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霸占诸天 > 第001章 鼻青脸肿

第001章 鼻青脸肿


  凌海市,属于一个二流城市,经历了万载岁月,很多景物都留下了风霜,逃不过被无情岁月雕琢的痕迹。

  热闹非凡的街道上,一个鼻青脸肿的少年步履蹒跚,掩面朝着一间诊所而去,这条路他最是熟悉不过,因为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不下数十次。

  他是楚恒,也是一个高中生,升入高中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内,他的记忆力几乎是每天都在下降。

  因此而跑了许多次医院,日积月累下来,几乎是跑遍了凌海市三分之一的医院,不论医术精湛或是平庸的医生,皆是束手无策,都是一样的诊断结果——无中生有。

  也就是说,他们对楚恒所说的病因根本就不相信,认为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故意装作是病人来捉弄消遣他们,败坏他们的名声。故而,他们在这个行业之中,将楚恒列入黑名单,以方便一劳永逸。

  记忆力日复一日的下降,楚恒的成绩由班上第一全年级第二骤降到迄今为止的倒数第三,距离倒数第一已经不远了。他的地位在老师的心中一落千丈,跌落到极致,可谓是人生的第一个低谷。

  班主任阳晴晴找他谈话很多次,都是劝诫他早点退学,进入社会,多赚点钱治病才是楚恒的首要之事。

  楚恒执拗,从不相信自己会彻底变成一个废人,故而,坚定不移地坚持读书,哪怕是收获不足理想之中的百分之一,他也没有放弃自己心中的一线曙光,以及东山再起的渺茫可能。

  同学们见楚恒一日不如一日,地位快速地下降,成为了一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对象,老师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置若罔闻。

  在他们的心中,楚恒就是一个拖后腿的累赘,恨不得早点将他送出这个班级,甚至是这个学校。

  身为老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针对楚恒,故而便假借同学们的手,来给楚恒施加压力,希望楚恒能够自觉一点,提交退学申请书。

  老师们的不闻不问,让欺负楚恒的同学渐渐的不再顾忌什么,开始变本加厉起来。纷纷放开手脚,将楚恒当做是健身房的沙包,找到合适的机会便对他进行一顿特殊的招待,鼻青脸肿乃是必不可少,已经成为了楚恒身份的象征。

  半年时间内,楚恒承受了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套餐,不仅没有让他心生恐惧与退意,反而让他的心智更加的坚毅不屈,意志得到了一次升华。

  对这样的特殊套餐,楚恒早已习以为常,欺负他的同学们被他当做是陪练,而且还是费心费力不收费的那一种。

  总的来说,还是楚恒赚了!

  一直有一个声音缭绕在楚恒的心间:一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无业游民而已,不值一提,在我人生的道路上,你们注定是只能够仰望我的存在的小小过客而已,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

  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这一间诊所,楚恒心中所有的不悦一扫而空,就像是看到了天堂一般,来到了仙境的天宫,来自心底深处的喜悦情不自禁汹涌澎湃起来,笑容满面,精神抖擞。

  楚恒哪里还有一丝受害者的模样,被满满幸福快乐笼罩起来,充满了温暖与舒心的气息,与表面上看到的景象截然相反。

  仁民诊所,乃是用这家诊所主人的名字而命名并注册的,他的名字叫做黄仁民,已经五十多岁了,慈眉善目,为人很好,深受邻居与群众的喜爱。

  诊所有两层,共两百平方米左右,一层是开门经营,另外一层便是黄仁民所居住的地方。

  现在,诊所里并不是很热闹,只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凳子上,等待着黄仁民的诊治。

  黄仁民气质悠然,有几分飘渺的气息,自远处一看,缭绕着几缕仙人的味道。他正在为一个看起来很痛苦的老人全神贯注地针灸,一根根银白色的细针信手拈来,手法娴熟,行云流水。

  走近一看,他的一举一动仿佛暗合天地之间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理,玄之又玄,浑身上下的飘渺之气仿佛不翼而飞,充满了返璞归真的气息,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楚恒脚步轻缓地走进去,并没有打扰,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看着,同样的,也在静静的等待。他对医术也有兴趣,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他的病,别人都束手无策,让他很失望。

  别人靠不住,故而楚恒想要学习医术,然后根据自己的情况治疗自己,让自己的病早日灰飞烟灭,恢复正常状态。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能够为自己解除病痛与苦恼增加一些可能性呢!

  几个老人家看到楚恒的情况,心生同情之意,面露同情之色,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便形成了一个约定,那就是让楚恒插队,先行治疗伤势,他们延后一些时间也没有什么关系。

  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黄仁民替别人针灸,楚恒看得懵懵懂懂的,一知半解,认识一些穴道的位置,但施镇的手法根本就没有见过,这让楚恒很是好奇,已经打算稍后请教这位黄仁民老爷爷了。

  几分钟过后,黄仁民终于针灸完毕,那位老人家的面色不再痛苦,开始放松下来。随后,他便为这位老人家登记信息,然后制定了医疗方案,也就是开药方,抓取了一些中草药,并嘱咐服用的注意事项。

  这位老人家走后,黄仁民便准备为下一位病者治疗病痛,一抬头,便看到了鼻青脸肿的楚恒,他云淡风轻的神色变了,有几分生气地对楚恒说道:“你这个小家伙,整天就知道打架,是不是皮痒了,要不老头子我给你治治?”

  “呵呵,黄爷爷,我也不想啊,这次完全是意外,对,就是意外。”楚恒瞬间便站起来,尴尬地笑了笑,几分抱歉地说道:“黄爷爷,又要麻烦您老人家出手了,先给这几位老爷爷老奶奶看病吧,我在旁边看一会儿。”

  “意外?又是意外?你说,你这个小家伙到底还有多少次意外?每次你来都是鼻青脸肿的,每次你来都是这样说的,你当我这个老头子是老糊涂不成!意外事故与人为事故我都分不清楚?”黄仁民当即一拍桌子,一副怒气冲天且又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关心之意愈发强烈,说道:“你说,你是不是又被你的那些同学欺负了?什么玩意儿,整天就知道欺负你,不学无术,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如何管教的,你们的老师是如何教育的?

  这样的情况都能够连续不断地发生,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难道,现在的同学都这么无法无天了么?

  走,老头子我给你撑腰去,谁揍的你,你就算是心慈手软不想直接揍回去,也该让凶手赔偿一点医药费吧,千儿八百万还是可以的。”

  说罢,黄仁民便走了过来,想要拉住楚恒的手臂,然后去为楚恒讨回公道。

  楚恒急忙躲开,谁知道,黄仁民并非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的老人,而是一个武学高手,还没有跑开,就被他给抓住了,连拖带拽朝着门外走去。

  “别啊,黄爷爷,不用管他们,我自己能够应付过来,您老人家就不用担心了。”楚恒想要挣扎脱离黄仁民的手掌,却是不料,他的手臂宛如被铁钳夹住一般,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晃动不了分毫,眼里满是震惊之色,愣了愣,苦涩着脸,急忙拒绝说道。心中甚是惊讶:黄爷爷肯定不是普通人!

  黄仁民能够挺身而出,帮他讨回公道,他还是很感动的,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家人的关切之意,充斥着温馨的气息。

  不过,楚恒有自己的打算,要是没有了那些捣乱并给他施加压力的同学,自己肯定会失去一次磨砺成长的机会。

  他不想半途而废,半年多的时间都走过来了,还有不到半年就要高考了,到时候,大家也该分道扬镳了,他也就功德圆满了。

  “小家伙,你说什么,你自己能够应付?你就是这样应付的?应付了半年时间,还是鼻青脸肿的模样,老头子我相信你才是老糊涂呢!”黄仁民当即脸色不悦,许些怒气地看着楚恒,嗔怒地说道:“你也知道你的记忆力不行,每天都在下降,难道你现在的记忆力还算是普通,你的病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就连前不久发生过的事情你都忘记了,你是不是想要气死老头子我?”

  所有为楚恒诊断过病情的医生都不相信他有病,只有黄仁民相信他的病情,并且,还在不断地阅读古籍善本,寻找解决的办法。

  可惜了,楚恒的病情前所未闻,十分的诡异与古怪,难度说起来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黄仁民行医几十年,拥有比较精湛的中医医术,也没有弄清楚病因的源头,一知半解,一直拖延到今天。

  推测得知楚恒的病情再次加重,他的心情瞬间便不好了,焦急万分,可谓是心急如焚,故而,便停下了脚步,松开了楚恒的手臂。

  他可是把楚恒当做是自己的亲孙子,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楚恒的病情加重而无动于衷呢!

  看着黄仁民满脸焦急的关切模样,楚恒心中暖暖的,心间似有一道暖流流淌而过,触动他的心弦,便急忙说道:“黄爷爷,不是这样的,今天发生过的事实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身上还有脸上的伤,不是同学们主动送给我的,而是我请同学们送给我的!

  这样的话,身体上的疼痛可能会刺激中枢神经,延缓记忆力衰退,我也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啊,这件事情情非得已,黄爷爷您老人家不用担心,我没有生命危险的!”

  被别人给暴揍了一顿,还能够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真是让人耳目一新,惊诧不已!

  黄仁民年纪大了,心境可谓是平稳无比,没有了年轻人的心浮气躁,听到楚恒的话语,这颗心也被震惊得七上八下,一个趔趄,差点就向着后方倾倒下去。还好有武学的功底,及时稳住身体,古怪地看着楚恒,久久无语。

  蓦然间,他的心中暗道一声:“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坏了,被别人暴揍了还给别人说好话,这样维护别人,让老头子我如何去为他讨回公道啊?”

  多了一项受虐症,黄仁民不再推测,而是转为肯定,楚恒这个小家伙的病情又加重了。要是不尽快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即便是楚恒不死,也会面目全非,甚至是暗疾陈列,丢掉半条命也是极有可能的。

  为了缓解紧张而又尴尬的气氛,黄仁民当即便不再怒气冲天,而是平静下来,对着楚恒微笑道:“小家伙,既然你觉得自己被暴揍一顿可以延缓病情的加重,老头子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呵呵,既然如此,那黄爷爷我也该送点一点礼物不是!”

  “过来,让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松松筋骨,好好的为你缓解病情。”黄仁民继续说道,两只手掌揉捏在一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来,络绎不绝,清脆入耳。他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玩味,还有一些不怀好意,就像是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楚恒急忙后退几步,有些害怕地看着黄仁民,这时候,心中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就不会说出之前的话语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今天自己已经够惨了,楚恒可不愿意再遭受到这种惨不忍睹苦不堪言叫苦不迭的特殊套餐了,故而,急忙摆了摆手,拒绝说道:“黄爷爷,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今天的记忆已经够深刻了,再继续下去,会毁容的,说不定还会出人命的!”

  诊所里的几位老爷爷与老奶奶都是常客了,知道黄仁民对楚恒犹如亲孙子一般,是不会伤害到楚恒的,故而,坐在凳子上看好戏,没有一丝一毫劝解黄仁民的意思。

  “要的,要的,怎么可能不需要呢!小家伙,你忘记了,老头子我可是一个医生,下手会很有分寸的,保证不会让你毁容,也不会伤及你的性命的。

  再者说,为了能够加快速度缓解你的病情,老头子我看,暴揍你一顿还是很有必要的。你放心好了,我下手不会很重的,保证让你感到舒服,就像是给你按摩一样。”

  说着说着,黄仁民笑呵呵地朝着楚恒走过来,一副准备要立刻动手动脚的样子,吓得楚恒连连后退。

  退到墙壁之处,楚恒退无可退,脸色比超级无敌大苦瓜还要苦涩几分,可怜兮兮地看着黄仁民,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然后弱弱的求饶说道:“黄爷爷,您老人家不要吓唬我啊,我可是有心脏病的,受不得刺激的。

  而且,我还是您老人家的干孙子,您老人家一定不会动手动脚的对不对?您老人家一定舍不得动手动脚的对不对?”

  “谁说老头子我舍不得动手动脚的,我现在可是要给你治病啊,形势逼人啊,哪怕是心中再怎么舍不得,老头子我也要忍着疼痛,狠下心来舍得。

  小家伙,你别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一忍就过去了,很快的!”

  黄仁民早就为楚恒检查过身体了,别说什么极为严重的心脏病了,就算是很普通的感冒病都没有,他才不会相信楚恒睁着眼睛说出来的瞎话呢。继续步走大有,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苦口婆心地安慰楚恒,让他痛快一点,别再像个毛毛虫似的,拖泥带水。

  他的每一个轻微的脚步声,落入到楚恒的耳畔之中,仿若惊雷一般,回荡良久,每临近一分,就像是踩在楚恒的心脏上,沉重无比,宛如一座重若千钧的山岳从九天云外飞泻而下降落下来。

  紧急时刻,楚恒的脑筋急转弯,飞速运转起来,差点就接近光速了,无限接近才思泉涌的境界,随即便立刻脱口而出,有些口不择言,以及几分善意的谎言的味道:“真的不需要啊,黄爷爷,我是真的不需要啊,我的记忆力可好了,记忆犹新,已经达到了过目不忘的境界,您老人家不用这么体贴入微了吧。没有其它事情的话,那我就先撤退了。”

  楚恒想要趁机离开这里,准备拔腿就开跑,还没有走出第二步,黄仁民就云淡风轻地堵住了他,一切显得毫不费力,轻而易举。

  “早不痊愈,晚不痊愈,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痊愈,你真当老头子我是假酒喝多了正在糊里糊涂地梦游不成!”听闻此言,黄仁民顿时间有些想要大笑不止,楚恒这个小家伙在此时此刻真是太可爱了。

  “苍天啊,大地啊,我今天倒了什么血霉啊,到现在为止,怎么还没有一个好心人来救我啊,难道是我做人太失败了吗?”跑不掉了,彻底跑不掉了,楚恒无可奈何,心中多有感叹与祈求,更带有几分反省之意,落寞且悲伤。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霸占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