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一二三四章 互相伤害

第一二三四章 互相伤害


  “公输老先生,在本宫对刚才的言论做出解释之前,有一件礼物需要你来看一下。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威胁,不论我们谈话的结局如何,这件东西都是属于您的。”面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李承乾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一下平和的心态来与他对话。

  同时也保证对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些言论而产生不良反应,最后以至于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心梗之类。

  “太子殿有话何妨直言,礼物什么的老夫无功不受禄,怕是承担不起。”公输家的老头子虽然表现在的很平淡,但是很显然对李承乾刚刚不孝的言论很是介意,连带着礼物都不想要了。

  “还是看看吧,或许老先生会喜欢也说不定。”李承乾一边说一边接过杨雨馨递上来的诏书,也就是老头子离开之前给他的那一份诏书。

  “这是……”看着呈现金黄色的绢帛,公输家的老头子有些坐不住了,呼吸跟着粗重了不少。

  在古代的大唐,长孙皇后下发的叫懿旨,李承乾下发的叫太子令,而老头子下发的叫圣旨。每一种都会有不同的制式与颜色,所以老公输看到那一抹明黄就知道,这份东西并不一般,很有可能是当今皇帝写的什么东西。

  这老家伙固然是倔的可以,对李承乾也不怎么客气,但是面对李二的圣旨,如果说一点感觉也没有那完全就是扯淡。

  这就像我们现代人接到一封信,上面落款写着“国务院办公厅”一样,就算是对名利再淡漠的人估计心里也会有那么一丝窃喜。

  公输老头儿事实上也是这样,虽然天天念叨着祖训,说什么公输世家的子弟不当官、不参政,可是当老头子的圣旨交到他手里的时候,那颗连续跳了七十多年的心脏还是狠狠的停顿了一下。

  李承乾看着老头子的表情,心中有些好笑,不过最终被他忍住了,将东西双手放在老公输手中:“老先生打开看看,或许会有惊喜也说不定。”

  公输瀚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手里拿着皇帝给的东西,如果说不好奇那才是怪事。

  哆嗦着双手(老头子也怕里面写的是满门抄斩啥的),老公输轻轻的打开了手中的诏书,一目十行的看下去,最后目光定格在‘钦封公输瀚为大唐帝国名誉伯爵’几个字上面。

  “怎么样?老先生可还满意?”李承乾等到老头子哆嗦的差不多了,淡笑着问道。

  满意?何止是满意,公输世家虽然是世家,但那也只是大家给面子,或者说在平民中算是世家而已。真的到了大唐上层社会,世家两个字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而且公输世家在此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什么爵位,封建皇朝统治之下根本不可能允许一个工匠成为贵族,所以这件事情几乎是公输家历代家主心中永远的痛。

  可就在刚刚,突如其来的一份诏书就这么摆在老公输的面前,一个历代家主多年的心愿就这么突然的完成了,这让老头子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就连李承乾的声音听上去都是那么的飘渺。

  “小雨,快去找孙神医过来。”李承乾被公输老头子的反应吓到了,这老头子竟然哭了,而且哭的像个娃娃,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也顾不得擦上一把。

  李承乾现在是真害怕了,这老东西是他亲自命人从山东弄过来的,万一受不了刺激死在自己这里,这事儿可就大了,活生生‘气死’一个七旬老者的名声注定要背一辈子。

  外面那些家伙可不会管这是因为什么,他们只会说是李承乾为了自己的私欲逼死了老公输。

  所以现在老头子的反应和回答都不重要了,只要人没事儿,李承乾就觉得是老天保佑。

  “太子殿下,老夫,老夫心情激荡,失礼之处还望勿怪,同时也请太子殿下代老夫谢过皇帝陛下。”就在杨雨馨急急向屋外走的时候,老头子突然说话了,虽然并不如李承乾料想的一样,但却让他将一颗心稍稍放回了肚子里。

  放心之余,李承乾觉得今天的事情最好是到此为止,所以在老头子说完之后立刻接口说道:“老先生,哦不,现在本宫应该称您为公输伯爵。公输伯爵一路远行,加上心情激荡,今日还是好好休息吧,一会儿本宫会安排人来过为您开一副安神药,这几天就在京里好好调养一下,其他事情咱们过后再谈如何?”

  “如此也好,老夫谢过殿下关爱!”老公输并没有否认李承乾的建议,他现在的身体情况的确是支撑不住了。

  要知道,从山东一路赶到长安虽然路上还算是平坦,但他怎么说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在不知道事情原委的情况下心中本就有些忐忑,加上一路劳顿,身体吃不消也是可以理解。

  而最关键的还是李承乾给他的那份诏书,七十多岁的老公输因为干了一辈子体力活儿,体质上或许比一般的老人会强上不少,但老年人最受不了的还是心情上的那种刺激。

  所以老公输这次可是真的受不了了,就算是坐在那里都觉得天旋地转,李承乾刚刚说他孝不孝什么的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能说出一句感激的话已经算是他不糊涂。

  于是乎,李承乾与老公输的第一次见面这就样戏剧化的结束了,大唐太子给了公输老头儿一份突如其来的惊喜将点让他兴奋致死,公输老头儿对他还以惊惧,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老头子被送回李承乾临时安排的住所,跟着他一起从山东来的子嗣们同样也被老头子的状态吓了一跳,不过在看到老头子拿出来的诏书之后,却也都释然了,一个个围在老头子身边给他道喜。

  而老头子的得到这么长时间的舒缓之后,也有了些精神,将那份诏书紧紧抱在怀里**片刻之后,郑而重之的收进怀里,同时说道:“去,把仑儿给老夫找回来,老夫有事情问他!”

看过《大唐贞观第一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