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鹰视狼顾 > 第三百零六章 乱世中的祸害!(感谢书友哈尔滨张谦蛋的打赏!)

第三百零六章 乱世中的祸害!(感谢书友哈尔滨张谦蛋的打赏!)


  贺敬云跟叶明盛把该说的都说了后,直接就是告辞离去,没有在叶明盛多待。

  尽管他走后,还有一些时间可以让叶明盛,去探望一下裴智秀的医馆,但是知道王牧之要来的消息后,叶明盛现在哪里还有那个兴致?

  贺敬云虽然没有说明这个消息的具体来源,但是叶明盛觉得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

  原因则在于首先事情的发展符合逻辑,也基本符合陈德昌的行事风格,其次叶明盛想不明白,贺敬云拿这种事情,骗自己能给自己挖什么坑,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只不过叶明盛认为贺敬云消息的来源,未必是他那个在陈德昌身边做参将的挚友·············

  想到这里为了防止自己记错了,叶明盛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翻找了起来。

  这本小册子,记录的就是霍三为他搜集的振武军七品以上的武官的履历,以及生平的一些事迹。

  看了半晌确定自己没有想错的叶明盛,这才合上小册子,小心翼翼的将这本价值千金的小册子放回了原位。

  振武军的参将,目前有五人,分别是聂英范,杨子平,徐恒丰,曾楠,曹广五人。

  按照贺敬云的刚才的说法,他这个在振武军任参将的朋友,跟了陈德昌十年了,这五人中符合这一要求的只有聂英范一个人,不过五人中的杨子平也是跟了陈德昌八年多了,四舍五入,也可以算十年。

  剩下的三人中,曾楠,曹广是王牧之的人,至于徐恒丰则是公孙家的女婿,别说挚友了,应该和贺敬云面都没见过。

  而根据小册子上,对聂英范,杨子平的记载,叶明盛并没有找到这二人,和贺敬云有什么交际的过往!

  凭此结论,叶明盛大胆猜测,贺敬云这个口中的挚友应该只是他的一个幌子而已,实际上他的消息来源,应该是另有其人··············

  至于贺敬云真正的消息来源,叶明盛心中多少能够猜的八九不离十,真正让他好奇的是,贺敬云为什么会将这个消息,告诉给自己,让自己有机会提前准备呢?

  一时间叶明盛还真是有些搞不清楚,贺敬云的内心到底在想写什么!

  当然这个并不重要,在自己的限制下,贺敬云这个总参谋长,主要工作就是训练新兵,为其他作战部队提供兵员。

  其他的像人事群,财权,都跟贺敬云没有关系,就算他心里还藏着不甘,也对叶明盛构不成威胁,叶明盛一句话就可以灭了他!

  眼下的当务之急,肯定是怎么妥善处理,王牧之到来的这件事情!

  王牧之此行兴师问罪,这是毫无疑问了,说不定陈德昌给他准备什么了手段,让他用来对付自己···············

  不过叶明盛觉得,王牧之此行应该不仅仅是兴师问罪!

  如果是那样的话,陈德昌没有必要让王牧之来。指挥同知公孙衡是更好的选择,相较于耿直的王牧之,世家出身的公孙衡处事相对更加圆滑一些,对事情的尺度把握也很精准!

  不仅如此现在昌庆府周边,宋文辉以剿匪为名重兵集结,尽管宋文辉不太可能,在冰天雪地的时候突然爆发,但是双方战争气氛,还是非常紧张的。

  除此之外因为振武军基层武官,很多都是王牧之当年在神武军的旧部,整个振武军他们只听王牧之的。

  陈德昌虽然身为指挥使,但是即便他想要做什么部署,也得和王牧之商量着来,因此昌庆府现在可以说是离不开王牧之的!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陈德昌还把王牧之派了过来,叶明盛觉得自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不管陈德昌,王牧之有什么招数,自己都要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

  ····················

  广宁府,崔家大院中。

  崔绍,安妙依正围绕着棋盘,激烈的厮杀着,执黑棋的崔绍,在棋盘上牢牢的占据着上风,攻势如潮水般一波波的攻向,处于守势的白棋。

  崔绍的攻势虽猛,但是安妙依手中白棋的防守,却是坚如磐石,虽然落入了下风,但是在节节抵抗中,始终都保持着翻盘的希望,让崔绍不敢有丝毫大意,每下一步都必须保持警惕。

  “姨夫,叶明盛手下有两万人了吧?”望着棋盘安妙依落下了一枚白棋,看似无意的突然说道:

  面对安妙依的突然询问,崔绍不动声色的落下一枚黑棋后,也是淡淡的说道:

  “算上他手下那些乡勇,民团,差不多应该有这些了,这小子确实是什么都不顾及,移民免税分地这一招出来,算是给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源,只要他养的起,五万,十万也是很快的事情。”

  “您这个舅舅都不搭理他,他要是想出头,当然要另寻出路啊!”安妙依轻声说道:

  崔绍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道:

  “女生果然外向,这还没嫁过去呢,就已经替他说话了···········”

  安妙依虽不是一般女子,但到底也还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听到崔绍这番调侃,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娇羞的红晕,有些羞恼的冲着崔绍说道:

  “姨夫!”

  崔绍笑了笑后,稍显无奈的说道:

  “论关系,这叶明盛是我外甥,他若是寻常人,我照拂他一二,也没有什么难的···········”

  “但他是振武军的大将!丰州的总兵,割据一方的叶大帅啊!”

  “这就不行了,妙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啊!”

  “在我的位置上,在如今的局势下,宁愿少做也不能多做,每走一步都要慎之又慎!”

  听到崔绍这么说,安妙依神色也是严肃起来,落下一枚白棋挡住了崔绍的攻势后,她轻声说道:

  “姨夫,您就这么看好宋文辉吗?到现在还在他的船上,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

  崔绍闻言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

  “妙依,你错了,说句认真的,我并不在乎是宋文辉赢,还是陈德昌赢,又或者是叶明盛那个小子,走了狗屎运杀出一条血路,异军突起!”

  品着崔绍的话,安妙依美眸闪烁了几下,似乎是若有所悟。

  确实以崔家的体量,实力,完全可以等到最后的胜利者出来在站队,无论谁是最终的赢家,他们要想稳定住整个辽阳,都必须需要崔家的帮助,所以崔家完全没必要现在就迫不及待的下注,承担下注失败的风险···········

  不过虽然感觉崔绍的策略很高明,但是安妙依心中却也产生了一个疑问,又是落下一枚棋子后,她有些欲言又止的望向崔绍。

  安妙依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崔绍却是已经想到了她想要问什么笑着说道:

  “不站队确实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但你姨夫我既然敢待价而沽,那自然就有信心笑到最后,有人会赢,但崔家绝不会输!”

  感受着崔绍话语中透露出的强大信心,安妙依心中不由为之一震,心中对崔家实力的评估,不由更上一层楼·············

  随着时间的推移,崔绍和安妙依的这局棋,也是下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安妙依的白棋虽然数次兵行险着,试图逆天改命,但是奈何崔绍的黑棋大势已成,坚持到了用尽了浑身解数的安妙依只能是苦笑着投子认负,接受了棋局的失败。

  虽然赢了安妙依,但是崔绍神色依旧是四平八稳,看不出喜悲,他用一块白布擦了擦手,又饮了一杯清茶后,向着安妙依问道:

  “朝堂局势如此,你父亲他可有什么打算?”

  听到崔绍问起自己的父亲,安妙依俏脸上浮现出些许哀色,摇了摇头说道:

  “太医说我父亲他已经是病入膏肓,现在无非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他说他年轻的时候见证了大周封狼居胥,犁庭扫穴,最为辉煌的时候,要死了的时候,也要在洛安见证大周的分崩离析·········”

  话音落下安妙依两行清泪从美眸中滑落,稍稍收敛了一下情绪,她有些低落的说道:

  “除了安排好我们一家人外,他已经把家族的权力,全都交给我三叔了!”

  崔绍闻言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幽幽的说道:

  “河图兄,就这么信得过安之榕?那人此次若是栽了,安之榕必死无疑,你们安家············”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我虽然不喜我三叔,但是这些年要是没有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我们安家也早就败了,哪里还有今日?”

  “更何况这些年我父亲他病重这么多年,家里面好些人,都已经认定了他是家主了,就算我父亲不给,其实区别也不是很大!”安妙依面带苦涩的说道:

  昆山侯安家,和辽阳崔家,这两家虽然因为彼此之间家主安河图,崔绍是连襟,当年又都在洛安求学,彼此之间关系很好,但是其实再好,也不至于由安妙依来代表安家,来给崔家老祖宗拜寿··········

  毕竟大周现在的民风,民俗,还偏向于保守,无论是上层门阀世家,还是底层民众,都认为女子应该三从四德,恪守妇道,不应该随随便便抛头露面,尤其是像安妙依这样,还未成婚的小娘子,更是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等待她未来的夫婿!

  绝不应该在没有男性亲属的陪伴下,一个人带着奴仆随从,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到辽阳来代表家族给亲戚祝寿!

  那么既然明知道安妙依此行,是有背世间伦理,民风民俗的,一旦事情被大肆宣扬出去,对本就因为褒姒转世,祸国殃民,导致名声不是很好的安妙依,又会是一次重大打击,那么为什么安家还允许了安妙依此行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

  安妙依代表安家,来给崔家老祖宗祝寿,这件事情实际就是一个幌子!

  她此行的真正意图是来投奔崔家的!

  这也是为什么崔家老祖宗过寿,过去了这么久,作为拜寿的安妙依还留在崔家,没有离开的原因所在!

  安妙依的父亲,昆山侯安河图,虽然因为当年为国征战,身受重伤,身体很不好,但是身体上的痛苦,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政治嗅觉,与对局势的判断与观察!

  安河图意识到,朝堂之上脆弱的平衡将会被打破,大周即将迎来巨变,礼乐崩坏,局势将会陷入到混乱之中!

  在这样一个大局势下,安家虽然是世家门阀,但也很难独善其身,而在这乱世之中,没有了规则秩序的约束,女子的美色就是祸害!

  甚至可能是家族衰败的源头············

  而偏偏他的女儿,就是以美艳,妩媚而天下闻名的“褒姒转世!”

  这让安河图内心非常痛苦,作为父亲他当然希望,女儿能够获得幸福,安稳度过一生,

  但是作为一家之主,安河图他也很清楚一旦乱世到来,无数垂涎安妙依美色的男人,将会再也无法抑制他们的欲望,势必会将安妙依视为一个玩物一样争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鹰视狼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