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血屠金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此武天宗微微皱眉:“墨江怎么又去找清净教这般的老鼠了,老鼠能有修炼重要?四十多年了,还是这么不知轻重。”

  墨江,灭魔司五天将之一,实力强横,镇守巴兴郡,同样是顶级的大人物。

  听到武天宗说自己的顶头上司,这都护头都快低进地板中了,他恨不得将自己耳朵割掉,一句话都不敢应。

  武天宗又说了喃喃自语了几句后接着又道:“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跟我说说。”

  都护一听松了口气,脑子极速运转,眼睛猛的一亮道:“司主,还真有一事!”

  “咱们灭魔司有一玄守上了人榜了!”

  这还真是一件稀罕事,灭魔司当官的大部分都超过了二十岁,二十岁之下的少之又少且天赋不算太好,所以有人进入人榜确实是一件稀罕的事情。

  “哦?不错,”武天宗点点头,称赞了一句就没后话了,对他这般存在而言,这种事小的不能再小。

  都护又道:“那人乃是重山城清河县玄守,名叫王全,出身普通,是从吞妖大窟之中走出去的,没想到一路成长到了玄守,天赋惊人。”

  “特别是他的战绩,以杀死清净教镇灭进入人榜第六十,后又一拳差点打杀人榜六十三的陈宗文以及几招打杀两名内力贯穿周身境的武者,一举冲到了人榜二十八。”

  “据说跟司主您一样,那王全也是精通炼体的武者,江湖人还给他起了个称号叫做血屠金刚。”

  都护说着,腰杆都微微挺直了一些,姜岩蒋乌都是自己手下,王全四舍五入当然也是自己手下,因此这位都护也是感到与荣而焉。

  “哦?”武天宗这才有点好奇了起来,人榜前三十可不简单,上了前三十的武者都是人中龙凤,何况这一届人榜天骄前面三十都是妖孽,含金量巨大。

  可以说这一届的人榜前三十,哪怕是个二十九名放在前几届人榜都能横扫大堆,轻松挤进前十五。

  “我灭魔司居然还有这种天才?有趣有趣。”

  武天宗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最多三十来岁的青年俊俏面孔,长发大半都是白发,显得神异。

  他脸上露出些许好奇,灭魔司这么多年以来,这般天骄还是头一次出现。

  沉吟片刻,武天宗露出一丝笑容。

  “我对那王全挺好奇的,带他过来见我一面。”

  “是,司主!”李都护大喜过望立即行礼。

  “嗯,去吧。”

  武天宗挥了挥手,追人了。

  李都护见此又行一礼后快速离去。

  阁楼除了武天宗以外彻底无人,大约是站的有些累了,武天宗挺拔的身子弯曲,甚至盘腿坐下,但依旧宛若小山。

  他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看向远方,眸子之中仿佛倒映出了一片场景。

  乌云蔽日,黑云压顶,没有丝毫阳光,仿若黑白画卷的世界中浮现一对对军队,嘶吼,咆哮,刀剑碰撞,鲜血四溅。

  以及天穹之上的无数道高高在上的身影,还有遥远之处那狰狞诡异正扭曲的道道庞大影子。

  这画卷,诡异神秘又充斥杀机。

  “武道有极限…”武天宗轻声呢喃,像是给自己说,又像是给别人说。

  “但我,没有极限。”

  眼底之中,满是血红之色。

  ……

  重山城,清河县,灭魔司之中。

  空旷小院里,一道娇弱优美的苗条声音正在练刀。

  刀声赫赫,斩出道道风声。

  “燃木快刀不要全力,需要留一丝力气,否则无法衔接下一刀,”王全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指点丁幼若。

  “好!”丁幼若大喝一声,继续开始练刀,任凭大汗淋漓也没有放弃。

  这几日以来,丁幼若一直如此,几乎化身成了武疯子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练刀。

  若不是时不时有王全内力滋养身体,恐怕铁打的身子也顶不住这样的摧残。

  观魔这门精神武功在昨日深夜的时候便已经突破圆满之境,进无可进,那尊魔头已彻底凝实,发挥的力量更强。

  大概能发挥自己强大精神力的百分之十了。

  喝了一口茶,王全一心二用一边看着丁幼若练武,一边思考。

  他发现自己最强的东西应该不是炼体武功,也不是什么内功心法,而是灵魂精神。

  将近五十的灵魂强度已经超过正常人不知多少,哪怕是圆满级别的观魔也只能发挥出百分之十的灵魂强度,但就算如此,如今观魔也能轻松将内力境武者搞得神智不清。

  若是能有一门精神武功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力量全部发挥出去,那般力量一定很吓人,兴许罡气境的外罡乃至内罡武者都能轻松将对方神智扰乱。

  正当王全思索武功时,突然院门轻轻敲响,院门打开,郭成平脸色有些奇怪的道:“大人,清风剑宗宗主求见。”

  “哦?”王全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丝笑容:“居然来的这么快。”

  再他杀死两名清风剑宗长老后王全就有了心理准备那剑宗随时就会找自己算账,原本以为还要过几日时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宗主亲自出马。

  这是不玩打了小的来老的,而是直接王炸。

  王全倒也不怕那清风剑宗宗主,罡气外罡境王全可能没把握打败对方,但不败应该是没有问题。

  自己如今实力打普通内力贯穿周身境武者就跟打狗一样,罡气外罡境再强大应该也有个极限,不可能轻松打败自己,顶多略胜一筹。

  因此王全还真没多少害怕的。

  “带我去看看,贵客临门,这当主人的怎么能不去?”王全拍了拍手,起身笑道。

  郭成平立即带着王全离开小院,来到一处精致房间之中。

  房间中,一身穿青衣背负长剑的中年人正饶有兴致的喝着茶吃着糕点。

  中年人面孔普通,但气势不凡,一身锋利剑意没有丝毫隐瞒,好似要捅破天穹一般。

  王全一走进房间之中便感觉到了一股锋利剑意仿佛在观察自己,那锋利的感觉使得皮肤生痛,心脏轻轻跳动,王全汗毛倒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此人很强,远比什么龙虎尊者都要更强,恐怕比起那妖兽炽虎都要强大。

  王全观察中年的时候中年人也在打量王全,与王全的感受基本一样,内心惊讶无比。

  到了他这等境界已经隐隐能够看出来对手实力如何,哪怕对方隐藏极深,但武者的第六感也依旧能够察觉到危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