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盐系校草救我一命 > 226.到了翻旧账的时候

226.到了翻旧账的时候


  啊啊啊怎么办啊踩着老虎尾巴了!

  此时叶小昕心里紧张的一批,就在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失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又被江临扛在肩上,就像扛一袋土豆。

  “喂……你要干嘛?”

  江临抬手在叶昕屁股上拍了一下,冷冰冰地吐出四个字:“带你回家。”

  “……”叶昕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猜测回家后可能要被修理了。

  果不其然,江临回家后就把叶昕丢在软蓬蓬的大床上,然后修理了一个下午。要不是顾忌她咕噜噜乱叫的肚子,他可能会带她直接看第二天清晨的朝阳。

  叶昕本来还顾忌着牙疼,后来根本没力气去管了。她现在只想吃顿好的然后赶紧睡一觉。不过她刚拔掉一颗牙,应该也吃不了什么太好的东西。

  “你个禽兽!大白天的发什么Qing!”

  叶昕抱着小被子控诉着江临的恶劣行径,被告江医生却一脸泰然,说:“现在是晚上。”

  叶昕:“……”

  刚才明明是白天,别想混淆视听,魔鬼!

  叶昕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别别扭扭说道:“我、我饿了,你去给我做东西吃。”

  江临挑了一下眉梢,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他穿好衣服站起来,说:“也对,你喂饱了我,现在轮到我喂你了。”

  叶昕:“……”

  这个骚气的男银,衣冠楚楚道貌岸然,表面上一副高冷禁欲的作风,实际上就是个一肚子黄墨水的禽兽。

  这简直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啊!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她抄起旁边的枕头砸向他,红着脸说:“别贫了,一会儿要是做得不好吃,以后就别想让我喂你。”

  江临轻笑,对着叶昕比了一个“OK”,然后离开卧室去了厨房。

  叶昕也没闲着,虽然牙疼让她有些烦躁,但丝毫不能打退她的创作热情,尤其是给陆威和闫露露的生日礼物。她昨天晚上跟闫露露学姐聊天,专门旁敲侧击打听来了那两个人的情感之路,现在她已经构思好怎么行文了。

  她常年写,再加上有斯图太太那样的高人点拨,所以深谙如何把平淡的故事写得精彩的技巧,一个一万字的短篇故事,如果脑袋转得快,基本上一天就能搞定。

  她兴致勃勃地打开电脑开始疯狂敲字,配上她那无敌的想象力和神一般的手速,只用了半个小时她就写了一千多个字,而且效果不错,半成品也很精致。

  正好这时江临的饭也做好了,她开开心心下床去吃饭。江临见她心情不错,也跟着下意识扯了一下嘴角,说:“开心了?”

  “哼,跟你没关系,我是被自己的才华感动了。”叶昕朝他吐吐舌,看了一眼自己的碗,香喷喷的粥,看起来挺清淡的,但闻上去味道倒不错。

  “你刚拔了牙,不能吃油腻盐大的东西,这种流食最好,而且不能太热。”江临分给叶昕一个勺子,又说:“吃的时候小心点,尽量别碰到伤口。”

  “知道知道,我还没那么蠢。”叶昕用勺子挖了一口粥,小心翼翼送到嘴里,慢慢悠悠地喝下去,眼睛立刻闪现两道金光,“好吃!我老公太棒了,连这种普通的粥都能做得这么出色,简直无敌了!”

  江临对叶昕的彩虹屁很受用,他撑着下巴在一边看着她吃,嘴角挂着的浅笑逐渐加深,眸光里的温柔化都化不开。

  看着喜欢的人吃自己做的东西,是一件幸福的事。

  “心情好了?”

  “嗯”

  “那我们来算算账吧。”

  叶昕:“……”

  等会儿,翻旧账不应该是女生的专属特权么,你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还随便乱用呢!

  叶昕低着头喝粥没敢吱声,江临的公堂开审,他清了清嗓子,说:“首先,你先解释一下什么叫这是不是你家。”

  这句话是最直接的导火索,直接就把江医生点燃了,要不是被她这句话刺激到,他也不会那么猴急在她刚从医院回来就把她拉去修理一顿。

  叶昕咬了咬下唇,嘟嘟囔囔道:“嗯……我当时脑袋一热,说话不经脑子,那不是我的心里话,这是就是我家,如果你愿意把房产证上加上我的名字就更好了。”

  江临:“……”

  哦,竟然忘了你是个财迷。

  江临嘴角一抽,说:“我可以直接把房产证改成你的名字,这倒不是问题。”

  叶昕:“!”

  喔真的假的,我只是说着玩儿的,不用这么认真吧。

  “那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叶昕干笑两声,说:“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这个人都是我的了,不差那点,哈哈。”

  “但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跟我离婚然后分财产?”江临挑挑眉问。

  叶昕急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我好不容才把你加到我的户口本上,你休想赖账,一辈子都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江临闷声笑了笑,“我也只是开个玩笑。”

  叶昕:“……”

  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呐。

  江临伸手摸着她的头给她顺毛,然后认真地说:“以后别再说那种话了,这里就是你家,永远都是你家,你那么说让我很害怕。”

  “我错了,你别生气。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我家,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叶昕眨着一双灵眸同样认真地看着江临,二人四目相对,窥探着对方眼中的银河星辰,以及银河星辰中的自己。

  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江临心里一晃,继而无奈失笑。这个丫头,还真是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掀起他心里的惊涛骇浪,随便一句话能把他气到肝儿疼,又随便一句话能让他升上云端。

  除了她,也没别人能做得到让他这般感情用事了。

  “好,这个问题翻篇儿。”你说说今天中午怎么回事,跟我置什么气?”

  要翻旧账就一次性翻个彻底,不然积压在心底容易肝气郁结心肌梗塞。

  叶昕一想到这儿心情也不咋地,她哼唧一声,说:“还能怎么回事,你都不知道心疼我,跟牙医小姐姐一起欺负我,我那么痛,你都不知道让她下手轻点,也不安慰我。”

  “我怎么就不心疼你,你完全不知道我站在旁边是种什么心情、有多么纠结。你那一口破牙无论如何都得治,我一方面听你喊疼心里揪得不行,另一方面又不敢打扰医生给你治。”

  江临说到这里也委屈巴巴的。要怪只能怪叶昕牙齿太糟糕,那么多牙都坏了,摁倒躺椅上好好医治一番必不可少,就算疼也没办法,他倒想去替她疼,关键现在也没那种技术。

  说他不安慰她,他当时一颗心都提着,每每她喊疼他都忍不住眉头一皱,神经比她紧张多了。

  好不容易搞完了,这小妮子还跟他发脾气,唉——谁让她是他老婆,今天的确受了不少罪,他当个出气筒也就当了。

  但叶昕越说越离谱,竟然还能扯到他和牙医有一腿这种离谱的假设,还说得一板一眼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他心里本就着急,然后她有吐露一嘴什么“这里不是她家”……然后他就彻底生气了。

  就是这样,真的说不清楚到底是谁的错,如果实在要追根溯源,那就是牙的错。

  叶昕听了江临的话,也没什么脾气了。好好反思了一下,发现这回的确是自己有些过分,竟然还开始YY江临和牙医小姐姐的故事……她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不得了的家庭伦理剧?

  她有点心虚,悄悄伸出手手去扯江临的衣服,小声撒娇说:“我误会你了老公,别生你的小可爱的气好咩?我就是有点神经敏感,都是被你宠出来的,我才这么无法无天。”

  江临向来对叶昕的撒娇没有抵抗力,本来压在心里的气瞬间烟消云散,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和那双可怜巴巴的水灵灵的大眼睛,他恨不得再把她扔回卧室好好疼爱一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盐系校草救我一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