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蛊师又收徒了 > 第12章孽缘

  “啊——”

  一声尖叫划破天空。

  方义璟第一个冲入房里,透灵镜被丢在地上,方义珍蜷缩在床上,抓着被角,不停地抖动着。

  “珍弟,你怎么了?”

  方义璟神识扫过,并未看出异常。他拣起透灵镜,疑惑地朝方义珍望去。

  大夫人和吕守廉也赶了过来。

  见方义珍安然无恙,大夫人抚着胸口。

  “珍儿,出什么事儿了?你想吓死娘吗?”

  方义珍失魂地看着她。

  当年璟哥是伪灵根时,娘说的那些话,对他的态度,方义珍都还记得……

  他一跃而起,抢过透灵镜抱在怀里,推搡着他们。

  “没事、没事,我看到了一条好吓人的虫子。别管我了。”

  把他们推出房外,方义珍抓着门框。“对了娘,那个药师的事情你们别管了,我来处理。”

  “我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月光下他的脸惨白狰狞,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三人在门外伫立了一会儿。方义璟不由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站住,”大夫人叫住了他,“你哪是什么表情?你觉得我没教好你弟弟,是吧?”

  “母亲,孩儿并无这种想法。”

  大夫人走到他面前,“你舅舅已经把你的话告诉我了。什么叫做自食其果?你觉得你妹妹该死,是吧!”

  “当初我就说了,朱牙虎凶猛,灵玉不该养。你们若听我的话,也不止如此。”

  大夫人脸色难看,正欲发作,瞥见吕守廉不停地对她打手势。

  “是,这件事情是我们错了。但灵玉死得那么惨,你身为他的哥哥,难道不肯为她报仇,是要让她死不瞑目吗?”

  大夫人指着后堂,嘶声道:“你妹妹的灵柩还在那里,就等着你回来才安葬。你敢当着她的面,说出那些话吗?”

  方义璟痛苦地捏紧了手,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噩梦之中。他瞥过脸去,不愿再看大夫人。

  “我知道了,我会替灵玉报仇。”

  次日正午,方义珍如寻常一样来到大宅。

  他站在姜小古面前,手垂着,宽大的衣袖挡住了透灵镜。

  默不作声地低头站了片刻。想要报仇的念头让他克制住了自己,抬起头时,脸上堆满了笑。

  “师父,我璟哥昨晚回来,给了我一株三百年的六角麻叶,我还说给师父看看,入什么丹药为好呢。”

  姜小古问:“在哪呢?”

  六角麻叶,对灵根有修复作用。

  方义珍道:“在别院里。璟哥说那灵草喜阴,我养在那里了。”

  山的北面有一大片竹林,阳光斑驳,风过沙沙响。

  方家别院就在这里。深入竹林之中,占地很广,已经荒废了。

  姜小古随方义珍来到别院,一直走到后堂。

  寒光闪动。

  “噗呲”一声,方义珍的剑插在了她的肩膀下,血花四溅。

  “你!你根本就没有灵根!你是凡人!”

  被刺的姜小古面无表情,动手的方义珍却痛苦万分,脸色灰黄。

  “你给我的灵根动了什么手脚?”

  姜小古一抓伤口,一把血甩在他的脸上。方义珍只闭了闭眼,厉声大叫着拔出剑,朝小古要害刺过去。

  就算他只是炼气七层的修士,速度体力依旧比姜小古快了不少。几息之间,姜小古已经中了好几剑。

  真是自作自受啊。

  姜小古叹气。

  因为体内有她的蛊心血,方义珍现在根本不怕她的蛊毒和蛊术。

  “为什么我的灵根变成了黑色?”

  方义珍红着双眼,毫无章法地挥舞着利剑,只想把姜小古斩成小块。

  他的灵根不但变成了烂树根一样的黑色,表面还像树皮一样坑坑洼洼的翘起,似乎用不了多久,就会崩离解析。

  “你叫我含在嘴里的,是什么毒!”

  姜小古冷哼一声。太小看她了,以为只能用那么笨拙的方式下毒吗?

  她不屑的眼神激怒了方义珍,加上她虽然受了重伤,却始终没有倒下。随着他力气渐竭,姜小古竟越来越灵活。

  方义珍大叫一声,抓起姜小古的腰带,把她举过头顶,猛地掷下。

  姜小古被他扔进一个黑洞之中。

  方义珍等了半天,只听到“喀吧”一声,像是骨头折断的声音。

  难道摔死了,所以没有惨叫?

  他丢下一块照明石,不由打了个哆嗦。

  洞底极黑,只能看到姜小古的脸,像是浮在空中,被照得白晃晃,直直地盯着他看。

  方义珍心中害怕,故作凶恶地吼了一句:

  “你就在这里烂掉吧!”

  拂袖而去。

  上方传来石板移动的声音,整个洞中,只有那块照明石发出的微光。

  “唉——”

  罐子飘出来,夸张地叹了口气。

  “真是孽缘啊,收徒收了个死对头出来。”

  姜小古不吱声,也没动。

  罐子说完,奋力吹着照明石翻滚移动,想看清他们身处何方。

  这是一个石屋。有潮湿的气息,带着轻微的霉味儿。墙壁地面都用长条石块铺了一层,摆着石砌成的床榻、桌椅,还有一个烂掉的蒲团。

  这里,像是闭关用的修炼室。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蛊师又收徒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