新年趣事。

  第二天是开学的最后期限,梁乾和慕晓柔也来了。

  慕晓柔还给室友们带来了家乡特产,她胆子小,长得也像个未成年,背这么大一袋子爬楼把梁乾都吓坏了。

  学医是五年制,当时大一有一次转专业的机会,慕晓柔特别想转。宿舍四个人,只有她会在解剖课上晕倒,也会在看见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时哭出来。吴茉雨神色正常,景琳也能忍得住,梁乾就更不用说了,是因为热爱这行才选择的医学专业。可是慕晓柔的妈妈不许,她就没有转成。

  梁乾单手把她的东西拎起来放好,“晓柔,你妈为什么要非要让你学医啊?”

  慕晓柔低下头,“我弟弟身体不好。”娘胎里带的病,先天不足。

  慕晓柔一说,其余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不再多问。许多原生家庭都有难以启齿的问题,慕晓柔家是重男轻女。

  梁乾大大咧咧地搭上慕晓柔的肩膀,“来来,晓柔,给你看我们那边的特产。”

  家庭会给孩子巨大的影响,慕晓柔比起吴茉雨要自卑许多,她总觉得优秀的人瞧不上她,平时也沉默寡言。

  景琳看着右手边的按摩护理书籍。他总说长大后会眼界更广,更了解人性,就会明白他不值得被爱。而她庆幸,她越长大,就越能理解他。爱他的温柔,爱他清冷骄傲,也开始懂得他的敏感和自卑。

  景琳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春天的到来。

  她提前做了许多准备功课,探监可以带哪些东西。景琳不知道“第十一监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她是真的做好了等屠墨初八年的准备。

  即使他出来后一无所有,她不是已经在工作了吗?她始终坚信,日子是靠两个人过的,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春天到来时,景琳被好几个人告白过,其中有个法学院的才子,据说去年看到景琳惊为天人。

  梁乾说起这件事时笑得前俯后仰,因为大才子有点呆,说话一板一眼,知道的是他在告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审犯人。

  梁乾学得惟妙惟肖,景琳也被逗乐了。

  至于景琳说有男朋友、男朋友还在监狱的事,吴茉雨跟室友们说了,谁都不信。

  梁乾吹了声口哨,“琳琳大美人,什么时候你也谈个恋爱呗,我看着你就觉得甜,以后你男朋友肯定要把你宠到天上去。”

  景琳满脸认真,“我有男朋友的呀。”

  吴茉雨调侃道:“监狱那个?”

  景琳点头,室友们一阵爆笑。

  梁乾眉梢一挑,“琳琳,你够了啊,玩笑开了这么久,该消停一点了。都大二了,下学期就大三,你再不谈恋爱,就只有和学弟谈了,你喜欢小男生啊?我嘛,我就没希望了,我觉得自己特爷们儿。但是那么多人追你,你都不考虑,怎么想的啊?”

  说真话怎么大家都不信?景琳肃起小脸,“我真有男朋友。”

  听她又用严肃的语气强调一遍,宿舍另外三个人面面相觑。

  吴茉雨干笑,“真在监狱啊?”

  景琳点点头,她脸上并没有露出羞耻难堪的神色,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正常普通的事。

  梁乾捂住脸,哀嚎了一声。

  吴茉雨问:“还有多久出来啊?”

  景琳轻声回答:“八年。”

  一宿舍的姑娘们都沉默了。

  第二天,大家商量一下,开始对景琳进行教育,“我们没有贬低他的意思,但是琳琳,八年,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你都用来等他了。那是坐牢,不是郊游!你以为每个人都像甄继崇博士那样,坐过牢出来还能成为医学大师啊?”

  景琳问:“甄继崇博士是谁?”

  “我们专业的大佬你都没听过?今年五十多了吧,以前是外科医生,手稳得一匹,在牢里立过不少功,救过很多人。后来出来了,还有许多有钱人请他做手术,现在有钱又有名,很了不起。”

  景琳点点头。

  大家发现话题有些跑偏。又不是谁都是甄继崇博士这样的大佬,坐过牢的出来,大多数都是大龄无业青年,要么成为地痞流氓,要么是赌徒恶棍。

  吴茉雨她们是真的担心景琳被骗。就连慕晓柔都忍不住说了句,“我妈说坐过牢的人特别凶,琳琳你还是好好考虑吧。”

  景琳只是笑着摇摇头,“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男朋友他很好,我不会分手。”

  景琳看室友们的反应,也明白了屠墨初先前的想法,人们确实对坐过牢的人有偏见,哪怕他们不认识他,并不知道他以前犯过怎样的错误,经历过怎样的人生。

  四月开春,微风拂面,天气温暖。

  景琳和室友们去逛街,当女孩们都兴致勃勃看女装时,景琳去男装区挑衣服。

  景琳没有卖那颗值钱的钻石,林芳菲和景振昊要养小景琥,景琳的生活费来源是奖学金、助学金加上兼职。她长得美,却鲜少给自己买新衣服。

  她给屠墨初挑了烟灰色的衬衫,还有一件黑色薄毛衣,商场的价位并不便宜,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梁乾她们见她买的男装,半晌吴茉雨小声道:“琳琳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学校当初校花评选的第二名,是新闻系的系花,现在欢欢喜喜和富二代在一起,人家公子哥儿不仅会送各种漂亮衣服,上个月还送了辆车。

  要论美貌,景琳绝对更甚一筹,哪怕她随便挑个不错的男人,都不用过得这样辛苦。等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八年,梁乾她们第一次这般无语,不知该如果劝说。

  他出狱了能给琳琳什么呢?那时候琳琳都二十五六了,他多半没房没车没工作,身上还背负着一个“犯罪”的过往,想想都是满是苦难的人生。

  景琳不知道她们的想法,她装好衣服,想了想,又联系到了华志鹏。

  这两年华公子发愤图强,据说混得不错,他们这群朋友至今也没放弃寻找屠墨初。

  想到屠奕谦,景琳眉头轻蹙,他恐怕至今都不知道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景琳最后还是决定先不告诉屠奕谦。

  这天景琳依然骑着自行车去往郊外。才出校门没多久,就被一辆车拦下,车窗落下,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万臻从大一时就开始追求景琳,追得轰轰烈烈,后来被拒绝也是人尽皆知。

  万臻皮笑肉不笑,“去哪儿啊?骑车多累,我送你呗。”

  看着景琳这张动人的脸,万臻恨得咬牙切齿,就是因为见过她,他才想要最好的,结果得不到就算了,再看其他人都无比乏味。

  景琳有些烦他,皱着眉头准备绕开。她见屠墨初一面很难,实在不想和旁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万臻心里窝火,他打开车门下来,拦住景琳,“我对你不好吗?你又没有男朋友,跟我在一起怎么了?你要什么?房子,还是车?”

  万臻嗓门不小,恨不得昭告天下。景琳气笑了,“什么都不要,你对我这么好,那你为我去坐牢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