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确认关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出万书楼,没走几步时,王全却突然发现了一个熟人。

  那人身穿一身华贵服饰,身后跟着五六人,好不威风。

  这人正是之前被王全打的重伤差点凉凉的三皇子景风,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看他便恢复的差不多,只能说皇室的灵丹妙药确实够多。

  要是平常人,被王全这么一锤,估计再少也得躺个半年。

  王全懒得理会这人,瞥了一眼就擦身离去。

  然而景风却停了下来,望着王全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浓烈怨毒。

  “听闻王兄,哦不,王大人即将前往边境任职边境大将一职,一品大官,可真是一步登天啊,王大人以后可是前途无量,只是还请不要死在那里。”

  景风冷笑着说道。

  王全停了下来,转身瞥了一眼景风,眼神淡漠,就像是看一只蝼蚁一样。

  “手下败将,收起你这副小人的嘴脸吧,除了地位以外,你一无是处。”

  说罢,王全转身离去,他对这家伙没有什么好感。

  当初比武的时候这杂碎掏出那炸药,明显是想将他给炸死,而且这杂碎还设计用毒,现在一想来,新仇旧恨加在一起。

  王全心中对景风的杀意就像是火焰一般猛然激发了起来,熊熊燃烧,若不是顾忌对方的身份以及这里是皇宫,他早就一拳打爆这杂碎的脑袋了。

  得找个机会,想个办法把这蝼蚁杀了。

  虽然他不怕这种废物,但废物也能让人心烦,如同蚊子一般,终究还是能让人有些烦躁。

  因此,还是杀了比较好。

  几步之间,瞬间消失在了此处。

  景风咬着牙,眼中的怨毒几乎不加掩饰,杀意在心中暴虐的升起,恨不得将王全给千刀万剐。

  原本他必定能够迎娶汤雨珊,抱上定军王这根大腿,然后借此实力大增,甚至足够与太子比拟,将来甚至能坐一坐那龙椅也说不定。

  可现在,一切都没了,景风自然不甘心,自然怨毒王全。

  不过他什么也做不到。

  “三殿下,王全此人已经得势,而且他的实力似乎突破到了宗师境界,还是不要再得罪下去了,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啊。”

  旁边的中年谋士见此,连忙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别看皇子这个名头很厉害,但除了太子以外,其余的皇子也就那样,特别是在真灵帝几乎感情淡漠这个情况下,这些皇子的力量更是降低。

  一位真罡宗师,还与定军王有着密切关系的人,还真得罪不起。

  景风深吸一大口,闷声点头:“我知道了。”

  ....

  王全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王府,而是去院子中找黄崧。

  翻墙进院,此时黄崧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动静身躯立即紧绷起来,结果一看是王全,他的身子又舒缓了下来。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什么情况了?”黄崧走了过来打了王全一锤。

  王全苦笑一声道:“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不能陪大哥你一起回去了,我要待在王府一阵日子,然后五天后,便要前往边境。”

  “你去边境干什么?当王爷的女婿还要去边境磨炼一下?”黄崧疑惑道,忽然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王全,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色涨红,都快要冒气了。

  “等等,你他娘的突破宗师了?!”

  黄崧失声道,震惊无比。

  刚刚王全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仔细一看,对方那堪比烈阳一般完全不可忽视的气势,好似远古巨兽一样,压的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受,他只在墨江这种顶尖宗师身上感受到过,再加上王全身上那亮眼,犹如人中之龙的气势,这代表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可...王全才突破罡气境界多久啊?

  前阵子还是一个内罡武者,结果就几天不见的功夫一下就突破到了真罡宗师,开什么玩笑?

  王全点点头,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略有叹息:“还是太弱了,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

  这是什么话...

  黄崧面无表情,有点想把这家伙打死的冲动。

  “你怎么会这么快达到宗师境界?”黄崧忍不住问道。

  他待在内罡境界这么多年,对突破真罡境界的难度是深有体会。

  压缩罡气,将罡气蜕变为真气,这一点不仅需要毅力还需要天赋。

  寻常人,几十年到死都别想完成这一点,哪怕是他,到如今也只完成了大半,但即便如此,黄崧也打消了任何想法。

  真罡太难太难,想要突破,几乎不可能。

  黄崧知道王全的天赋有多么吓人,这家伙突破宗师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再怎么也得几年甚至十多年过后吧。

  几天时间就突破宗师,黄崧都有理由怀疑王全是不是被什么存在夺舍了。

  “这事全靠王爷帮助。”

  王全解释了为何自己突破这么快的原因。

  听此,黄崧这才释然,眼神羡慕的要死。

  “你这大腿抱的真是让人羡慕,也就是我年纪大了,还被你嫂子压榨的不成人样,不然放在二十多年前,肯定也能抱上大腿。”

  “对了,你为何要去边境,据我所知,那边不怎么太平。”

  黄崧说到此处,严肃起来问道。

  王全道:“陛下让我前往边境,担任边境大将一职。”

  “边境大将?一品大官!?”黄崧震惊的差点舌头都给咬了下来。

  不过仔细一思考,黄崧眉毛却是皱了起来:“真灵帝怎么会如此武断,让你去边境,这不是乱来吗,这边境大将不是个好去处。”

  他也是有些门道,自然知道如今的局势。

  “确实,因为前几天的事情,真灵帝大怒,要将原本的边境大将王辰杀死,让我代替上去,实在是有些可笑。”

  王全冷笑一声,他到了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真灵帝哪里了。

  如今局势,第一个爆发的就是边境,到时候乱战起来,血肉磨盘的战场之中宗师都得饮恨。

  死亡概率极大。

  这不是个什么好差事。

  何况王全对领兵打仗这些事情根本就一窍不通。

  让他去杀人还行,带兵打仗就是为难他了。

  “有什么办法吗?”黄崧问道。

  王全摇了摇头:“皇命难违,不过王爷会给我想办法的。”

  “那就好,以王爷的手段捞你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听此黄崧放下心来。

  “你来的迟了,本来还准备请你吃饭,可惜我待会就离去了。”

  黄崧转移了话题,笑着道。

  “这么快?”

  “嗯,城里事务繁多,需要我回去主持。”

  “那好吧,实在可惜了,另外....”

  王全沉默了一下,想了想还说说道:“黄大哥还是趁现在还算风平浪静,多多修炼,用尽全力将修为提升上来吧。”

  “我去了一趟万书楼,发现了很多。”

  “无上存在将要复苏,世界即将大乱,这是比战争还要更为残酷的事情,希望黄大哥能尽快成就宗师,否则...”

  王全没有说下去,但意思黄崧听明白了,会死。

  他的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知晓一些古武时代的事情,包括无上存在,王全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

  “确定吗?”

  “极为确信,若你不信,可以去问问墨天将或者司主,大海之中沉睡的天母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这些日子以来妖魔出现的例子,难道还少吗?”

  “做好准备吧。”

  “....我明白了,多谢。”

  黄崧凝重感激的抱拳。

  “无妨,保重。”

  王全也抱拳回了一礼,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黄崧叹了一口气,这次一别,也不知多久才能再次相逢了。

  或许再也见不到,亦或是不是同一个世界了也说不定。

  这世界太多不确定性了。

  收拾好行囊,骑马离去。

  ......

  亲眼送别黄崧离开后,王全这才离去。

  于他而言,这次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他对黄崧很感激,因此说了这么多并提醒对方。

  在时代的潮流下,所有人都无法置身其外,希望黄崧听进去自己的话吧。

  回到王府,刚刚踏进王府瞬间,脑海之中就响起了定军王的声音。

  “来我书房一趟。”

  听此,王全也没有多想,换了一条路直接前往定军王的书房。

  在王府之中待了这么些时日,王全也算对王府颇为了解了。

  几个呼吸后,王全来到书房。

  敲门,听到汤玄进的声音后王全这才进去。

  汤玄坐在椅子上,旁边则是乖乖坐在一边的汤雨珊。

  汤雨珊见到王全,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心情都雀跃起来。

  汤玄见自己女儿这个样子,轻轻咳嗽一声。

  这人都还没嫁出去都这个样子了,嫁出去了还得了,岂不是天天黏在一起,他这个亲爹估计都不管。

  一想到这里,汤玄就心酸的很。

  汤雨珊听到自己爹爹的咳嗽,低下了脑袋,不敢多看王全。

  王全看到她这个样子,感觉有趣极了。

  “这次让你们来..额,你突破宗师了?”汤玄开口正准备说正事,见王全身上的气息圆满无比,不由得惊了一下。

  “嗯,侥幸。”

  王全点点头,将万书楼的经过说了出来,这种事没必要隐瞒。

  “无上...”汤玄眉毛紧紧皱起,感觉都能夹死苍蝇。

  “我知道祂们即将苏醒,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宙光一脉都已经苏醒了过来,这世道越发不安稳了。”

  汤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哪怕他身为定军王,大玄军神,天人武者,此刻也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爹爹,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无上又是什么东西?”汤雨珊好奇问道。

  汤玄笑着说道:“没什么,有些麻烦的小事而已,爹能解决。”

  他并不准备将真相告诉汤雨珊,因为真相太绝望了。

  有时候当个无知者更好。

  “好吧,”汤雨珊听此也就没有多问了,在她心目之中,自己爹是除了王大哥以外最厉害的了,几乎没有什么事情难道对方。

  从小,她就是听着定军王的故事长大的,因此极为崇拜汤玄,没成想后面自己竟然是汤玄的女儿。

  “好了,不说那些烦心事了,我这次让你们来,是想让你们尽快定下关系。”

  汤玄笑着说道,就是笑容有点勉强。

  王全惊了,汤雨珊也惊了。

  小脸瞬间就通红一片。

  头都快低到地下了,声音小小的道:“我,我没什么意见,就看王大哥这边了。”

  她的心意,谁都明白的。

  王全想了一会,也就两秒的时间。

  “我也没什么意见。”

  他对汤雨珊并不厌恶,相反这些日子以来,他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温暖,若说喜欢吧,可能还真有一点。

  所以既然郎有情妾有意,那就顺水推舟吧。

  王全也不想这么下去了,单身了一辈子,这辈子总该脱个单。

  “那好吧,要我看就定个良辰吉日早点成亲吧,”汤玄看王全怎么看都感觉不爽,索性懒得看了。

  “不过这个日子估计有点久,雨珊你得做好与王全分别一阵子的准备。”

  “为什么?”汤雨珊开心害羞的脸色一下愣住了,疑惑问道。

  “因为王全受陛下命令要去边境担任边境大将,那边过于危险,不过我会捞他出来,所以你要等一阵子。”

  汤玄解释道。

  “我要和王大哥一起去!”汤雨珊认真道。

  没有半点迟疑。

  “不许去!”汤玄猛然起身,严肃的盯着汤雨珊。

  他极为认真,大概是语气过于严肃,吓得汤雨珊都身子颤了一下,眼圈都红了。

  “.........”

  “总而言之,不准去,边境太过危险了,我不能让你过去,你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承受不了。”

  定军王说完沉默了一下,嘴唇微微颤抖,还是转身离去。

  这一点上,他就像前世的一些不善言辞的父亲一样。

  对这种事情毫无办法。

  看了看眼圈红红的汤雨珊,王全想了想,拍了拍她的背。

  “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确实如他所说,边境很危险,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我知道了王大哥,我会听话在家乖乖等你的。”

  汤雨珊点点头,只是终究还是掉了几滴眼泪。

  王全哪里受到过这种阵势,瞬间就慌了。

  “哎...别哭啊,别哭别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