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玄门不正宗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让世界感受痛苦吧

第二百一十八章 让世界感受痛苦吧


  瞪谁谁怀孕……那是强者鉴定术。

  王弃现在瞪人,只是把人给瞪尿了……

  认真算起来,他现在也可以说是个‘杀人盈野’的狠人,虽然砍的都是恶灵,杀的都是活尸……但他认真起来的话,那一身杀气可绝对不是假的。

  他现在超认真!

  双眼之中汇聚的杀意都仿佛要形成雾气,倒是真好像是修炼了某种秘法的效果。

  而这些些杀意凝缩的寒雾又很快散去,因为他的念头正在飞快地‘通达’。

  只因为眼前的陆貔实在是太不堪了……

  陆貔只觉得在这一瞬间他仿佛被某种极其危险的食物链顶端的恐怖生物所盯上了,那种将其视为蝼蚁,那种随时都能将其性命夺走的感觉直接抓住了他的心脏,也令他产生了窒息般的缺氧情况。

  因为精神上的刺激太大,使得陆貔一个猛然间的后仰,令他被沉重的‘碎星’神弓给一下压垮跌坐到了地上……随后下意识的双腿连蹬想要远离王弃,结果却是在他的下身带出了一道明显的水线……

  丑态毕露,甚至连陆徹都转过了脸去不想看自己这丢人的孩子。

  王弃见状则是心中暗乐随后立刻做出惶恐状闭上眼睛抱拳低头道:“殿下赎罪,是末将唐突了。”

  他在礼节上真的是一点让人挑剔之处都没有,前面就说过可能会‘唐突’了皇子,现在果然‘唐突’了还又连忙道歉……旁观者看到了,只会觉得这是陆貔太过废物了。

  只是陆貔耳中听到的却不是王弃道歉的声音……

  那低头躬身的样子,却是正好让他看到了王弃那低垂的眼睑露出了一条细缝,其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毫不掩饰的鄙夷与轻蔑。

  而他看到王弃嘴巴轻动,听到的却不是旁人听到的道歉声,而是个充满了嘲讽语气的声音:“殿下可真是个废物,末将觉得陛下应当是不会立个废物当太子的。”

  ‘传音入密’被王弃用出了花活来……竟然是十分隐秘地让这陆貔产生了‘幻听’。

  这个时候陆貔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却发现周围的人仿佛都没听见王弃那翻‘大逆不道’的言辞,只是有两个侍者连过来想要扶起他……

  才被王弃以杀意彻底压制了一番智商,此时陆貔是头脑一片空白,他只知道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而旁边的人似乎觉得这‘没错’?

  于是他恼怒了起来,极其不智地猛然甩开了旁边人手,然后红着眼对王弃吼道:“你死定了,我要弄死你!!”

  周围众人一阵愕然,却没想到陆貔竟然会如此失态……

  原本的陆貔虽然也是趾高气昂做事有些莽撞,但这次也太过了一些吧!

  人家王弃可是什么都说在前面了,是这家伙自己一定要作死……结果自己废物不说,还要将迁怒他人问罪?

  “够了!”

  陆徹终于对这蠢货的丑态看不下去了,他一声怒斥直接让陆貔呆若木鸡,然后以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挥手道:“把这蠢物带回去,闭门思过三天,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今天究竟做错了些什么!”

  陆貔呆呆的好像一下失了魂,这一下他甚至觉得王弃说得没错,就连陆徹都觉得他是个废物……

  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也没错……只是估计陆徹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平庸的儿子竟然会这么废物。

  王弃等于是将陆貔最为糟糕的一面彻底揭开,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了出来……只是这一下,或许不能说是一定,但至少他在陆徹心中已经印象大跌。

  陈昀似乎看出了什么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而陆徹则是对着王弃宽慰道:“小儿无状,望子归不要介怀。”

  这是以一个‘老父亲’的角度在说:我孩子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啊。

  王弃能怎么说呢?

  当然是选择‘委委屈屈’地答道:“陛下言重了,是末将疏忽了,就不该在大比之前修炼这门秘法。”

  陆徹听了立刻说道:“陈昀,回头给子归多备些上好的灵材丹药,陆貔胡闹,坏了子归的修行。”

  王弃连忙又道谢,同时略略尴尬……他觉得以陆徹如今的修为应该不难看出他其实哪里有练什么秘法?

  只是很奇怪啊,这皇帝的态度真的很奇怪……

  他随后就告退了。

  走下高台的时候,看到他的阿姣姐和去疾都在这里等着他……心中原本尚有的迷茫立刻就驱散不见。

  也是……其他人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能够守护他的家人,那么一切都无所谓。

  “阿弃,谢谢你。”

  冉姣轻声细语螓首微垂地站在王弃面前,若不是这周围都是人,她说不定都想要扑上来了。

  她是受了屈辱没错,但她没想到王弃竟然当天就给她全部找回来了!

  如今陆貔那样子简直生不如死,她的念头也早就通达……至于王弃和渺思仙子那校场上似有歧义的对话,如今在她心中也已经不重要了。

  她能够感觉到王弃对她那种不顾一切的维护……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有安全感的呢?

  王弃怀中摸索了一下,却是将那块绢帛拿了出来道:“阿姣姐,刚才我是记错台词了……”

  冉姣惊愕地看着眼前那写满了字的‘剧本’,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温暖……他是这么地在乎自己的感受。

  所以她伸手拿过那绢帛收了起来,然后温柔地说道:“没关系的,如果阿弃想要纳妾,那渺思仙子的姿容倒也是不错的……”

  王弃瞬间僵硬了一下……这是认真的?还是在考验他……他该怎么答……

  他感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人生的岔路口’。

  求生欲上来了,他连忙说:“怎么可能纳妾?我心里只有阿姣姐。”

  冉姣遂满意地露出了羞涩的小女儿姿态……

  ……

  另一边,当旁人都走了之后,陈昀才是在陆徹身边道:“陛下,有句话臣不知当不当讲。”

  陆徹淡淡地说道:“你是想说,那王弃应该是故意让朕的儿子出丑的?”

  陈昀愣了一下,随后立刻低下头来了个默认……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多说多错,还是闭嘴不说比较好。

  陆徹就是喜欢他这种不会随意发表看法的性子,所以也忍不住多说了一句:“貔儿也是太过跋扈了,既然他欺辱了人家的未婚妻,那么对方自然有理由报复回来……你也看到了王弃今天展现能力,可不能因为貔儿的无礼而令他对皇室心生怨怼。”

  “只是朕也真没想到,貔儿作为朕的嫡子,竟然是如此地不堪!”

  陈昀默默听着,然后心中悄悄将这陆貔彻底从皇位继承人的选项中给划掉了……哪怕他的舅舅是大将军,哪怕当朝宰相是他的老师……这大彭天下,终究是陆徹的。

  ……

  王弃和冉姣可没管那后续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反正他们是心满意足了,便一起带着去疾回家去。

  至于那柄‘碎星’神弓,竟然是就这么躺在高台上没人理会了……王弃好像是忘记了这把弓,他就是故意的。

  来的时候他们分头而来,走的时候则是一起从城外走,正好在一路欣赏沿途雪景倒也是一番风味。

  也不怕去疾身子弱受寒着凉,一路上王弃都是以内气温暖着他的身体,令他也可以无惧严寒。

  先前和渺思仙子一战所消耗的都是真气和罡气,他本身的内气倒是没有多少耗损。

  一路游山玩水,也是为了让去疾多增长见闻。

  到后来他们甚至纵马到白雪覆盖的山岭中,王弃特意猎了些冬天活动的野物来,一边教着去疾认识各种动植物,一边直接在雪地里生了个篝火开始野炊。

  虽然寒风中野炊不是个好主意,但谁让王弃和冉姣本事大玩得转呢?

  总之这一天去疾是高兴了,他看到了许多以往没有见过的东西,也体验过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野炊。

  在他心里面,一直对他悉心教导的王弃和冉姣,就是和父母也没多大区别了吧?

  他分外贪恋这种感觉,却又卑微地不敢奢求更多。

  唯有曾经被深埋在淤泥下面过,他才能从淤泥中拔出之后分外珍惜这‘上面’的一切。

  到了天色渐渐暗下来了,他们才往回走。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天色全黑了……然后王弃无语地发现,一群人正堵在他家隔壁的门口。

  他家隔壁好像就是金吾卫左司马卫所衙门哦!

  王弃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这些人应该是来找他的,而且这十几个人好像都是仙盟的?

  这些人看到王弃这‘一家三口’过来,立刻全部都在寒风中摆出了一副高傲与肃然的神情,似乎是等着王弃上前与他们说话……

  然后他就带着去疾和冉姣,骑着马匹‘嘚嘚嘚’地在他们的注视下……路过了。

  抱歉,下班时间不营业,他现在赶着回家吃饭。

  一群人就这么懵逼地注视之下,王弃进了隔壁宅院的门,然后就将之关上了。

  所以他们端着架子给谁看呢?

  王弃可没有一心为公的自觉性,他觉得那都是林触那种人该操心的……所以这群仙盟的人爱来不来,不来最好。

  但是这群人哪里受过这种气?

  立刻来到隔壁把门拍得震响……家里的仆妇都有些顶不住了,只能来问王弃该怎么办。

  王弃对此也是烦恼极了,这群人是怎么回事,有没有点自知之明和礼貌?

  所以他带着一腔的怒火走了出去,猛地将门拉开……

  “王大人,还请解释一下你要如何安置渺思仙子。”

  “渺思仙子乃是青城嫡传,不该做些低贱的事情……”

  等等之类。

  王弃恼火地呵斥了一声:“你们都够了,这里是本官的私宅不是衙门,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本官现在已经散职了。”

  然而这似乎没用,反倒是惹来了一声讥笑:“好一个散职,原来金吾卫衙门散职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吗?那这百姓还要你们这些尸位素餐之人何用?”

  这话说得好,王弃也觉得自己最近是比较划水当得起‘尸位素餐’这种称呼了。

  但是吧……轮得到你们来说了?

  “阴咒法:痛苦!”

  王弃没再惯着,直接拿出他最具威慑力的招数。

  “你!”

  那人慌了,随后就是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鸡仔,撅着屁股趴在了地上直抽搐。

  “岂有此理……”

  “阴咒法:痛苦!”

  “不~”

  又一个趴了。

  “大人有话好说。”

  “痛苦!!”

  王弃已经‘杀’红眼了。

  “别,大人我知道错了,放过我……”

  “感受痛苦吧!”

  “啊~~”

  他已经大杀特杀。

  其余人见状不妙转身就要跑,但是王弃已经彻底上头了,直接通过‘契鬼神’的通道从云姨那里借来了一大波的阴气,然后自己就施展了一次‘阴咒法:痛苦’。

  因为已经用了这么多次,本身那咒法的原理他也都知道,于是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施展了开来……

  而且在咒法激发前的那一刹那,他还异想天开地将原本的‘指向性’技能变成了波动扩散型……

  “让这个世界都感受痛苦吧!”

  一群人全部捂着小腹痛苦地趴了……无一幸免。

  呆在‘阴阳灵葫芦’里的云姨有些些怀疑她的‘鬼生’,凭什么她认真施展的‘阴咒法:痛苦’就是个单体攻击,而一到王弃手里让他自己操作,就变成了群体攻击的‘痛苦世界’?

  最终她只能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王弃竟然比她这个当鬼的更适合这门以阴气为驱使的咒法。

  这时候,隔壁那一直紧闭的卫所衙门大门打开,老包震惊地走了出来看着那一地的人……

  王弃不等他说话就直接说道:“把这些人都带回衙门安顿下来吧,以后都归你管了。”

  老包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弃这般毫无道理可言地‘拉壮丁’,木木地问:“他们能听管?”

  “让他们有什么不满的明天自己找我说……一样也是人,没必要惯着他们。”王弃却是很刚地回答。

  所以,这衙门里的人手就这么齐了?

  老包又开始怀疑人生,但是这样‘招来’的人手能用吗?

  不过和王弃混久了他也学会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所以干脆就不去想那些事情,只是将一块绢帛递给王弃道:“那位渺思姑娘临走前叫我给你的。”

  老包对此已经毫无想法,这绢帛肯定又是明天的‘剧本’。

  然而此时那些地上承受着男人不可承受之痛的仙盟修者们见状则是内心也无比痛苦了起来……他们,难道要一无所有了吗?

  不,至少还要守护冰清玉洁的渺思仙子不能被这恶人所趁!

  他们内心开始不断加戏脑补了起来……

  ……

  王弃和家人们用过一顿温馨的晚餐,然后去检查了一下院内人工湖中的水阁建造进度,就和去疾、冉姣互道晚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玄门不正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