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135章

  古争大惊失色,对方施展的是什么法术,这可是人书形成的护罩,竟然也能被污染上,那两个骷髅已经贴在护罩上,张开虚无的大嘴。

  “嘎巴”“嘎巴”两只骷髅头双双咬了起来,随着声音的响起,那防护罩上赫然出现一道道裂纹,好像真是被对方给咬破一样,转眼间,护罩已经破掉。

  古争伸出拳头对着对方的头顶,狠狠的各一拳打了过去,两个骷髅被这巨大的力道,直接翻着圈飞了出去。

  “嘶嘶”古争收回自己的手,现在上面是一片红印,没想对方的如此坚硬,要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可是大罗,本想着一拳轰散对方,没想到只是把对方打飞出去,看样子,一点损伤都没有。

  两个骷髅在远方嘴里不断张开,似乎在嘲笑着古争的自不量力,旋转一圈,又冲了过去。

  在半空中,口中不断喷射着碧绿色的火焰,古争狼狈的躲闪起来,那火焰落在在地上迅速燃烧起来,周边散发着幽冷的气息。

  而此时对方的扇子已经恢复原样,原路回到乌使者的手中,小剑竟然已经被它封印在一面扇面中,微微动弹,拼命在里面挣扎着,想要从中突围出来。

  “你的武器我就收下来。”乌使者的手掌在上面一抹,小剑变动弹不得,老老实实不在挣扎。

  “可恶。”看到自己的武器被对方困住,那两个骷髅头,又再次来到眼前,一把不起眼的笔被古争直接抽了过来,闪着毫光,一点都不起眼,直接对着其中一个骷髅射了过去。

  那骷髅也是来着不拒,仗着自己的特殊性,直接咬入口中,对着敌人送来的美味,自己当然恭然不谢,“嘎嘎”无声的笑着。

  可是还没等一秒,脸上的表情直接定格住了,脸上人性化的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只见双眼绿光来回闪动,频率简直晃花人的眼睛。

  “砰”一个笔从它的头顶直接破开来,而那个骷髅直愣愣的从空中跌落,在还没等落地,就迅速化成了袅袅青烟。

  那杆笔仍然是散发着毫光,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是却穿破了古争都打不碎头骨。

  古争控制判官笔继续向着那一个骷髅追去,那骷髅见状竟然一溜烟的跑回乌使者的身旁,好像知道对方的厉害,不敢再硬接。

  判官笔继续追了过去,大有不消灭骷髅头不罢休之势,但是在半路上突然猛然再次加速改变方向,原本冲往上方的骷髅头,现在直接激往乌使者的脑袋。

  乌使者下意识就拿着手指的折扇挡在面前,判官笔在接触对方的这扇的时候,稍微倾斜角度。

  “铛”判官笔本体笔杆直接被打一个弧度,原本是笔尾和对方接触,现在被挡住,直接被弹出来,一个弧线开始翻转起来,正好翻转了一百八十度,现在笔尖朝下。

  笔尖猛然间出现一团乌光,然后迅速朝着乌使者的胸口射去,在半路上直接再次分解成无数的细光,每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小。

  而判官笔借助这反作用力,再次加速朝着上风的骷髅头冲了过去,骷髅头勉强侧身后退徐些,直接被从嘴巴一穿而透,划着一道优美的弧线,判官笔再次回古争的手上。

  而骷髅头嘴巴的两侧露出两个不大不小窟窿,丝丝黑气从当中漏了出来,而骷髅头仿佛也受到重伤,神色萎靡不振,在天空摇摇晃晃,随时可以掉落下来。

  “哼,雕虫小技。”乌使者面对的乌光的突袭,直接打开扇子,挡在面前,对方速度再快,自己也只是一抖手的问题。

  那些密小的乌光直接全部密密麻麻进入的扇子里,正当乌使者觉得对方的威力不过如此的时候,发现骷髅头已经再次被对方重伤。

  春秋轮回,大笔书写,定人生死,勾人魂魄。

  虽然配合着人书才能真正发挥全部的威力,但是本身也先天之宝,哪里是区区一个骷髅可以抵挡着,更主要单独出现,更加隐蔽,更加突然,更加不会被人认出,谁也不会想到小小的笔竟然有着如此的威力。

  乌使者心神震荡,感觉胸口一阵危险的气息爆发,一个小剑突然从扇面突破出来,迅速在自己胸口来回穿插两次,才被自己一扇子打了出去,四个血淋淋的伤口立马出现胸口上。

  原来那乌光并不是要突袭乌使者,而是进入了扇子的空间,不禁打破了小剑身上的禁锢,还在扇面打出无数的微小出口。

  使得小剑直接冲突破禁锢自己的空间,面对近在咫尺的敌人,毫不犹豫想着对方的心脏喷射而去。

  要不是小剑体内还残留一些禁制,影响了它的速度,要不然速度会更快,那就不只这四个伤口,再加上对方反应超快,临危之变终于在千钧一发之刻躲过了穿心而过,接下来,更是把及时小剑打飞出去。

  乌使者用四只手指,快速在伤口处点几下,飞快截住附近的几条经脉,让鲜血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一股股黑气更是覆盖上去,修复着伤口。

  可是这次并没有那么快修复,伤口上面有着古争留下残留的仙气,阻挡着伤口的快速愈合,现在他只能勉强先遮挡住,以后在找时间修复。

  这一下就让乌使者受伤不轻,乌使者看着对方,心里还有惊魂不定,心疼看着自己的武器,现在上面已经失去了光泽,翡翠色的扇柄也黯淡无色。

  扇子已经受到破损,暂时无法在用,只能先行收了起来。

  一点金黄色的鲜血从断指中逼了出来,看着上面已经失去战斗力的骷髅头,又狠下心,切断两个手指,连同精血一起送到骷髅的最终空中,然后一团黑气在此从身上浮现,把它给包围了起来。

  随着骷髅头无精打采的吞了进去,身上的气息再次强横起来,而还越发的强大,等待烟雾散去,骷髅头已经恢复完好无初,甚至气势还更胜一筹。

  古争从对方骷髅头的眼中竟然感受到了憎恨,看着对方再次冲了过来。

  “你是不是没有其他方法了,还来这套。”古争看着对面收起武器,又驱使骷髅头,看来对方真的黔驴穷尽了,明知道只是来送死,还要来。

  “哼。”乌使者这时候也没之前嚣张的气势,对方趁其不备,偷袭伤了自己,自己才会承认对方确实技高一筹,身子也随身冲了过去。

  他要利用自己的经验,进行近身搏斗,自己承认对方有两把刷子,就不信你连近战都能完全掌握。

  要知道在近战中,失之毫厘,谬之千里,自己的经验比对方无数倍,自己怎么会再输。

  一道乌光再次从古争手中飞出,就连小剑在没有得到古争的指示,也自行跟了过去,目标就是前方的骷髅头。

  看着对面竟然扔出两件法宝,自己眼中精光一闪,只见骷髅头身形猛然一涨,身形直接翻了几倍,如同一间房屋那么大,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它直接张开巨大的嘴巴,一张一合之间,从嘴里吐出一道黑光,迎风涨大变成一个黑网,直接正好罩住判官笔和它身边的小剑,然后黑网猛地一缩,直接把它们困在里面。

  它们两个想要切断围困自己的黑网,发现对方非常坚韧,一时之间无法挣脱,随后骷髅嘴中直接再次一吸,黑网化作一道流光回到嘴中。

  骷髅头突然把嘴合上,眼睛也同样闭上,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圆球,收敛全身的气息,轰然从天空掉了下来,随着一声巨响,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

  把对方的武器全部收到自己的空间,死死的全力困住他们,自己放弃了一切进攻,刚才那副样子也是做给古争看,引诱他扔出自己的法宝。

  原本只想引出一个来减轻自己的压力,却没有想到一剑双雕,更让乌使者欣喜不已。

  古争看着自己的武器再次被收了进去,也不着急,虽然对方够围困一时,但绝对无法长时间禁锢,除非那同样档次的法宝才行。

  看着对方一脸狰狞的冲上来,知道对方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自己怡然不惧,开玩笑,你可能都不知道我和谁战斗过,随便说出来一个,你都能吓死。

  还能怕你?

  古争没有停在原地,脚尖一点,身形如苍鹰扑兔一般,纵身飞出,同样冲了过去。

  潘璇和一群修罗人远远的呆在侧面,生怕离近受到波及,其他三个人依然在昏迷者,被大家严密保护者,尤其潘璇,随时可以扩大护罩的范围。

  自己已经试过了,撑起最多可以同时保护五个人左右,只是防御强度下降一些,就无法再扩大。

  看着古争刚才已经占在上风,现在武器又被对方缴获,大家的心里跟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眼中一会焦急一会高兴。

  看着两个已经开始最惨烈的肉搏,不知道古争能否挡的住,这可不是凭借法宝和一些技巧,一时不慎,都有可能被对方一套给打成重伤,就此落败。

  两个人转眼间就已经混作一团,人影闪动,所有人都跟不上两个人动作,只见两个人从左边达到右边,两个无时无刻有一股罡风在周围,如果他们敢近身,不用他们出手,都被这罡风给刮碎。

  之前两个看似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景象,是因为两个人都一样,精准控制体内内两,没有丝毫浪费,看不出来有什么恐怖。

  两个这下近身,两个人都是全力以赴,手下不在留情,“怦怦”交手声音不断入耳,时不时周围产生爆炸,产生恐怖的声音,周围一片狼藉。

  “这厮到底什么妖孽,竟然比我还要厉害。”随着两个人打动,乌使者发现自己稍许落在下风。

  对方反应比自己更快,招式更加巧妙,层层拳影不断照着自己胸口,每一招都离不开自己的伤口,逮到自己的弱点一个劲地进攻。

  而且自己随着伤口的崩开,自己的气力没有当初那么勇猛,在这么下去,自己早晚都会落败,自己可不想就此落败,就当乌使者绞尽脑汁还有什么方法的时候。

  那个巨大骷髅头忽然震动一下,一声闷响从里面吗发出声音,让乌使者不自觉分神一下。

  “快要困不住。”

  古争发现对方竟然敢走神,虽然很快就继续恢复过来了,不过这点时间足以改变战局。

  两个人手掌再次交互的时候,乌使者的心神才从那边转移过来,忽然乌使者感觉自己的手掌并没有传来相撞,好似一击重拳落在空处一样,感觉软绵绵的,心里一阵吐血般的难受,还没来的反应过来。

  只见古争双手划一个半圆,又里向外,将乌使者的双手牵引过来,一牵一引之下,他的手不自觉已经倒转过来,朝着自己的胸膛打去,只听两声怦怦巨响,乌使者两只铁掌转眼间就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还不算完,所谓借力打力,霎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古争身形鹊起,双拳打出,快如惊雷,在乌使者惊恐的目光中,重重落在他的胸膛之处。

  只见乌使者直接凌空飞了出去,空中留一下血色的虹桥,整个人直接落在洞穴的中间,身子重重的落在地上。

  失去了乌使者的压制,那骷髅头也四分五裂,两个金光四射的武器从中飞了出来,古争随手把武器招了回来。

  乌使者感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已经错位,喉咙一甜,又是一道鲜血吐出,看着古争在飞快接近自己。

  自己转头一看,下一秒,身影消失在原地,直接冲着修罗人那边过去。

  潘璇在乌使者看往这边的时候,心里觉得一阵不妙,直接开启护罩,把周围郝大人他们笼罩起来。

  刚刚护罩起来,一个身影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只手正好被护罩挡住,让潘璇心里一阵后怕不已,要不是自己警觉的快,自己可能就被对方抓住了。

  其他人看到乌使者来到这里,接下来一轰而散,大家之前亲眼看到,潘璇的护罩可以挡住对方的攻击,所以很放心留下了她自己在这里。

  乌使者看到自己的计划受阻,懊恼的想到,要是自己速度在快点,肯定能抓住这个小妮子,可惜体内的伤势让自己就差一步。

  看着那几个重要的人物全部被潘璇给护住,随手一吸,一个没跑多远的金仙后期的修罗人,直接以更快的速度回来,挡在自己面前。

  此时古争也站在面前,看着乌使者拿着修罗人当作肉盾,脸上一副纠结的样子,不知道怎么下手。

  其实心里一点都不在意,要不是那么多人看着,自己连表情都不会做,直接一起干死。

  可是现在作为修罗的一份子,该有的表演还是必须上的。

  乌使者其实自己更希望拿那个女娃当人质,重要性简直不能相比,相比之下,这个人质真是可有可无。

  乌使者看着成功了逼迫了对方停了下来,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真怕对方不管不顾的直接上来,不管怎么说,这样自己也有了足够的砝码。

  “你不要过来,要不然我就杀了他。”乌使者色厉内荏喊道,同时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处。

  这个修罗早已经被控制了,一点行动都不能做,就生怕他在来一个自爆,拉着自己。

  从之前的威风凛凛到如今的丧家之犬,起伏实在太大,乌使者心里充满了悲愤,虽然已经杀了几百个修罗了,但是还是感觉自己亏,因为这些远远不足弥补自己的创伤。

  自己还想在杀出去,把他这个秘境给破坏掉,一是为了报仇,另一方面还想摧毁这个世界。

  现在看来之前的希望,现在统统要破碎了,说不定这次真的死定了,可是自己哪怕有着这个觉悟,但是还是不想死。

  自己绝不后悔之前浪费那么多时间,如果一开始自己就直接把所有人杀光,虽然可以成功避免落到如此地步。

  可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伤势不是一会能够养好,在接下来的上万年,那股憋在心里的怒气会把自己烧成灰,必须发泄出去。

  现在心中的怒气,成功的发泄了不少,可是对方也直接蹦出来一个怪胎,用秘法强行达到大罗境界,那契合度简直比自己还要高,自己全方位落败,输的不冤。

  这个时候其他人纷纷来到古争的身后,大家都知道现在自己这边,古争已经成功了压制了对方,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只是对面的族人现在落在对方手里,明知道,只要古争不顾他的生死,对方只能再次逃窜,可是谁也不想开口,当这个罪人。

  那个族人虽然知道自己的死亡率一定很高,可是求生的本能,虽然无法说话,还是让他眼中放出希翼的眼神,自己还不想死。

  “不要估计他的生死。”潘璇在一旁冷不丁的说到,自己已经看出来,如果自己不最决定,还真有可能在耽误下去。

  乌使者脸色经过这一下的缓冲已经好了不少,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新的情况,必须直接放弃他了。

看过《餮仙传人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