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围棋传奇 > 第六六五章 又被古大力抢头条

第六六五章 又被古大力抢头条


  下午4点刚过,李襄屏就率先结束战斗,他仅用104手就降伏对手,第一个闯入本届“富士通杯”四强。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赢棋当然已经不是新闻,因此当他走向赛场之后,除了接受常规的祝贺,大伙的注意力依然放在“暴力围棋”上面。

  “华西报”的老贾呵呵笑道:

  “啧啧凶残啊!襄屏你现在下棋,真是越来越凶残了,大家说是不是?我感觉你的形势一直都不错,可你有必要弄那么血腥吗,大优情况下还不依不饶屠人家的龙,人家金承俊和你有仇呀。”

  李襄屏笑着回应:“呵呵胡说,我下棋可是最讲究棋理的,不怕跟大家说,我认为自己是如假包换的本格派,我这样的本格派怎么就凶残了?”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在场众多围棋记者都笑,尤其是以“体坛”的老谢笑得最凶:

  “哈哈本格派?李襄屏居然说自己是本格派?可惜呀,围棋界只有十大妙手评选,假如有十大笑话评选的话,刚才就是我今年听过最大的笑话……”

  李襄屏笑笑没有吱声,他也懒得和记者们争辩这些东西。

  今天这盘棋的脉络是这样:在比赛刚进行到30多手的时候,看得出对手对一个“狗招”不熟,至少是没有研究透彻,于是他在那个时候就出现失误了,导致在局部吃了一点小亏-------

  真的只是一个很小的失误而已,李襄屏当时获得的优势也极其有限,李襄屏个人甚至认为,开局出现的那个变化其实根本不影响胜负,用围棋界常用的话说:“胜负并不在那个地方”。

  只可惜对手好像不是这样想,也许他是真的认为自己吃了大亏,当然更可能是他的情绪受到了影响,总之比赛还没到50手,他就开始在棋盘上到处煽风点火,努力想开辟新战场,企图在新战场中扭转局势。

  而作为李襄屏来说,他当然不能让对手的这种企图得逞,因为根据他自己的判断,他认为在全局50手左右的时候,自己的棋只能说“好下”,说“优势”真的是有点勉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肯定就不能让对手轻易转身了,因为那个时候只要稍微一软,辛辛苦苦花几十手棋累积的一点小优势瞬间就化为乌有。

  正是在这种对局思想的主导下,李襄屏面对对手的挑衅,他几乎寸步不让,每个局部都和对手硬抗,而这样硬抗的结果,就是对手每个局部都吃点小亏,等到全局90多手,这些累积起来的小亏就真正变为李襄屏的优势了。

  而最后的屠龙,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屠龙,而是对手看到局面已经大差,他在那里“耍大龙”而已。

  因此像这样的棋局,在李襄屏自己看来,他认为自己真的是下得很老实,不仅没有浪,反而处处讲究棋理,一切都是对手在挑衅,自己只是被迫在实施反击。

  可这棋落在其他人眼中就不是这样,老贾老谢他们只是看到:李襄屏明明早就占优,可是他在优势局面下却依然不依不饶,他步步紧逼,步步追杀,等到全局刚刚过100手,他竟然再次血腥的屠戮对手一条大龙…….

  李襄屏没法解释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只要碰到类似今天这样的棋局,自己就是多出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呵呵襄屏,刚才马老师还在说你,他说现在暴力围棋盛行,你们这些人都喜欢把棋盘搞得那么血腥,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就是你把围棋界的风气给带坏的呀,而你这样的,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本格派?哈哈……”

  李襄屏左右瞅瞅,发现马晓飞现在并不在,他怀疑的说道:

  “不是吧,我的棋你们这些臭棋篓子看不懂,马老师还能看不懂?他怎么可能这样说我。”

  听李襄屏这样说,周围一帮记者更加来劲,纷纷表示马晓飞就是这样说的,并且说罪魁祸首就是李襄屏捣鼓出来的“神秘序盘”,正是因为这本全新的围棋理论,这才带点整个职业棋坛都变得越来越暴力。

  “呵呵……”

  听到张大记者等人转述马晓飞的话,李襄屏不说话了,人类学习“狗招”能引发暴力围棋?李襄屏现在想想,也觉得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就拿最大路货的“开局点三三”为例,最开始的时候,人类是不这样下的,而人类不这样下的理论基础:

  开局就“点三三”,这是一种狂捞实地的下法,你虽然获取了一定实利,但也会让对手形成外势。

  那么根据“棋盘上外势形成得越早,其威力也就更大”的原则,人类想当然的认为这种下法完全不可取。

  然而等狗狗这样下以后,人类渐渐发现这种下法的好处了:开局就“点三三”,这种下法不仅率先捞取了实地,并且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先手。

  不仅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先手,并且对方形成的外势,其实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厚-------

  例如狗狗刚这样下时,它宁愿二路多爬一手,也不愿像过去人类定式那样“扳虎”,这就是为了给对手的外势留下薄味。

  当人类理解到这点后,尤其看到这种下法的好处,于是“开局点三三”开始盛行。

  当然喽,围棋是一种充满辩证法的游戏,“开局点三三”的确算是狗招没错,但也不是只要你祭出这一招,你立马就占便宜了,你立马就优势了。

  事实上在人类接受这种下法的同时,那么“如何去对付它?”,“如何去破解它?”,这样的思想几乎是相伴相生。

  人类不是机器,因此人类想破解这样的狗招,那也就只能从人类的思维出发。

  说得更具体一点,人类只能从自己创造的棋理出发。

  而具体到“开局点三三”,人类高手很容易捕捉到两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先手”,第二个则是“不厚”。

  也正是在这两个关键词的指引下,那么当一位职业高手在比赛中,当他遇到别人开局就点三三,他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两种应当的方法。

  第一种就是从“先手”这个关键词出发,你开局就点三三,你不仅要捞走我的实地,你还想抢个先手吗?

  那行,你捞空我是没办法的,毕竟你都“三三”了,那我也不可能“二,二”,既然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那我就想个办法,争取不让你把这个先手抢走。

  大名鼎鼎的“芈氏飞刀”,其实就是在这种思想主导下诞生的!

  而“芈氏飞刀”到底有多复杂,想必资深一点的棋迷都清楚,那可是连一代狗二代狗都没有完全搞清的大型复杂变化。

  由人类创造出来的,连一代狗二代狗都没能完全搞清的大型复杂变化!

  而除了前面这种思路,另外一种思维,就是从“不厚”这个关键词出发:

  没错,我承认你省略“扳虎”,我的外势确实还有薄味,也确实没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厚。

  但无论怎么说,像这种开局点三三的下法,这是典型“里和外”的交换,我的棋子都是下在外面。

  既然是下在外面,那我的这些棋子就有成为外势的基础。

  我现在是不厚,那我怎么才能让它变成真正的外势呢?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仅仅依靠一个局部肯定是不行,只有总揽全局,考虑全局子力的配置和配合,这才有可能做到这点,让原先有薄味的棋子变成真正的外势。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相对更高级的下法了-------比如三代狗在对付对手“开局点三三”时候,它基本就是这样做的。

  李襄屏现在穿越才6年,那么在现阶段,除了他本人以及大李等寥寥数人,才刚尝试这种更高级的下法之外,连古大力都还只停留在前一阶段,都还热衷于类似“芈氏飞刀”这样的下法。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马晓飞才会说,是李襄屏带坏围棋界的风气,他引领了“暴力围棋”的潮流。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围棋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