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331章 恶仆

  洞府外,听到夸工大声责备岚鱼,风绝羽就站在洞府门前没有进去,想听听两个人具体都说了些什么g。

  山洞中,黑瘦的岚鱼打扮的花枝招展,完全不像是一个仆人应该有的装扮。

  她面对夸工的指责,全然不以为意,反而还出言反驳道:“夸工,我也告诉你很多遍了,有些事,你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拿药材,关你屁事啊?青木岭每年在山里面收集的药材那么多,我拿点怎么了?现在外面都在传,咱们的岭主就是冷掌座派来的傀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调走了,你管他高兴不高兴的干什么?更何况,那些珍贵的药材我这个下人也接触不到,只拿一些不值钱的,这有什么错?夸工,我也再警告你一遍,以后你少管我的事,我干什么,跟你也没关系?”

  夸工听到岚鱼的反驳,气的大脸通红,当仁不让的反怼道:“怎么跟我没关系?你怎么知道跟我没关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想的那么愚蠢吗?你以为岭主什么都不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三番五次提醒你吗?”

  岚鱼一愣,问道:“为什么?”

  “因为岭主早就知道你私下里侵吞药材了,你打着给岭主炼制养息丹的名义,每次都偷偷的把药材拿走一部分,你觉得岭主是瞎子吗?还说跟我没关系?岭主一早就警告我,让我盯着你,你有什么举动马上上报,如若不然,我也要受到惩罚。”

  岚鱼有点错愕,顺口反问:“那你为什么没有上报?”

  “因为你跟我一样,都是可怜的人。”夸工看似五大三粗,但心思却十分细腻善良道:“岚鱼,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同被抓到青木岭的,这么多年,大家过的什么日子,谁心里还不清楚,我跟你是没什么交情,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抓起来吊起来打,让人扒皮削骨……”

  听到[ ]这里,岚鱼眼神有了些许变化,言辞也没那么犀利了。

  可能是出于夸工对自己的着想,岚鱼有些感动,可她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行,夸工,你能说出这番话,我就记你这个人情,不过这件事你也不用再管了,你要是不想受到牵连,他再问起来你告诉他好了,反正我不怕。”岚鱼非常倔强的说道。

  夸工眼珠子瞪的溜圆,道:“你不怕,你疯了,他是岭主。”

  “他就是一个傀儡。”岚鱼也激动的喊道:“如果我没有服用镇功丸,就凭他一个小神,我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你不是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你和我是谁的人?我到这来就是监视他的,这整个青木岭的上上下下,谁又把他当成岭主,只有你这个傻子,还在这墨守成规……你禀告他吧,就说我拿了药材又能怎么样?我还告诉你,不光是我不怕他,马管事也不怕他,之所以敬着他、让着他,那是因为马管事不想得罪冷掌座,没有冷掌座这个靠山,他算个什么东西,你还别不服,就算他知道我拿了药材,我也不怕,反正我有马管事撑腰,还有你,你也是……”

  “我是个屁……”

  夸工气的脸都绿了,听完这话上前一步抓住了岚鱼的脖子,吼道:“岚鱼,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我谁的人都不是,马德钟让我干的事,我一件都不帮他干,作人得有骨气,即便是女人,也不能丢了骨气,我不想跟你废话了,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再让我看见,我肯定告诉岭主,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后悔什么?”岚鱼也愤怒的拿开了夸工的手掌,吼道:“帮完马管事,他就会摘掉我的奴隶身份,一边是马管事,一边是傀儡岭主,你不会选,我会!”

  “你……”

  话音未落,洞府门口响起了踏踏的脚步声,并伴有一个冰冷的声音,一同传了进来。

  “我就再是个傀儡岭主,收拾你一个奴隶,还是十拿九稳的。”

  话音落,风绝羽背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脸色阴沉似水,目光寒彻如铁,整个人身上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杀机。

  “岭主!”

  夸工万万没想到风绝羽能在这个时候回来,看到前者的身影,一时间有些呆若木鸡。

  岚鱼也有点惊讶,她怎么也没想到风绝羽听到了自己和夸工说话了,想想之前的言谈中的轻视之意,忍不住的打个了哆嗦。

  其实要说岚鱼一点都不怕风绝羽,那也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风绝羽都是冷泉委派过来的岭主,在地位上,他这个奴隶是没法比的。

  另外一层,风绝羽就再是个小神,人家也没有服用镇功丸,在实力方面,她肯定不是风绝羽的对手。

  岚鱼到是不担心风绝羽敢跟马德钟翻脸,可她真怕风绝羽被激怒了,对自己下手,毕竟,有的时候,人的冲动是可以战胜理智的。

  “岭,岭主……”看着风绝羽目光阴沉的走了进来,岚鱼有点哆嗦的欠了欠身。

  风绝羽目光揶揄的望着岚鱼,脸上满是嘲弄的之意:“哆嗦什么?刚才你不是挺硬气的吗?我一个傀儡岭主,你也怕?”

  岚鱼微微一怔,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肯定是瞒不过去了,顿时有点不服气。

  其实这是所有小神的心理共性。

  要知道,在飞升之前,他们哪一个不是在下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到了神界,地位有所转变,不光是岚鱼,恐怕每个人心理层面上的不甘都会被无限放大。

  这一刻,岚鱼想到了自己过往在下界挥斥方遒的日子,又想到了飞升之后甘为人下奴的日子,这一下,心理的憋屈、愤怒一下子就全都爆发出来了。

  直起身子,岚鱼不再惧怕,言语非常硬朗道:“我怕什么?哼,既然让你撞见了,那也没什么隐瞒的了,没错,我是看不起你,你何德何能,当青木岭的岭主?你可能还没有我飞升的早呢,我凭什么任你驱使?”

  夸工在旁边听的冷汗直流,恨的咬牙切齿,心说这真是不作不死啊,让人撞见了,还强词夺理呢。

  “岚鱼,你闭嘴。”

  “这没你的事。”岚鱼没有领受夸工的好意,反而更加激动的转向风绝羽道:“我是拿药材了,那又怎么了?这青木岭上下,谁手脚干净过?我用不修炼吗?姓风的,你别以为冷掌座让你当了岭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在青木岭,谁才是真正的首领,还用我说吗?今天我就正式明白的告诉你,我就是马管事派来监视你的,我给你作牛作马,拿点药材给自己炼些丹药不过分吧?”

  风绝羽非常镇定的看着岚鱼,一言不发。

  而见风绝羽不说话,岚鱼更加肆无忌惮道:“姓风的,今天我把话放在这,你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咱们就两不相干,你在洞府里干些什么,我可以不全都告诉马管事,但你也别管我,你要是不依不饶,别说我到马管事那说你坏话,要知道,马管事可是金大人的人,他要是不高兴了,你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话到此处,可以说已经彻底的把脸皮撕破了。

  风绝羽还打算再隐忍一段时间,好好看看青木岭其他没有曝露出来的问题。

  没曾想到岚鱼真是愚蠢到家了,居然跟自己撕破脸。

  他摸了摸了鼻子,讥笑道:“你是笃定我不敢惩治你了吧?你觉得马德钟就真的那么罩得住,我动了你,他敢跟我翻脸?”

  岚鱼同样反讥道:“翻不翻脸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马管事可没把你当什么岭主,你敢动我,就是打马管事的脸,现在他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有一天你不是岭主了呢?你觉得他还会对你和颜悦色吗?”

  “够了,岚鱼,你疯了吗?”夸工听着岚鱼的反讽,吓的冷汗顺着后背直流,激动的喝止道。

  可岚鱼怎么会听啊。

  她现在是认定了风绝羽不敢动她。

  “夸工,你闭嘴,他一个傀儡,你那么恭顺干什么?说不好听的,要是你我没有服用镇功丸,收拾他也就是两、三招的事,一个小神,还自以为不可一世了,切。”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异世无冕邪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