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调查员守则 > COC.30.第三十章 刚来就这么

COC.30.第三十章 刚来就这么


  河卢·大林曾经是一个快乐的青年,直到有一天他碰上了那场该死的甜美——一位美少女的飞头被洛洛和楚楚从房间里端了出来,也许是做了防腐处理,一股浓浓的化学气息扑面而来。

  尤里村长看到这个头不经面色一变,连忙捂住胸口险些犯了心脏病,“度鲁肃巴润阿拉!”

  “???”

  “她曾经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度鲁肃巴润阿拉!”尤里村长连忙解释起来,“但是,她在十五年就已经被无头飞蛮害死了才对!”

  “尤里村长,这个人和河卢·大林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是他的养母。”

  七号,“?”

  七号沉吟了一下还是直接走进了屋子里经过一番调查也没有发现什么该死的日记、照片之类的东西。尤里村长也将河卢·大林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在二十年前度鲁肃巴润阿拉刚嫁给村里活最好的猛男没多久,她的丈夫就死在了山里头,死无全尸,最多发现了一条断了的手臂。

  不敢相信的度鲁肃巴润阿拉一个疯疯癫癫的跑进了山里头,这么一去就是整整一年。就在大家以为度鲁肃巴润阿拉死了之后,她竟然抱着一个男婴从山里走了出来。她说这是他丈夫的转身,要领养他,并取名为河卢·大林。

  就这样,河卢·大林一直长到了四岁,也是那一天度鲁肃巴润阿拉被山里飞来的无头飞蛮咬死了,也是村子里第一起被无头飞蛮袭击的案件,从那以后村子里就再也没有安生过。一直到十年前,那个苹果女装教团之人的来到此地收走了无头飞蛮村子里才恢复太平。

  而河卢·大林年纪尚小,也算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也渐渐的成为了村子里最主要的劳动力。毕竟,很多壮年都跑城里打工去了,除了每年会寄点钱过来之外更是很少能见到他们。

  “那么那位特仑苏。。”洛洛卡顿了一下,一时间没想起这位少女叫什么。

  七号,“度鲁肃巴润阿拉。”

  “对,总之这位的遗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除了头不翼而飞之外,剩下的身体已经全部拿去火化了。”尤里村长打着哆嗦说道,“当时我们还以为是,是那个东西。。”

  “等下村长。”洛洛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村长你说她是第一起被无头飞蛮袭击的人,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这个,这个是因为。。有人看见了,一个脑袋从她,她家里飞走了。然后,屋子里的人才,才发现对方已经死了。。因为害怕出事情,所以很快就拿去火化了。”

  七号也感觉到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尤里村长,当时度鲁肃巴润阿拉戴着河卢·大林下山的时候,河卢·大林的年纪是多少?”

  尤里村长咽了口口水,“应该是刚刚满月。”

  “好的我明白了尤里村长,那后来被无头飞蛮咬了的村民怎么样了?”

  “都,都死了。。被吸干了血。”

  “。。。对了村长,我之前往附近的城市拨打了急救电话。我想一会就有直升机过来,将我们受伤的伙伴送走。希望那个时候村长能帮忙维持一下秩序。”

  “。。好,好的。”尤里村长点点头便连忙转身离开了。

  处理好现场,向村子里要了几个棺材将这几个遗体装好,并且盯上好几个钉子。

  回到了大家都在的房间里,七号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屋子里的人听完都纷纷陷入到了深思当中。

  洛洛疑惑的问道,“叶导,那一位。。。惠普。”

  “度鲁肃巴润阿拉。”

  “对,这位阿里巴巴会不会也是一位无头飞蛮,而且河卢·大林本身就是她本人的亲生儿子。而且山里也住着一个无头飞蛮,在这失踪的一年里说不定是她在山里头养胎。”

  “继续说。”

  “再然后就是,她在给河卢·大林演示无头飞蛮,或者说因为有什么事情需要暂时人头分理一下去处理。结果被村民误认为是。”洛洛比划了一个咬人的动作,“那些慌张的村民就将对方的身体给烧掉了,竟然身体被破坏了。那么对方的头即便是离开了身体也会跟着死亡。”

  “而另一个无头飞蛮得知这件事情后,怀恨在心决定对这个村子展开报复!”

  “这个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七号赞同的点点头,“要不然的话,也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位度鲁肃巴润阿拉的头会在河卢大林的家中。”

  “但是,为什么河卢大林的头和度鲁肃巴润阿拉的头不太一样的啊。”楚楚不解的问道,“当时大林可是连那个什么也一起从身体里飞了出来,还特别的灵活。我差一点就被对方给勒死了。而且,对方又因为什么在村子里潜伏这么久没有暴露,反而我们到了这里之后才会触手袭击我们?”

  “这个问题。。”洛洛思索了一下猜测道,“我个人倾向于,不管怎么说大林也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所以对村子里的村民或多或少有着复杂的感情。但是无头飞蛮,从目前已知的情报可知是一种吸食血液的神秘生物。所以,所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么多陌生人一下子进了村子。这么多血包,饿急眼的大林说不定没忍住。”

  “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问题啊。”春秋赞同的点头说道,“不过,他们的支援什么时候过来?”

  “不清楚,半个小时内肯定会到达。”

  十五分钟后,寂静的夜空中突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一盏探照灯从空中落下点亮了整个村子。一行人连忙扶着木南走出了屋子向着直升机方向挥着手,直升机盘旋了一圈,找了个比较平摊的空地缓缓落下。

  七号等人连忙扛着木南跑了过来,舱门拉开脸走了出来。

  看着一行人不经感叹道,“你们这呼叫增援的频率也太高了。”

  “不呼叫不行,按照村子里的说法被无头飞蛮咬过的人都死了。”七号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伤口被处理了,但是否会被感染什么疾病就不而知了。”

  “你们说的那个无头飞蛮的遗体呢?”

  “那你等一会,我和大明过去拿。”

  “行。”

  没过一会,七号、封天明两个人扛着棺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一帮村民的围观下送上了直升机。脸用力拍了拍棺材板,讲一个小本子扔给了七号,“好家伙,这木头可真结实。闲话不多说了,我们先走了。CIAO!”

  “好。”七号收好本子点点头,目送着直升机离开。

  尤里村长还是有些担心的走上前问道,“这位客人。。”

  “请村长的放心,我们会在这里多住一天的。”封天明安慰起来,感觉这话说出来身份似乎是有点不太对,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毕竟我们还要等我们那个朋友的消息怎么样。”

  村长长呼一口气点点头,“好,好的。不管住多少天,我们都欢迎!”

  说完,村长转过身便驱散掉了围观的村民。

  一行人打着哈欠,都来到了其中一个屋子里。由于之前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大家伙也不敢分开睡了。勉勉强强的挤在一个房子里,而无眠者七号则是负责守夜。

  第二天,早上六点。

  浑厚有力的鸡鸣在村子中响起,被折腾了一晚上都没睡好的村民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房子里走出。手里扛着农具早早的跑到旁边的农田里做起了农活。

  因为这里是很南方的地带,冬季也基本在二十度左右,所以一年三熟这种便利条件当然要利用起来。但,随着粮食的产量不断的增多,原本还算过的去的粮价却也一点点的跌落。短短几年看上去也不知道是赚得多,还是亏的多。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去城里打工的原因。

  “早上好叶导。”阿麦伸着懒腰露出一丝马甲线向院子里打着太极的七号招呼道。

  “早上好,李女士。”

  阿麦走上前有些关心的询问起来,“叶导,不知道岳老师他。”

  “身体健康,各项指数问题不大。但现在还在昏迷当中,什么时候醒过来就不太清楚了。”

  “这样吗。”阿麦的情绪也变得失落了起来,不过还是努力的打起精神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似乎是看出了阿麦的心思,七号淡淡的说道,“如果坚持不下去也可以申请退出,或者受了伤也会立刻转移到后方。要么,就是你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造成了一些隐患。否则的话,会一直持续到任务结束为止。”

  “谢谢叶导。”阿麦点点头转过身回到了房间里。

  七号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样子要不了多久队伍里又会少一个人。

  这时,尤里村长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客人,早饭准备好了。”

  “扰烦尤里村长跑一趟了,我这就去叫他们起来。”

  尤里村长有些讨好的说道,“其实无妨的,我就是过来想要问一下客人们打算什么时候享用?”

  “现在就可以了,昨天晚上打扰到你们,还要让尤里村长这么早起来为我们准备早饭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客人您说重了,如果不是因为客人找出潜藏在村里的无头飞蛮。否则的话,等哪天那个孽畜突然发作,村子里可就没有人可以治得了他了。”

  “尤里村长说笑了,对方怎么说也应该顾忌村子里的情意吧,要不然对方早就动手了。”

  “实不相瞒,在之前的几个月里,村里子的家禽什么动不动就会暴毙一只。而且死因都特别的可疑,就像是被什么野兽咬断了脖子似的。”尤里村长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我是性明白了,这一切应该就是那个怪物做的。。指不定哪天会对村子里的大家下手。”

  “呵呵呵。”七号赔笑两声,这个事情说不准。也不知道对方过来是什么意思,要么就是过来发发牢骚表达下心中的不安,发泄下情绪什么的。要么就是过来试探自己等人,不管对方是不是怪物,那也是他们从小养大的,或多或少也是有了感情。自己等人就这样直接把对方给做掉了。。

  看样子,这个村子是不能久留了。

  “对了尤里村长,我们决定今天下午要回莱昂州娜市看看我们朋友的情况,早上医院那边打电话来说情况并不是很好。”

  “这。。”尤里村长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还是强颜欢笑道,“是这个理,是这个理,呵呵,呵呵。”

  当天,下午两点半。

  吃过不是很丰盛的午餐上了车,留下了一些费用后便驱车离开了。为了迷惑他们,七号等人先是往莱昂州娜市方向开了一段后中间开进一个小路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罗桑拿市。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调查员守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