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一八六二章 称心的选择(下)

第一八六二章 称心的选择(下)


  但让称心十分意外的是,内宫的守卫并没有阻拦他,而是在验看了他的令牌之后便让他放了进去,就如同以前一般无二。顶X 点23 小U  说S这让他在意外的同时心中也微微一暖,至少到目前为止,自己依旧没有上判逃名单,也没有被列为必杀的对像。

  跟在引路禁军的身后,称心略微感概了一下便开始琢磨一会儿见到李承乾之后应该如何开口,可是想了许久,直到他站到御书房门口的时候,他依旧没想明白自己要怎么说,或者说依旧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

  ……

  进了书房,称心便看到坐在桌案后面的李承乾,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那位皇帝陛下已经说道:“红衣,如果你是来感谢朕的,朕可以告诉你,大可不必如此。”

  “陛下,臣……”称心顿了顿,犹豫了一下,然后改口说道:“草民李禾,特地向陛下辞行!”

  “辞行?”李承乾抬头看了一眼称心,从桌案后站起身,来到他的身前:“你的这个借口还真是不怎么样,一点诚意都没有。”

  称心有些无语的看着李承乾,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抿了抿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态度。

  李承乾又盯着称心看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你这个人总是把情谊看的太重,虽然你总是想把自己装的冷酷一些,不过你真觉得别人看不出来么?”

  称心显然并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犹豫了一下岔开话题说道:“陛下,那银行的存单是您让人送来的吧?”

  “如果我说不是呢?!”李承乾含糊的反问道。

  “陛下,我认识的人里面,除了您再也不会有人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李承乾这次再没有否认,而是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你就当它是上天对你的奖赏吧,以前不将它给你是因为你并不怎么需要,现在你要离开,如果没有钱只会寸步难行。”

  “我……”

  李承乾打断称心的话,虎着脸说道:“朕送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再拿回来的时候,你不会不知道吧?”

  “是,草民谢陛下赏赐!”称心的语气有些沉重,但总算是接受了李承乾的这份好意。

  李承乾看了看称心,似乎觉得气氛有些过于沉重,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跟朕出去走走。”

  “是!”称心点点头,跟在了李承乾的身后,接替了小白的位置,惹来小白一顿白眼。

  不过称心却看都没看小白一眼,对于这个一直跟着李承乾的女护卫,称心的心中只有同情,眼看着年龄都奔三了,如果再不嫁人,估计这一辈子就毁了。但这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眼下他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想必最后李承乾一定会有安排吧。

  ……

  从李承乾的御书房出来,称心一路跟着他默默的走着,几人谁都没有说话,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以前的东宫,来到了那个曾经的‘兰若寺’。

  现在的‘兰若寺’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样子,不过当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让称心的心跳加快了一拍。

  “还记得这里么?”李承乾站在已经改成‘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宜秋宫中间,看着远处的天空,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草民记得,当初就是在这里,陛下从汉王李元昌那里救了草民。”称心的声音有些飘忽,人也变的更加忧郁。

  “当年,朕是太子,李元昌是汉王。现在,朕是天子,李元昌已经化为一坯黄土。而你称心,同样也不是当年的那个称心了。”想起当年的事情,李承乾有些感慨。

  当年那个时候他对称心的看法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手下,从没有想过称心能够完成在倭国的任务,也没有想过称心有一天会离开,更没有想过称心会有独立做出决定的一天。

  所以李承乾是有些失落的,就眼下来说,称心是第一个要离开他的嫡系。

  不过人生似乎就是这样,常言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承乾很清楚这一点,而且就算是称心现在不离开,早晚也会有其他人离开,毕竟生老病死非人力所能决定。

  就好像已经故去的杜如晦,还有那些头发胡子已经全部变的斑白的老程,这些人早晚都是要离开的。

  “陛下,草民知道辜负了您的期望,这是草民的错,不过草民也有自己的苦衷,希望陛下能够理解草民。”称心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一句话他说的无比艰难。

  “不,你没有辜负朕的期望,是你自己想多了。”李承乾被称心的话将心思拉了回来,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朕虽然是天子,但却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剥夺了别人的这份权利。”

  “陛下……”在某一些瞬间,称心一句‘臣错了’几乎冲到嘴边,但最后他还是控制住了这份冲动,硬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很看重那个小丫头,不想让她知道你的过去,也不想让她进入情报科那种地方,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我支持你的这个决定,所以那些钱你可以放心的拿着,那是我自己的钱,是一个朋友对你的支持。”

  李承乾突然换了自称,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十分意外,而且朋友两个字更是让称心浑身上下一个哆嗦,惊讶的抬起了头。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竟然会对他用上这样一个词,他称心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就算是闯出了再大的名声,也不配跟大唐皇帝成为朋友。

  但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听错,李承乾的确是这样说了,在这个时候如果称心于无动于衷,那才真叫怪事。

  所以就在下一刻,称心整个人已经矮了半截,‘嗵’的一个头磕在地上,痛哭流涕道:“陛下,臣错了,臣真的错了,臣辜负了陛下的好意,臣有罪!”

看过《大唐贞观第一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