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蛊师又收徒了 > 第6章大智若愚

  罐子手撑着下巴,继续说道:“我算是你的分身,是断不会背板你的。但洛钟应盗取归於珠,是想当天君,换句话说,是要造他爹——通意天君的反,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恩将仇报?”

  “我刚才炼化了他的血,里面没有蛊毒了。你根本不能像控制驯兽那样控制他。”

  姜小古恍然大悟地点头,“怪不得你要他的血。我就说嘛,只是炼蛊毒,并不需要血引子。”

  罐子恨铁不成钢地瞅着她,亏她还长着一张看上去就很厉害的脸。

  “罐子,你刚才说错了。

  “他如今叫姜钟应,不是洛钟应。他也不是驯兽,是我的徒弟。”

  姜小古眼眸深沉,“我当然可以信任他。信任是最基本的。我又不是只收他一个徒弟,别人见我连徒弟都不信任,怎么会愿意拜我为师?”

  小古的话简单却在理,罐子有些意外。

  她以前都是靠绝对力量取胜,几乎就是不需要思考的武器,有时还很迟钝,难道她一直都在装傻,自己小瞧她了。

  罐子不肯认输,哼了一声,“走着瞧吧。”

  从蛊之境里出来,姜小古直奔杂货店。

  她一走进杂货店的后堂,正在玩耍争吵的孩童突然就没了声响,手脚收拢,挪着步怯怯地站着。

  小顺儿认出了她,但不敢上前。只有小英子不怕她,跑过去抱住她的腿,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姐姐”。

  姜小古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小英子,带姐姐去你中毒的地方看看。”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却不似平常那样硬生生。

  小顺儿鼓起勇气走上前,“我带你去。”

  小顺儿背着小英子,领着姜小古朝南边走去,一群孩子离得老远跟着他们,慢慢地越靠越近。到南山下的时候,也就跑成一团了。

  “小英子怎么中毒的?”

  姜小古记得,当时她身上没有外伤,不是被咬伤。而且就这些细皮嫩肉的娃娃,遇到妖兽了,一个也跑不掉。

  小顺儿擦了一把汗,“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小英子就是被那头妖兽毒到的!”

  小顺儿不同意,“根本不是。妖兽过来的时候,我一直背着小英子。”

  一群孩子争吵起来,从他们的话语中,姜小古也明白了事情经过。

  那日这群孩子来南山脚挖红樱果,两名修士突然过来,还放出一只虎皮獠牙的大妖兽。孩子们被吓得四处逃窜,那两名修士却哈哈大笑。

  天令不许修士伤害凡人,那两名修士可能只是想取乐一番,把妖兽唤了回去。

  等他们走后,小顺儿等人再次上前,小英子在一旁摘野花玩儿,不知怎的就中毒了。

  而那两名修士,孩子们都认识,正是方家的五少爷和六小姐。

  小英子和方义珀中毒症状相同,果然是同一只妖兽。

  “小英子就是在这边倒下的。”

  小顺儿指着一片草地。那里有几簇枯草,在绿茵茵中很是显眼。

  “当时方家的两人在这里扯草,那只妖兽就在他们附近。”

  小顺儿记恨他们,不肯叫他们仙师。

  姜小古手放在枯草上。“小英子碰到那只妖兽流下的口水了。”

  孩子们露出惊恐的表情,挤到姜小古周围,生怕碰到草叶上的水珠。

  “都两个多月了,毒素已经没有了,”姜小古看着腿边一群毛茸茸的孩子脑袋,“为了安全,在我收拾了那头妖兽之前,你们别来这玩了。”

  “你要去猎那头妖兽?”小顺儿怔怔地看着姜小古,满脸崇拜。

  他指着一株草说:“我听那女的说,那妖兽就喜欢吃那种草。他们摘了好些走。你也许能做个陷阱什么的。”

  那草颜色深绿,叶片凹凸不平,边缘锯齿状。

  这是银丹草。姜小古哼了一声,脸又绷紧了一些。

  回到方义琏宅,三夫人已经带着方义珀的尸首离开了,院子里只剩下方四七一个人在浇花。

  姜钟应听了小古查到的事情,面若冰霜。

  方义珀果然是被故意害死的。

  他没能保护方义珀,有违对方义琏的誓言,定要叫大夫人一家血债血偿。

  “我摘了好多银丹草回来,我们就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

  姜小古摸出一粒孩子们送她的红樱果,在衣服上擦了擦啃起来。

  姜钟应也正有此意,点头应了,又指着边几上一堆篚盒说:“这些,你看看,合不合心意?”

  姜小古咬着红樱果,揭开了最边上的盖子。里面是一套水红色的绣裙,手工精美,轻而柔软。

  “哐当。”

  红樱果从她嘴里掉了出来,砸在盖子上,顺着边缘滚了滚。

  “都是下品法器或者凡物,”姜钟应有些局促,“我现在,只能为你置办这些。”

  姜小古一言不发地合上盖子,抱着篚盒就要走。

  “你只要那一件吗?别的,不喜欢?”这些是姜钟应亲自去挑选的,但他也不知姜小古的喜好。

  姜小古顿住,慢慢回转过身,把篚盒一个一个摞起来,抱起来时和她一般高。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蛊师又收徒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