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一零九三章 程咬金的特殊要求

第一零九三章 程咬金的特殊要求


  程老魔,李承乾最不想见的十个人之一。m.。

  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再见到这老货之后,太子殿下却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表现出惊喜的样子迎上去:“承乾见过丈人!”

  “哈哈哈,免礼免礼!”程咬金咧着大嘴怪笑不断:“小子,你这是要去作甚?手里拿的是什么物事?可否给俺老程瞧瞧!”话音未落,李承乾拿在手里的火铳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这叫火铳,手铳的放大版。”李承乾一边说着,一边将朝向自己的枪口轻轻推向一边,同时暗暗翻了一个白眼,道了一声晦气。

  “火铳?”程老魔看看李承乾,又看看手里的火铳,单手擎起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对着小院的围墙,扣动了扳机。

  “轰……”一声远比手铳大的多的巨响,一个黑色的影子瞬间抬起,然后就是老程的一声怪叫。

  土鳖一样的家伙完全没有考虑过火铳的后坐力与手铳不一样的问题,在李承乾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把火铳当然手铳一样使,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加大的装药量使火铳猛地向上抬起,也不知程老货是怎么弄的,最后竟然直接砸到了他的额头上,在老程的额头上砸出一个红红的印子。

  “小子,你要是再笑,信不信老程揍你!”李承乾的怪笑声中,反应过来的程咬金恼羞成怒。

  “丈人还是把枪还给我吧,这东西全国不到三支,若是弄坏了着实可惜。”强忍住心中的那份好笑,李承乾伸出手将程老货手里的枪接了过来。

  “这东西不错,以后多了别忘了送到府上几支。”程咬金把枪交给李承乾之后,趴在被打出一个洞的院墙之上看了半天,又打了一根小小的草杆测量了一下深度之后,毫无犹豫的说道。

  坚硬的砖墙被老程一家伙打了一个深约两寸的小洞,这让老程对火铳有些爱不释手,忍不住讨要。

  “丈人今日前来是有事要谈吧?”李承乾把手里的枪递给身边一个护卫,不置可否的问道。

  要知道老程这货可是占便宜没够的家伙,在长安的外号叫‘拉屎捡豆’,能让他放弃到手的火铳,很显然他这次来是有比火铳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而且老程可是右武卫大将军,想要离开长安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没有李二的同意,根本就不可能离开长安,就像后世军分区司令不能离开自己的防区是一个道理。

  “听说你又要办军校?”程咬金也不做作,扯着李承乾走到一边,神秘兮兮的问道。

  “又?军校还没办呢?又什么又?”李承乾被老程弄的有些懵,军校的事情他只是刚刚和老头子通个气,连选址的工作都没有展开,怎么老程就跑来了,而且说起话来还怪怪的。

  结果程咬金牛眼一翻,撇嘴说道:“怎么不是又,难道上次老程的课白上了?我跟你说,这次你这个军校要是再把老程算进去,老夫跟你没完你知道不。”

  啥意思?李承乾愣愣的看着老程,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

  敢情这老家伙以为这次的军校又是找人给他们这些老家伙上课,所以才急吼吼的跑来找茬。

  “小子,你听到没有?如果你这次再让俺老程去上课,俺就让俺闺女不给你生儿子。”程咬金看李承乾没有反应,继续唠叨。

  无耻,果然够无耻,丫的老货,竟然拿老子的儿子来威胁老子。

  李承乾已经无力吐槽,看着老货得意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以前是培训,这次是军校,这两个完全是两个性质。”

  “军校是请各位老将军来给十六卫中选择出来的精英传授战场经验,进行职业化教训。而上一次的培训是新武器培训,是想让各位大将军能够熟悉各自所辖的武器,所以军校和上次的培训完全就是两回事。”

  “不过没关系,既然丈人您的右武卫不想参加也无所谓,大不了回头我跟父皇说一下,将右武卫排除在外就好了。”

  嗯?程老货脸上表情瞬间变的就像便秘一样难看,那种感觉就像坐在一根橛子上,而橛子又顶在腚眼子上。

  好特么尴尬,竟然搞错了!

  如果按这小子说的,那军校可是好事儿啊,可以去给一些小年轻上课,最关键的是这事儿长脸啊,老程家啥时候出过教书先生?这要是去当一回先生,岂不是让家里祖坟冒一回烟?

  想到这里,老程后悔了,看着有意离去的李承乾,一把将其扯回到身边:“小子,你刚刚没有骗老夫吧?”

  “丈人,看您说到哪里去了,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件事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可以做到,一会儿就给父皇写折子,替您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您就放心吧。”李承乾信誓旦旦的保证着,丝毫不顾老程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绿。

  老家伙,竟然把老子像布娃娃一样扯来扯去,还敢威胁不给老子生儿子,不给你点厉害看看,怕是忘了小爷的名号是什么。

  李承乾如何能不知道老程的意图是什么,单看老货脸上的那份尴尬就就知道,这老家伙一定是后悔决定下的太早,想要反悔,这个时候不抓紧时间挤兑他,还等到什么时候。

  果然,被李承乾拿话一挤,老程脸上立刻像是开了染坊,五颜六色转个不休,最后狠狠一握拳:“小子,你说,你有啥要求?只要不过份,俺老程全都答应了。”

  “真的?”李承乾脸上闪过一丝坏笑。

  “只要你不过份,否则俺老程宁可去找陛下。”程咬金恨恨的说道。

  没办法,谁让开始的时候他失言了呢,现在被李承乾抓住把柄,想要后悔不付出点代价怕是不行了。

  前文书就交待过老程的性格,他就是典型的表面装疯卖傻,肚子里鬼精鬼精的老货,军校到底有没有好处实际上他并不知道,但学员如果从十六卫里选拔,他右武卫如果不参加的话,后果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别的不说,单就在李二心中的地位来看,没有参加过培训的右武卫无疑会是后进的典型,一个不好将来就是被雪藏的命运,这样的结局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看过《大唐贞观第一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