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二十七章 升任大理寺少卿

第二十七章 升任大理寺少卿


  退朝不久,御前太监来报,说是六皇子殿下求见。

  “传!”

  “传六皇子殿下觐见!”

  很快,六皇子走进御书房,上前揖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嗯,皇儿免礼,坐吧。”

  “谢父皇。”

  “不知皇儿前来有何事?”

  “回父皇,儿臣特意入宫给父皇请安……”

  “呵呵,皇儿有心了。”

  闲聊了几句之后,永平帝轻咳了一声,道:“对了皇儿,父皇近日见兰贵妃身体欠佳,故而将长寿丹让她服用……”

  “什么?”没等永平帝说完,六皇子不由惊呼一声:“父皇怎么能……”

  说到这里,六皇子似乎自觉有些失态,赶紧轻咳了一声,放缓语气道:“父皇恕罪,儿臣的意思是说……贺真人曾经说过,此丹只适合男人,不适合女人服用。”

  “原来是这样,呵呵,那皇儿以前怎么没讲?”

  “都怪儿臣一时疏忽,请父皇责罚。”

  “也罢,你也是一片孝心,父皇又怎么会责罚你呢?”

  说完,永平帝不露声色端起茶慢慢喝着。

  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内心里是十分震怒的,只是在位多年,已经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涵养。

  只要他稍微表现出一点怒色,那么六皇子一定会察觉。

  所以,永平帝强压怒火,依然谈笑风声。

  等到六皇子一离开,当即沉着脸唤来御前太监低声交待了一句。

  一个时辰后。

  陌子鸣又一次来到御书房。

  “陌爱卿,来,坐下说话。”

  这一次,永平帝亲自迎了上来,并与陌子鸣坐到一起低声商议。

  “爱卿,你的感觉是对的……”

  永平帝将今日里六皇子的表现讲了一番。

  “当时,他有些失态,随之又编了一个谎言,说什么那长寿丹只能男人服用。

  呵呵,他还真当朕是昏君不成?”

  听到这番话,陌子鸣不由道:“陛下,想来六皇子多半也有了警觉。”

  “那,朕现在当如何应对?”

  “没事,就算六皇子有所警觉,相信他也不敢胡来。

  臣以为,从现在开始陛下可以展开反击。

  对方虽然编织了一张庞大的网,但,只要撕开一个口子,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毕竟,他们表面上在暗,实则上已经置身于阳光之下……”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永平帝终于开始反手将军。

  这日早朝,于清和抢先一步道:“臣,有事启奏!”

  “准奏!”

  “谢陛下!”

  于清和走到殿中,朗声道:“陛下,臣收到密报,梅岭县奏报所谓海盗猖獗一事,实乃县衙官员与匪勾结……”

  “荒缪!陛下,臣反对!”

  一个名叫陶德的大臣跳了出来。

  换作往常,像这种情况下,永平帝一般都会准许大臣当面辨论一番。

  结果,今日里的态度却出乎意料,冲着那陶德喝道:“陶爱卿,退回去,朕没让你启奏。”

  “可是……”

  “怎么?你要抗旨?”

  此话一出,吓得陶德一头冷汗,赶紧道:“臣不敢!臣遵旨。”

  然后,灰溜溜退回队列。

  “好了于爱卿,你继续讲。”

  “谢陛下……臣的消息来自于朝廷派出的密探,他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并押解了十二个当事人回京……

  经秘审,这十二人分别交待,梅岭县衙实乃匪窝,包括那县令在内,以前也是个海盗头目。

  他的县令之位,乃是通过关系捐来的……”

  “什么?一个海盗头目,居然捐了个县令?此事是谁经办的?”

  “据臣调查,此事涉及到当地府衙官员,以及吏部侍郎福康……”

  “陛下,臣冤枉!”

  福康吓得不顾一切走了出来。

  “陛下,老臣既然敢指证福康,自然是有铁证的。

  这些年,他利用职权结党营私,买官卖官,从中获利不下数万白银。

  老臣不仅有人证,还有其与地方官员来往的几封密信……”

  “陛下,臣冤枉,臣冤枉~”

  “陛下,臣也有证据可以佐证于大人所言非虚……”

  “臣也有证据……”

  一下子,连续几个大臣站出来指证福康。

  “大胆福康,竟敢知法犯法,来人,押入刑部大牢,容后再审。”

  “遵旨!”

  “陛下,臣冤枉,臣冤枉!”

  福康徒劳的大呼着。

  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大臣站出来替他说话。

  其实,不是不想,是不敢。

  这个时候去求情,岂不是不打自招?

  本以为,今日这出戏差不多该结束了,哪知,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郑泽等几个大臣又分别上前启奏,剑锋所指,全都是最近各地奏报的所谓灾情弄虚作假一事……

  “陛下,老臣以为,这些地方官胆大包天,谎报灾情意图骗取朝廷拨款赈灾,实则中饱私囊。

  此例一开,上行下效,势必影响我大乾根基。

  所以老臣提议,陛下理应下旨彻查此事……”

  这时,高太尉终于站了出来:“启奏陛下,臣以为郑大人、于大人等颇有小题大作之嫌。

  众所周知,地方官员为了政绩,只会瞒报灾情,又怎么会夸大?难道他们不想要前程了?这明显不合常理……”

  结果,没等他说完,永平帝却摆了摆手:“行了,高爱卿不必再多说了。

  是真是假一查便知,诸位爱卿没有必要在朝堂争辩……郑爱卿!”

  郑泽拱手上前:“臣在!”

  “朕现在封你为钦差大臣,代朕彻查各地灾情真相。再赐你尚方宝剑,配五百禁卫协助。

  如有擅自阻扰办案者,可先斩后奏!”

  “臣,领旨谢恩!”

  这时候,高太尉站在一边,一脸阴沉,额头青筋如蚯蚓一般蠕动着……可见,他的内心里有多么震怒。

  只是,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在金銮殿无礼。

  当夜。

  京城一间不起眼的院落中,高太尉、宁王爷、六皇子正在此秘密聚会。

  此院表面上是一个商人的产业,暗地里却是高太尉等人在京城的秘密据点。

  毕竟三人身份显赫,如若在自家府宅会面,难免招眼。

  “皇叔、太公,我父皇会不会已经起疑心了?”

  “这还用说?”高太尉一脸阴沉道:“今日里在殿上,他的言行很是反常,态度从未有过的强硬,令得老夫一时间也无措应对。”

  宁王慢悠悠喝了口茶,随之放下茶碗:“以本王看来,皇上身边必然有高人在指点。”

  “高人?”六皇子皱了皱眉:“皇叔难道指的是那陌子鸣?”

  宁王冷哼了一声:“不是他,还能是谁?据本王所知,此子不仅文采出众,而且还精通道术。

  想来,他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闻言,六皇子心里一惊:“经皇叔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然,前几日父皇为何突然提起长寿丹?”

  高太尉慢吞吞道:“先别急,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严重。那小子或许是看出了一丝端倪,但尚无法确定,所以皇上才会试探六皇子。”

  “老太公,就算只是怀疑,那也会打乱我们的全盘计划。

  依本王想来,皇上现在恐怕已经停止服用丹药。

  要真是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又当如何?”

  高太尉沉吟了一番,不由冷笑道:“有两个办法,一,是除掉姓陌的,二,皇上太闲了,咱们得给他找点事情做,省得他成天盯着咱们。

  当然,这两件也可以一并进行。”

  闻言,六皇子不由皱了皱眉:“太公,此事怕是有些不妥。

  一来,咱们现在还没有摸清那姓陌的实力。二来,就算是有机会杀了他,但,不管我父皇有没有证据,想来一定会怀疑咱们。

  怕就怕弄巧成拙,彻底将我父皇激怒。”

  “呵呵,六皇子,你还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父皇现在没有怒?

  今日里,他在朝堂之上所说的话,分明就是冲着老夫来的。

  郑泽本就是一品大员,又是钦差,天下间有几人敢阻扰他办案?

  可你父皇偏偏还赐下了尚方宝剑,还配了五百禁卫,说什么先斩后奏……

  老夫有些奇怪,姓陌的小子到底给你父皇上了什么眼药,令他一下子变得如此自信与强硬?”

  这时,宁王不由咬了咬牙,冲着高太尉道:“老太公,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几乎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那依王爷的意思,应该怎么做?”

  “就依老太公之前所说的,一是想法子灭了那陌的,二是制造混乱,而且事情要闹大一点,让皇上顾及不暇,为咱们的大计争取时间。”

  “嗯,如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

  次日晚,京城突然发生了一起惊天灭门案:户部右侍郎葛怀中全家老小,包括府中下人尽数被杀,无一活口。

  葛怀中虽然称不上重臣,但好歹也是正四品京官,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敢在天下脚下做出此等大案?

  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另外,葛怀中还是当朝大学士郑泽的得意门生,前途一片光明。

  哪知壮志未酬,便遭此毒手。

  永平帝大怒,下旨严令大理寺限期查办此案,缉拿真凶。

  ……

  御花园。

  永平帝心事重重坐在石桌边,哪怕花园中繁花似锦,陪侍在身侧的兰贵妃如花解语,也难以让他展露一丝笑颜。

  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着实太多,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陛下,陌学士求见。”

  一听此话,永平帝精神一振,急道:“快,快传!”

  兰贵妇倒也知趣,当即起身道:“想来陛下有要事与陌卿家商议,要不臣妾先回寝宫?”

  “也好,朕回来再去陪爱妃……来人,护送贵妃回宫。”

  “喏~”

  陌子鸣刚一进御花园,便见到兰贵妃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迎面走来。

  于是,顿下身形见了一礼:“参见兰贵妃娘娘。”

  “呵呵,陌卿家免礼。对了陌卿家,皇上心情欠佳,还望卿家多劝劝皇上。”

  “娘娘放心。”

  “那就有劳陌卿家了。”

  “娘娘慢行。”

  见到永平帝之后,陌子鸣照例上前见了一礼。

  “陌爱卿不必多礼,快,坐下喝几杯。”

  “谢陛下。”

  一杯酒下肚,永平帝挥手摒开一众随众,随之道:“陌爱卿,你是为葛侍郎之案来的吧?”

  “陛下英明,臣已经去葛府暗中查探过了,大致有了一个结果。”

  “太好了,爱卿快讲。”

  “经臣查验,杀人葛府的凶手不止一人,从手法上分析,凶手为五人。

  凶手乃是专业杀手,而且……非常规杀手。”

  一听此话,永平帝不由皱了皱眉:“非常规杀手?”

  “对,简单来说,这伙凶手既是江湖术士,同时又是专业杀手。其中一个凶手,疑是西域人。”

  听到此话,永平帝面沉如水,喃喃道:“这么说来,朕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想来陛下猜到了幕后主使?”

  “呵呵,这还用猜么?这分明就是给朕一个下马威,同时也是对郑爱卿的一个威胁。

  如若郑爱卿一力查下去,说不定下一个被灭口的就是他,甚至是整个郑府。”

  陌子鸣不由叹了一声:“没错,对方这一招,既是阴谋,也是阳谋。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人猜到是他们做的,但却没有办法指证。”

  “陌爱卿既然查出了眉目,想必也有办法找出证据吧?”

  陌子鸣想了想,道:“陛下,找证据倒是没有问题,但需要一定的时间。

  对方既然如此嚣张,必须有万全的准备。

  依臣看来,这些杀手说不定就是他们秘密培养的,就算抓到人也不一定能问出什么结果。

  或许他们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拖延时间,等待合适的时机。”

  一听此话,永平帝不由怒声道:“难不成,他们还敢行刺朕不成?”

  “这……或许他们暂时没有那个胆。不过陛下,这天下兵马大半由高太尉一手掌控。

  一旦他与六皇子、宁王爷联手起兵,后果不堪设想。”

  永平帝长长吸了口气,道:“这地点,朕又何尝不知?如若不是有这个顾忌,朕能岂能容他们如此嚣张?”

  “陛下,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知道你有这个顾忌,所以才敢做出如此疯狂的行径。

  因为他们料定陛下不敢冒险,不敢与他们彻底翻脸。

  葛郎中之惨案,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臣敢断言,他们后续一定还有动作。

  其目的就是要制造朝野动荡,令得陛下焦头烂额,自顾不暇。

  那样,他们才好暗中行事,等待最佳时机……”

  永平帝沉吟了一会,问:“爱卿这么说,难不成是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有倒是有一个,只是……就看陛下想不想玩一把大的。”

  闻言,永平帝眼睛一亮:“爱卿不妨讲一讲。”

  “如今的形势,高太尉、宁王爷、六皇子,他们三个想要成事,缺一不可。

  其中威胁最大的乃是高太尉,毕竟这老家伙手握重兵。

  只要将他扳倒,宁王爷与六皇子……便翻不出多大的浪花了。”

  永平帝吃了一惊:“陌爱卿,你的意思是说要动高太尉?”

  “此老匹夫必须要除掉,否则,陛下只会越来越被动。

  臣知道陛下在担心什么,毕竟高太尉乃是武官之首,威望甚高,一个不慎便容易引起朝野动荡,甚至是兵变。

  但是陛下,难道你真的不想将天下兵马掌控在自己手中么?”

  “这……”

  永平帝不由沉吟起来。

  不想,才怪!

  毕竟身边天子,兵权却交到旁人手中,难免会处处受制。

  但永平帝也没办法,毕竟这是祖宗立下的规矩与制度,他也不好随意更改,以免招人话柄。

  陌子鸣自然清楚永平帝的心思,不由道:“陛下,自古以来,历史的车轮总是要前进的。

  重要的是,一旦查实了高太尉意图谋反的证据,那时候,陛下大可顺理成章收回兵权。”

  这么一说,永平帝终于豁然开朗:“爱卿言之有理。只是,要动高太尉,必须要师出有名,否则难以服众。”

  接下来,君臣二人继续密议了一番,陌子鸣方才告退而去。

  三日后。

  永平帝突然下旨,册封陌子鸣为大理寺少卿,并彻查葛府灭门一案。

  大理寺少卿乃是四品,也就是说,陌子鸣这五品官仅仅才当了两三个月便升了两级,直接晋升到正四品。

  这要换作以前,估计会有不少大臣闹意见,毕竟他们没有看到陌子鸣做出什么政绩,凭什么爬的这么快?

  但这一次,却奇怪地无人吱声。

  一来,郑泽那边正在大张旗鼓调查各地虚报灾情之事,令得不少官员惶惶不安,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别人的事?

  二来,陌子鸣一上任,便接了个烫手山芋,限期半个月破获葛府灭门大案。

  既然凶手敢在皇城做出如此大案,灭杀堂堂四品京官,又岂是那么容易抓到证据的?

  所以,不少官员不仅没意见,反倒是暗自窃喜,等着看陌子鸣的笑话。

  半个月,看你怎么破案。

  到时要不是破不了案子,又看你如何收场。

  他们又岂能猜到,这半个月期限,是陌子鸣自己向永平帝提出来的?

  说白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计谋。

  重要的是,陌子鸣有绝对的信心在半个月之内解决此案。

  同时,也将那高太尉一并解决。

  也就是说,陌子鸣要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只要解决了高太尉,收回兵权,稳定了军队,宁王爷与六皇子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大不了就是一些府兵替他们卖命。

  接到圣旨之后,陌子鸣便来到大理寺走马上任。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陌子鸣虽然没有烧三把火,只烧了一把火,但这把火却烧得有点旺。

  上任第一天,陌子鸣例行按花名册唱名,权当彼此认识一下。

  结果,一个名叫庞吉的主薄却没有到场。

  “怎么回事?庞主薄是病了还是家里有事?”

  没料,有两个手下几乎是异口同声回答,结果答案却不同,一个说是身体有恙,另一个却说家里有事。

  这明显有问题。

  陌子鸣脸色一沉,喝道:“不管是身体原因还是家中有事,至少得有一张告假条,没假条便是擅离职守。

  来人,立即唤庞主薄前来。”

  “是!”

  一个手下应声而去。

  其实,在上任之前,陌子鸣已经了解过大理寺中一些人脉关系。

  这个庞吉,官阶虽只是从七品,但来头不小,乃是宁王爷身边一个比较得宠的小妾的亲大哥。

  也就是说,这家伙乃是宁王的大舅哥。

  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庞吉在大理寺颇有些张扬,根本不将上司放在眼中。

  陌子鸣第一天上任这家伙便缺席,想来也是故意而为之。

  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庞吉终于姗姗来迟,而且浑身酒气。

  见到陌子鸣,上前敷衍地拱了拱手:“属下见过少卿大人。”

  陌子鸣脸色一沉:“庞吉,你可知罪?”

  庞吉愣了愣:“大人何出此言?”

  “呵呵,你还嘴硬?无故缺勤,此其一,当值酗酒,此其二,藐视上司,此其三。”

  “大人,属下不服。属下只是身体不适,并非无故缺勤。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