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身体能挂机修炼 > 153:导火线,局势混乱(订阅崩了,救命)

我的书架

153:导火线,局势混乱(订阅崩了,救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中年人见王全不想交谈,也不自找没趣,拱手行了一礼后带着半截躯体转身离去。

  并且还顺手给了店家银子补偿。

  王全起身准备离去,不过刚准备离开,黄崧就姗姗来迟上了楼。

  “哟,这是怎么回事?”黄崧惊了一下。

  “刚刚有些江湖客做了一场,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

  王全笑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刚刚我见有人抱着半截尸体,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这手下的也太狠了一点,”黄崧啧啧一声。

  王全尴尬的笑了笑。

  “距离郡主的生辰宴还有四天时间,这几日你要是没有去处的话就与我一同吧,我在玄都这边租了一间大院,特娘的,忒贵了。”

  黄崧骂了一声,心痛的不得了。

  玄都物价是真的高,加上最近许多大人物前来,更是导致这些房屋的价格疯狂上涨,只是一个院子,租个几天时间居然都要几十两白银,简直就是抢钱。

  “好,多谢大人了,”王全抱拳。

  “小事一桩。”

  黄崧找了一把还算完整的椅子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说起来,现在玄都的局势问题有些严重,你要多注意,我怀疑玄都中藏着邪教妖人或者元国的蛮子。”

  黄崧轻声说道,挥手打出一片纯正罡气,以特殊技巧隔绝声音,使得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

  “怎么会?这可是玄都!”王全惊道。

  “呵呵,当今陛下是什么样子的,朝廷是什么样子的你不清楚,但我可是清楚的不得了,实际上我来找你的路上时便察觉到了有邪教妖人的气息,我与清净教的垃圾交过手,他们的气息就像是臭鸡蛋一样臭不可闻。”

  黄崧喝了一口酒,饶有趣味的道:“或许不仅仅只有邪教的,魔教的家伙也说不定来了,现在这玄都啊可是一大染缸,什么东西都有。”

  “依我看来,这郡主生辰宴可能就是一个导火线,邪教妖人必定有所谋划,咱们需要小心一点了。”

  黄崧说罢,将所有酒水一口喝下,神色阴沉,不知道想些什么。

  王全脸色也有些难看,现在这么看来的话,可能局势问题确实有些大。

  看在外面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了验证猜测,王全深吸一口气突然闭上了眼睛。

  一股庞大的精神力以王全为中心向四周散发蔓延,直到扩散了方圆百米距离,这才不再四散。

  如今之精神灵魂已经达到一百点,强度大的可怕,已经远远超过同境的所有武者,真罡宗师都不会比王全的精神力强,或许已经比拟天人强者。

  五秒钟后,王全睁开眼睛。

  “黄大人,你是对的。”

  王全轻声道,他刚刚精神力笼罩方圆百米,确实如黄崧所说,在那一片人群之中他发现了有许多道清净教妖人的波动痕迹。

  王全与清净教妖人交手不止一次,因此对这些妖人,极为熟悉,那恶臭的灵魂让人作呕。

  “呵呵,莫非本官还骗你不成,”黄崧笑了笑,起身道:“走吧。”

  “好。”

  王全点点头,与黄崧一同离去。

  几日时间下来,王全一直待在院中修炼精神武功九霄雷霆真神法典,几日修炼也算有点心得。

  距离突破大成境界已经不远。

  纯一大日真功已经无法修炼,这门武功达到圆满,它只能修炼到外罡境界。

  因此,寻找更强的至阳功法也要进行了。

  今日,王全也准备继续修炼九霄雷霆真神法典,这门精神武功达到大成后就能够修炼秘技九霄雷狱对实力有着不错提升。

  不过王全刚准备开始今日修炼时,黄崧却满脸笑容的推门而入。

  “小子,你艳福不浅啊。”

  “怎么了?”王全满脸茫然。

  “呵呵,我不打扰你们,先行一步,”黄崧一脸的过来人表情,说罢立即离去。

  然后满脸茫然的王全就看到了两个身材苗条,肤若凝脂,戴着面纱的女子走了进来。

  穿着绿色长裙,将面纱取下,露出小家碧玉的容貌的姑娘作了一个礼,轻声道:“多谢大人上次出手相救。”

  “无妨,”王全眉毛轻挑,他认识这女子,正是当初救下汤雨珊时顺便救下的侍女。

  既然侍女前来,那旁边这个女子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王大哥,别来无恙,许久未见…雨珊甚是想念。”

  另外一边的蓝裙女子卸下面纱,露出娇羞可爱的面孔。

  小脸红红的,就像是涂了大片胭脂一样,害羞的不得了。

  仿佛碰一碰就会浑身冒热气。

  “进来吧,”王全见到汤雨珊,顿时感觉头大,倒不是嫌弃对方,只是觉得汤雨珊身为定军王之女,而且最近风头正盛,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她,她偷偷出来见自己,指不定就被人发现了。

  “谢谢王大哥,”汤雨珊轻轻道,小步的走进房间,好奇的打量周围。

  “没什么可看的,这院子是黄大人租下来的,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王全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坐下喝喝茶吧。”

  “嗯嗯。”

  两女坐下,汤雨珊端着茶杯,低着头,轻抿茶水时不时偷偷观察一下王全。

  “明日就是郡主你的生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来见我,恐怕不妥。”

  汤雨珊连忙摇头:“王大哥你放心,我们是偷偷出来的,并且还带了面纱,不会给你惹麻烦。”

  “也罢,郡主找我是有何事?”王全懒得过多解释,直接开门见山。

  “这…”汤雨珊脸色立即红了起来,开口几次,却不敢说出口。

  一旁侍女小玉见此碰了碰汤雨珊,给了使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后,汤雨珊仿佛下定决心一样,深吸一口气道。

  “王大哥,我这次来找你是想…是想让你帮我个忙。”

  “明日的生辰宴,我爹爹觉得我岁数到了,应当是嫁人的年岁,所以想…想来一场比武招亲,能够入他眼的,日后就是我的夫君。”

  “这个请求可能有些过分,但…王大哥还请帮帮我,我不想嫁给其他人!”

  汤雨珊眼圈红红,我见犹怜。

  王全听此,眉毛一皱。

  比武招亲?定军王怎么会干这事,未免有些掉格调了吧。

  “若是王大哥不愿,雨珊也不会强求,”汤雨珊见王全眉毛皱起,以为是他不愿意,一颗芳心直接沉入万丈深渊,脸色都白了。

  “不…”王全摇了摇头,看着汤雨珊梨花带雨的面容,微微沉思片刻。

  “此事容我慎重考虑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