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零五章 二强交锋

第二百零五章 二强交锋


  甘宁从县城撤往县外,正好碰上了许褚,甘宁心下一动,直接单邀许褚出阵。

  许褚见这水贼头子听了自己的名号,居然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而且看他的那副吊样,隐隐的似是还有些期待,心下不由得大感诧异。

  好一个胆大包天的贼子,听了许某的声名,居然是一点也不害怕?行!好小子,有点意思。也算是条汉子。

  想到这,许褚亦是拍马出阵。

  “锦帆贼,你适才派人欲烧某家的城墙,此番又自领兵乘乱入县,所谓何来?我春谷县何时招惹了你们这些贼寇?”

  听了许褚的质问,甘宁不由的有些踌躇了。

  烧城墙的事,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啊,看来许褚这厮是有些误会了。

  这长江巨寇犹豫了半晌,方才不是很自信的对许褚扬声喊道:“老子说我是来偷旗杆子的……许司马信吗?”

  许褚早就得到了陶商的吩咐,知晓这个中究竟藏的是什么猫腻,听了甘宁的话,不由的心中暗笑。

  但他表面上还是嘚装成什么也不晓得似的。

  便见虎痴嘿然乐道。

  “好个贼子,死到临头了,还敢胡言乱语?你是把某家当猴子耍了!贼子,你站那,且看某家今日怎么拾掇于你!”

  甘宁长叹口气,许褚不信,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锦帆贼也不跟许褚计较,他打量了一下许褚坐下的马匹,见其乘坐的乃是一匹上好的良马,而反观自己胯下的那匹却是一劣马,对阵起来殊为吃亏,这江贼头子眼珠子一转,随即计上心头。

  在甘宁的想法中,若是用自己麾下的水贼们对抗许褚的官军,那是绝对是打不赢的,无论是装备还是精锐程度,怎么看都是个输,而对于他来讲,眼下能够脱身的最好方法,无异于是甘宁亲自下场,引诱许褚出来单挑一决生死。

  稍后若是能乘着单挑的机会生擒许褚,或许可以利用这彪子当成人质,借机离开此处。

  换成别人,这种想法想都不敢想。

  可甘宁这厮却是天生胆大,且倨傲无比!

  许褚虽然是有战平了吕布的战绩,勇冠天下,但甘宁是何等疯狂之人?天下群雄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哂。

  试想历史上一个自认为咳嗽两声就能把关羽吓死的大爷,还会怕什么虎痴?简直就是开玩笑!

  关键在于许褚坐下的战马比自己的好,这个对于甘宁来说却是极为不利,耽误之急,是要想办法引诱许褚步战,如此对于甘宁来说,方才是万无一失之局。

  甘宁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来到阵前,将环首刀一比划,遥遥的指定许褚,放声高呼道:“虎痴,老子久仰你的大名,今日若是栽在你手里,倒也是不冤,如今你也算是天下赫赫有名的悍将了,老子且问你,敢不敢下马过来,与老子步战决一生死?你若是能赢老子,老子麾下这些人马,就全都弃械投降,任凭你杀剐宰割!”

  若是换成徐荣或是徐晃在此,面对甘宁这种步战单挑的要求,二人回复给甘宁的话一定都是两个字:“滚蛋。”

  但问题是,甘宁面前站立的,乃是闻着天下,彪烁古今的虎痴许褚。

  面对这种要求,许褚根本就不会拒绝。

  步战就步战,某家又不是没打过!

  但见虎痴翻身下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迈步走向了甘宁,横着膀子在场中站定,对着甘宁呵斥道:“要单挑?行啊!某家给你这个机会!且看你有何手段!”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甘宁已经奔着许褚跑了过去!

  机会难得,甘宁此刻怕许褚反悔,决定先发制人!

  但见这水寇头子手臂一晃,一道寒光便向着许褚的胸口直刺而去。

  速度很快,说是快的如同电光火石亦不为过。

  甘宁的出手如此敏捷,大大出乎了许褚的意料之外,时间上已经容不得许褚躲闪,他只能尽力的用手中的虎头刀用力向上一挡。

  甘宁的速度太快了,许褚的虎头刀只是竖起了一半,寒光便已经到了近前,只听“铛啷啷”一声脆响,寒光正刺在正在竖起当中的虎头刀的刀身上。

  许褚的身子一震,“噔噔噔”的竟然向后连退三步。

  虎痴巨大的身躯居然一招被人逼退三步,这可谓是平生以来的第一次。

  要知道,他可能是手拽两牛将牛倒拉百步的大力士!

  当初面对吕布,许褚也没出现过这种窘境,当然,这也是因为许褚一开始并没有瞧得起甘宁这个水贼头子,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许褚站定身形,眉头皱了皱,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通红。

  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手贼头子给臊了!

  许褚心下憋气,一甩手臂,摆好了架势,不再小看眼前这个水贼头子,憨声憨气的道:“好家伙,果然是有些手段!你也吃某家一刀!”

  说罢,便见许褚单脚一蹬地面,如同一头硕大的飞猪一样,凌空便向甘宁射去!

  同时他手中的虎头斩马刀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斜劈着向甘宁的脖颈横扫而去。

  甘宁也想试试许褚的斤两如何,故而也不躲闪,只是横刀招架。

  “当啷!”

  两刀相交,只听一声巨响,甘宁顿时感到一股巨力从刀身传递到了他的指尖,又从指间迅速的传到了手臂之上和身体上,他脑瓜里面“嗡嗡”一阵巨响,胸中一口闷气汹涌翻腾,身子竟然是站立不住——直接倒飞了出去!

  眼看着甘宁足足飞出两丈之地落在地上,许褚不由的嘿然一笑。

  这一招算是找回了场子,许褚心中感到甚是舒爽,他憨声憨气的道:“怎么样?还是某家的力气大些吧!”

  甘宁胸口发闷,口中亦是有些发甜,但却是丝毫没有在地上停留,他纵身一跃,从地上翻身而起,将已经涌到口中的鲜血咽了下去。

  好强的臂力啊!不愧是在虎牢关前战败吕布的猛将!

  甘宁心中暗暗佩服,刚要说话,哪知道许褚这蛮子得理不饶人,踏着步子欺身又上,虎头刀在手中一翻,变正手为反手,顺势挥出,又罩着甘宁的脖子劈去。

  你他娘的还没完了!

  甘宁心中既惊且怒,环首刀向上一挑,将已经切到自己脖子前的虎头刀弹开。

  甘宁的身体不似许褚那般憨大,马下步战相对灵活,他此刻舍短取长,不与许褚正面硬撼,而是采取迂回之势,身子提溜一转,绕到了许褚的背后,因为转顺的太快,刀都来不及侧身挥舞,只能就势对着许褚的屁股抬脚就是一记猛踹。

  这一脚蹬在许褚的屁股上,只把虎痴踹的脑瓜子差点扎了地,蹡踉着往前连扑腾了四五步,差点没跪地直接磕头。

  太尴尬了。

  许褚捂着屁股,老脸顿时一红,心中怒火中烧,两只铜铃大眼中散发出了极为怨恨的光芒。

  “好个胆大的贼寇!安排某家今日不把你剁成千段,誓不为人!”

  说罢,又如同蛮牛一样的转身向着甘宁冲杀过去。

  二人以刀对刀,步战交手在了一起,但见两只人影在场中来回晃动,寒光闪烁,在漆黑黑的夜空下,即使有两方的火把照射,却也看的不甚清楚,分不清哪一个是许褚而哪一个又是甘宁。

  论及武艺和刀法,甘宁的手段当不在许褚之下,但是与许褚相比,他却是有着一个短处。

  许褚力大无穷,放眼天下,只有吕布、典韦、马超、张飞等寥寥数人可与之比肩。

  甘宁的力气也不小,可那得分跟谁比,和许褚这样能拽的动牛的怪物级别的掰腕子,他确实还是差了一个段位。

  就这样步行交手,大概斗了七八柱香的功夫,甘宁感觉有点难受了。

  招式上倒是还没什么短处,但许褚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两把刀交击在一起的时候,甘宁感觉自己被许褚震的浑身都要散架子了,得亏他的身体灵活程度要比许褚占据优势,可以适当的利用较为灵活的身法躲避许褚的攻击,但这样到处挪腾身体,对体力的消耗也委实是太过巨大,时间一长,体力上也是难以为继。

  反观许褚,却是越战越勇,激战了数十个回合,不但没有丝毫的疲弱之态,反倒是越来越骁勇异常,手中的那柄大刀在他的手中,显得攻势如潮,冲击力极强。

  这就是虎痴,打起仗来就跟痴呆的老虎一样,抱着对手就是一顿狂啃,仿佛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

  若论统兵布阵,指挥三军,许褚在这个天下根本排不上号,但若论单挑……反正他是没怕过谁的。

  就在这个时候,陶商已经带领着徐荣,来到了两人动手的不远处静静观察,看着许褚在场中大显神威,力压甘宁,陶商眉头一挑,脑中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其实,打一开始,许褚和甘宁的这场战斗并不在他的计算之内,但是世事无常,甘宁在许褚率兵偷袭周泰的时候来县城偷旗,此举确实出乎了陶商的预料。

  眼下这种情况,己方想要杀了甘宁乃至于全歼这一波水寇,应是不在话下,但这样做,并不符合陶商的本意。

  :。:

看过《三国有君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