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三十章 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第三十章 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等到高太尉走到前院之时,发现府中的守卫已经有七八个躺在血泊之中。

  显然,这死的几个都是不信邪的。

  “你们大理寺好大的胆子,竟敢到老夫府上撒野!”

  高太尉怒火中烧,忍不住大喝了一句。

  “怎么?听太公的意思,你太尉府可以凌驾于朝廷律法之上?”

  陌子鸣连礼都懒的见一个,冲着高太尉冷冷道。

  “你……”

  此话顿噎的高太尉说不出话。

  “大胆,你小小一个四品官,竟敢对太公无礼?”

  站在高太尉身边的一个侍卫忍不住冲着陌子鸣怒喝。

  “行了!”

  高太尉抬了抬手,示意手下噤声,随之瞟向陌子鸣喝问:“你到老夫府中办什么案?”

  陌子鸣不紧不慢道:“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太公意图谋反……”

  一听谋反二字,高太尉不由脸色惊变,当即口沫飞溅抬手指着陌子鸣怒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污蔑老夫,老夫这就入宫面圣参你一本!”

  “抱歉,现在太尉府所有人一个都不许离开,包括太公你。陛下有旨,凡有抗令者,格杀勿论!”

  “你……”

  高太尉气得一脸乌紫。

  “来人,立即展开搜索,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

  “遵令!”

  “你们敢!”

  之前喝斥陌子鸣大胆的那个侍卫脑子一热,又一次跳了出来,而且还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找死!”

  这下,可就给陌子鸣找到祭刀的借口了,当即拔出御赐金刀,一刀掠过,血光冲天……

  “此乃御赐金刀,皇权特许,先斩后奏,谁再敢妄动,休怪本官刀下无情!”

  “噗~”

  高太尉眼前一黑,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喷出,身形摇摇欲坠。

  “太公!”

  “老爷~”

  几个侍卫与下人大惊失色,赶紧上前掺扶。

  “小子,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高太尉缓过劲来,冲着陌子鸣抬起一只颤抖的手大喝。

  “欺人太甚?”陌子鸣眯了眯眼,随之语气一变,怒声道:

  “是谁欺人太甚?葛侍郎无意中发现了你谋反的迹象,你竟指派杀手将其全家老小包括下人尽数灭口。

  如此滔天恶行,万死也不足以谢罪!

  所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终于找到一个重要目击证人……”

  “你……你休得血口喷人……”

  高太尉再次气得吐血。

  没错,葛府血案他的确逃不了干系,但原因根本不是陌子鸣所说的什么发现了他谋反的迹象。

  只不过,陌子鸣也不算栽赃,毕竟高太尉本就想谋反,他只是巧妙地将两件事拉到了一起,老帐新帐一起算。

  如此一来,既破获了葛府血案,又坐实高太尉谋反之罪。

  “呵呵,如若我们没有铁证,又怎么敢擅闯你堂堂太尉府?”

  陌子鸣讥讽地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同一时间,一众手下及禁卫已经分散开来,对太尉府展开了细致搜索。

  “报告大人,前院没有发现异常。”

  “报告大人,东厢院没有发现异常。”

  “报告大人,内花园没有发现异常……”

  一批接一批回报,都说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如此一来,高太尉终于又来了精神,冲着陌子鸣冷笑道:“小子,别怪老夫没有警告你,今日你要查不出证据,老夫绝饶不了你!”

  陌子鸣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那就拭目以待。来人,随本官一起去查。”

  “是!”

  陌子鸣率着一众人查了一圈,最后来到了后花园。

  当走到假山边时,脸色不由一动。

  “大人,这里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发现问题。”

  有个手下走上前来说了一句。

  “呵呵,没问题?恐怕是你们的眼睛有问题。你们来看看,这块突出的石头明显比较光滑,说明有人经常摩挲。

  如若本官所料不差,这块石头很可能是个机关。”

  “啊?”

  一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不过细细一看,的确,这块石头的确比四周的山石光滑的多。

  陌子鸣细细观察了一会,随之抬手在石头上按了几下……

  “轰轰轰~”

  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阵轰隆声。

  “这……”

  一众人目瞪眼呆地看着假山边缘突然出现的一个地下入口。

  “果然有密室!”

  “大人真是慧眼……”

  “那只是你们脑子不够灵光,这么大个太尉府,怎么可能没有个密室之类?”

  “是是是,大人教训的是!”

  “走,下去看看!”

  陌子鸣抬了抬手,喝令一众手下沿着台阶下行。

  “天啊!”

  来到地下密室之后,一众人不由得眼神发直,惊呼声声。

  简直是太壮观了!

  玉床、象牙桌、字画、各类古董、红木书架、锦织屏风、黄金油灯……这样的摆设,恐怕比皇帝的寝宫还要奢华。

  地上,还整整齐齐摆放着十几个大箱子。

  这些箱子大小一样,轻轻松松就能装下一个人,而且全都上着锁。

  “把锁砸开!”

  “是!”

  当砸开第一个箱子检查时,一众人呆若木鸡,却又眼神晶亮。

  因为,这一箱满满的全是金锭。

  第二箱,全是银锭。

  第三箱,也是银锭。

  第四箱,玉器、首饰。

  第五箱,各类珠宝。

  第六箱,名人字画。

  “可恨,这狗官竟然搜刮了这么多民脂民膏!”

  陌子鸣愤愤地上得前去,一刀将锁劈开,随之打开箱盖……

  “咝~”

  一开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见陌子鸣神色不对,一众人好奇地围了上来。

  “咝~”

  室内,不约而同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令人恐怖如斯?

  “这是……龙袍?”

  “快,仔细检查这箱。”

  “是,大人!”

  两个手下得令,小心翼翼将面上的那件衣服理了起来,一抖开,果然是一件龙袍。

  “大人,还有……还有金刀和玉玺……”

  “好个高太尉,还敢说没有谋反?再检查,看看还有没有其它罪证。”

  “是!”

  之后,又在箱子里找到了十几本帐本,以及数十封密信。

  陌子鸣随意抽查了两封,皆是高太尉与边关大将来往的私信,信中内容足以证明,这老家伙已然将军队视作私兵。

  等到这些箱子抬到前院时,高太尉脸色惊变,要不是有人扶着,恐怕早就摔倒在地了。

  “好你个老贼,还敢说没有谋反?”说话间,陌子鸣打开中间一个箱子,怒声道:“你连龙袍、金刀、玉玺都准备好了,分明是拥兵自重,妄图改朝换代……”

  “你胡说,老夫没有,这龙袍哪来的?对,一定是你们栽赃的,一定是你们嫁祸老夫……”

  这一刻,高太尉终于尝到了被人构陷的滋味。

  没错,龙袍、金刀、玉玺的确不是他的。

  这次行动,陌子鸣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间密室他昨夜就已经进去过了,并将箱子里的东西置换,将龙袍、金刀、玉玺放了进去。

  龙袍,其实是永平帝的,真的不能再真。

  至于金刀和玉玺……也是在宫中秘密打造的。

  说白了,光凭其它东西,比如金银、书信、帐本之类的倒也可以定高太尉的罪,但不足以震慑人心。

  有了龙袍、金刀、玉玺,便可彻底坐实高太尉谋逆大罪,将其党羽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老匹夫,你还敢狡辩?先不说龙袍、金刀、玉玺,

  仅凭你收受各方贿赂的帐本,以及搜出来的你与边关大将,地方官员来往的密件,便足以证明你早有谋逆之心。”

  “哈哈哈!”

  突然间,高太尉不由疯狂地大笑起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子,你以为就凭这点伎俩就能扳倒老夫?你妄想!”

  “哈哈哈!”

  陌子鸣也随之大笑出声。

  “好一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匹夫,这不是你一向最擅长的么?

  被你无故加害的朝中大臣、军中大将不知道有多少。

  你仗着手握天下兵权,连当今天子你都不放在眼中,可谓是顺你者昌,逆你者亡!

  哦,对了,本官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禁军大统领已经换人了……”

  “你说什么?”

  高太尉大吃一惊。

  毕竟,这可是他手中除了兵权之外的另一张王牌。

  只要兵权在手,再加上宁王爷这边控制着禁卫军,便足以与皇帝抗衡,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就在本官刚刚出发之际,皇上同时也下旨将费大统领及其一干亲信抓捕,并押入刑部大牢……”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老夫,你敢骗老夫……”

  高太尉疯了一般大吼大叫。

  “你先别激动,还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所倚重的一干边关大将,比如方鹏、孟辉、赵良成、卢敏德……”

  陌子鸣一口气念出了二十几个人名,其中还包括了高太尉的两个儿子。

  这些人,全都是边关大将,也或是驻扎在各地的高级武官,品阶最低的都是从三品。

  陌子鸣每念出一个人名,高太尉的心便跟着跳一下。

  这些大将有些属于众所周知的,是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但有一些,关系却很隐密,是他悄悄拉下水的。

  所以,高太尉越听越心惊,因为他不知道陌子鸣突然念这些人名用意为何。

  等到陌子鸣念完之后,高太尉便忍不住问:“你提这些大将做什么?”

  “哦,本官是想告诉你,这些人中,大约有一半投诚了……”

  “你说什么?”

  “他们说,受你高太尉的威逼利诱,差点行差踏错,意图起兵谋反。

  如今已幡然悔悟,洗心革面,将功立罪,全力协助稳定军心,捉拿逆党……”

  “不,不可能,你骗老夫,你骗老夫……噗~”

  高太尉又是一口老血喷出。

  真不知,他还能喷几口。

  “呵呵,老贼,你太以为是了。你满以为已经掌握了天下兵马,但,你要知道,大多数将士心里还是有数的。

  这天下,不是你的天下。

  你所编织的,并非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古语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你能给的,皇帝也能给,而且比你给的更实在。

  现在,你明白皇上为何要等到今日才动手么?

  你们在等待合适的时机,皇上又何尝不是?

  就算本官现在将你就地处斩,军队也不会乱,因为,在你做着春秋美梦的时候,你那些亲信该死的已经死了,该换的已经换了。

  也就是说,你所有的依仗,一个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次,高太尉没有吐血,而是失了神一般喃喃自语。

  “你想知道为什么?好,本官今天心情好,那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十二坊,便是你们用于拉各方官员下马的地方。

  你们用金钱、美酒、美人,令得他们彻底沦陷,从此死心踏地为你们办事。

  不过,你们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十二坊里的姑娘。

  她们并非行尸走肉,她们同样也有追求,同样也渴望自由。

  我答应她们,可以还她们自由。

  所以,她们就将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都告诉我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直到这时候,高太尉方才知道,为何陌子鸣能够那般精准地将他的一众手下一一揪出来。

  原来,问题就出在十二坊。

  真是成也十二坊,败也十二坊。

  “好了,该说的本官都说了,来人,将高太尉绑了,押入天牢。

  其他人等,暂时关押在太尉府,听候发落!”

  “遵令!”

  “大人,饶命啊!”

  一时间,太尉府哭声成片。

  ……

  “什么?高太尉被抓了?”

  “不会吧?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已经押入天牢了。”

  “活该,这老家伙太张狂了,就算不诛九族,至少也得诛三族……”

  消息一传出,朝野上下顿时沸腾起来。

  同时,不少依附于高太尉的官员吓得惶惶不安,有几个竟然直接上吊自尽,还有几个干脆主动进宫请罪……

  横坚也是个死,主动认罪说不定可以保住家人。

  宁王与六皇子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毕竟他们与高太尉三位一体,高太尉已经被抓,他们还会远么?

  仓惶之下,宁王与手下密谋了一番,竟然乔妆成百姓想要混出城去,结果刚出王府便被埋伏在附近的禁卫捉拿。

  获知皇叔也被抓了,六皇子绝望之下,留下了一封书信,随之悬梁自尽。

  因为,他知道难逃一死,与其去大牢里受罪还不如痛快一点,早日了结。

  朝中一众大臣纷纷猜测,这一次恐怕会牵连甚多,不知多少人要被杀头或是罢官。

  结果却出乎意料,永平帝只是下旨处置了几个与高太尉三人来往最为密切的官员,罢了几个人的官,并未大动干戈。

  如此一来,也令得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官员自愧不已,纷纷入宫面圣也或是上书感谢不杀之恩,并表示以后一定忠心耿耿,尽忠尽职为朝廷出力。

  其实,这其中也不无陌子鸣相劝的结果。

  毕竟那些官员大多也是被高太尉等人威逼利诱拖下水的,给他们一次机会,以后必然会感恩戴德。

  果然,此次事件之后,永平帝再一次提出编撰《永平大典》一事,朝堂内再无杂声,一致表示大力支持。

  同时,永平帝还在朝上宣布了另外两件大事:

  第一件:鉴于陌子鸣一力阻止了六皇子、宁王、高太尉密谋叛乱的惊天阴谋,居功甚伟,无形中消弭了大乾朝一场潜在的巨大危机。

  故,破格提拔为龙图阁学士,官居正三品。

  如此一来,陌子鸣可就算是正式踏入了朝廷大员之列。

  而且,龙图阁学士地位特殊,历来皆是皇帝特别信任的大臣才会获得此衔,相当于是皇帝身边的谋臣。

  第二件:鉴于太尉一职很容易拥兵自重,故而予以取缔。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兵权还是掌控在天子手中,如此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出现高太尉之类的情况。

  换作以前,群臣一定会激烈反对,说什么祖宗规矩不能废云云。

  但现在这个风头上谁还敢当出头鸟?

  本来,陌子鸣在协助永平帝平息了谋反一事之后,便提出辞官归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