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七百零三章 蜕变

第七百零三章 蜕变


  原本那些涌入景辰体内的自然元素,随着这些天的训练越来越多已经能为景辰所用,转眼之间,一个月的时间疾驰而过,景辰的实力也早已在十天前突破到了二级初阶。

  今天是临行前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景辰离开的日子了。

  此刻,依旧是那片空地,景天依旧站在那块巨石之上,景辰的身上并没有绑什么重物,那奔跑之间,甚至都带出一溜模糊的残影。

  “停!”景天喊道。

  景天话音刚落,景辰瞬间立在那里,奔跑带起的狂风把他的衣服吹得咧咧作响。

  “小辰,明天你就要去那宙斯学院了,临行前,我教给你两个技能,一个是防御型的一级技能,罡气护体,一个是攻击型二级技能,斗气冲,看好了。”说完,景天跳下巨石。

  站在那巨石之前,双腿分开,一声怒喝,只见一团淡红色的光芒从他的右拳飞出。

  “轰隆!”一声巨响,原本那块一直被景天踩在脚下的巨石,瞬间被轰成齑粉。

  “啊!”看到这副景象,景辰一声惊呼。

  “小家伙,这只是个二级技能,你可别指望自己能有我这么大的威力。”景天微微一笑,戳破了景辰的幻想。

  “哦!”听到景天的话,景辰有些郁闷的答道,只是没过几秒钟,便目光坚定的看着景天,“终有一天,我一定会达到和老爸一样的威力,不,我要超越老爸。”

  看着儿子那坚定的目光,景天又是一愣,说实话,这些天来,景天已经无数次被景辰这种不屈不挠想成为强者的信念震撼了,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竟然有如此强大的信念,这简直不是他可以想象的,原本在景天认为,一个月的时间,能达到二级初阶就算不错了,没想到,如今的景辰,分明已经摸到了那二级中阶的门槛,唯一缺少的,只不过是那临门一脚而已。

  瞅见老爸那有些愣神的目光,景辰挠了挠头,略微有点羞涩的一笑,“虽然那可能要很久之后,但我一定会做到的,老爸,你要相信你的儿子哦。”说完,自己也憨笑了起来。

  看到景辰这副模样,景天也是由衷一笑,试问,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要强,作为父亲的他又怎么能不高兴呢?

  “加油,老爸支持你。”景天拍着景辰的肩膀道。

  “来,我教你这斗气冲。”说着景天开始给儿子讲解,这斗气冲的用法,毕竟只是二级技能,大多都是给一些初学者使用,所以并不算难,景天稍微讲解了一下,又演示了两遍,景辰就烂熟于心了。

  “看好!”看到景辰已经掌握了斗气冲,景天又开始教景辰那个防御型技能,只见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瞬间罩住了景天全身。

  “用斗气冲攻击我。”

  景辰依言,对着景天就是一拳,只见那无色的光球撞在景天身周的那一层红芒之上,发出“噗”的一声清响,便消失了去。

  看到景辰实验完毕,景天收了那红芒道,“这罡气护体,和那斗气冲差不多,都是一种对于斗气的简单应用,当然,也可以说是魔力,说白了,不管是魔力,斗气还是灵力,都是一种能量,而技能就是对能量的一种运用,入门级技能是简单应用,战级技能和师级技能是越来越复杂的应用,斗气冲是教你如何施放攻击型能量,这罡气护体则是教你如何施放防御型能量。”

  景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刚刚已经学会了斗气冲使用方法的他,对于父亲的话,多少也是有了些体会。

  这次教的这个防御型技能,明显要比那个攻击型技能简单很多,只是把能量通过一些小技巧,防护在想要防护的位置即可,没多久,景辰便已学会。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家。”景天道。

  “老爸……”景辰叫住了景天,仿佛有什么话,不好意思开口。

  “嗯?”景天扭头,看着自己儿子,目光中闪动着一丝疑惑。

  “那个……那个……我知道一直以来,虽然没使用斗气,而就算肉体力量,你也没尽全力,明天我就要去上学了,能不能在走之前,让我见识一下老爸的真实实力?”景辰有些犹豫的说。

  听到景辰的话,景天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认真的看了看景辰,“没看出来,你小子眼光还挺毒的嘛,连老子没尽全力都能看出来,你确定要试试?”

  景辰双目认真的看着景天,点了点头,应道“嗯”。

  “好,那我就陪你好好活动一下我这把老骨头。”说完,景天畅快的笑了。

  “准备好,看看今天你能坚持多久。”笑过之后,景天一脸正色道。

  看到景天那严肃起来的面孔,景辰顿时神情一凛,父子两人呆的时间最长,看到老爸这副表情,景辰心中也是明白,老爸这次要认真了。

  景天动了,他的身体如闪电一般,只是一闪身,拳头便来到景辰眼前。

  头微微一晃,景辰斜退了半步,双臂一格,借力躲开了景天的攻击,很明显,景天这拳头上同样没有使用斗气,但那从景辰双臂上传来的力道,早就不是往日可比,景辰只感觉此时此刻双臂都有些发麻,仿佛要失去了知觉一般。

  还不待景辰因躲过这一击松一口气,景天的攻击就仿佛雨点一般砸向了景辰,虽然这段时间每天下午都要和父亲打上几次,但如此快的拳雨倒还是第一次,一时之间景辰闪躲跳跃,速度竟也是丝毫不慢,看到此处,景天也不禁暗暗点头。

  此时此刻,景天的拳头已经带起一片残影,而景辰也使用自己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抵挡着父亲的拳头,而他双拳之上,也是腾起淡淡的绿芒,那场地之中传来的“噗噗”之声,便是景天的拳头和景辰那附着着绿芒的拳头撞击的声音。

  景天这样的攻击,只要景辰一个不慎,立刻就会中上一拳,而且今日不比往日,这拳头加身的滋味,恐怕不会太好,景辰神情严肃,景天的所有攻击都被他一一挡住或者闪开,一时之间两人倒也看不出胜负。

  这种状态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突然,景天一拳迎面击来,景辰再想躲开已是不及,无奈之下,只好屈伸双臂,挡住那挂定风声的一拳。

  “嘭!”只见那景辰应声而退,一直退了七八步才稳住身形。

  “怎么会?”景辰惊讶的看着景天道,这最后的一拳,景辰感觉与之前的那些拳一点都不一样,这拳的威力至少要大了两成。

  看到景辰这副模样,景天哈哈一笑,“小家伙,难道你以为仅是肉体力量就能打赢你老爸?你老爸我可是堂堂狂战师,七级强者,就算是魔法师达到七级,那肉体的力量也不会比你弱小,何况是我一个战士系职业了。”此刻,景辰才突然明白,原来父亲还是一直让着自己,看来自己的想法还真天真,但就在刚刚,景辰硬接下那一拳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那一直羁绊自己的二级中阶的门槛,已经不复存在,自己竟然突破了。

  “老爸,我突破了!”景辰激动的喊道。

  “什么?”景天有些惊讶的看着景辰,“你说你突破了?二级中阶?”

  “嗯,我突破了,就在刚才,我接了你那一拳后,就突破了。”景辰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

  “哈哈,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景天也是一脸自豪,“我景天的儿子,果然够妖孽。”说完,又是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

  看到父亲竟然如此高兴,景辰心中似乎被触动了一下,那眼眶之中也略微有些湿润了。

  “走,回家,把这好消息也告诉你妈,让她也高兴高兴。”景天拉着景辰的手,就要往家走。

  景辰身子一晃,差点被景天拉倒,还好景天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景辰。

  “怎么了?”景天惊道。

  “没什么,刚才有点脱力。”景辰勉强一笑。

  “你小子,那么逞强干什么,唉。”叹息了一声,景天双臂一用力,把景辰抗在了肩头,此时的景辰已经有了一米七多的身高,虽然景天是一米九多的魁梧身材,但抱着的话,多少还是显得有点不方便。

  “老爸……”景辰在景天耳边,轻唤了一声。

  “嗯?”景天并没有在意,随意的应了一声。

  “老爸,我要成为超越你的强者,好保护你和妈妈。”虽然此刻的景辰还有些虚弱,但这句话说出口之时,却是铿锵有声。

  听到儿子的话,景天微微一愣,扭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肩膀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儿子,双目之中也是有些湿润。

  扭过头,景天目视前方,“说什么傻话,我和你妈妈哪用得着你来保护。”

  “不!”景辰坚定的说道,“现在,我的力量确实还很渺小,但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超越你的存在,保护你和妈妈,让你们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定!”

  景天再次扭过头,迎接他的依旧是景辰那坚定的目光,这一刻,景天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好,老爸相信你!”

  看着昏迷过去的凌格,景天眉头紧锁,把凌格交给了一位一同回来的士兵,扭头问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人,“你们林霸师团长呢?。”

  那小队长有些敬畏的偷瞄一眼景天,便低下了头,十分恭敬的说道,“林霸师团长今天带着我们去西边矿场附近巡逻,顺路押送一批矿石回乌城,不知怎么的,半路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魔兽,其中甚至出现了高阶兽王。”说到最后,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

  “高阶兽王!?”景天满脸疑惑的重复着那小队长的话,如此西北偏僻之地,这种相当于六级强者的魔兽确实太过少见。

  景天看了眼身边的月露,见月露微微一点头,景天瞬间拎起那个小队长,而月露抱起景辰,两人腾空而起。

  “走,带我去林霸那。”那小队长还没来得及惊呼,双脚便已离地,还好常年的战场生涯让他的反应并不迟钝。

  很快便适应了过来,为几人指明方向。

  不多时,四人便来到这片并不算太大的林子,放眼周围,树木有些稀稀落落,并不像那原始森林。

  只见一条通往山里的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杀死魔兽的尸体,和被咬得七零八落的人类残骸,那血腥的场面,让景天和月露不禁眉头紧锁,月露缓缓抬起右手,挡住了景辰的眼睛。

  见母亲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景辰扭头看向母亲,抬起左手抓住母亲的右手,月露低头看向景辰,只见景辰的双眸之中流露出一丝坚定,左手用力搬开了母亲的手。

  景天并没有看到儿子和老婆之间的这段插曲,从天空落下的他双眸已经血红,那把血色双手巨斧已经握在手中。

  景天的身周升腾起一丝如同血雾一般的红色雾气,原本就很魁梧的他,那身材竟然又壮硕了一些,此刻那身高至少两米有余。

  景天把那小队长放在一边,一轮血色大斧冲进魔兽群之中,虽然他并未发现那小队长口中的高阶兽王,但在他的感知之中,中阶和低阶兽王已经有数头,心中不详之感愈加的浓了。

  景天始一入兽群,便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不论是低级的魔兽,还是那低阶和中阶的兽王,无一是他一合之敌,一时之间方圆数里之内回荡得尽是魔兽死前的哀号声。

  突然,一阵激昂的战歌响起,所有景天和所有士兵头上都亮起了一个淡金色的符号,那符号金光闪耀却并不复杂,只是在众人头上一闪便消失了踪影,就在那符号消失的瞬间,众人脸上原本的疲惫也是一扫而空,那动作一点都不似刚刚那般缓慢。

  施放如此大范围的歌技,月露那雪白的额头上也是微微见汗。

  “妈妈,刚才那个是歌者的技能吗?”

  “刚才那个技能叫做“活力战歌”,虽然只是一种三级战歌,但却是一种比较常用的战歌,可以恢复受术者的体力。”月露微微一笑。

  当然,“活力战歌”的好处并不止月露所说的这些,这是一种战场上经常出现的战歌,首先自然是因为它只属于三级战歌,虽然效果很好,但终究只是入门级技能,修炼之途虽然每级突破时都会有门槛,但三级突破到四级,六级突破到七级的门槛异常坚固,而七级之后的突破就不只是努力所能达到的了,这三级战歌,正好适合大多数军中的普通歌者使用。

  有了景天的加入,士兵们的压力明显减小,又有了月露的战歌恢复,那原本只有招架之功的局面也得到缓解,在景天又杀了几个兽王之后,那原本连绵不绝的兽潮,瞬间成了一盘散沙。

  看着魔兽群已经溃不成军,景天拽过一军官模样之人问道,“林霸呢?”

  那人听到景天的话,先是一愣,瞬间两腿一软,竟然跪在景天面前,“恩人,求求你救救师团长吧,师团长他刚刚独自把那只高阶兽王引向那边去了,求求你……”

  听到这位军官的话,景天只觉得一阵晕眩,双脚一跺,顷刻间便已腾身而起,那带起的狂风把那军官仿佛被血浸过的衣服吹得咧咧作响,而那军官依旧跪在那里,纹丝未动。

  看到景天离去,月露也抱起景辰随后追赶。

  此刻,破空而行的景天心中默默念道,“林霸,我的好兄弟,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景天沿着那被魔兽生生撞出,铺满残枝断木的通道,一直向那林子深处飞去。

  突然,不远处的一片小湖边现出了一头有着暗黑色皮肤的巨兽,在它的面前,一位骑士艰难的举起塔盾,只不过那塔盾的边缘已经破碎。

  那魔兽约有三米多高,巨大的身体上有着一层看起来相当坚固的甲片,每片甲片都有巴掌大小,四只有些短小好像一只巨大的蜥蜴一般,长长的尾巴一摆一摆的,只见那魔兽身上的鳞片已经残缺不全,原本黑色的鳞片也被鲜血染红,三角形的头上闪耀着两点红芒,此刻双眸之中带着一丝嘲弄的盯着面前那人类骑士。

  从周围倒掉的树木不难发现这场战斗的激烈,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只见那魔兽一个猛扑,瞬间来到骑士面前,骑士有些艰难的抬起塔盾,却被那只魔兽连同塔盾一起撞飞出去,魔兽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那魔兽对着那骑士低吼了两声,似乎在叫嚣着让他站起来,可惜,那骑士几次努力连身子都直不起来。

  眼看着那人类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在这场战斗之中它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它决定要好好玩弄一下这个人类,让他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然后再吃掉他,以惩罚他对自己犯下的罪行。

  在刚刚的撞击中,林霸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肋骨碎裂的声音,一口血水夹杂着内脏一起喷出,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连那只魔兽的样子都有点看不清楚。

  心中一阵苦笑,此刻的林霸想到的却是自己那些部下,“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想到此处林霸不由心中一阵苦笑,今天是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这西北边塞之地,竟然会有如此多的魔兽,而且级别还是如此之高,自己扔在这倒不算什么,如果搭上了那些好兄弟的性命,自己即使到了冥府也没脸去见那些兄弟。

  看到那只魔兽再次扑了过来,林霸缓缓的闭上了双眸,这辈子一幕幕从他的眼前闪过,当年的战场上,那些摸爬滚打的战友,此时此刻都一一记起,他与景天相识是在一次对抗魔兽山脉兽潮的战斗中,那时候的他们都还很年轻,那年他们那个小队有二十二个好兄弟,景天是队长,他是副队长。

  在那场持续一年多的兽潮之中,原来只是小队长的景天最后升到了师团长,而他也被提升为副师团长,只是初时的二十二人也只剩下他与景天,剩下的人永远留在了魔兽山脉,为了圣灵帝国的安宁,为了他们的家人可以安静的生活,为了更多人可以过上不被魔兽肆虐的日子,他们用年轻的生命扞卫了自己作为军人的尊严。

  此时此刻,林霸回忆起一个个兄弟离去的场景,心中长叹一声,今天也轮我自己了,终于可以去和你们团聚了,我的兄弟们。

  “轰隆!”

  林霸刚刚想到此处,只听得一阵巨响,震得他的大脑一阵清明。

  努力的睁开了双眸,“大…哥…”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林霸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只是刚一开口,便又是一阵咳嗽,几口血水喷了出来。

  月露放下景辰,扶起了躺在地上的林霸,“没事了,先别说话,你的伤很重。”

  林霸苦涩的笑了一下,艰难的说道,“我手下的那些人……”

  “他们都很好,景天已经把兽潮打散了,放心吧。”月露安慰道。

  林霸笑着点了点头,看到一旁也蹲下身来的景辰,有些艰难的伸出手,原本想摸摸景辰头的手,却努力了几次也没成功,看到这副情景,景辰赶忙抓起了林霸举起的大手,说道,“林霸叔叔,你会没事的。”

  林霸笑了笑,摇了摇头,又是几口血沫子从口中溢出。

  刚才,看见那只魔兽准备扑向已经无力反抗的林霸,景天挥舞着巨斧砍了过去,直接一下把那魔兽砍得倒飞了出去,一道深可及骨的伤痕从那魔兽的颈间划至腹部。

  那魔兽一阵嘶吼,好不容易翻过身,迎来的却是景天那狂暴得如雨点一般的攻击,顷刻间,原本还满眼戏谑的魔兽,双眸之中剩下的只有恐惧,扭头便想逃跑。

  “狂龙咆哮”,景天大吼一声,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红芒染红了整把血色巨斧,一道巨大的红色刃光掠过那魔兽的颈部,一颗三角形的头颅应声而落。

  “林霸他怎么样了?”收起手中的巨斧,景天来到林霸身旁。

  月露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大哥,我是不行了,兄弟只能先走一步……”一阵咳嗽声打断了林霸的话,景天刚想阻止林霸继续说下去,林霸却摇了摇头,示意景天让他继续说,景天收回了手,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眼中的泪落下。

  “大……哥……,你……让我说完,否则……这辈子……恐怕……没机会……说了。”看到景天不再阻止自己,林霸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一直……想跟你……说个事,完成……我……一直……未完成的……心愿。”

  “兄弟,你说,我听着呢,放心,有什么心愿大哥替你完成。”景天颤抖的结果月露怀中的林霸。

看过《异世之绝天神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