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抗日之暴力军团 > 第2465章 一对一

  他们不说话,李继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干脆问道,“沈团长,你去吧!“

  沈万喜一直摇头,但是嘴上不说他不想去。

  这很明显,沈万喜嘴上不拒绝,要是必须让他去,那他只有去完成任务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胡团长?”李继光问道。

  “不是,旅长,我不去!”胡大海不看李继光,眼角一直看着别处,似乎很排斥这样的事儿。

  李继光站起来,看着他们,“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儿?是不是私底下商量什么来着?”

  胡大海可不怕得罪人,虽然说他做事儿糊涂,但是,这个事儿他可不糊涂,他明白的很,看着李继光这样,他不得不说道,“旅长,这事儿呢,并非我们不愿意去,你也知道现在的***是什么情况,李墨白倒是在那儿训练他们的战士那么久,一句好没有不说,还一直排斥咱们,你说,咱们现在再过去,这不是舔着给人家示好吗?”

  “就是,旅长,这事儿呀,我看咱们就断了吧,反正,咱们是两支队伍,各自发展各自的吧!”沈万喜补充了一句。

  “胡闹!”李继光有些生气的说道,“这事儿不是你们两个人能够决定的,这是开会一起决定的,你们说断了就断了?你们把所有的党员同志放在什么地位?嗯?”

  两个人不说话了,但是,马晓坤和赵俊杰两个人的脸色明显又变得不太好看了,外头的风吹进来,他们打了一个寒颤,说实话,现在的天儿越来越冷,冷到他们根本不想出去!

  这个世道,谁想打仗?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这个世道并不允许呀,你舒服了,鬼子就来了,鬼子来了,还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想得美!

  这事儿,李继光说话明显有些不太好使,马晓坤明白,这急需他们的表态,他只能代表***和他们表态!

  “沈团长!”马晓坤站起来,“沈团长,很感谢你替我们老团长他报了仇,我马晓坤不是东西,我不识好歹,当时,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可是,事实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我们在柜子跟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你或许知道,我们打了一仗,死了一百个小弟,这一百个兄弟我想十个人都应该把他唤醒了。

  我们是怎么样的,这已经检验出来了,我们是不行,真的不行,我们指战员的水平不行,尤其是我和赵俊杰,我们两个人以前在学校是学生会的,这是***给我们面子,让我们两个人当了这个营长,我们甚至连班长,排长都没有干过,这次的事儿,我们明白了,我们不能够好高骛远,我们应该脚踏实地,应该想明白这事儿的前因后果,想明白我们的失利是为什么,想明白我们赢了又是为什么?”

  马晓坤看着沈万喜,“我知道,你应该恨我们,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以前仗着有老团长撑着,有杨督战员罩着,所以,我们都忘乎所以,但是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杨督战员走了,老团长不在了,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强大,想假装强大,也被鬼子一仗给打的丢了面儿了!所以,我们想要强大,你们八路军就很强大,多少年了,你们如同星星之火,总能够隐忍着,隐忍着,最后厚积薄发!我们需要学习,学习你们的东西!”

  李继光听着马晓坤这样说,心里头不禁有些感慨,“行了,沈团长,你怎么想的?”

  沈万喜看着李继光,“旅长,这……”

  “行了,你就去吧,我实话和你说,我觉得,这马晓坤和你对付,正好!”说完,李继光就看着马晓坤,“对了马营长,我想,现在能不能够这样做?就是,一对一的教学,沈团长就是你的师父,他专门教你,胡团长就是赵营长的师父,也一对一的教学,我想,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这个临时的点子,马晓坤很激动,“行啊!”

  确实,其实,上次沈万喜一枪就打掉东云,已经让马晓坤佩服的不行了,让他当师父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一看马晓坤答应了,赵俊杰又怎么能够不答应,“行,我也同意!”

  “这样一来,你们两个学习作战的经验,并且还能够帮助你们训练战士,提高你们的士气,这一仗,我相信咱们这样的结合,很快就能够重新凝聚起来,共同对付鬼子!”李继光说道。

  天色渐渐暗下来,王伟进来说道,“旅长,要不留下来他们一起吃顿晚饭?”

  “好!”李继光答应了,然后看着他们两个人,“今晚就留下来吧,明天,你们再出发!”

  “行!”

  晚饭很简单,和中饭没有什么长别,依旧是稀汤寡水一样的酸菜汤,还有黄灿灿的窝头,这已经是他们能够拿得出来的最好的东西招待他们两个人了。

  吃过饭,马晓坤一直缠着沈万喜,问东问西的,像是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孩子,沈万喜也知无不言,毕竟,李继光都开口了,他也不能够回绝,或许,这就是一件好事儿,是一件能够把***融入到他们八路军的一种途径吧?

  “沈团长,我谢谢你,我们***欠你的这个人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还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要好好的和你们合作!”马晓坤说道。

  “但愿你说的是你心里想的,我可不想你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沈万喜说道。

  他说话直接,马晓坤也信誓旦旦的表态,“我们保证,只要我们能够合作,打鬼子一定能够成功!”

  “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出发!”沈万喜说道。

  马晓坤有些不舍的回去了,在八路军这里,马晓坤竟然睡得无比的踏实,像是在一个安全的港湾。

  这里有风雪,但是,总有人给你罩着,这里总有暗流,但是,有人给你挡着。

  第二天,天气突然间就变好了,出了太阳,小水坡村的人拿出被子在太阳底下晒着,好不容易看见的太阳,怎么说,也得好好享受这样久违的温暖。

  陈恒出了门儿,一晚上马晓坤和赵俊杰两个人都没有回来,他的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风儿吹过来,没有了昨天那样的刺骨,但是,还有些寒冷。

  陈恒到了村口,看着东北方向,按理说,他们昨天就应该到的呀?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有一种不好的想法,难道八路军扣押了他们?难道,他们路上遇到了土匪?难不成,他们遇到了野狼?

  不管如何想,他心里头惴惴不安的想法一次的涌现出来。

  “去,把我的马牵过来!”陈恒决定亲自去看一看他们两个人到底走到哪儿了!

  一个战士刚刚把马儿牵过来,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黑影,黑哇哇的朝着他们这里过来!

  陈恒把马缰给了那个战士,“去,把人给我全部拉过来,看样子,来者不善呀!”

  说完,那战士就赶紧的牵着马走了。

  没一会儿,一百多个战士就埋伏在了道路的两旁,用炮也对着村口。

  远处的马蹄声“哒哒哒”的踩在已经冻硬了的雪地上,飞驰而来。

  他们穿过寒冷的空气,用灼热的气焰把周围烘烤的格外的炎热。

  “土匪?”陈恒拽了一下领口,皱起眉头,“这个地方还有土匪?”

  “全部都给我子弹上膛,我倒要看看这些土匪到底是路过,还是专门来的这儿!”陈恒说完,立马拿出手枪。

  空气再一次凝滞,带着陈恒的担心,看着那些土匪就是朝着他们这里过来的时候,陈诚不免有些激动,这些土匪,少说也有一百来人,这一百来人的土匪,怎么就穿过这么远的路来这儿了呢?

  想到这儿,陈恒觉得,这一次,绝对不能够让土匪得逞了,不然的话,他们***岂不是谁都能够欺负的?

  刚想到这儿,一颗子弹就打在他的跟前,一下子,子弹在地上打了一个窟窿,还冒起一阵热气。

  到了村口,骑着马的人下来了,陈诚也不敢让战士们开枪,只能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开枪!”

  是不能开枪,但是土匪都来了,为首的一个土匪带着翻毛的羊毛帽子,一只手上拿着一杆步枪,威风凛凛的朝着村子就走来了!

  身后的那些土匪都是这样,他们耀武扬威,像是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陈恒连站起来,朝着那些土匪走去!

  “阁下……”

  陈恒刚刚说完这句话,林中虎瞥了他一眼,就径直进了村子。

  他们的气势一下子秒杀了他们两百号人的部队。

  陈恒不明所以,“兄台……”

  这时候,林中虎看着他,“我大哥呢?“

  “啊?”陈恒不明白,这林中虎到底找谁,他也压根就没有见过!

  “我大哥呢?”林中虎又问了一遍。

  “你大哥?”陈恒不明白!

  “林建华,林建华,我大哥!”这一次,陈恒总算是名白了。

  “你是……”陈恒问道。

  刚刚发问,一记拳头就朝着陈恒打了过来!

  即便是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随便打人,陈恒也不会放过你呀,只见陈恒躲过,侧身就一脚踢过去!

  林中虎眼角微眯,直接又是一记拳头打过来!

  这拳头带着万钧之力,硬生生的把陈恒打退了几步!

  “我说过,我找我大哥!”林中虎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恒,陈恒能够明白,自己很有可能打不过他,“团长,团长在山上!”

  “在山上?”林中虎剑眉恒指,然后问道,“在山上做什么?”

  “团长他……”

  “说!”林中虎怎么能够不知道他大哥林建华牺牲了?怎么能够不明白呢?只是,这样一问,或许有什么奇迹呢?或许,他得到的情报是假的呢?

  “团长他……前些日子……被鬼子……给杀了!”陈恒慢慢说道。

  “给杀了?你们做什么吃的?”林中虎生气的一问,然后一巴掌就甩在了陈恒的脸上。

  按理说陈恒的功夫应该不弱呀,为什么连他都没有打过?

  答案当然很简单,强中自有强中手!

  陈恒被林中虎打了一巴掌,嘴角一下子渗出血。

  “前面带路!”林中虎冷声命令道。

  陈恒不能说什么,走在前面,然后就往山上去了!

  剩下的战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能够原地待命。

  陈恒在前面,他皱起眉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儿?

  这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他叫林建华大哥……一下子,陈恒似乎明白了,在投靠他们的时候,他不也是土匪吗?莫不成……

  到了山顶上,找到了林建华的墓地,陈恒用手把墓地前面的雪扒拉开,然后露出一块墓碑。

  林中虎看着墓碑,眼角一下子流出滚烫的热泪,他战战兢兢的往前走了两步,一只粗糙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墓碑上面,“我和你说什么来着,让你待在我黑水谈,可是你……”

  说道哽咽处,林中虎用袖口擦了一下眼泪,对着身后的人喊道,“戴!”

  一个命令,只有一个字儿。

  然后陈恒就看见这些土匪齐刷刷的从口袋拿出一块白布,然后就缠在了头上!

  “跪!”

  林中虎喊完,他跪下,然后从口袋拿出一壶酒。

  “上次让你喝酒,你不喝,只能给你带了一点,那点酒哪够你喝呀,是不是?”林中虎自言自语道。

  “我今儿个又给你带了一壶,这壶酒是你一个人的,没有人和你抢,你也用不着留给被人喝了!”说完,林中虎对着墓地就撒了一些。

  “别着急,慢慢喝,喝完了,我再给你倒一些!”说着,他林中虎笑笑,“我说过,我保护你,你偏不,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的命都是你给的,你不在了,我留着这条命,也就野了,这次,我可不听你的了!鬼子在哪儿,我就在哪儿,直到我杀光了北海的鬼子替你报仇!”说完,林中虎又在地上撒了一些!

看过《抗日之暴力军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