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十七章 快看,男人!

第十七章 快看,男人!


  “扑通~”

  哪知,那男子刚跑两步便绊倒在地。

  陌子鸣慢悠悠走上前去,蹲下身拍了拍对方的肩笑道:“放心,你跑不了的。”

  那男子眼中掠过一丝凶光,身子一挺,两手一探想要擒下陌子鸣做人质。

  结果刚一动便觉浑身瘫软,再次伏到地上。

  这下方知遇上了高人,只能哭丧着脸苦苦哀求:“这位大哥,求你高抬贵手放小人一马,但凡有口饭吃,谁愿意去做山贼……”

  “哈,哈,哈!”这时,持刀的书生不由干笑三声,拎着刀上得前来:“暴露了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是山贼。”

  “没错,我承认,但……但我也是被迫无奈。

  我家里穷,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结果那婆娘受不了苦日子,半年不到就跟人跑了。

  之后又闹饥荒,我爹我娘活活饿死。

  我是实在没有法子,为了活下去这才上山当了山贼。

  但我可以发誓,绝对没有伤过一条人命……”

  “谁信你的鬼话?”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就是为了活着。

  前几天我们山寨被官兵围剿,我侥幸逃了出来。

  在山里躲躲藏藏,实是在饿的没有法子了才找你们讨点干粮……”

  “公子,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就是想骗咱们的同情,把他绑起来!”

  书僮跑上前来,一副气愤难平的样子。

  结果,陌子鸣却道:“我相信他所说的。”

  “啊?这位公子,这些山贼……”

  书僮还想辩解,陌子鸣却摆手打断:“行了,不用多讲,权当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闻言,那男子惊喜不已,赶紧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眼见如此,书生也不好再行坚持,最终还是将刀还给了对方。

  “多谢二位公子不计前嫌,小人孟龙潭,愿一路护送二位公子进京赶考,只求……咳,给口饭吃就行了。”

  “就你这实力还护送我们?”

  书生颇有些不以为然。

  孟龙潭一脸讪讪:“之前不是怕伤到你么?所以让着你,要是动真格的,你肯定打不过我。”

  书生明显不服:“哎呀,来来来,咱们再过两招。”

  陌子鸣不由摆了摆手:“行了,二位不要争了,我看那边的河里应该有河,不如咱们去捕上几条鱼开开荤。”

  孟龙潭愣了愣:“可是咱们没有捕鱼的工具,怎么捞鱼?”

  陌子鸣神秘地笑了笑:“放心,我有办法。”

  “对了兄台,小弟朱孝廉,那是小弟的书僮后夏,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小生姓陌,钱塘人氏。”

  朱孝廉下意识拱手:“哦,原来是……”说到这里时突然瞪大眼:“等等,兄台姓陌?钱塘人?”

  “正是!”

  “这么说,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陌解元?”

  “虚名而已……”陌子鸣谦虚地笑了笑。

  朱孝廉颇有激动,连连拱手道:“原来真的是陌解元,小弟久仰大名,没曾想竟会在这荒山野岭偶遇,实乃容幸之至。”

  “朱兄言重……”

  说话间,四人一起走到河边,陌子鸣捡起一块小碗大小的石头,盯准河底的石头一砸……

  “咚~”

  随着一声沉闷声响,河面上竟然浮起了两条筷子长短的鱼。

  “咦?这也行?”

  孟龙潭一脸惊讶,依葫芦画瓢,也捡起一块石头去砸……

  “咚~”

  水花四溅。

  朱孝廉与后夏也纷纷试了几次,结果没一个能将鱼砸起来的。

  陌子鸣笑道:“此法还是要讲究技巧,一是要盯准鱼藏身的地方,比如河底悬空的石头,其二,力量要足……”

  其实,这种方式在民间很普及。

  但一般都是比较浅的河水,而且鱼也不大。

  像眼前这条河,水差不多齐腰深,寻常人根本不太可能通过此法将鱼震晕。

  简单来说,没那么大的力量。

  而陌子鸣一砸一个准,连砸数次,收获了十几条鱼,后夏则用树枝将鱼一一赶到水边捞起。

  其实陌子鸣真要抓鱼用不着这么麻烦,虚空一抓就行了,只是不想当着旁人的面太嚣张。

  之后,后夏与孟龙潭欢天喜地将鱼打理干净,再架起火烤。

  十几条鱼,孟龙潭一个人就干掉一半,还吃了三个馒头,可见真的是饿的不行。

  待到喝饱喝足,天色也开始慢慢暗了下来。

  “公子,咱们得抓紧时间赶路,得找个地方歇脚才行。”

  后夏抬头看了看天色,忍不住说了一句。

  “嗯,走吧。”

  于是,四人一起启程继续前行。

  走了约两刻钟,后夏突然惊喜道:“公子,前面有亮光!”

  朱孝廉精神一振:“有亮光便有人家,快去看看!”

  待走的近一些时方才发现,原来是间小庙。

  “哈哈,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下不用露宿了。”

  孟龙潭将刀往后腰一别,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庙里。

  “喂,有人吗?有没有人?”

  “龙潭,此乃佛门清净之地,大吵大嚷的做什么?”

  陌子鸣随之走了进来,冲着孟龙潭喝斥了一句。

  “是是是,公子教训的是。”

  孟龙潭哪敢应嘴,当即赔着笑应声。

  “哼,没规矩!”

  后夏对孟龙潭颇有成见,趁此机会落井下石。

  这话把孟龙潭惹毛了,忍不住反唇相讥:“你懂规矩?我与陌公子说话,你个下人多什么嘴?”

  “你……”

  “行了后夏,少在这里丢人!”

  朱孝廉也跟着走了进来,冲着后夏喝了一句。

  “是!”

  后夏不敢吱声了。

  “呵呵,原来有贵客驾到,贫僧不动,欢迎各位光临寒……”

  一个个子矮矮,圆头大耳的和尚乐呵呵走了出来。

  “不动大师,我等错过投宿,只能到贵寺叨扰一宿,还请大师成全。”

  陌子鸣上得前去施了一礼。

  不动大师却不露声色侧移一步,似是有意避开陌子鸣的正面见礼,同时笑道:“无妨无妨,入寺既有缘,四位请便,贫僧去给你们准备些茶水。”

  “大师不必客气,有清水就可以了。”

  “没事没事……”

  不动大师依然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转向走向内厢房。

  “后夏,你去上几柱香,添点灯油。”

  朱孝廉瞟向殿东侧的香案吩咐了一句。

  “是,公子!”

  后夏应了一声,跑去先点了两根烛,然后上香,添油。

  添完灯油,眼光下意识瞟向墙面,不由讶然道:“公子你快来看,这画上有好多女子。”

  “是么?”

  朱孝廉好奇地走了过去。

  毕竟,寺庙中一般很少出现女子画像的。

  陌子鸣也随之走到壁画前细细观摩……

  壁画看起来有些陈旧,烟熏火燎显得斑驳模糊。但,依然还是可以看出上面绘着山、树、花草以及一群身着宫装的女子。

  也不知看了多久……

  突然间,整幅壁画突然变得柔和起来,而且还释放出一阵淡淡的光芒。

  “公公公公公……子,这画画画画怎……怎么动起来了……”

  后夏一脸呆痴,结结巴巴惊呼起来。

  朱孝廉也是一脸呆痴,下意识探手摸向那幅壁画……

  结果,那堵墙,那幅画仿佛虚空一般,直令他的手融了进去,随之整个人也消失无踪。

  “喂,公子,公子……”

  后夏一脸惊慌地叫着。

  “废物!”

  孟龙潭不屑地冲着后夏呸了一口,竟然大步走向壁画,随之也消失无踪。

  陌子鸣迟疑片刻,也跟着上前两步,随之凭空消失。

  下一刻,呈现在陌子鸣眼前,竟是一座依山而建,美轮美奂的巨大建筑群,比之人间的宫殿还要辉宏气派。

  四周皆是山,形成了一个铁桶一般的山谷。

  山中草木苍翠、百花绽放,飞瀑处处。

  一幢幢高大的建筑全由巨石堆砌,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山脚也或山腰。

  下方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有喷泉、有花台、有雕像。

  整个场景看起来如梦如画,宛若仙境一般。

  是幻是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陌子鸣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

  正在四下里观察环境时,突然间,东西两侧的建筑中莺莺燕燕涌出一大群女子。

  真可谓是姹紫嫣红、黄莺出谷,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一众女子一出现,彼此间嬉闹着,追逐着……

  突然,有人发现了陌子鸣的身影,不由尖叫一声:“快看,男人!”

  “男人?”

  “哇,真的是男人耶!”

  “他怎么闯进来的?”

  “姐妹们,快抓住他!”

  一众美人仿佛饿极的猫儿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小鸟,一个个眼睛晶亮,争相恐后奔了过来……

  这阵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吓得陌子鸣一头虚汗,赶紧举高双手:“喂,姑娘们,你们都冷静一点,我不是坏人,我是无意中走到这里来的。”

  “少找借口!”

  跑得最快的几个冲了过来……

  好在,倒也没有动粗,只是将陌子鸣团团围了起来,生怕他跑了。

  这时,一个身着米白宫裙的女子慢慢走了过来。

  “芍药姐!”

  ”芍药姐,怎么处置他?”

  看样子,这个叫芍药的女子是管事的。

  “嗯~”

  芍药皱了皱眉,上前细细打量了一番陌子鸣,随之问:“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小生陌子鸣,钱塘县举人,上京赶考,路经一间寺庙,在看寺中壁画时不知怎么的就来到了这里。”

  “骗人!”

  “对,看壁画怎么就看到咱们这里来了。”

  “芍药姐,他不老实……”

  “不如将他交给宫主处置……”

  “这……”

  芍药犹豫了一会,不由道:“罢了,既然他是误闯的,让他离开便是。”

  “啊?就这样让他走啊,好不容易来了个男人……”

  有个女子不由嘀嘀咕咕说了一句。

  “就是,人家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凡间的男人……”

  “不好,宫主来了!”

  也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

  “快,快躲起来。”

  站在陌子鸣身侧的一个女子急急道。

  “躲?”

  陌子鸣瞟向四周,空空荡荡的。

  “快,躲到我裙子里面……”

  另一个女子主动将宽大的宫裙撩了起来,示意陌子鸣躲进她的裙子里。

  陌子鸣:“……”

  想让我做裙下之臣,你想的美!

  “你们都站在那边做什么?”

  远处,被一众女子称作宫主的女人瞟了过来。

  “没……没什么……”

  “不对,你们在遮掩什么?呼……”

  宫主长长吸了口气,随之脸色一变:“不对,有生人闯进来,是个男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

  话未说完,陌子鸣却主动走了出来。

  当然,他可没有躲进裙子里,好歹他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更是堂堂修仙者。

  再说了,既然来到了这里,躲避解决不了问题。

  “在下陌子鸣,误入贵宫,还请宫主见谅。”

  没料,宫主打量了陌子鸣一番,却微笑着摆了摆手:“无妨,说起来我们万花宫已经多年没有男人来过了。”

  “那她们……”

  陌子鸣下意识瞟向四周的莺莺燕燕。

  “很奇怪吗?呵呵……”宫主捂唇笑了笑,又道:“这是因为我们万花宫山上有一眼泉,喝了泉水就能生孩子。

  只不过,生下来的全都是女孩。

  你来了也好,能为咱们万花宫增添一点阳气……”

  一听此话,陌子鸣赶紧摆手:“宫主,这个恐怕不行,在下这一次是要去京城赴考的,这是大事,万万不能耽误。”

  “哦?”

  宫主皱了皱眉,掐指算了算,随之笑道:“放心,耽搁不了公子的大事,你先留下作客,到时本宫主一定会让你离开。”

  话说到这份上,陌子鸣也不再推辞,拱手道:“既然宫主盛情相邀,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毕竟这里如此神秘,多看看也无妨,反正距离考试还有一个来月,来的及。

  听到陌子鸣应承下来,宫主开心地冲着一众姑娘吩咐道:“一个个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准备好酒好菜,本宫主要隆重款待贵客。”

  “是!”

  一众姑娘齐齐应声。

  没料这时变故陡生……

  “不对!”宫主突然冷喝一声,并喝令道:“都给我站住!”

  众女神情一凛,僵在原地。

  “哼,原来……”宫主瞟向一侧的山壁,冷笑道:“原来还藏着一个,滚出来!”

  说话间,手中柳枝一指,一团火焰喷出,山壁处突现出一个男子……

  此人与普通百姓明显不一样,头上长着一对角,肤色黝黑,身材高大健硕,眼睛微微透出一丝绿芒。

  一见此人,众女中一个叫雪莲的弟子不由脸色惊变,差点脱口惊呼。

  “哟,我当是谁,原来又是一个私自越界,痴心妄想的妖。”

  来人拱了拱手:“宫主,在下不是故意越界,只是来看个朋友……”

  “住口,你当本宫主傻?敢招惹我万花宫的仙女,金甲,给本宫主杀了他!”

  “嘎~”

  不远处的石柱上,一个猫头鹰怪啸一声飞了下来。

  即将落地时,竟化作一个金甲武士,二说不说便挥剑劈向来人。

  无奈之下,那男子只能出手还击,同时悲怒地吼道:“宫主,你太不近人情了,我们乃是真心相爱,你为何要强加阻拦?”

  “哈哈哈,真心相爱?你区区一个小妖,有什么资格与我万花宫的仙女谈情说爱?”

  对于你们男人来说,什么情啊爱啊的无非就是一场游戏,但对我们女人来说,却是一种无法弥补的伤害。”

  “宫主,你真的太偏激了,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你说的那样。”

  “呵呵,那,那你说说,你与谁真心相爱……说啊,怎么不说了?”

  男人犹豫片刻,终究还是不敢说出口。

  “你不说是不?那好,本宫主现在便杀了你!”

  说完,抬手一举手中的柳枝,一团火焰瞬间将对方包裹其中……

  “说,是谁?再不说,本宫主现在便令你灰飞烟灭!”

  “宫主,求求你放过阿蛮,求求你……”

  这时,雪莲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跪到宫主面前苦苦哀求。

  “哈哈哈,终于肯站出来了?”宫主收了法术,盯着雪莲冷笑了几声,随之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无视本宫主定下的规矩?”

  “宫主,求你网开一面!”

  “宫主,雪莲只是一时糊涂,求你饶她一次。”

  “宫主……”

  一时间,万花宫所有弟子尽皆跪下替雪莲求情。

  只剩下陌子鸣孤伶伶站在一旁。

  他一个外人,又怎好开口?只能静观事态。

  “好,很好,你们还真是姐妹情深,想给本宫主施压,想与本宫主作对是不?”

  “宫主明鉴,我等万万不敢拂逆宫主。”

  雪莲则泣声道:“宫主,全都是雪莲的错,与众姐妹无关,雪莲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只求宫主高抬贵手放阿蛮一马。”

  “哼,你死到临头还敢替他求情?”

  “宫主,阿蛮私闯万花宫,愿以死谢罪,雪莲是无辜的,恳请宫主不再责罚她。”

  “哈哈哈,你俩还真的是情深意重。好,别说本宫主不给你们机会……

  来人,把他俩关到七重天地牢,挺得过一个月,本宫主便成全你们。”

  “宫主,不要……”

  一听此话,芍药不由惊呼出声。

  作为万花宫的大弟子,她很清楚那里是个什么地方。

  一旦关进那处地牢,以雪莲与阿蛮的修为,别说一个月,恐怕半个月都挺不过。

  也就是说,宫主表面上是给了二人一个机会,实则上是想置二人于死地。

  “芍药,连你也要背叛本宫主?”

  “弟子……不敢!”

  “很好,金甲,还不执行本宫主的命令?”

  “是!”

  眼见着雪莲与阿蛮被带走,万花中一众女弟子不由眼圈红红,但谁也不敢再求情。

  毕竟宫主正在气头上,再求情的话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不好意思,让陌公子见笑了!”

  转瞬间,宫主又是满面春风,冲着陌子鸣笑了笑道。

  “没事没事……”

  “好了,你们赶紧去准备宴席。”

  “是,宫主!”

  一众弟子齐齐应声,纷纷散去。

  没料,这时候风波又起……

  一个身着铠甲的女子匆匆行来,走到宫主身前禀报:“禀报宫主,我们在谷外抓到了两个男人。”

  “哦?”

  宫主眉头一抬,下意识瞟了陌子鸣一眼,随之笑道:“呵呵,今儿是什么日子?这么热闹,把他们带过来。”

  “遵命!”

  侍卫应声而去。

  等她一走,宫主便冲着陌子鸣问:“难道是陌公子的同伴?”

  “或许是吧……”

  过了一会,几个侍卫押着两个男子走了过来。

  果然是朱孝廉与孟龙潭。

  一见陌子鸣也在这里,朱孝廉不由惊喜而又讶然:“陌兄,怎么你被她们抓来了?”

  没等陌子鸣回话,宫主笑道:“不不不,陌公子是我们万花宫的贵客。”

  说完,抬手示意几个侍卫松开朱孝廉二人。

  “哈,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简直跟仙境一样。”

  孟龙潭倒没有惊怕的样子,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宫主颇有自傲回道:“你说的没错,我们万花宫都是仙女。”

  这样的说法对于陌子鸣来说倒不是很认同,在他看来,万花宫充其量只能算作修仙门派。

  当然,在人世间,修仙之人在百姓眼中几乎就跟仙人一般,这里的女弟子说是仙女也说的过去。

  一听此话,孟龙潭不由哈哈大笑:“哈哈哈,那太好了,那岂不就跟天堂一般?”

  “没错~”宫主微笑道:“对你们男人来说,这里,就是天堂!欢迎你们到来,我已吩咐备下酒席,希望三位在此玩的尽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