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疫大医 > 第五十九章 十凯旋

第五十九章 十凯旋


  时光荏苒,离别的日子很快到来。

  今天,是四川医疗救援队在武汉工作的最后一天。明天,他们就要踏上归程回家了。

  虽然是最后一天,但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并没有因此放松要求。

  他们要站好这最后一班岗!

  医疗一组的医生办公室里,袁志把他负责的几个病人的情况,详细的向申静以及另外一个武汉本地的医生做了交代,然后看着他们,表情认真且严肃的说:“这几个病人,我就交给你们了。他们在我这里,病情可是一天天在好转的,你们接手后,可别让他们的病情转坏了……另外,等到他们出院后,记得告诉我一声。”

  “放心吧,在病人出院的那一天,我们肯定会通知你的。”申静点头保证,顿了顿后,她又说:“以后有空了,一定要来武汉玩,到时候,我请你吃热干面。”

  “就只请我吃个热干面?太抠了吧?”袁志装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申静道:“怎么,看不起热干面?这可是我们武汉的名小吃!顶多……再给你加一个茶叶蛋。”

  两人顿了一下,互视一眼,齐齐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袁志又说:“接下来,这里的工作,就全交给你们了,加油啊!”

  申静则道:“现在局势已经大大好转,有我们就够了,你们安心回家吧!”

  类似的一幕,正在这个时候,在医院里面,四处上演着。

  京墨在护士站里,把自己的工作,移交给了刘护士后,也对她,讲了一些类似的话。

  刘护士听完后,不仅保证,会在第一时间,将病人出院的消息告诉给京墨,还对她说:“我会在每天下班后,把病人的情况告诉给你,让你在成都,也能及时了解他们的病情,‘看’着他们,一天天好转。”

  “那就最好了。”京墨高兴的说。

  刘护士看着她,目光中是满满的不舍:“真是舍不得你们走啊……回去后,可别忘了我,一定要常跟我联系。还有,等到你和袁志结婚的那一天,记得要请我去喝喜酒。”

  “还有我。”

  “也别忘了请我。”

  旁边另外几个武汉的护士,闻讯纷纷过来凑热闹,你一言我一语,把京墨说的脸红不好意思,找了个要去查房看病人的理由,方才逃过了她们的打趣。

  走进隔离病区,看见里面的情况,京墨感慨良多。

  他们刚来武汉,刚进入隔离病区时,这里的病人,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不止如此,还有很多病人,在外面等待着床位。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在全国的援助下,在武汉人民的努力下,不仅建起了雷神山、火神山两座医院,同时在‘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不漏一人’的政策下,所有感染了****的病人,都得到了有效的治疗。

  现在,在京墨他们支援的这家医院的隔离病区里,甚至是出现了空床位。

  这在两个多月前,可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那个时候,在这里,真的是一床难求!

  而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经京墨他们治疗照顾,康复出院的病人,也是走了一批又一批。

  像是患有半身不遂,行动不便的徐阿姨,以及和母亲陈雪一块儿住院,聪明懂事的吕诗灵,全都已经康复出院了。

  京墨到今天都还记得,送她们出院时的情景。

  那是既开心,又不舍。

  一如今日。

  京墨正想着,忽然,一声呼唤传来,将她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京护士,听说你们要走了?要回四川了?”

  京墨扭头,看向了发问的病人,以及周围那些虽然没有开口,但表情和目光中,都透着询问与关切的患者,点点头,道:“是呀,我们明天就要撤走了。今天,是我们在这里的最后一天。”

  “闺女,你们真的要走了?我……我舍不得你们啊!”一个上了岁数,头发花白的阿姨,紧紧拉着京墨的手,就是不肯松开,声音里面带着哽咽的哭腔。

  对京墨他们的离去,感到不舍的人,可不止是这位阿姨。

  所有的病人,都舍不得他们的离开。

  因为,从他们被收治入院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得到了京墨等人,细心地治疗与照顾。这人心,都是肉长的,京墨等人对他们好,他们自然是心怀感激,在分别的时刻依依不舍。

  看到这一幕,京墨也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护目镜里面,还是冒出了一片水雾,让她的视线,都变的模糊了起来。同时,她还有略显哽咽的声音,安慰大伙儿:“我们虽然走了,但邱护士长和刘护士她们还在,你们也别担心,肯定都能够顺利康复出院的。”

  “我们担心的不是这个。”旁边一个病人摇了摇头,幽幽地说:“我们只是觉得,这一别……以后,恐怕就很难再见面了。”

  京墨沉默了。

  是呀,至此一别,再想要见面,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时何地了。

  或许是看到气氛有些沉重,又一个病人开了口,劝说大家:“好了好了,都不要太伤心,这毕竟是一件好事情。京护士他们辛苦了这么久,该回去休息了。而且,他们离开,不正说明疫情被控制住了吗?这可是好事情!我们应该高兴才对!”

  “对对,我们应该高兴的。”病人们纷纷响应,就是眼角的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要往外涌。

  京墨跟他们聊了几句,转身要去别的地方继续查房。

  就在她转过身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京护士,谢谢你们。”她回过身,就看到这些病人,都在含着泪,向她致谢:“谢谢你们为我们拼命!”

  京墨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想要说点儿什么,可张开嘴巴却哽咽了,什么都讲不出……

  查完房,京墨回到护士站,看到了雍琴。

  虽然隔着护目镜,但京墨却看到了雍琴的眼睛红扑扑的。

  同样的,雍琴也看到了她发红的眼睛。

  “我不想哭的……但……控制不住。”雍琴解释道。

  “我也是。”京墨点了点头。

  下午,把工作交接完了的袁志和京墨等医疗救援队的队员,在消毒完毕后,换上了医疗救援队的制服,来到了医院的小型广场上。

  武汉医院的院长,代表全院的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在这里送别四川医疗救援队。

  若干年后,袁志和京墨对于这场送别的细节,已经有很多内容记不清了。

  他们只是记得,当时的阳光很灿烂,照在身上很温暖,武汉的志愿者们很热情。至于武汉医院的院长说了些什么,他们就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那位院长在最后,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他们在这些日子里的付出。

  除此之外,袁志和京墨还记得,在分别的那一天,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离别愁绪……

  撤出了医院的四川医疗救援队,并不是空着手的。

  他们还收获了很多的礼物。

  这些礼物,有病人送给他们的——一封封感谢信,一张张手绘卡,还有一张张纪念性十足的照片。

  此外,还有一个礼物,是武汉医院的‘战友’送给他们的。

  那是一件隔离服。

  一件特殊的隔离服。

  在这件隔离服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与感谢、祝福的话语。

  这是武汉医院的医护人员、志愿者,以及接送他们上下班的司机们,精心为他们准备的。

  樊诚捧着这件隔离服,手都在抖。

  这是激动。

  同时,他感觉这件隔离服,捧在手中分量十足,重若千斤。

  送别仪式后,四川医疗救援队的队员们,乘坐大巴车回到了酒店。

  酒店经理已经在大堂里等候他们多时了,手中还捧着一件隔离服,见他们回来,立刻上前迎接,并拿出了笔,请他们在隔离服上签名。

  “我们要把这件隔离服保存起来,作为镇店之宝。”酒店经理认真的说。

  对于这个请求,袁志和京墨等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自然不会拒绝,纷纷上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留下了一些加油、祝福的话。

  而酒店经理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闲着。

  他拿着手机,挨个找人拍照合影。酒店里的其他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也纷纷凑了上来,想要留下一张与医疗救援队队员们的合影。如此,等到若干年后,他们也能指着这些照片,对自己的儿孙,好好讲讲这段经历……

  看到这一幕,雍琴的眼睛又一次泛了红。

  京墨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小声问她:“怎么了,舍不得?”

  雍琴点了点头:“确实蛮舍不得的。不过,这次的舍不得,不同于以往的离别。以往的离别,都是悲伤的。但这次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我们战疫胜利了!”

  京墨对她讲的这番话,还是很肯定的,不过也打趣道:“你这话说的有道理,只是讲的太官方了。怎么,是在练习如何接受采访吗?”

  “呸!”雍琴没好气的白了自己好闺蜜一眼,然后笑道:“如果真的接受采访,我肯定还要再加一句。”

  “加一句什么?”

  “感谢武汉人民对我们工作的关心,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虽然带着开玩笑的意思,但雍琴的这句话,也是情真意切、发自肺腑的。

  她是真心觉得,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也是英雄的人民!

  留在武汉的最后一夜,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又一次的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不过,与刚来武汉时,因为紧张和忐忑而无法入眠不同,他们这一次,却是因为离别的不舍,因为胜利的激动。而且,无论是袁志还是京墨,又或者是其他的医护人员,都有和康复出院的病人加好友,这些人,也听说了他们要撤走的消息,纷纷发来讯息和语音,为他们送别,向他们送上感谢与祝福。

  这些讯息,让本来就无法入眠的医疗救援队小伙伴们,更加的睡不着了……

  袁志在回复了梁小佟的讯息,让他好好努力学习后,又给赵庆顺和齐霞等同学发去消息,告诉他们自己要撤了的事。

  赵庆顺很快回了消息:“二哥再见,这次在武汉,我们两兄弟没能见到面,等你和嫂子结婚,我去成都找你们……哦对了,我们也要撤走了,但要比你们晚两天。”

  齐霞等同学,也相继回了他消息,在道别的同时,也都告诉他,自己所属的医疗救援队,也将在近日撤离。

  是呀,胜利已至,他们也该走了。

  袁志放下手机,走到了窗户旁,眺望夜色。

  在武汉的这些个晚上,每次他睡不着,都会起身,站在窗前眺望夜色。

  而武汉的夜色,也不是一成不变。在过去的五六十天里,它一直有变化。

  最初的时候,武汉的夜,阴暗低沉,带给人很大的压力,甚至是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但是现在再看,武汉的夜晚,却是变的灯火通明。人气与活力,都在恢复。

  “老大,这应该,也是你想要看到的吧?”袁志轻声说道,从袋子里面拿出今天特意在超市里面买的一小瓶酒,拧开,放在了窗户沿上。

  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里,京墨也站在窗户旁,望着武汉的夜景,喃喃说道:“真美啊……”

  一夜过去。

  天亮后,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拖着各自的行李出了房间。仔细看不难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顶着黑眼圈,精神萎靡。

  显然是都没有睡好。

  不过这一次,他们不用紧张和担心,因为在回去的飞机上,他们有的是时间可以补瞌睡。

  在挥手告别了送行的酒店工作人员后,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有序的登上了送他们去机场的大巴车。在所有人都到齐了后,大巴车缓缓启动。

  “再见!”

  “常联系!”

  “以后记得来武汉玩啊!”

  酒店工作人员一边挥手,一边高声道别。

  “再见了!”

  “再见!”

  袁志和京墨等人,也在大巴车上,向酒店工作人员挥手道别。

  旁边几个居民楼里的人,听见了这里的动静,发现四川医疗救援队的人要走了,他们也坐不住了,纷纷站立在自家的阳台、窗户前,向着离去的大巴车挥手,高呼着‘再见’、‘谢谢’之类的话。

  这一幕,是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没有想到的,不少人,都被这个情景给感动的热泪盈眶。他们隔着大巴车的玻璃窗,向这些欢送他们离开的武汉人民,挥手致意。

  而更加让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随着大巴车驶出酒店上了路,几辆警车和警用摩托,出现在了大巴车前方,为他们开道,为他们送行。

  “乖乖,警车开道……高规格啊。”雍琴站起身,看着在大巴车前方带路的警车和警用摩托,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和骄傲,并在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照录像发朋友圈。

  这样做的人,还不止是她一个。

  甚至就连京墨,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把这值得纪念的一幕给录了下来,还扭头对坐在身边的袁志说:“武汉人民这是在用最高礼遇,感谢我们呢。”

  “是啊。”袁志点头应道,手机‘咔嚓’一声,记录下了这珍贵的一幕。

  在警车的开道与护送下,四川医疗救援队乘坐的大巴车,顺利驶入了武汉的天河机场。

  直到这一刻,四川医疗救援队的总领队樊诚,才放下了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爪子喽?”

  坐在他旁边的冯光明,注意到了他的情况,关心地问。

  “没事。”樊诚摆了摆手,但也讲出了原因:“到了机场,我肩上的担子也就可以放一放了……我总算是能够,把医疗救援队的所有人,都给完好无损的带回去了。总算是没有让家乡父老失望!”

  冯光明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拍了拍樊诚的肩膀。

  别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作为医疗救援队总领队的樊诚,在这段时间里,承受的压力是有多大。

  这段时间,医疗救援队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容易,都很辛苦。

  等到大巴车停稳后,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陆续下车,然后他们就惊讶的发现,在机场这里,居然还有志愿者为他们送行。

  大伙儿忍不住感叹:“武汉的小伙伴们真是太热情了。”

  而在进到机场,完成了值机、登机的一系列程序后,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机长和空姐,都站在飞机的舱门口迎接他们。

  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接他们回家的这位机长,竟然就是《中国机长》的原型,英雄的刘机长。

  对于这位刘机长的事迹,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都有在大荧幕上见过。此刻见到真人,都很高兴,纷纷上前与之合影。

  刘机长很配合大家,并且在对大家表达了敬意后,他也讲出了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原来,他是来履行承诺的。

  在疫情爆发后,刘机长便主动请缨,从成都到武汉,送了医护人员前来支援。而现在,疫情得到控制,他则要履行当初的承诺,从武汉到成都,将医护人员们安全接回。

  “你们保卫了武汉,现在,轮到我和川航的机组人员,接你们回家了!”

  刘机长的这句话,收获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他和机组成员,也确实是说到做到,驾驶着飞机,带着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顺利的降落在了双流国际机场。

  飞机一路滑行,到了指定的停机坪。

  就在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准备收拾行李下飞机的时候,樊诚找到了袁志和京墨,对他们俩说:“外面有迎接的队伍,还有记者……所以,在下飞机的时候,你们两个打着旗子走在前面。”

  “打旗子?什么旗子?”袁志诧异地问。

  樊诚回答说:“一面是我们医疗救援队的队旗,一面……是凯旋旗。”并从跟着他过来的队员手中,拿起了一面写着‘凯旋’两字的红旗,与队旗一起,交到了袁志和京墨的手中。

  队旗,袁志和京墨不陌生,他们去武汉的时候,就有看到过。

  但是这面凯旋旗……

  “这个旗子,是什么时候做的?之前怎么没有见过?”袁志抬起头问。

  樊诚笑道:“在收到了撤离的命令后,专门找人定做的。”

  京墨则忍不住问:“让我们两个打旗……合适吗?”

  樊诚道:“怎么不合适?你们两个在武汉的表现,有目共睹,是我们医疗救援队里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让你们打着这两面旗子,最合适不过。”

  见他这么说,袁志和京墨也不再矫情,拿着旗子,走到了飞机舱门处。等到舱门打开后,他们两人一前一后,一个举着队旗,一个举着凯旋旗,走出机舱,站在舷梯上。

  舷梯下方,是拉着欢迎横幅的接机队伍,以及举着‘长枪短炮’的记者。

  风吹过,两面旗子迎风飘扬,在成都难得一见的灿烂阳光下,显得是鲜艳无比。

  停机坪里,迎接的队伍,看到出现在舷梯上的京墨和袁志,以及两面鲜艳的红旗,纷纷激动的叫了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

  “欢迎回家!”

  “欢迎你们的归来!”

  记者们手中的相机,更是不停闪光,将这一幕永远定格。

  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跟在袁志和京墨的身后,走下了舷梯。他们惊喜的看到,在迎接的队伍里,有着他们的亲人与爱人。

  “是我男朋友,这个木头居然也来了。”雍琴在人群中看到了她的男朋友,高兴之余,还不忘质问男友当初的承诺:“在我去武汉的时候,你可是说过,等我回来后,一切家务都是你给包了……这话,还算数吗?”

  “算数!”雍琴的男友点头,答应的很是爽快:“我买了个扫地机器人,还买了洗碗机……家务活,没有问题。”

  “哈哈哈……”

  听到男友的话,雍琴一脸懵逼,周围的医疗救援队小伙伴们,则是乐不可支,笑个不停。

  雍琴和京墨,也在迎接的队伍中,看到了各自的父母。

  虽然很是想念父母,但他们并没有靠太近,而是隔着一段距离,隔空‘拥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疫大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