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吃货萌妻有毒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二脸红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二脸红


  白依伊忙点头,应道:“我知道。”她没好意思说那东西就挂在自己的卧室里,只是想着今后就要嫁给眼前男人,心跳有些快。

  下马车前,金不慕轻轻吻了她的额头,之后道:“大婚见。”之后的安排很多,而且即将成亲的男女是不让见面的,只怕在大婚前,二人是见不上面了。他实在是没有忍住,才敢这样轻薄。

  可白依伊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似乎还很喜欢,这让金不慕有些无措了。

  瑞雪看金二爷比自己小姐的脸还红,识趣地拉着小彤下了马车,把空间留给二人。

  白依伊看着昏暗灯线下依旧俊美的金不慕,觉得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能嫁给他,激动之下,不由自主地在金不慕唇间一吻,半晌之后,白依伊清楚地看到金不慕的脸红得发亮起来,顿时又羞又喜,捂着自己同样红彤彤的脸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紫雪园。

  金不慕打起马车的帘子,看着瑞雪和小彤急匆匆跟在白依伊身后进了大门,不由得嗤笑一声,这丫头,胆子真大。

  万顺子手里拿着鞭子直愣愣看着马车里傻笑的金不慕,半晌之后都没有见他有下来的意思,琢磨琢磨,看在他将来是自己家姑爷的份上,赶着马车送了金不慕回府。

  坐在高头大马上看着这一切的张赫嘴角抽了抽,一句话没说,跟着白家的马车回家。

  金不慕一直到了金家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坐着人家白家的马车回来了,而自己的常随张赫骑在马上,手里还牵着自己的马。

  尴尬地多谢了万顺子,张赫凑过来对金不慕道:“爷,怕是得哄一哄你们家飞鸣了。”

  金不慕回过神来,去看自己的坐骑,见那马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好像在质问自己家主子今天怎么不坐它,非要坐马车一般。

  金不慕挑眉,吸气,有些无奈地走过去,好好拍了几下马脖子,飞鸣这才算是满意了些,喷着热气跟着牵马的门子走了。

  张赫凑上来,看着站在原地不回家的主子,问:“爷,不回府吗?”

  金不慕伸手触了一下自己的春,眉目含情,却不理会张赫。

  张赫撇撇嘴,爷今天有问题!

  可主子不回家,他也只好一直陪着。

  直到双脚都冻得站不住了,张赫再次提醒金不慕该回府了。

  金不慕回过神来,眼神很乱,应了一声,低头回府。

  张赫一脸的无语。

  这边紫雪园,白依伊躺在床上睡不着。

  他的唇好软,好暖呀!

  她有些后悔,都已经接触了,怎么没有尝一尝味道!直到后半夜她才想起来,这居然是她的初吻!

  不禁又懊恼起来,这个初吻一点都不完美!

  只是再懊恼,她在成亲前也没有什么机会弥补了,因为他们没有机会见面了。

  金不慕彻夜未眠,那唇上的温度似乎一夜都不曾退去。

  早上起来刚刚打了一套拳,刚刚拿起红缨枪,就见张赫顶着黑眼圈进来,道:“爷,顶着宁王府的人来报,说是有人今早出门在京城各处传播白小姐的谣言。”

  金不慕收了势头,问:“传的什么?”

  张赫咬牙道:“十分不堪入耳,爷还是不必知道了。”

  金不慕瞪他:“说!”

  张赫深吸一口气,气愤道:“他们说,白小姐已然非完璧之身,而且……”

  金不慕手中一用力,红缨枪应力而断,下了张赫一跳。

  金不慕眼睛怒火快要将那枪头上的红缨燃烧起来,口气更是森然道:“大婚在即,我也不想染血。只是那些传播口舌之人的口舌不必留着了。”

  张赫一愣,爷这段时间在军营久了,竟然染上了杀伐之气,刚刚那口气和命令可不是从前的金二爷。

  金不慕瞪他:“还不去?等着流言满天飞吗?”

  张赫忙应声,快步而去。

  宁王府里李沐真照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隔着假发套抓了抓头皮,这短时间她开始长头发了,不但假发套不好戴了,连头皮都常常被假发套捂得发痒。

  她今日准备去一趟庄子上瞧一瞧母亲,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怎么样了。

  刚刚站起身来,准备带着丫鬟出门,却见一侍女匆匆走进来,朝着她行礼道:“县主,我们派去街上传话的人被人割了舌头送回来了。”

  李沐真没听懂,割舌头?

  看着李沐真不相信的样子,侍女继续道:“总管四个人,个个都被割了舌头,如今还有两个昏迷着。”

  李沐真脸色很不好看,谁?是谁敢这么和自己对着干!

  侍女问:“那四人已经被府医治疗过了,说是没有性命危险,只是今后都不能说话了。”

  李沐真怒道:“定是白依伊那贱人!再派人去传话!就连这割舌头的事情也加上!我就不信她还敢动我的人!我看她一个没有名声之人慕哥哥还会不会娶她!”

  那侍女不可置信看了李沐真一眼,她不敢相信,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县主居然还要派人去传播谣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吃货萌妻有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