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煊!”

“宋煊,快躲开!”

听着一声声急切的叫喊,被唤作宋煊的人却茫然地看看手里的剑。

抬头瞬间,眼前殷红一片。

宋煊张口欲言却猛然哽住。

这一切还要从刚才说起。

宋煊原本是就读于理工大学的大三学生,暑假做兼职送外卖。

今天也像以往一样,送完最后一单,宋煊疲惫地骑着小电驴走在回家的路上。

却未曾想,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处,突然窜出一辆失控的大卡车,宋煊就这么无辜又不幸地被撞到。

一切只发生须臾之间,宋煊只感觉自己的脏器脾肺皆移了位,身上各处骨头也在巨大的冲劲下碎裂,吼间尚未来得及泄出任何痛呼,便在落地瞬间断了气。

原本以为自己短暂且儿戏的生命便要结束在此,眼前忽然闪过刺眼的白光,宋煊下意识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身处异处。

难道他,穿越了?

这么戏剧化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他身上吗?

以致于有人唤他的名字时,宋煊震惊至极,但晃过神后,一部名为《至尊修仙录》的小说突然浮现于脑海中。

《至尊修仙录》原是连载于某小说网站上的一本小说,昨天才刚刚完结。

原本宋煊是绝对不会被这么傻逼的书名吸引的,但无意瞟到男主角竟和自己同名,便鬼使神差地点开了这本书。

谁知看到结局,宋煊差点没被气死,今天倒好,被撞死了。

宋煊正不知自己该喜该忧,抬头,却见面前着月白轻衫之人的衣袖上沾染了点点血迹。

一时,宋煊满眼担忧,但也十分无奈,自己怎么就穿到这节骨眼上了呢?

印象中,这好像是主线剧情刚引出来时,主角团遇到的第一个小副本。

原为孔家小女孔兰儿,因爱而不得以致受邪祟夺舍,滥杀院中两房小娘以及数名家仆。

也曾将其捆缚,也曾找过道士驱邪,但苦试无果,其父不得已,才一纸委托递到了楚郢山。

楚郢山宗主陆听白随即指派了其下玄设仙尊方暮舟及其亲传弟子前往。

而书中,宋煊便是方暮舟的亲传弟子之一。

如此,便是接下来的一幕。

林霁霜与钟珝共同设阵困住孔兰儿,方暮舟则也身处阵中,以强势的灵力施以压制。

而一旁,宋煊想要帮忙却根本不会催动灵力,便只站在一边,忧心忡忡的目光尽数落于法阵中心的那人身上。

《至尊修仙录》其实是一部饱受争议的作品,故事性很强,但缺点也在过程中展露无遗。

尤其是作者对于人物的塑造,一直饱受诟病,宋煊记得自己也曾因为这个吐槽过很多次。

而就算这样,宋煊也没有弃文,原因便是方暮舟这个角色,他简直喜欢惨了。

方暮舟时常一副温润柔和的模样,但面对邪祟时,眸中透出的凌厉与坚决又令人不寒而栗。

正如此时,方暮舟两指轻触在已被束缚的孔兰儿眉心,邪祟瞬间被逼出,随即便被一击击杀。

宋煊忍住惊呼,表情却难免有些不受控,方暮舟不愧被世人尊称一声玄设仙尊,凭他大乘期初期的修为,对付这种低等妖兽简直易如反掌。

想是方暮舟给林霁霜与钟珝交代了些什么,二人朝宋煊这边看了一眼,便掺扶着虚脱晕倒的孔兰儿进了内室。

片刻后,方暮舟行至宋煊身前停下,神色半敛,未有言语,先施了窥探之术。

宋煊知其顾虑,便只静静站着。

他是要比方暮舟高出一点儿的,凭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目光紧盯着方暮舟的鼻尖,又装作疑惑地问了句,“师尊?”

他师尊生的可真好看!

方暮舟是典型的南方长相,肤色冷白、如雪如玉,五官线条柔和,弯眉杏眼,温柔又儒雅。

视那面眸,不像耍兵弄剑之人,倒更像教书的雅致先生。

宋煊正感叹着他师尊的绝色容颜,眼前突然冒出几行鲜艳的红字拉回了他的思绪。

【恭喜贵方激活本系统:修仙体验(高自由度)

激活方式:与任意一角色肢体接触

本系统始终秉持着‘使宿主得到最好体验’的原则。

所以宿主的一切选择,本系统将全力支持,不过后果要您自己负责哦!’

温馨提示:本系统自由度极高,但每一个选择都会影响后续发展哦!

本系统非宿主传召是不会自行现身的哦!

最后,祝您愉快,祝您平安哦!】

看完了所有字迹,宋煊脸上依次闪过了惊愕、失措、无奈的神色,最后嘴角还不合时宜的抽了两下。

括弧中的四个大字被刻意加重,鲜红得仿佛要滴出鲜血。

什么“高自由度”,不就等同玩剧情向游戏,但没有攻略。

宋煊一阵无语,顺带吐槽了下自己这个系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

反观方暮舟,探查了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便收了手。

见状,宋煊索性一摊手,明知故问道:“怎么了师尊?我是有什么问题吗?”

方暮舟瞥他一眼,淡淡开口,“没病就跟上。”

随即召出佩剑晚扼,扶摇腾空,悠然轻落,转瞬便已稳稳站立。

“哇哦!”

宋煊尚还站在地上,看着面前这如谪仙一般的人,感受总归还是和只看文字描述大有不同的。

也或许是自己早已给他强加了许多极尽美好的形容,亲眼观之总是忍不住惊呼。

“还愣着做什么?”方暮舟悠悠开口,声音即清朗又极富磁性。

虽说御剑乃是修真界较低等的法术,奈何宋煊此时根本不知如何催动灵力,现下也只能想方设法搪塞过去。

宋煊稍思索片刻开口,“师尊,徒儿昨日练功急于求成,灵力略有不稳,损伤灵脉,今日可否请求师尊捎带一程?”

方暮舟是出了名的护短,见不得徒弟一点点的服软示好,因而宋煊感觉胜券在握。

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起,刚才他们一行人也是御剑前来的。

宋煊满含期待地撇看着方暮舟。

却见他稍一蹙眉,尚无言语,即并两指轻落于宋煊胸膛,随即集一灵流于指尖,于二人相触处传入宋煊灵脉之中。

霎时,一股温暖的灵力便于身体各处流窜,像是安抚又似引导。

流经之时,这副身体仿佛被唤醒,灵力瞬间升腾。

原书中,宋煊自年少跟随方暮舟开始,就比同龄人奋力得多,再加之主角标配极优等的天赋,十七岁结丹,便已进入金丹期。

此时感受着身体里充盈的灵力,宋煊顿时舒心了不少,至少之后的打怪升级之路应该不会走的那么艰难了。

方暮舟手指离开时,宋煊尚才回了神,只是神色略有些慌张。

凭方暮舟的修为,怎会看不出他刚是在说谎。

但出乎意料,方暮舟只轻舒一口气,淡淡道:“上来吧。”

听罢,宋煊微怔,片刻后整理好表情,心满意足地站在了方暮舟身后。

下一秒方暮舟催动灵力,‘晚扼’剑便载着二人腾飞升空,速度之快,使得宋煊根本不能稳稳站立。

脚下的晚扼剑只有一手并起那般宽,宋煊随之不断晃动,表情已然崩得不成样子。

从这高度摔下来自己怕是又要再死一次!

身前的方暮舟距自己只有半尺,稍宽大的衣袖随身侧掠过的疾风猎猎翻飞,半披散的墨色长发自然飘洒,宋煊嗅到了他身上清淡的木香。

方暮舟应是感受到了持续不断的摆动,开口时语气中已有怒气。

“今日怎么回事?御剑不能,稳定心神也做不到吗?”

宋煊心里委屈,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道:“抱歉师尊,刚才有些晃神。”

“你性稳重,今日……”方暮舟断了话语,“罢了。”

宋煊猛然怔神,方暮舟定是发觉了什么。

也是自己没有沉住气,见到方暮舟便兴奋地忘了隐藏。

想着自己不能第一天就暴露,宋煊即刻稳了稳心气,尝试着调动体内的灵力,或许因为他这时较集中,很快便感受到了变化。

丹田中一阵翻涌,聚集起的灵流像是正等着他的命令。

宋煊做着口型,在心中默道:“脚。”

灵力瞬间集于双脚,也将宋煊死死地固在剑上。

震惊之余,他也感受到了莫大的愉悦。

话说这催动灵力也没那么难嘛!

飞符镇坐落于楚郢山管辖界内,半个时辰便已到了楚郢山。

自刚才对话后,方暮舟便再也没有与宋煊说一句话。

出于心虚,宋煊也未曾主动开口,但一路无暇去看沿途的景色,眼神像是钉在了方暮舟衣袖上。

月白之上的一片殷红看着实在扎眼。

就算他师尊为修仙之人,那么长的口子应当也是会疼的吧?

又想到这伤是为他挡下的,宋煊难免有些懊恼。

“抱歉,师尊。”宋煊沉下了声音,但话一出口倒更像原著描写的那个人了。

“为什么道歉?”方暮舟浅声反问。

宋煊道:“师尊为我受了伤……”

“若为此,便不用,我护佑我的徒儿,天经地义。”

方暮舟打断了宋煊,说话的语气温和,却又坚定异常。

宋煊呼吸停滞,心跳的愈发快,前几日看过的文字似又浮现在脑海中。

方暮舟的确信守了承诺,话说得出也做得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