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十八章 人间仙境:万花宫

第十八章 人间仙境:万花宫


  与其说这是一个房间,不如说是云端豪宅。

  房间相当大,但并不显空旷。其中间摆放着不少屏风,形成了卧室、书房、客厅、观景台等等。

  站在观景台上,映入眼帘的乃是茫茫云海、青山、飞瀑,以及宫中星星点点的灯光,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这要换作陌子鸣的前世,像这么一间观景房,恐怕价值数千万。

  最过份的,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圆桌大小的浴池。

  也不知里面的水从何而来,热雾腾腾,水面还漂着各种各样的花瓣,散发着一股醉人的馨香。

  欣赏了一会风景,朱孝廉走了进来。

  那个女弟子倒也懂事,主动道:“二位公子先聊着,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嗯,多谢姑娘。”

  “不客气。”

  待到那女弟子一离开,朱孝廉便急急道:“陌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陌子鸣笑了笑:“你就当作是一个梦境吧。”

  “陌兄,别开玩笑了,哪有如此真实的梦境?这里真的太奇怪了,小弟有些担心……”

  “没事的,你想,我们是从寺院里进入此地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话是这么说,可是……可要是错过了这次考试,又得等三年。”

  陌子鸣安慰道:“不会的,朱兄尽可放心。”

  “好吧……不过,这里真的是仙境?”

  “怎么?如果真是仙境朱兄莫不成准备留下来?”

  朱孝廉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不,虽说小弟崇尚仙境,但,总感觉这里有些古怪,留下来心里不踏实。

  再说了,这次赴考小弟已经准备了多年,岂能半途而废?”

  “看来,朱兄对这次会试颇有信心?”

  “陌兄你就别嘲笑小弟了,与你相比,小弟自然是自惭不如的。”

  “朱兄言重……”

  也不知聊了多久,之前那个女弟子走了进来,盈盈福了一礼:“二位公子,宴席已经备好,宫主请二位公子移驾大厅赴宴。”

  “好,烦请姑娘带路。”

  “二位公子请!”

  一到大厅,朱孝廉双眼有些发直……

  稍晚片刻而来的孟龙潭更是狂咽口水。

  这简直就像是进入了皇宫内院,众美如云,让人恍然坠入花丛之中。

  “咱们的贵客到了,快快请坐。”

  宫主坐在上首,冲着三人微笑着抬手示意。

  “多谢宫主!”

  三人分别见了一礼,随之由人带领着分别坐到桌前。

  桌子是那种长形的小条桌,三人各坐一桌,上面摆放着酒菜、糕点、水果之类。

  刚坐下,便有几个女弟子主动坐到三人身份相陪。

  “哈哈哈,宫主真是盛情,我喜欢!”

  孟龙潭哈哈大笑着,当即抬起双手搂住了坐在左右两侧的美人。

  “呵呵,喜欢就好,来,本宫主先敬三位一杯!”

  宫主微笑着端起酒杯。

  “宫主请!”

  三人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一放下,坐在身侧的女弟子便赶紧拿起酒壶倒酒,服务一流没得说。

  喝了几杯,又有十几个女弟子身着轻纱上场献舞助兴,看的人眼花缭乱。

  领舞的是一个叫云梅的弟子,一袭若隐若现的轻纱,配上那曼妙的舞姿与身段,令得陌子鸣都不由多瞟了几眼。

  喝到深夜时分,终于酒阑、曲终、人散。

  陌子鸣回到房间,一时兴起,站在书桌前摊开纸来开始作画。

  所画的正是万花宫的风景。

  没过多久,门轻响了两声,随之一个女弟子推门走了进来。

  正是之前领舞的云梅。

  “小女子云梅,奉宫主之令,前来侍奉公子。”

  闻言,陌子鸣倒也不惊讶。

  想来也是宫主观察细微,发现他之前多看了云梅几眼。

  “原来是云梅姑娘,过来坐吧。”

  陌子鸣微笑着指了指书桌边的椅子。

  “多谢公子。”

  云梅道谢了一声,随之盈步走到书桌边看了看桌上的画,笑道:“公子画的真好。”

  “哪里哪里,这不才刚刚开始画……”

  闲聊了几句,云梅忍不住问道:“公子,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个……一时半会儿可能说不清楚,太复杂了。”

  “姐妹们都说人间很是繁华,是不是这样?”

  “也不尽然,有繁华之地,也有不毛之地……要不这样,我给你简单画一幅人间的市井图。”

  “好啊好啊。”

  云梅显得很是激动。

  于是,陌子鸣另取了一张画纸,以钱塘县为参照,画了一幅江南风格的小镇图。

  有小桥流水,有河畔柳树,有人来车往,有鸡犬嬉闹……总之,就是一幅充满人间烟火味的水墨画。

  “哇,原来人间是这样的呀。”

  云梅一脸羡慕的样子。

  毕竟,万花宫风景再美,但所缺少的正是这种人间的烟火气息。

  当然这是相互的。

  民间百姓又何尝不羡慕万花宫这类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云梅,这只是人间的一小部份,一些大城池远比我画的要繁华的多……”

  “唉,要是有机会亲眼见识一番就好了……”

  云梅梦呓一般喃喃道。

  “怎么?在这里生活不好吗?无忧无虑的。

  你可知道民间百姓有多苦?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很多百姓终年吃不饱,穿不暖。

  同时还要经历病痛、天灾、人祸等等各种灾难……”

  “可是,他们终究经历过,而我们……”说到这里云梅不由幽幽叹了一声:“从小到大就是一成不变的生活,毫无生趣。”

  听到这话,陌子鸣不由问道:“对了,雪莲与那阿蛮是怎么回事?”

  云梅脸色一惊,下意识回头瞟了一眼,并抬起手指坚在唇间小声道:“公子千万不要提这件事,当心传到宫主那里。”

  “她能听到我们讲话?”

  “你不知道,那个金甲……算了,不说这些事了。

  公子累了一天想必也乏了,不如去泡个澡,早些歇息。”

  “好吧~”

  既然云梅不想提,陌子鸣倒也没有勉强。

  走到池边,云梅主动上前帮着陌子鸣宽衣。

  “没事,我自己来吧。”

  哪知,云梅眼圈一红:“公子是嫌弃云梅么?”

  “姑娘切勿误会……”

  “如若云梅没有侍奉好公子,宫主一定会重重责罚。”

  既如此,陌子鸣也懒的矫情了,任由云梅侍候着宽衣解带。

  待到陌子鸣下水之后,云梅也羞答答褪下衣裙迈进浴池,拿起一方罗帕,沾了一些花露在陌子鸣身上慢慢搓着……

  ……

  次日清晨。

  云梅终于鼓足勇气,小声地向陌子鸣讲述起关于阿蛮与雪莲,以及万花宫的一些隐密。

  “阿蛮的确是妖,他来自于苍溪谷。

  苍溪谷与咱们万花宫差不多,都是属于相对独立的一方天地。

  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咱们万花宫与苍溪谷的弟子并不禁止往来。

  那时候,宫主与苍溪谷的木措首领曾经是一对恋人,后来不知为何分开了。

  从此以后宫主就立下了规矩,禁止万花宫弟子谈情说爱,一旦发现,必定严惩。

  雪莲与阿蛮是无意中在后山认识的,他俩一见钟情,私下里悄悄往来,大家都替他俩捏了把汗。

  没曾想,终于还是出事了。

  一旦被关到七重天地牢,他们俩恐怕……”

  说到这里,云梅似有些惊怕,不敢再往下说。

  陌子鸣叹了一声,道:“或许,是宫主当年所受的伤害太大,所以才会如此偏激,走了极端。”

  “公子,这话你可千万不要当着宫主讲,不然……”

  云梅心有余悸地瞟了一眼门口。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晌午时分,陌子鸣与朱孝廉、孟龙潭在小花园里碰了面。

  一见面,孟龙潭便眉飞色舞道:“二位,你们俩不会真要离开这里吧?反正我是不准备走了。

  这里有吃有喝有人侍候,跟皇帝老子也没什么两样。”

  “你是打算留下来等死?”

  陌子鸣嘲弄了一句。

  “怎么可能?你没见宫主那么热情……”

  “那是你没有看到之前发生的事。”

  “之前发生的事?什么事?”

  没等陌子鸣开口,朱孝廉一脸正色道:“我知道是什么事,芍药给我讲了……”

  “嘘~”

  陌子鸣看了看四周,随之顺手布下了一个禁制。

  如此一来,外面的人就无法听到他们三人的交谈了。

  “二位,到底什么事?”孟龙潭急急问。

  “是这样,这个宫主喜怒无常,别看她现在热情款待咱们,不定什么时间就翻脸了……”

  朱孝廉将芍药告之的隐密讲了一番。

  他所讲的,与云梅所讲的差不多。

  听完之后,孟龙潭不由一脸惊疑:“既如此,那女人为何待咱们三人如何热情?”

  朱孝廉缓缓道:“那是因为,她的个性就如六月的天,时而晴空万里,时而暴雨倾盆……”

  “朱兄形容的好!”陌子鸣微笑着比了比拇指。

  孟龙潭却哭丧着脸道:“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我现在很享受,但我也不想这么快就死啊。”

  朱孝廉没有理他,而是冲着陌子鸣低声道:“陌兄,芍药说她想救雪莲。”

  “哦?”

  “她说她在万花宫身为大弟子,平日里碍于宫规,对一众师妹有些严厉,故而没几个朋友。

  雪莲,正是其中最要好的一个,二人情同姐妹。

  也因此,雪莲平日里没少受委屈。

  如今雪莲被关押,性命难保,芍药说她一定要想法子救出雪莲,哪怕是宫主重罚也在所不惜。”

  “她疯了呀,就她能,其她人怎么不去救?”

  孟龙潭不由嚷嚷道。

  “你不懂,在这万花宫里,除了宫主之外,也只有芍药与那金甲护卫能安然无恙出入七重天。

  还有,那地牢有特殊的封印,也只能由芍药去打开,不然就算到了七重天也无法进入地牢救人。

  如若芍药什么都不做,以后恐怕会被所有弟子孤立……”

  闻言,陌子鸣不由问:“既然她对朱兄都这么说了,说明她对朱兄很是信任,那不知朱兄是如此打算的?”

  朱孝廉叹了口气:“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我与芍药有了这么一段缘份,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一听此话,孟龙潭不由急了:“喂,你以为你是谁呀?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恐怕只能帮倒忙。

  你一个人瞎胡闹不打紧,但肯定会连累我与陌公子,到时……”

  结果,没等孟龙潭说完,陌子鸣却一脸正色道:“既然朱兄如此重情重义,陌某自然也不能漠然旁观。”

  这倒不是陌子鸣一时冲动。

  实际上,自打他进入这壁画世界,就知道一定会经历一场风波。

  这件事恐怕不止是救雪莲那么简单,而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万花宫,改变宫主。

  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也好早日离开此地。

  “喂,陌公子,怎么你也……”

  陌子鸣冲着孟龙潭笑道:“怎么?难不成在你眼中,我也是三脚猫功夫?”

  “不不不,你可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孟龙潭赶紧赔笑着摆手。

  朱孝廉则惊喜不已,冲着陌子鸣连声致谢:“太好了,多谢陌兄,多谢陌兄。有你出手帮忙的话,咱们一定可以成功。”

  “喂,你俩别顾着高兴。就算真的把那什么雪莲救了出来,之后呢?你们有没有想过,宫主会怎么对付你们?”

  朱孝廉没好气道:“这是我们的事,你不用担心。”

  “什么叫你们的事?咱们仨可是一起来的,你俩被捉了,我能有好日子过?”

  “那你现在逃跑还来的及……”

  “靠,我往哪里逃?这四周全是大山,围得跟个铁桶似的……

  罢了罢了,我孟龙潭也不是不讲义气之人,既然你俩心意已决,那我就陪你们疯狂一把。”

  “哈哈,欢迎孟兄加入!”

  朱孝廉惊喜不已,伸出双手表示欢迎。

  三人意见达成了一致,当晚,借口一起喝酒作乐,悄然与芍药、云梅、丁香、翠竹、海棠等几个女弟子一起商议营救计划。

  按芍药的意思,是想由她出面,再次向宫主求情。

  但这个提议遭到了一致反对。

  “芍药姐,一旦你向宫主开口求情,宫主恐怕会加紧防备,不如先救人,大家再集体向宫主求情。”

  “对,毕竟时间不等人,万一雪莲熬不住……那就一切都晚了,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这时,陌子鸣不由道:“我觉得翠竹说的有道理,先救人要紧。之后的事,之后再议。”

  “好吧~”芍药点了点头:“只不过,那金甲护卫这些日子肯定会盯紧咱们的一举一动,包括地牢那边,他肯定也要过去巡逻。

  所以,咱们在动手之前,必须要先摆平他,否则一定会惊动宫主。”

  “这个……芍药姐,那金甲对丁香一向有好感,要不……”

  “不行!”没料,孟龙潭一下火了,冲着翠竹怒道:“翠竹你什么意思?明知道丁香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竟让她去讨好那只猫头鹰?”

  “我……我又没让丁香去做啥,只是让她拖住那家伙……”

  “那也不行,我绝不容许我的女人去讨好别的男人。”

  “行了!”陌子鸣沉下脸道:“这还没开始,你们倒是先窝里斗起来了?不就是区区一个护卫么?交给我就行了。”

  闻言,芍药忍不住道:“陌公子切切不要小看那家伙,他追随宫主多年,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陌子鸣不由笑了笑:“无妨,芍药姑娘可能对在下的实力也不是很了解,总之,我可以保证金甲绝不会给我们的营救行动造成困扰。”

  结果,翠竹表示不服。

  “那个……陌公子,你千万不要小看金甲,那天他对付阿蛮并没有展现真正的实力,而且……”

  话没说完,她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

  因为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悬空飞了起来,任由她如此努力都无法动弹分毫。

  而这个时候,陌子鸣却没有动弹,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这……”

  芍药也不由得脸色惊变。

  她大致猜到,这是陌子鸣动用了意念控制之术。

  换作是她,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用意念控制翠竹,毕竟翠竹的修为也不低。

  可现在看来,翠竹完全没有一丝挣扎之力。

  这只能说明,陌子鸣的修为远在翠竹乃至于远在她之上。

  同一时间,云梅、孟龙潭、朱孝廉等人也看的目瞪眼呆。

  虽然他们都猜到陌子鸣的实力或许不错,否则也不会那般自信。但没想到,竟然高到如此地步,都不用动手,仅凭意念就轻松控制了翠竹。

  “翠竹,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么?”

  “相信相信!”翠竹虽不能动,但能说话,赶紧应声。

  “嗯,如此就好。”

  陌子鸣点了点头,意念一动,翠竹缓缓落下。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有陌公子此等身手,咱们还等什么?事不宜迟,咱们今晚就动手!”

  孟龙潭不由激动道。

  “行,那就今晚……”

  陌子鸣一捶定音。

  反正这事也没什么好拖的,越早解决越好,迟则生变。

  当夜。

  一行人等按照计划化整为零,一个接一个悄然潜到山谷东面的一处悬崖边。

  这里看似无路,实际上正是通往七重天的结界处。

  待人聚齐之后,芍药取出一个令牌虚空一划,众人眼前的景象便为之一变,一座长长的桥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通往七重天的通道,除了宫主可以直接飞到七重天,其余人必须要走通道才能抵达。”

  芍药收起令牌并小声解释了一句。

  “嗯,走!”

  一行人鱼贯踏上桥面而行。

  即将抵达七重天时,芍药突然顿了下来。

  “怎么了芍药姐?”

  走在后面的云梅疑惑地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太顺利了……”

  翠竹没好气道:“芍药姐,顺利不好吗?难不成你还指望有事?”

  话音刚落,夜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啸……

  一听这声音,丁香不由抚额:“翠竹你个乌鸦嘴……”

  “可恶,金甲来了,快,大家赶紧冲过桥。”

  芍药匆匆喝了一句。

  陌子鸣倒是一脸坦然:“没事,你们赶紧过去,这家伙交给我。”

  说完,抬眼看向夜空。

  天空中,一只巨大的猫头鹰恶狠狠飞了下来……

  “凤天,该你表演了。”

  陌子鸣念头一动,唤出了凤天。

  “唳~”

  凤天轻啸一声,闪电般飞向天空,并拦下了那只猫头鹰的去路。

  一开始,那猫头鹰还挺凶,张开利口扑将过去……

  结果却被凤天一爪子拍飞。

  眼见在天空不占优势,猫头鹰落地化出人形,正是那金甲护卫。

  “陌公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惹恼了宫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闲话少说,你有本事就冲过去。”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金甲怒喝一声,挥剑斩了过来……

  这时,一道五彩的光芒突然闪现。

  为了速战速决,陌子鸣动用了凤炎剑。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凤炎剑。

  “砰~”

  双方剑气对决,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陌子鸣原地未动,金甲却被反涌而来的力量给震飞。

  这样的效果令得陌子鸣相当满意。

  看来,凤炎剑在实战中的威力比想像中还要强一点。

  “你……你用的什么剑?”

  金甲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一招落败,同时对陌子鸣手中的凤炎剑,也有了几分忌惮。

  “告诉你也无妨,此剑名曰凤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