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蛊师又收徒了 > 第11章授艺

  方义珍一面亲自摆上茶水和各色点心,一面询问道:

  “师父,我们师出何门?炼的哪种道法?剑术更优,还是刀术更优?该如何改善我的灵根?当年在云曜派测试过,我是三灵根。本来他们是想收我为徒的,但我娘舍不得我……”

  “把这个含在嘴里。”

  姜小古把养蛊罐递给他,里面是一汪清水。

  方义珍认出那罐子是装丹药的玉盒,从凡人那里大批量采购的,难道秘诀在那水中。

  “不要就算了。”

  姜小古作势要泼掉,方义珍赶紧接过罐子,放在鼻下,一丝味道也没有,就像白水。

  “含在嘴里,别吞下去了。”

  方义珍迟疑了一会儿,想起昨晚探子回报,姜小古因为收他为徒,和方义琏都闹翻了,应不会毒害他。

  他把水小心地包着,生怕咽了下去。

  不过这水并没有味道,尝起来也像白水。

  姜小古又叫小厮拿来纸笔,吩咐道:“我问你答,说是否就行了。也别写字浪费时间了,是就画个圈,否就画个叉。”

  方义珍如捣蒜般点头。

  第一次对方义珍“传艺”花的时间长一些。姜小古试验完最重要的蛊心血,已经月挂中天。

  方义珍终于吐掉口中的水时,整张脸的下半部都僵住了。

  “师父辛苦。就是不知,今日做的这些事情,是为何故?”

  “这是让我对你的灵根、灵性有个大致了解,才好因材施教。”

  姜小古是随口胡诌,但她严肃的表情很有说服力,方义珍连连点头。

  这宅子大得能容下一个小门派了,方义珍那伙人走后,只剩姜小古一人。

  罐子很喜欢这种阴冷,从养蛊罐中出来,飘在她身边。

  “小古,你叫方义珍含的那水,是新的蛊术吗?”

  “就是白水。他话太多了,口里包着水,免得他说话。”

  姜小古依窗望着白玉盘似的月亮,心情很是惆怅。

  她对方义珍施了含有蛊心血的驯兽蛊,但方义珍并没有中蛊。

  他对蛊灵液没有兴趣,姜小古也没有感觉到他的气运。

  不知是不是因为蛊心血的原因,她新炼出来的二阶蛊也对方义珍无效。那可与驯兽蛊不同,是专门针对人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多试验几天。

  姜小古就在这宅子里住了下来。除了拿方义珍试蛊,她也会到周围的宅子去转转,试她的新蛊术。

  这里都住着见多识广的散修,虽然也以为她隐藏了修为,但没有视她为洪水猛兽,而且也以为她是投靠大夫人的人,让她打听出不少消息。

  看来大夫人野心不小,若是方家那些迂腐的老头知道这些,钟应当上家主的胜算又大了几分。

  可惜她现在无法把这消息传出去。

  没有灵根,就没有灵力,普通修士使用的灵符、储物袋之类,她都无法使用。

  “罐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对钟应好一点?”

  姜小古站在空旷的院子里。风从窗洞吹过,呜呜作响,像是在哭。

  经过两个月的试蛊,她已经明白两个事实:她并不是人人的气运都能吸收;蛊心血不要随意给人。

  试蛊有风险,收徒需谨慎。

  姜小古背着手,顺着风声用力地叹了一口气。

  明日就回去吧。

  正当姜小古在大宅中惆怅迷茫之际,方家正宅却一派喜气。

  不少人围在大院里,争先恐后地想要一睹仙长的风采。

  方义璟立在大堂之上,面容俊帅,体态矫健。身穿一套半旧的法衣,腰间束着一条普通玉带。

  玉带上挂着的剑鞘灵气流转,不似凡品,为他平添了几分仙气。

  “拜见母亲。”

  他撩起衣摆,规矩地对大夫人磕头,又向屋里的其余长辈请安。

  “快,快起来。来,来这坐。让我好好看看你。”

  大夫人朝着他挥手,又拍了拍自己坐着的榻。

  “母亲,这是孩儿孝敬你的。我师父炼制的鹤寿丹。”

  旁人羡慕不已。鹤寿丹一粒,能增寿十年,对寿命比凡人长不了多少的炼气修士来说,非常宝贵。

  方义璟递上玉盒后,退回堂中高椅上坐下。

  大夫人打开盒子,满脸欣慰地看着那两粒圆滚滚的丹药,忽而用锦帕抹了抹眼角。

  “活得久又能怎么样,你妹妹灵玉都被人害死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堂上安静下来。几位长辈尴尬地挪动着,喝茶的喝茶,咳嗽的咳嗽。

  “还好你回来了,灵玉的仇总算能报了。”

  “大夫人,三夫人已经离开方家了。你要报仇可以去找她报,但方义琏是方家的子孙,你可不能动他。”

  一位老者觉得自己有必要说这话,大夫人还算给他面子,当面答应了,却低声哼了一声。

  “一个废材,算什么方家子孙。”

  方义璟长眉蹙在一起,看了看满堂宾客,没有作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蛊师又收徒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