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二十九章 是谁如此大胆,竟敢行刺我家相公?

第二十九章 是谁如此大胆,竟敢行刺我家相公?


  次日晚,月黑风高。

  几道黑影悄然潜入一条小巷,最终,来到了大理寺所设的秘密据点。

  经过一番暗语交流之后,其中三人分头从不同方向潜入院内,另外两个在外接应。

  三人一入院内,仿佛鬼魅一般悄无声息。

  分别解决了几个守卫之后,三人潜到知秋所居的房间附近。

  看样子,早就摸清了这里的情况。

  三人再次以暗语交流了一句,随之散开。

  其中一人站到窗边,挑开窗户纸,随之摸出一个小竹筒伸入孔洞。

  这可不是放什么迷烟,那只是普通江湖人士的下三滥手段。

  此人放的乃是一只精心培育的毒蛊,形如蜘蛛,就算是被人发现也不会引起注意,只当是普通的蜘蛛。

  一旦咬中目标,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头大象也得瞬间毙命。

  这伙人并非普通人,正如陌子鸣所推测,乃是一伙术士,故而他们的手段自然也是用来对付修炼者的。

  退一万步说,这只毒蛊没有咬死目标,但肯定也会令目标战力大减。

  他们一共五个人,各有各有的手段……他们接到的乃死命令,一旦目标未死,那么死的就是他们五人。

  “啊~”

  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

  几乎在同一时间,三人强行闯了进去,其中一人抬手唤出一团火焰,另外两人迅速出手。

  “没错,就是此人!”

  那个唤出火焰之人摸出一张画像对比了一下,随之吆喝了一声。

  这时,知秋像是中了剧毒,一脸乌黑,身形摇摇欲坠,哪里还是那二人的对手?一个照面便被对方打翻在地。

  “什么人?”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大喝,并亮起了火把。

  “呼!”

  一团火焰落到知秋身上,瞬间将之吞没。

  另外二人也分别摸出一张火符扔了过去……这摆明就是要让目标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

  “有刺客!”

  “快,救人!”

  外面传来了一阵纷杂的动静。

  三人不慌不忙,也不走正门,直接冲破屋顶遁入了黑夜之中。

  与此同时,陌子鸣所居的官邸中,也来了几个黑衣人。

  而这几个人的实力明显强悍了许多。

  因为,这便是高太尉口说所说的天字号杀手。

  这些杀手的实力很难用境界去界定,因为他们接受的乃是特殊的训练:那就是,如何杀人!

  为了让杀手尽快成长,所采用的也是拔苗助长的方式。

  也就是利用一些秘术以及特殊丹药,全面压榨这些杀手的潜力,令其迅速成长为高手。

  尔后又从精锐中挑选精锐,集中资源将其培养为天字号杀手。

  不过,这些天字号杀手从不执行任务,而是蛰伏山间甚至是隐于闹市之中,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

  这一次,为了能够除掉陌子鸣这个心腹大患,高太尉不惜动用了六个天字号杀手。

  而这些年来,他们一共也才培养了十个天字号杀手。

  之前去暗杀证人的,乃是地字号杀手,也算得上是比较精锐的了。

  目前,陌子鸣已经搬离了以前的官邸,所居的乃是大理寺少卿的专用官邸,就在大理寺背后不远。

  院子虽不大,但差不多也有一亩多,前后两进院落。

  前来的五个天字号杀手早就看过高太尉等人四处搜集来的,关于陌子鸣的不少资料。

  这些资料中不乏民间流传。

  毕竟,陌子鸣以前出手伏过妖,捉过鬼。

  贺仲升也暗中观察过陌子鸣,判断其实力不俗,恐怕不弱于他。

  今晚,贺仲升亲自登场了。

  他虽然不是天字号杀手,但地位却凌驾于所有杀手之上。

  因为,他相当于是一个教官,传授那些杀手各类术法以及机关之术。

  如若不是高太尉等人急于除掉陌子鸣这个心腹大患,也不至于让贺仲升亲自上阵。

  毕竟,贺仲升对他们来说,还有不少利用价值。

  “停!”

  接近官邸之后,贺仲升抬手示意。

  随之小声道:“这小子非寻常人,说不定会布置机关阵法。”

  “真人高见。”

  “你等小心跟在后面,待我先查看一番。”

  贺仲升很小心,没有直接越上官邸的墙头,而是飞到附近一棵树上居高临下观察了一会,方才跃了下来。

  “呵呵,那小子果然有点手段,竟在院中布置了一个阵中阵。”

  “阵中阵?”

  “对,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小小幻阵,实则上阵中套阵,一旦幻阵激活,另一个九宫卦阵也会随之激活。”

  “那怎么办?”

  “放心,别忘了本真人是做什么的。这小子虽然有些道行,但手法还是稚嫩了一些。

  一会你们踩着我的脚步走,切记,一步也不能偏差。”

  “是!”

  “好了,随我来。”

  贺仲升绕到了正前门。

  其中一个杀手吃了一惊,用暗语比划道:“从正门突破?”

  贺仲升摆了摆手,身形一跃而起,直接越上门头。

  因为,经过他的观察,陌子鸣所布置的阵法有个小小破绽,从正门方位进入,再经特殊走位,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绕开阵法。

  果然不出所料,在贺仲升的带领之下,一众人并未触动任何机关。

  不过,走到一半时贺仲升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好!”

  本来,进院之后一众人是不能说话的,以免惊动目标。

  要交流也是用手势。

  但是,贺仲升却忍不住低声惊呼了一声。

  没等其余杀手回神,贺仲升急急转身:“快,冲出去,咱们中计了。”

  结果,一转身,眼前景象大变,眼前一望无垠的树丛与石丛。

  “呵呵,各位深夜来访,在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陌子鸣慢腾腾走了出来,冲着贺仲升等人拱手,一副热情好客的神态。

  “找死!”

  其中一个天字号杀手怒喝一声,一抬手,一团黑雾疾掠而出,眨眼间便将陌子鸣笼罩其中。

  咦?

  这么容易便得手了?

  那个杀手反倒感觉有点不真实。

  “看来,各位来意不善啊?”

  声音却又在一众人的后侧响起。

  “大家小心!此阵有古怪!”

  “呵呵,贺真人,你不是自诩阵法高手么?怎么,看不出这是什么阵?”

  贺仲升一脸铁青,眼神变幻了一番,声音有些艰涩道:“我明白了,想来,这定然是奇门遁甲之术。”

  “好,很好,总算你还有点眼力。”

  陌子鸣不由抚掌而笑。

  “真人,怎么办?”

  几个杀手忍不住问了一句。

  贺仲升一咬牙,喝道:“一起上,速战速决!”

  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多想了,唯有拼死一搏。

  虽说身陷奇门之中,但在贺仲升想来,陌子鸣不过就一个人,他们可是七个,拼一拼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哪知刚一动,眼前却又多翩然出现两道身影。

  “是谁如此大胆,竟敢行刺我家相公?”

  白素贞一身素白宫裙,立于相公身侧,淡雅轻灵,神态悠然,宛若仙子下凡。

  小青则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一手叉腰,一只指指点点:“就你们这些阿猫阿狗,也敢到此放肆,还不够本姑娘一个人打。”

  她倒也没有吹牛,就算正面对战,以她一人之力足以应对贺仲升等人。

  陌子鸣之所以如此隆重,不仅将娘子与小青叫到京城,还将燕赤霞、知秋、十方都叫了来,倒不是怕失手,主要还是要将对方一网打尽。

  毕竟,他不清楚对方的杀手组织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据点,所以多叫点高手来帮忙,务必做到斩草除根。

  不过现在看来,他似乎高估了对方的实力。

  除了贺仲升尚有一战之力,其余人等几乎不足为惧。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

  换作普通人也或是武林中人,这些人的实力可就算是顶尖了。

  “你个黄毛丫头竟敢口出狂言,找死!”

  其中一个天字号杀手怒喝一声,身形随之而动。

  这家伙应该是以修武道为主,故而没有施展法术,身形快如闪电,瞬间便冲到小青面前,并一刀刺出……

  “小青,留活口!”

  陌子鸣一点都不担心小青吃亏,反倒是及时喝了一声,生怕这妞出手不知轻重。

  果然,他的预感是对的。

  小青根本不躲,竟然迎着对方的刀锋一巴掌拍过去……

  几乎就在陌子鸣吆喝的同一时间,这妞已然一掌打实。

  “砰~”

  只一掌,便将对方打得仰翻在地,连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坑。

  “姐夫,你刚才说啥?”

  把人给打死了,小青却侧过头装模作样问了一句。

  陌子鸣:“……”

  同一时间,贺仲升的心直往下沉。

  本来,仅对付一个陌子鸣他就感觉有点悬。没曾想,这居然又钻出两个实力更强的。

  而且那个身着白裙,修为深不可测的女人竟然是陌子鸣的妻子?

  “走!”

  念头,只是一瞬间。

  虽说行动之前,贺仲升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失手。

  但,现在的情况明显已经反转,如若再不走,他们一个都走不了。

  只可惜,贺仲升就算是精通阵法之术,但陌子鸣亲手所布置的奇门之术,又岂是那么容易破的?

  眼见无法逃走,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拼命。

  如若只是陌子鸣在,或许,他勉强还有一战之力。但,白素贞一出手,一个照面,无视这家伙的攻击,一剑将之重创。

  余下的几个天字号杀手那就更不足为惧了。

  好在,小青这次长乖了,没再下杀手,只是出手将对手一个接一个打倒,并封住了气穴。

  眼见大势已去,贺仲升放弃了垂死挣扎,恨恨地看着陌子鸣道:“果然,这一切都是你设下的圈套。”

  陌子鸣轻蔑地笑了笑:“彼此彼此!还有,你的另一拨同伙想来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

  不过很可惜,他们击杀的目标不过就是纸人幻化。

  想来这时候,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回去找主子邀功去了。”

  “你……你个阴险小人……”

  “噗~”

  贺仲升气得吐出几大口血来,脸色由青转白,身体软软地瘫软倒地。

  “不好,这家伙自绝经脉了。”

  “啊?”

  “真是的,怎么让这家伙给自尽了……”

  “相公不必懊恼,这不是还有几个活口么?”

  “也是,赶紧审这几个家伙。”

  陌子鸣撤了阵,吩咐小青将几个杀手拖到屋子里准备审问。

  “不好!”

  过了一会,小青后知后觉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小青?”

  “你个笨蛋,那家伙修为不弱,肉身就算死了,元神还在……”

  一听此话,陌子鸣一脸欣慰,点了点小青的额头:“总算你还没有笨到家。”

  “喂,你啥意思?”小青一脸迷糊。

  白素贞笑道:“小青你能想到,我们又何尝没有想到?”

  小青一脸懵:“这么说……你们是故意放走他的元神的?”

  白素贞含笑点头:“没错!”

  “傻妞,让我来告诉你缘由……”

  陌子鸣拍了拍小青的肩,随之开始慢慢解释。

  “这个姓贺的身后还隐藏着一个高人,也就是他的师父司马空。

  这个司马空在修仙界可谓是臭名昭著,为人阴险毒辣,行事不择手段,惹下了不少仇家。

  只不过,其修为高绝,行踪缥缈不定,那些仇家也奈何他不得。

  近二十年来,这家伙突然销声匿迹。

  为此,江湖传言纷纷,有说他得道飞升了,有的说没天理,这种人居然都能成仙得道,也有的说可能是闭关了……

  实际上,这老家伙自知飞升无望,但又心有不甘,妄图通过修炼邪功欺天瞒地,举霞飞升……”

  听到这里,小青忍不住打断:“喂喂,这些传闻本姑娘怎么没有听说过?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

  “小青,你虽然修炼时间长,但却很少闯荡江湖……”

  小青翻了个白眼:“说的你好像是个老江湖似的。”

  “咳~”

  陌子鸣不由干咳了一声。

  “好吧,我承认,这些传闻其实是燕大侠告诉我的。

  据我分析,贺仲升之所以入京为六皇子、宁王等人效力,多半就是为了协助其师父寻找各方面的资源。

  之前,你姐姐已经伤了贺仲升的元神。

  以他现在的修为,一旦元神受损,必然支撑不了太久,必须尽快找高人修复元神,也或是想法子重塑身体……”

  听到这里,小青终于茅塞顿开。

  “哦,难怪那姓贺的说你阴险,我终于明白了,你故意放走他的元神,是为了……嗯,调虎离山对不对?”

  陌子鸣:“……”

  这妞啥时间开始学起说成语了?

  可惜,词不达意。

  白素贞也不由笑出声来,冲着小青道:“小青,真是难为你了。其实你已经猜对了,只是没有表达清楚。

  贺仲升的元神受了伤,多半只能去找他的师父。

  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悄然跟踪,从而找到司马空,将之连根拔起。”

  “悄然跟踪?”

  小青下意识瞟了一眼白素贞与陌子鸣。

  陌子鸣笑了笑道:“放心吧,燕大侠与十方一直隐在暗处,相信已经锁定了那家伙的元神。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跟丢了也无妨,你姐姐在打斗中也动了手脚,确保万无一失。”

  小青不由捂额:“难怪这人间是你们人类的天下,一个个如此阴险狡诈,我们妖精被你们卖了还得帮你们数钱……”

  陌子鸣:“……”

  别说,这话颇有一点道理。

  这一夜,对于京城百姓来说,似乎是极为寻常的一夜,波澜不惊。

  实则上,对于大乾朝来说,却是关乎国运的一夜。

  高太尉、六皇子、宁王爷等人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一盘棋,如今却是节节败退,损失惨重。

  无奈之下,三人不得不再次凑到一起密议,以图垂死挣扎。

  “太公,如今这情况,京城这边我们已经明显落于下风,一切,只能靠你了。”

  一向高高在上,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宁王爷,此时却一脸憔悴与无力。

  而六皇子,更是如丧家之犬一般哀嚎:“完了,完了,父皇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一定放过我的……”

  “嚎什么?没用的东西!”高太尉心情烦躁,忍不住冲着六皇子怒喝了一句。

  六皇子心头一凛,吓得赶紧收声。

  尽管他心里很是憋屈,但却不敢与高太尉顶嘴,因为他的前途,甚至是性命都掌控在对方手中。

  宁王爷劝道:“太公息怒,现在咱们必须要早作谋划,否则再无退路。”

  高太尉不由捏了捏拳:“想不到那姓陌的竟然找来了帮手,看来,我们必须要提前起兵了。”

  “对对对!”

  六皇子赶紧附和。

  宁王则长长叹了一声:“如今起兵绝不是最佳时机,各方面的准备皆不到位。

  但,也没法子了,再不起兵的话,永平那小儿定将我们逼到绝路。”

  “老夫回去便作安排,派心腹通知各方大将作好起兵准备。”

  三人在此密议,同一时间,陌子鸣也在紧锣密鼓行动。

  之前的布置,令得对手不仅暴露了一个绝密窝点,更暴露了幕后大BOSS司马空的隐匿地点。

  这下就好办多了。

  司马空修为再高又如何?能高得过白素贞?

  更不要说还有小青、燕赤霞、十方、知秋……如此阵容完全就是碾压式的,直接将司马空碾压成渣。

  包括费仲升逃走的元神,也在此战中烟消云散。

  解决了外援,那么接下来就该解决高太尉、宁王、六皇子等人了。

  不过,三人身份特殊,一招不慎便有可能引发朝野动荡。

  为此,陌子鸣与永平帝多次商议,最终决定先拿高太尉开刀。

  毕竟这老家伙手握兵权,威胁最大。

  这日一早,朝中十余位大臣联袂入宫面圣,要求惩治陌子鸣。

  其缘由是陌子鸣奉旨查办葛府灭门一案,期限已到案情却无进展,有违圣恩,必须予以严惩。

  永平帝却笑了笑道:“诸位爱卿,其实陌爱卿已经破获了此案,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暂未对外公布真凶名单。”

  此话一出,一众大臣不由面面相觑。

  “敢问陛下,不知真凶是谁?”

  “众爱卿不必心急,或许,今日下午就有答案了。”

  果然,中午一过,陌子鸣便召集了一众手下,并奉旨借调了五百禁军浩浩荡荡来到太尉府。

  一见这阵仗,站口的守卫不由大吃一惊。

  一个领头模样的头目上前几步,冲着骑在马上的陌子鸣怒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率兵前来滋扰太尉府。”

  陌子鸣懒的理这家伙,冲着太尉府院内方向大喝:“太尉府的人听着,本官乃大理寺少卿,奉旨前来办案,府中一众人等一律放下武器呆在原处。

  如有抗令者,一律按谋逆罪论处,就地格杀!”

  “你……反了你了!”那个领队居然十分嚣张,当即拔刀喝道:“太尉府可不是尔等想闯就闯的地方……”

  话未说完,站在附近的一个禁军头目一刀斩来,竟将之一刀斩首。

  见状,另外几个守卫吓得手一抖,刀落到地上。

  而这时候,太尉府内已经乱成一团……

  “太公,大事不好,大理寺的人来了,还带了数百禁卫。”

  “什么?他们哪来的胆子?”

  高太尉吃过午饭,正坐在花架昏昏欲睡,一听手下禀报不由得失声惊呼。

  “老爷,老爷,不好了……”

  这时,又有下人跌跌撞撞奔了进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