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十四章 钟馗现身

第十四章 钟馗现身


  当夜。

  陌子鸣又一次来到了城隍庙。

  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娘子陪在身边。

  由于之前已经与宋焘通过气,所以陌子鸣直接进了西侧偏殿,也就是供奉黑判官那间殿。

  本着先礼后兵的态度,陌子鸣先上前施了一礼,随之讲明缘由,希望黑判官将小谢放出来。

  结果连续讲了几次,殿中却静寂一片。

  既如此,陌子鸣也就不客气了。

  “身为判官,却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那就休怪我捣毁你的神像!”

  说话间,陌子鸣一脚将供桌踢翻,并作势上前推倒神像。

  “你们好大的胆子!”

  这下子,那黑判官不敢装睡了,当下里现出身形怒喝。

  “呵呵,我们再胆大,恐怕也不如阁下的胆。

  身为判官,接受百姓的香火与供奉,本该护佑一方平安。

  但据我所知,你这个黑判官还真够黑的。

  为了一己之利,竟胆大包天私改生死薄,用贫苦百姓的寿命去替一些富人续命……”

  一听此话,那黑判官脸色惊变,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

  “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小子我警你,别以为我拿你没法,等你寿命一尽,看本判官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哈哈哈,就凭你?”

  陌子鸣不由开怀大笑。

  白素贞也随之嘲弄地笑了笑:“官不大,语气不小!”

  这句话,更是刺激到了黑判官,当即冲着白素贞阴森森道:“别以为你有点道行就可以肆无忌惮。

  识相的赶紧走,不然,我便去钟馗大人那里参你一本,到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家伙倒也不傻,没敢动手,因为他心里清楚一动手他必然会吃亏。

  所以,便搬出钟馗的名头想吓去陌子鸣夫妇。

  毕竟钟馗的名头着实太响,无论是天上,地下,还是人间,不知道的人恐怕不多。

  据说钟馗年轻的时候,天赋出众,文武双修,其长相却有些奇特,豹头环眼,铁面虬鬓,望之令人生惧。

  后来参加殿试,本该钦点状元。

  结果却因长相问题而落选,抗辩无果,一怒之下竟在金銮殿撞柱身亡,以死明志。

  皇帝深为触动,一道圣旨,御赐大红官袍将之安葬。

  后,钟馗又被唐明皇封为“赐福镇宅圣君”,民间百姓也纷纷绘制钟馗之像张幅于门口,谓为:门神!

  钟馗身虽死,但元神不灭,最终成为道家之神,钟馗捉鬼的传说也在民间广为流传。

  “你要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飘来。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黑判官当即吓得一头冷汗,赶紧曲腰鞠躬:“不知钟大人驾到,属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这家伙是真的有些惊怕。

  自打他到此间上任,钟馗一次都没来过,咋就这么巧,偏偏这时候来?

  要说是巧合,他自己都不信。

  重要的是钟馗刚才所说的那句“你要让谁吃不了兜着走”明显语气不善。

  难不成,这二人与钟馗认识?而且关系不浅,否则钟大人怎么可能亲自来一趟?

  这时,钟馗的身影出现在偏殿中,冷冷地看着黑判官。

  “不……不知钟大人此次来,有……有何吩咐,属下一定尽心……”

  黑判官小心翼翼试探着,结果话没说完,钟馗却不耐烦地打断:“行了,别说这些废话,先把人带出来。”

  “不知大人让属下带……带谁出来?”

  钟馗怒声道:“怎么?在本判面前你还敢装?”

  “不敢不敢!”黑判官吓得赶紧摆手:“属下前两日的确抓到了两个游荡在阳间的女鬼,经审,一个叫秋容,一个叫小谢。

  那秋容十分狡猾,趁着属下不备逃走,那个叫小谢的被属下关着,属下这就去带她出来。”

  “去吧!”

  “是,大人请稍等。”

  说完,黑判官化作一缕黑烟消失无踪。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一处阴深深的山洞中。

  小谢,正是被他给关押在这里。

  在给小谢解开封禁之前,这家伙却先行威胁了一番。

  “听着,我可以放你走,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出去之后按照我教给你的话说,否则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可怜的小谢为了能够逃出生天,只能被迫应承。

  交待了一番之后,黑判官又一次威胁:“记住,只要你敢讲实话,大不了我不当这个判官。

  但,你的麻烦可就大了,地府里有的是我的人,到时候不仅仅是你,还有那个秋容,包括你们喜欢的那个书生,全都要下油锅……”

  回到偏殿,黑判官发现宋焘也在,不由皱了皱眉。

  随之一咬牙,决定来个恶人先告状。

  “钟大人,属下要状告宋焘,作为一方城隍,他却不为百姓分忧解愁,平日里全都是属下……”

  “住口!”

  钟馗怒喝一声,吓得那黑判官浑身一抖。

  “呵呵,你真以可以瞒天过海?以前,是本判错看了你,但现在本判算是彻底看清了。

  你真以为你很聪明?

  刚才,你威胁这个女鬼的话,本判就在一边听了个一清二楚……”

  “什么?”

  黑判官大吃一惊。

  “你无需再狡辩了,来人!”

  “在!”

  两个鬼差也不知打哪里冒了出来,手中拎着黑亮亮的铁链。

  “将黑判官锁起来,拉回去打入十八层地狱!”

  “遵令!”

  两个鬼差如虎似狼上得前去,一抖铁链将黑判官锁了起来。

  “钟大人,大人,属下知错了,恳请大人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一听要打入十八层地狱,黑判官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再狡辩,只能大声求饶。

  但,钟馗却不为所动。

  “多谢钟大人,多谢钟大人!”

  小谢泪流满面,跪在地上磕头致谢。

  “起来吧,你也不必谢我,这事全凭了陌公子夫妇告之详情,否则我还蒙在鼓中。”

  “哪里哪里,我们也只是传个话,一切全凭钟大人明察秋毫。”

  “不,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若再任由这家伙折腾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出大事。

  真要到了那一步,钟某也难辞其咎。

  好在没酿成大错,亡羊补牢尚不算晚……”

  小谢与秋容虽然经历了一番历难,但结果却令她俩惊喜望外。

  经钟馗调查,发现二女之所以一直游荡阳间乃是鬼差的失职。

  正常情况下,她俩早就该转世投胎,再世为人。

  为了弥补过失,钟馗想到了一个补偿的主意:那就是让秋容与小谢一个还阳,一个转世投胎。

  这下,可就给二女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包括陶望生在内,也陷入了两难之地。

  毕竟掌心是肉,掌背也是肉,他真的难以割舍,难以选择。

  二女同样如此,都盼着可以还阳,毕竟她们与陶望生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

  如若转世投胎,那就相当于是永别了,毕竟一转世彼此间根本就不认识,况且年龄也不合适。

  还有一点,除了陶望生,秋容与小谢之间也亲如姐妹,相互割舍不下。

  于是,二女抱头痛哭……

  最终,小谢主动提出转世投胎,将还阳的机会留给秋容姐。

  但秋容不依,说小谢生性聪慧,与陶公子更般配。

  二女推来推去,谁也说不服谁。

  见状,钟馗便问陶望生:“这样,她俩决定不了,你来决定。”

  陶望生沉思良久,道:“当初,小生在最落魄的时候,是她们姐妹一直陪伴在身边,不离不弃。

  那时候,我曾经对她俩说过,若有朝一日能完成中举的心愿便迎娶她们为妻。

  哪怕是死,也死而无憾。

  如今,小生的心愿已然达成。

  既然无法选择,那么小生恳请钟大人赐小生一死,只求死后能与她俩在一起。”

  “相公,你不要这么傻。”

  “你好不容易考中举人,不要为了我们放弃……”

  二女大吃一惊,赶紧上前相劝。

  但,陶望生心意已决,坚持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因为这样三人就不用分开了。

  没料,钟馗却笑了笑道:“很好,你们都通过了考验。

  既如此,那就不用选择了,秋容和小谢都可以还阳。

  不过有一点,她们的原身早已化作枯骨,故而只能以借尸还魂的方式还阳。”

  这时,陶望生、秋容、小谢已经激动得快要晕了,只要能够还阳,三人开开心心一起生活,还在乎什么原身不原身?

  于是乎,在钟馗的帮助之下,二女相继还阳。

  秋容借以还魂的尸首乃是一个员外的女儿,二十三岁,守了三年寡,因病而亡故。

  小谢借以还魂的尸首乃是蓉都府通判的千金,年方十六,不幸落到池塘中溺水而亡。

  当然,这可不是钟馗做了什么手脚,着实是那两个女子寿缘已尽。

  但,随之却又离奇复活,引得轰动一时。

  但之后发生的事更是成为街头巷尾的一大奇闻,令得无数百姓津津乐道。

  那自然是因为秋容与小谢只是借了一个身体,但本质未变,一醒来就说要去找相公。

  后来,那员外与通判迫于无奈,也只能面对现实,认下了陶望生这个不是女婿的女婿。

  虽然心里知道女儿已经不是以前的女儿,但毕竟音容未变,终究还是一件欣慰之事。

  二女也没有忘本,依然称呼爹娘。

  两家也因此变成了亲戚,常来常往,成了一段佳话。

  陶望生经历了这段奇遇之后,似乎时来运转,次年参与会试中了进士,并做了官,可谓春风得意。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寒冬即将来临之际,陌子鸣终于又一次迎来蜕变,正式迈入修仙第三重大境:炼神还虚!

  修仙第一重大境:炼精化气。

  第二重大境:炼气化神。

  第三重大境:炼神还虚。

  第四重大境:炼虚合道。

  通常,达到第三重大境者便可神魂出窍,飞天遁地,称得上是真正的高人了。

  简单来说,此境乃是一个分水岭,迈过这道坎,基本上便属于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

  不仅能飞天遁地,而且寿命也将大幅提升,可达数百年甚至千年之久。

  当然,这不是修炼终点,毕竟还有第四重大境。

  等到陌子鸣境界稳固之后,白素贞便提出前往中原寻找公孙琚铸剑。

  这是夫妻二人早就商议过的事,想利用凤凰羽铸一把剑。

  陌子鸣算了一下时间,距离会试尚有四个来月,时间应该很充足,于是决定前往中原铸剑。

  一开始本打算带小青一同前往,没曾想这妞居然像转性子一般,一本正经说最近有所领悟,决定回钱塘县修炼。

  小青这么一说,陌子鸣便猜到了她的心思,毕竟他与白素贞都不在,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还不得好好放松一番?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让她将婴宁带回江南。

  两日后,陌子鸣退了小院,与白素贞一起向北而行,小青则带着婴宁一起返回江南。

  这一路上,可谓是崇山峻岭,河谷纵横。

  有诗为证: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对于普通人来说,出入蜀地,那真的是艰险重重,除了要翻越连绵不绝的大山,还得防着山里的野兽、毒虫、山贼、鬼怪……

  不过,陌子鸣夫妻俩可就轻松写意了,一路上观山观水,下午时分便抵达了闻名天下的剑门关。

  越过剑门关,便进入了连绵不绝的秦岭山脉。

  此时,天色已黑,在经过一处峡谷时,陌子鸣发现一侧的河水中有不少鱼。

  这山里的鱼大多为冷水鱼,肉质鲜嫩,但喜欢生活在深水或是湍急的河水中,不易捕捉。

  “娘子,咱们也不急着赶路,不如歇会儿,让为夫给你做点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呀?”

  “嘿嘿,很快你就知道了。”

  说完,陌子鸣凌波虚渡踏上水面,抬手虚空抓了抓,两条倒霉的鱼儿不受控制地飞出水面,成了飞天鱼。

  见状,白素贞自然知道相公所想,衣袖一挥,四周的枯枝干草瞬间汇拢,形成了一堆篝火。

  陌子鸣将几条鱼打理干净,剞了十字花刀,放入盆中,均匀地洒了些盐,再取出一些黄酒浸泡了一会,最后用树枝穿上放到火上烧烤。

  很快,夜空中便飘出一股子鱼肉的香味。

  “再刷点野蜂蜜,看起来更是焦香诱人,而且口感更好。”

  说话间,陌子鸣取出蜂蜜开始刷抹。

  白素贞颇有些无语:“相公,你身上到底带了多少东西?怎么还有野蜂蜜?”

  陌子鸣嘿嘿直笑:“娘子,你是仙子般的存在,很难理解吃货的世界……”

  其实这话对,也不对。

  以白素贞的修为来说,早已达到辟谷的境界。

  也就是说,完全用不着吃任何食物,只需要吸纳天地灵气也或偶尔服用一些灵药灵丹之类,便能维持修炼以及自身的消耗。

  但,在家里时她却每日里都在精心烹调各类美食,烧、煮、炖、蒸,各大菜系可谓样样精通。

  她做菜的目的,并非为了享受美食,而是在享受人间的生活,享受作为一个女人的生活。

  还有,对于白素贞来说,烹调,其实也属于一种修炼的方式。

  毕竟烹调食物也是要用心的。

  独自在外游历时,白素贞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吃普通食物的。

  但与相公一起就不一样了,让她能够切身地感受到一种人间烟火味。

  果然,刷了野蜂蜜的鱼,烧出来的效果那叫一个杠杠的,色泽金黄微焦,令人食指大动。

  “来,娘子,你先吃。”

  “相公忙碌了半天,你先。”

  “那你喂我吃……”

  这哪是什么烤鱼呀,分明就是爆撒狗粮的欢乐时光。

  接下来,夫妻俩一边吃烤鱼,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不亦乐乎。

  没料,正吃的起劲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队人影。

  “这么晚了还有商队赶路?”

  陌子鸣也没仔细看,略略晃了一眼便下意识说了一句。

  白素贞则多看了一眼,随之皱了皱眉:“不是商队,是山贼。”

  “山贼?呵呵,难不成看到火光,想过来抢劫咱们?”

  “那就看他们知不知趣了。”

  白素贞收回眼光,悠悠闲撕下一小块鱼肉慢慢咬着。

  简单来说,夫妻俩也没打算主动对付这些山贼,毕竟天下间的山贼土匪多了去,就跟韭菜一般。

  但对方要是不长眼,敢来主动招惹,那就不客气了。

  结果,对方还真是不长眼。

  “当家的,那边有人。”

  “走,过去看看是不是肥羊。”

  于是乎,一伙山贼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肩上还扛着一个麻袋。

  走得近一些时,有个山贼看清了白素贞,不由眼睛一亮,哈哈笑道:“当家的,没想到这深山野岭的,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大美人。”

  “啧啧,这比之前咱们抢的那个新娘子可漂亮多了……”

  “当家的真是有福气……”

  一伙山贼完全无视了陌子鸣,一个个淌着口水,冲着白素贞品头论脚。

  那个领头的匪首更是一副猴急的样子,拎着刀急冲冲走了过来……

  “小娘子是不是错过投宿了?这山里野兽多,你就不怕被野兽吃喽?”

  “咱们当家的心地好,小娘子赶紧跟我们一起回山寨。”

  “就是,你跟着小白脸能享啥福?走走走!”

  一帮手下嬉皮笑脸,争相恐后冲向白素贞,想趁机占点便宜。

  白素贞不露声色,依旧慢腾腾撕着鱼肉。

  因为,她知道相公会保护她。

  虽说她并不需要保护,但并不代表她不喜欢呵护的感觉。

  “找死!”

  果然,没等那些山贼近身,陌子鸣抬头冷喝一声,同时一挥衣袖,火堆里窜出一块块烧红的木炭飞向那伙山贼。

  “啊~”

  “扑通~扑通~”

  现场一下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以及沉重的倒地之声。

  这次,陌子鸣没有一丝留情,十余个山贼,包括那匪首在内,尽皆瞬间毙命。

  这倒不是说他心狠手辣,如若他与白素贞只是寻常百姓,后果不用猜都知道。

  “呜呜呜……”

  落在地上的麻袋里发现一阵女子呜呜咽咽的声音,并不停地拱动着。

  白素贞叹了一声,虚空抬手,麻袋当即裂成两半,一个身着大红新娘袍的女子眼泪汪汪,双手被反捆着躺在地上,一脸惊恐地看着四周。

  “不用怕,这些山贼已经死了。”

  白素贞再次虚空抬手,绑着新娘的绳索当即寸寸而断。

  新郎愣了愣,随之回过神来,翻身跪在地上磕头:“多谢仙姑相救,多谢仙姑……”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在成亲的时候被他们掳走了?”

  陌子鸣忍不住问了一句。

  “呜呜呜……”

  新娘子呜呜咽咽讲了下经过。

  原来,她们这一带的风俗是晚上拜堂成亲。

  她娘亲与夫家相隔大约四十余里地,吃过午饭之后便上了花轿,由送亲的队伍一路吹吹打打送往夫家。

  一路上倒也顺利,在距离夫家大约还有三四里地的时候,因天色尚早,送亲的队伍便停了下来,等到天黑时再启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