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四章 上门找虐

第四章 上门找虐


  总的来说,乔生并未说谎,只是含糊其词说是判官,并未道出是哪一个判官。

  毕竟地府的判官多了去。

  经城隍一番解释,原来帮助乔生的判官生前竟是晋宁县衙的杨主薄。

  杨主薄乃是穷苦书生出身,为人正直,且乐于助人,从不与当地的官吏富商同流合污,称得上是一股清流。

  可惜他只是九品芝麻官,县衙里的事也轮不到他作主,只能协助处理一些杂务。

  无意中与乔生结识之后,因二人个性相投,又同为读书人,故而时常有所往来。

  但不幸的是,二人相识不到几个月,杨主薄便因病而亡。

  因其平日里与县衙一帮官吏格格不入,死后竟无人帮着处理后事。

  乔生听闻消息之后,当即找到杨主薄的妻子,协助其装棺、找车,并不远千里一路护送杨主薄的遗体回到家乡安葬。

  杨家千恩万谢,要酬谢其银子,乔生却一文钱没收独自返乡。

  之后,地府官员念着杨主薄生前为官清廉,为人正直,举荐其为判官。

  杨主薄念着乔生当年的恩情,故而获知他与连城乃枉死之后,这才作主送二人还阳。

  随后,陌子鸣又向城隍打听了一些关于城中胡人的事。

  说起那些胡人,城隍也颇有些无奈,毕竟他乃地府官员,阳间很多事情他是不方便插手的。

  不过,提供一些消息倒是没有问题。

  听到城隍一番诉说之后,陌子鸣方才知道晋宁县的胡人为何如此嚣张。

  原来,他们在这里还真有一个组织,也或者说是一个情报的中转站。

  晋宁县的地势比较特殊,虽非边关,但却属于中原进出关的一个重要通道。

  因此,这里活跃着不少他国细作。

  当然,为了掩人耳目,这些细作往往会化身商人、伙计之类的身份,甚至于青楼里面也有一些女细作。

  同时也为了便于收集情报,以及安全等方面的因素,官府方面也是需要渗透的。

  如此种种,也就导致了这些个胡人在晋宁县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势力,普通百姓根本不敢轻易招惹。

  既然获知了这些的情况,陌子鸣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且不说别的因素,就凭他是堂堂朝廷三品要员,这件事也要管到底,要将这些个细作连根拔起,让他们不敢轻易踏入中原。

  回到客栈,陌子鸣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详细告之了白素贞。

  “那相公现在有什么打算?”

  白素贞下意识问了一句。

  陌子鸣笑了笑:“自然是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

  “对,那些家伙不是已经盯上我们了么?只不过昨晚吃了亏,一时半会可能不会贸然动手。

  既如此,我们可以主动出击,就借乔生这桩案子为由,先收拾那个鸠摩。

  这家伙虽不是细作,但晋宁县的胡人都以他马首为瞻,毕竟这家伙实力强横,旁人惹不起。

  只要灭了这家伙,对方一定会疯狂反扑。

  那时候,还怕鱼儿不上钩?”

  “嗯,有道理。最好能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

  二人正商议着,小青走了进来。

  “喂,你俩又在嘀咕啥?”

  陌子鸣笑道:“正在商量怎么揍人。”

  一听此话,小青顿时来劲了:“啥?揍人?哈哈,揍谁啊?”

  “先别急,总之肯定有你揍的……”

  陌子鸣低声交待了一番,听得小青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不久后,小青兴高彩烈与白素贞一起出门,专找那些胡人的晦气。

  说白了就是要将对方彻底惹怒,然后张网等待大鱼。

  而陌子鸣则独自来到史府。

  “请问公子找谁?”

  门口的下人看了看陌子鸣,随之一脸疑惑地问。

  “是这样,听闻你们家连城小姐病了,在下略懂医术,特意上门来看看。”

  “哦,那你先等等。”

  下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转身走向内院。

  毕竟,小姐这病都不知看了多少郎中,他们早都麻木了。

  过了一会又走出来,冲着陌子鸣抬手示意:“我家老爷有请。”

  “多谢,烦请带路!”

  下人带着走到西跨院,见到老爷坐在院中的椅子上发呆,便上前两步轻声提醒:“老爷,郎中来了。”

  “嗯,知道了~”

  史举人应了一声,随之侧目瞟了过来。

  看清陌子鸣之后,神情不由愣了愣。

  他倒不是认识陌子鸣,而是隐隐感觉来人气度不凡,竟莫名地令他由然而生一股子高山仰止之感。

  于是乎,急急起身迎上前来。

  “不知公子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还请公子海涵。”

  陌子鸣拱手回了一礼:“史老爷言重,在下冒昧前来,希望没有打扰到史老爷。”

  双方彼此客套了一番之后,陌子鸣开门见山道:“史老爷,令千金的病因在下大致听人讲过一些。

  说实话,此乃心病,用寻常的治疗之法根本没用。”

  闻言,史举人不由苦笑:“既然公子有备而来,那想必也听说过小女已经死过一次了。”

  “没错!”陌子鸣点了点头:“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史老爷不必再为此担忧,令千金的病根在于王家的逼婚一事,只要解决了此事,令千金的病便不治而愈。”

  “哦?”

  这番话不由令得史举人眉头一动。

  其实,如此浅显的道理他又何尝不懂?

  关键是他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王家本就相当难缠,如今又买通了官府,更是让他束手无策。

  不过现在听陌子鸣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升起一线希望。

  “这个……老夫倒也知道,只是……想要解除婚约谈何容易?

  那王家父子打的什么算盘老夫心里很清楚。

  老夫膝下只有连城这么一个女儿,一旦她嫁到王家,以后老夫一旦驾鹤西去,王家便可顺理成章接手史家的家业。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家父子才会如此看重这门亲事,说什么也不退婚。

  上次小女死而复生,王化成父子却跑到官府告了一状,说小女与乔生合谋假死,想赖掉婚约。

  乔县令收了王家的银子,自然是要向着王家父子说话。

  偏生,死而复生如此离奇之事老夫也拿出什么证据去告状,所以……”

  说到这里,史举人不由摇了摇头,一副无奈而又悲怆的神情。

  连一个堂堂举人都如此,可想而知寻常百姓一旦惹到王家父子俩是什么样的下场。

  陌子鸣微笑道:“史老爷不必烦心,王家父子我自有办法对付。”

  “真的?”

  史举人瞬间激动得一脸红润。

  “怎么?史老爷不信任在下?”

  “不不不,信,绝对信,只是……只是一时间,一时间有点……”

  “总之史老爷放宽心,如若那王大少再上门找事,你不必再与之虚以委蛇,让人直接轰走。”

  “嗯,不过官府……”

  史举人正待解释几句,一个下人匆匆跑进院来禀报:“老爷,老爷,那姓王的小子带着三个家丁强行闯进来了。”

  “什么?”

  史举人怒而起身。

  “岳父大人……”

  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随之便见那王大少带着三个家丁威风凛凛闯了进来。

  紧跟着又有一个史府下人跟着跑了进来,看样子挨了打,半边脸都是肿的。

  “老爷,小的实在是拦不住……”

  那个挨打的下人委屈地捂着脸解释。

  “啪~”

  没料,王大少竟然当着史举人的面又甩了那个下人一记耳光,将另一边脸也给打肿。

  “狗东西,本少爷的路你也敢拦?”

  “王大少,你太放肆了!擅闯进来也就罢了,居然还动手打人?”

  史举人气愤地指着王大少大喝起来。

  “呵呵,岳父大人息怒,小婿只是在代你教训一下不长眼的下人。

  不管怎么说小婿也是史府的姑爷,今日前来……”

  没等王大少说完,史举人便怒声打断:“住口!老夫并没有认可这门婚事,你休得在此胡言乱语,以什么史府姑爷自居。”

  “哈哈哈!”

  一听此话,王大少不由大笑起来。

  其中一个家丁急着拍马屁,冲着史举人道:“老爷子,咱们家少爷可是有婚书的,白纸黑字你是赖不掉的。

  更不要说,还有县令大人判下的文书,难不成老爷子想公然与官府对抗?”

  “你……”

  史举人一时气结。

  “史老爷,交给我!”

  这时,陌子鸣冲着史举人说了一声。

  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但却像给史举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种感觉很奇怪,史举人也说不清楚为何第一次见面便如此相信一个人。

  “你谁啊?”

  王大少听到陌子鸣开口,不由斜眼瞟过来问。

  结果,陌子鸣却没有理他,而是走到之前那个挨打的下人身边,问道:“之前那一耳光也是王大少打的?”

  下人迟疑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是的,当时小人在门外拦着王大少不让进,他不由分说便扇了小人一记耳光。”

  “王大少,你可知罪?”

  陌子鸣方才瞟向王大少冷声问道。

  “你说什么?”

  王大少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在这晋宁县敢如此喝问他的人怕是没有几个。

  “小子,你敢对我家少爷无礼?”

  站在王大少右侧的那个家丁急着拍马屁,当下里一边走向陌子鸣,一边抬手指着陌子鸣喝问。

  没料,当他的指尖快要戳到陌子鸣脸上之时,却被陌子鸣一把捏住手指,再一扳……

  “咔~”

  “啊~”

  现场当即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骨折声,以及那家伙杀猪般的惨叫声。

  “阿财~”

  另一个家丁急急上前查看。

  一看,那根手指就像是粘到手掌上的一般虚虚地悬吊着,顿让这家伙浑身起鸡皮疙瘩,腿脚一阵酸软。

  “小子,你……”

  王大少下意识指手一指。

  不过,刚一抬又赶紧缩了回来。

  毕竟有前车之鉴,他心里发虚。

  “怎么?你不服气?”

  陌子鸣上前一步,直逼近王大少身前,吓得这家伙赶紧退了几步。

  这乃是一种无形的气势。

  换作普通人,王大少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恐怕早就吆喝手下动手了。

  但他却不为何,一对上陌子鸣的眼神就心里发寒,发虚。

  陌子鸣继续喝问道:“你可知这里乃是堂堂举人府?而你,不过一介商人之子。

  士农工商,史举人乃士子,地位居首。

  而你,一个末流商人的儿子,连普通百姓的地位都不如,是谁给你的勇气擅闯举人府?

  是谁,给你的勇气殴打举人府的下人?

  又是谁,给你的勇气跑到举人府来逼婚?”

  连续几声质问,惊得王大发瞪目结舌,傻在当场。

  “好!”

  史举人则十分解气,抚掌叫了一声好。

  “你……你竟敢羞辱本少爷?来人,给本少爷抓起来!”

  王大少终于回过神来,羞怒之下脑子一热冲着手下发号施令。

  “是!”

  另外两个家丁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结果,还没等他俩动手,陌子鸣倒是先动了手。

  只不过,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眨眼之间便见王大少三人扑倒在地徒劳地挣扎着,就像身上压了巨石一般。

  “史老爷,派几个人将他们捆起来送到县衙……史老爷?”

  “啊?哦……”

  史举人终于回过神来,侧头吩咐管家:“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叫人拿绳子。”

  “你们敢……”

  王大少虽然无法动弹,但还能说话,羞怒之下自然是大声嚷嚷着。

  “聒噪!”

  陌子鸣皱了皱眉,抬指一弹,院中顿时安静下来。

  很快,几个下人拿着绳索跑了过来,像捆猪一般将王大少主仆四人捆得紧紧的。

  “陌公子,现在怎么办?”

  史举人现在完全将希望寄托在陌子鸣身上,待人一捆好便冲着陌子鸣问道。

  “抬到县衙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之角色扮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