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营川1934 > 第四一七章 闺房密话

第四一七章 闺房密话


  见中村樱子和耿直一起回到了情报处,徐晓蕾便跟着他们进到了中村樱子的办公室。

  关好办公室的门,徐晓蕾向中村樱子问道:

  “樱子,上午的军事会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

  “晓蕾姐,你现在也太过分了吧?

  以前,你是怕我知道,深更半夜钻在耿直被窝里偷偷的问,现在倒好,在海军情报处,就这么大大方方问了?”中村樱子脱下大衣,娇声道。

  徐晓蕾接过她的大衣,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以后咱们这个家,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听你的。

  我不问你,问谁啊?”

  “心怀不轨,口蜜腹剑。

  说白了,就是想把我拉下水。告诉你,想都别想,没门。

  这里毕竟是情报处,咱们家里的事,回家再说。”

  “那好,家里的事咱们回家唠。”徐晓蕾见中村樱子这么说,应声道。

  “对了,晓蕾姐。今天身体怎么样?还不舒服吗?”中村樱子关切道。

  “好了很多,不像前两天那么难受了。”

  “那就好,今晚你还陪我住吧。现在开始显怀了,我也懒得和耿大少爷折腾了。闻着你身上香味,睡的可舒服了。”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晚上我陪你住。”

  “那就太好了。这样的话,咱们的耿大少爷可乐开花了,又能陪了赵玫那个可人了。”

  中村樱子看着一旁的耿直,娇笑道。

  ……

  营川樱墅,赵玫的卧室。

  耿直对坐在桌子前忙碌的赵玫,说道:“赵玫,实在想不出办法就别想了,咱们也早点休息吧。”

  “耿直,明天沈君如就从新京回来了。

  这一回,她带了一个日本顶尖的痕迹专家来营川,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锁定宝藏藏匿在温泉会馆。

  我要不尽快找到取出宝藏的方法,万一他们把藏宝地点锁定在温泉会馆,派上重兵把守,我们想取出宝藏就很难了。”赵玫搓了搓手指说道。

  “那也不用太急,实在不行,就用最笨的办法,拆掉外面的水泵,取出里面的宝藏。”

  “耿直,你这话提醒了我。

  我现在觉得,这个办法有可能是唯一的办法。”赵玫放下手中的笔,说道。

  “哦?此话怎讲?”耿直连忙问道。

  “我拿你给我的笔记本,与温泉会馆排水工程图仔细比对后发现,笔记本里面记载的材料与工程图所用的材料基本都能对上。

  也就是说,没有多余的材料能用来做机关了。”

  “可是这样的话,宫里那些人想取出宝藏,不也是很费力的吗?”耿直不解地问道。

  “也许,当年藏匿宝藏的人觉得,这个温泉很快就会被溥仪皇帝接管,宝藏随时能够取出吧。”赵玫说道。

  “赵玫,要是像你说的这样,必须要拆除水泵,才能取出宝藏。

  你看用什么理由比较合适,大概需要多少人?”

  “理由倒是好找。

  毕竟这些设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检修了,之前还出现了地下管网堵塞的情况,检修水泵这个理由没人会挑出毛病。

  不过,现在问题是,沈君如带来的痕迹专家估计很快就能发现,藏匿藏宝的地方就在温泉会馆。

  即便他们不会很快找到具体藏宝地方,不过咱们想动手就很难了。”赵玫喃喃道。

  “赵玫,这样,你帮我想想如果要拆除水泵取出宝藏,需要多少人手,需要什么设备。

  其他的事,我来想办法。”耿直握了握赵玫的手,说道。

  “行,那我就仔细想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好了,赵玫。累一晚上了,咱们也早点睡吧。”耿直紧了紧赵玫的娇躯,说道。

  “嗯……”赵玫点了点头。

  ……

  营川樱墅,中村樱子卧室。

  “晓蕾,要是我没猜错,赵玫是不是已经找到藏宝的具体位置了?”

  中村樱子侧过身来,碰碰身边徐晓蕾说道。

  “中村长官,还有什么事,你能猜不到的?没错,赵玫已经找到宝藏具体的藏匿地方了。”徐晓蕾答道。

  “原来是得偿所愿了,怪不得耿大少爷这么卖力气。这亲热声都多长时间了,还没停下来呢。”

  中村樱子听着楼下耿直和赵玫一阵有一阵的亲热声音,说道。

  “你看你,是你同意他们今天同房的吧,怎么还吃起醋来了。”

  “我不是想让你来陪我吗?三个人一起睡,你还不愿意,只好便宜耿大少爷了。”

  “好,你要是愿意让我陪你,那我就天天陪你好了。”徐晓蕾浅笑道。

  “看你说的,像是我逼着你似的。

  宝藏藏在温泉会馆是一定的了,你能不能说说,宝藏具体藏在哪了?当然了,你要是不愿说,就算了,就当我没问。”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身份都跟你坦白了,对你就没有保密的了。

  其实,我身上真的没有多少机密。

  虽然我是营川地下党情报线负责人,不过和我接触的人很少。

  下线是耿直,上线是孙掌柜,这些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其他和我不相关的事我也不多问。和我不相关的人,我也不接触。

  按赵玫的判断,宝藏是在修建温泉会馆的时候,藏匿到泵房水泵后面了。

  因为有柜机隔着,外人根本发现不了。”

  “高明,果然高明,那种地方我是想不到的。那你们想好了怎么把宝藏运出去吗?”中村樱子问道。

  “没有,赵玫也在想办法,在不破坏水泵前提下,如何将宝藏取走。”

  “怪不得耿大少爷这么卖力气呢,原来是有求于人啊。

  该说不说,咱们的耿大少爷命就是好,这么多女人为他殚精竭虑,还能和睦相处,情同姐妹。

  也不知道他耿家祖坟上冒了什么青烟了。”

  “也不能怪他,细想想,不都是咱们上杆子的吗?我是,你是,赵玫也是。”

  “是啊,谁让咱们上杆子呢。

  反正我没后悔,现在有你陪我,不要耿直都行了。”中樱子捏了捏徐晓蕾的鼻子,说道。

  “别乱动,烦死人了。樱子,你刚怀上的时候,是不是也是浑身不舒服啊?”徐晓蕾问道。

  “是啊,不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现在总觉得没力气,是不是真的有了?”

  “不是说了吗,要是这个月女人事没来,可能就是真的有了。”

  “那就等等,我也怕空欢喜一场了。”

  “你不是不着急要小孩吗?现在怎么也想了?”中村樱子娇笑道。

  “你都有了,我要是一直没有,外人要么以为我有问题,要么觉得我在家不受宠。传来传去的多不好。

  好赖我也兴茂福商行的大小姐、兴亚银行的执行行长,也是个要脸的人。

  对了,樱子,要是赵玫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拆水泵才能取出宝藏,你能不能帮着我想想办法?”

  “我说晓蕾姐,我不是说过嘛。我只为咱们这个家做事。

  你们那个组织,那个信仰什么的,要做的事,我才不管呢。

  对了,沈君如明天就要回来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确准藏宝位置就在温泉会馆。

  按时间算,想取走宝藏,你们时间不够了。

  我倒是建议,这个宝藏的事可以先放放。

  即便沈君如确定宝藏在温泉会馆,也不一定那么早就能找到准确位置。

  等他们放松了之后,再想办法也不迟。”

  “樱子,万一他们找到了呢?那忙乎这么长时间,不是都可惜了吗。

  你帮我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徐晓蕾侧过身子向中村樱子问道。

  “你要是一定问我,那可有言在先,宝藏真的取出来了,我要留三成。

  当然,我这三成也不是我自己的,我是给咱们这个家留的。

  以后这一大家的人越来越多,不攒些家底,将来怎么办?

  你要是同意,我就想办法。你要是不同意,就当我没说。”中村樱子又捏了捏徐晓蕾的鼻子,说道。

  “你干嘛总碰我鼻子,烦死了。

  行了,这件事我答应了。

  这个宝藏本来就是清宫的东西,只是为了解决抗联现在的困难,才动的心思。

  你要是出了力,拿走该拿的一份,也是理所应当的。”

  “那好,你这么说了,我就想想办法。还有,以后要跟我一起睡。现在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好觉。”

  “乱讲,就算我愿意,时间长了,耿直也不愿意了。

  虽然咱们嘴上说,他在家说话不算,不过毕竟是咱们的男人,也得考虑他的感受。

  娶了两个媳妇,两个媳妇天天住在一起,哪里能成。”

  “你也不是没听见,他在赵玫那多卖力气,他才不会在意呢。

  再说,我现在开始显怀了,男女之事不像以前那么期待了。

  你要是真有了身孕,两个月内,耿直都不会再碰了。要是咱们两个一起住,耿直去赵玫那,他才不会在意呢。”

  “好了,就听你的,以后我陪着你睡。反正我总有事找你商量,其他地方还不如在床上聊得方便。”

  “这就对了嘛。就这么定了,我生小孩之前,你要天天陪我。”

  “好了,我答应你了。

  不过,你也要帮我想办法,把宝藏想法从温泉会馆弄出来。还有,能不能帮我搞些药品。”

  徐晓蕾突然想起药品的事,连忙问道。

  “晓蕾姐,你这要求也太多了吧?

  你也不是不知道,情报处医务室那点药品都是从海军那边挤出来的,我上哪去搞药品去?

  再说,药品都是禁品。那么敏感的东西,我提醒你千万别碰,一碰就是大事。”中村樱子说道。

  “樱子,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你看是否可行。”

  “我才不听呢,你就是想把我拉下水,什么事都跟我说,让我不帮也得帮。

  我还是说那句话,只要跟你、耿直、孙掌柜三人无关的事,我才不管呢。

  你们其他条线上的同志,真犯到我手上,该抓一样抓。”

  “樱子,我就是让你听听,看看这个想法有没有什么问题,你就听听呗。”徐晓蕾轻轻推了推中村樱子,说道。

  “好了,你说我听,不过,我可不给你出主意。”

  “樱子,那我就说了。

  现在营川城内有大批量西药的,只有小野一郎的海军中队、滨崎步为的陆军中队还有营川警署。

  海军中队和陆军中队是军事化管理,想从这两个地方搞到药品,几乎没有肯能。

  不过,营川警署不一样。

  除了药品管理,不像军队那么严格外,现在手里还有宇田国光两年前倒卖药品的证据,从宇田国光那下手会容易很多。

  再有樱子,你不是说过吗。为了把我身上的疑点摘除干净,咱们要把警车被劫的事推到宇田国光那里。

  现在的话,这两件事可以一起做了。”徐晓蕾说道。

  “晓蕾姐,你是越来越坏了。

  你这么说,就是想把我拉下水,和你们站到一起。”中村樱子又捏了徐晓蕾鼻子说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营川1934》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