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蛊师又收徒了 > 第5章妖兽的来历

第5章妖兽的来历


  那名妇人猛地抬起头来,踉跄几步把姜小古拉到榻边。

  “药师,你治治他。求你、求求你治治他。”

  “外面都传说你是药师。”

  姜钟应背着手冷笑了一声,觉得讽刺。小古的蛊毒举世无双,如今却被别人请来救人。

  “你不是想收徒弟吗?试试吧。”

  又转身朝向那名妇人,“三夫人,你先出去。”

  榻上的方义珀费力地扭过头,喉咙里“咕”地一声,鲜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让、让我死了吧……”

  因为哭得太厉害,三夫人脸和眼皮肿了起来。

  她眼中依旧满是泪水,对着姜小古行了个大礼,最后看了方义珀一眼,退到了屋外。

  姜钟应不愿以别人的身份活着,对她讲明了夺舍实情,并说会完成方义琏的心愿,照顾他的母亲和兄长。

  琏儿的灵根已经废了,三夫人对钟应并没有期望。

  留他在方家,一是为了能时常看到琏儿的模样,二是多少能制约一下大夫人。

  谁知,而今连大儿子也遭到了大夫人的毒手。

  她在绝望之中想到外面的传言,把方义珀带了过来,只希望那个药师真有那么厉害。

  三夫人一直盯着屋里,突然听到一声叹气声。

  方义珀的手从榻边垂了下来,灰白僵硬,衬得紫红斑块更加艳丽。

  三夫人的心猛地一沉,如堕深渊,只觉天旋地转,直直地朝下倒去。

  她身旁的婢女还未来得及反应,姜钟应已经闪身过来,扶住了她。

  “把三夫人带到里屋休息。”

  安顿好三夫人,姜钟应回到榻边。

  姜小古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方义珀本来还剩了一口气,她的蛊术一下去,就气绝人亡。

  “下界能起死复生的丹药极少,他本来也活不了。”

  姜钟应安慰她一句,伏身观察方义珀的伤口,“像是猛兽所伤。”

  他招手叫过方义珀的贴身小厮,查问事由经过。

  小厮不停地用袖子抹着眼泪。

  “今天是六少爷生辰,请五少爷去喝酒。谁知七小姐的灵宠冲了出来,把五少爷咬伤了。”

  “在场的有哪些人?”

  “各个院的少爷小姐都在。”

  小厮偷偷看了九少爷一眼,主院的人没把他当少爷,自然没有请他。

  “伤着其他人了吗?”

  “没有,就咬了五少爷。”

  姜小古突然插嘴问:“是什么兽?”

  她手中拿着养蛊罐,里面满满一罐子血,是从方义珀身上取下来的。

  小厮偏头回想了一会儿,“叫、叫朱牙虎,说是很稀有,世上总共也没几只。吕舅爷送给七小姐的。”

  姜钟应挥手让小厮退下,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小古。

  养蛊罐里的血很快消失,像是被吸收了一般,罐壁又变得一尘不染。

  “那妖兽有一点梼虎兽的血脉。”

  罐子飘了出来,打了个饱嗝,“只有五岁,三阶。不可能是以前遗留下来的。”

  “你怀疑……”姜钟应也思索起来。

  仙人不能随意来下界,需要惩罚下界的罪人时,寻常都是放圈养的天兽下来。

  梼虎兽是最常用的一种。

  姜小古两人身边出现了带有梼虎兽血脉的小妖兽,不得不警惕。

  姜钟应的目光投向了罐子,“若是取得那只朱牙虎的血,是不是能知道梼虎兽的来历?”

  梼虎兽啊,拿到它的妖丹妖血,可以炼出别的蛊了吧。姜小古说:“这件事情我去办吧。”

  这时,四七拿了织毯过来,给方义珀盖上。

  姜钟应拉了一下毯边,“我也要着手竞选家主的事宜了。”

  “有把握吗?”

  姜钟应微笑,“兵法还是懂一些。”他迟疑了一下,叮嘱道:“你也要多加小心。”

  姜小古摆摆手,“没事,死不了——”

  “咳咳!”

  罐子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古没再说话。

  姜钟应扫了罐子一眼,目光锐利。

  罐子使劲清了清嗓子,“小古,你不把拦你那两个人的事情告诉钟应吗?”

  “哦,对,”姜小古这才想起那两人,“我回来的时候,有两人拦住我。

  “那名女子穿的衣裳挺好看的。”

  愣了一息,罐子一巴掌敲在她头上,“谁叫你说这个了!那两人是在威胁你啊!”

  “威胁我?”姜小古摸了摸头,“有吗?”

  姜钟应不由打量着她。

  当前没有上好的法衣,他对穿着不甚在意,但小古说的是“好看”,不是“品阶高、防御强”之类。

  听罐子把当时的情景描述了一遍,姜钟应更加怀疑,方义珀的遇害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那对男女应是方义珍和方灵玉,大夫人的子女。

  “舅舅是筑基修士”,指的是大夫人的弟弟吕守廉。

  呵呵,如今筑基修士都能压他一头,还敢威胁他的师父。

  姜钟应眸底转深,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唇挑冷笑,眉带烈火。

  “把你的蛊毒给我一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蛊师又收徒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