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日果真炎阳狠烈,仿佛积了整个冬季的热烈,在这日尽数迸发翻涌。

今日,宋煊换上了统一的玄青弟子服,发丝高束,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早辰时三刻,五峰弟子便皆聚于玄岷峰顶的青蓝殿外,围着前方的高台站成了个圈。

此前半个时辰已在殿内学了心法,此时聚在这里,就是要共学劫玉剑法。

而于前指导的人,便是独创了这本剑法、被誉为“第一剑修”的玄设仙尊,方暮舟。

“宋煊,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未察觉?”

站在旁侧的那人正是宋煊的大师兄,钟珝。

宋煊认定,钟珝一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洪亮,毕竟这会儿,周围的弟子以及方暮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

“你还病着吗?师尊今日没准你的假?”钟珝问得真诚。

宋煊却听的一脸懵,什么生病?什么准假?

“你们,最好别再说话了……”

一直站在宋煊身后的人腰佩玉骨白扇,一双桃花眼顾盼流离,此人便是因身高而成为“潇瑜峰团宠”的二师兄,林霁霜。

林霁霜面目含笑,温和地开了口,而后向高台中央使了使眼色。

宋煊与钟珝都像是预料到了什么,几乎同时抬头,又几乎同时对上了他们师尊投过来的警示的目光。

方暮舟授课时向来不苟言笑,与他平素温和的样子颇有差别。

弟子们日常尊他、敬他,课上便也比其他长老授课时肃静得多。

今日也只有宋煊二人稍稍大胆了些。

“宋煊、钟珝,课后再将今日所学剑法加练十遍。”方暮舟站在高台上,声音清朗却极具威严。

十遍?!

台下一阵惊叹,平日连续三遍便累得不行更不要说十遍。

这玄设仙尊对自己的亲传徒弟当真狠绝。

听罢,二人皆是苦笑,想抱怨却不敢出言。

插曲过后,正式进入剑法的学习。

方暮舟召出晚扼,冷声道:“我先示范一遍,也只示范一遍。”

方暮舟为方便行动,今日便弃了氅衣,只着覆梨花暗纹的霜色衣袍,浅色玉带系于腰间。

其发半束,只一根发带系着,末端坠着鹅黄流苏,随风飘动,灵动异常。

宋煊呆呆看着台上那人。

晚扼长剑剑闪寒芒,时狠戾直探,如蛟龙出海;时轻挽剑花,似风掠琼柳。

此时在他眼中,烈阳霜雪仿佛都成了衬托,皆不比方暮舟的明动光华。

而方暮舟面上玉琢般的五官依旧平淡舒展,周身温润安谧,清姿卓越。

一套剑法示范完毕,方暮舟收势站立,晚扼消失时留下的点点银辉,片刻后才消散于空中。

一如风止,宋煊心中的浪花总算歇下,随即深深呼出一口气。

鬼知道他刚忍得多痛苦,才没有一直看方暮舟那张当属极品的面庞。

但不容宋煊多想,方暮舟已走至他身边,并起的两指抬着他的手腕向上举了些。

“再跑神,加练二十遍。”

一个时辰后,早课时间便该结束,有些弟子也已不再尽全力,动作十分绵软。

在个别弟子的抱怨声中,方暮舟终于叫停,提了洵降和宋煊上台。

霎时,台下喧闹声惊起。

“玄设仙尊这是要干什么?”

“对练吧?”

“管他呢,不过,你们觉得谁会赢啊?”

“那肯定是洵降师兄啦……他那么潇洒。”

“行了你,我看倒不一定,宋煊师兄剑术得玄设仙尊真传,倒也有一战的能力。”

在众人的讨论声中,疑惑的洵降和郁闷的宋煊一同站到台上。

宋煊感觉自己就像是课后被老师特殊照顾的学生,不过不同的是,他的学习还不错,但剑术……

呵呵。

宋煊看看洵降,又瞟了一眼台下神色如常的方暮舟。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他一个圣母男主怎能因此等场面就退缩!

“师兄,请赐教。”宋煊薄唇轻合露出一笑,气势做的倒很足。

洵降同样拱手回了一个礼,“请。”

语闭,洵降召出近武佩剑,挥剑向宋煊冲了过来。

宋煊随即催动灵力、拔剑抵挡。

虽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灵力裹挟着的两把长剑相触之时,极强的灵力还是险些将宋煊撞下高台。

宋煊站立不稳单膝跪在地上,看着汗珠滴落在地上又瞬间晕开,却久久无法起身。

洵降当真修为深厚,同辈之人想在他手下占到些便宜,绝不简单。

只不过,他一个尚未开窍的菜鸡,先后遇见的怎么都是中高等级的角色啊!

“宋煊师兄今天这是怎么了?”

“玄设仙尊的亲传弟子竟然就此等水平?”

台下的议论声突然增强,内容褒贬不一,但因由方暮舟在场,大家倒也有所忌惮。

宋煊未置一词,却将这些话语尽数听到了心里。

再看方暮舟,依旧是那副平淡的神色,不欢不忧、不戚不恸。

宋煊蹙眉轻笑,方暮舟可以不在乎,但他不能。

宋煊赶忙站起。

细细想来,其实每每有所动作时,宋煊能感到这副身体的本能反应尚且存在,而灵力也充盈异常,只是能为他所驱使的却是少数。

因而他要想办法发挥这副身体的全部修为。

他是玄设仙尊的亲传弟子,因此绝不能丢了潇瑜峰的脸。

也绝不能丢了方暮舟的人。

这般想着,再起身时宋煊眼眸中便存了凛冽寒意,周身灵力升腾,仿佛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宋煊看着面前一脸错愕的洵降,道:“师兄,继续。”

洵降略犹豫,但见宋煊不可置否的模样,便未有多言,“嗯,继续,不过希望师弟这次可以用尽全力。”

语闭,宋煊手中银剑出鞘,瞬息间划过洵降刚才站的位置,空气仿佛都被破开。

洵降瞳孔微张,但霎时便恢复正常。

提起宋煊,洵降也算知晓不少,只是未有过正面比试的机会。

而今日,他和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师弟同被点到,心下便已有了准备。

毕竟门派中,能得玄设仙尊认可的弟子屈指可数。

宋煊自是不会放过这来之不易的进攻机会,旋身便又是一击。

洵降回过神后,竟堪堪抵挡。

台下惊呼阵阵,其余弟子看的也是一脸懵。

放在刚才,几乎没有人会认为宋煊会再夺过主动地位,甚至抱了看笑话的想法。

就连钟珝也对这局势的突变表示震惊。

他侧身垂首,默默问了句:“话说,宋煊不是受伤了吗?”

林霁霜答,“谁知道呢?”

经此,洵降重整思绪,站定片刻凝聚的灵力便以令人恐惧。

五丈宽的高台上,以洵降为中心突起一阵狂风,卷动着地上的碎石、沙粒。

习剑术时,对练常有,但能使洵降如此重视的倒是第一次。

并不是洵降目中无人,只是太过优秀。

因此众弟子皆是目瞪口呆,有好心者还顺带给宋煊祷告了一句。

但宋煊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尽管必输,但依旧要站到最后、也要战到最后。

他右手执剑,普普通通的弟子剑被灵力裹挟,活似他独有的近武,一副蓄势待发之态。

宋煊利落挺拔的身形仿佛瞄准猎物的鹰隼,剑如喙直指对方咽喉,只求一击即中。

但洵降显然不会是待捕的小白兔,随即横剑抵挡。

台上,早已无谓师兄师弟,两人都将对方看作了对手,因而比试精彩至极。

持续片刻,宋煊便觉吃力。

宋煊虽无暇分心去看方暮舟此时的表情,却也明白了他刻意安排这场比试的用意。

“心静则沉谧,意纯而灵通,此乃修习之本也。”

从始至终,方暮舟其实都不曾要求他些什么。

人于困境才得突破。

现在看来,这才是方暮舟的本意。

正因这一瞬的晃神,宋煊便被洵降钻了空子。

洵降手握剑柄击在宋煊右肩,也算宣布了这场比试谁胜谁败。

待灰尘消散,宋煊急忙寻找着方暮舟的位置,却见那边不知何时站了五个人。

除方暮舟外,陆听白是见过的,看其余三人的装束,宋煊猜着应当是另两位长老,以及掌教萧清阑。

方暮舟与一着墨色装束的男子飞跃上高台时,宋煊累得正粗重地喘息,却见洵降极端正地向那墨衣男子行了个礼。

想着这男子便是楚郢山的掌教,萧清阑。

宋煊学着洵降的样子,沉了口气,也向方暮舟拱手行礼,哑着喉咙叫了声“师尊”。

其他长老有的他师尊也必须不能少。

而后,一只温热的手便覆上了宋煊的背,轻拍两下以作宽慰与认可。

“做得很好。”方暮舟低声温语。

明明语气中没有什么起伏,宋煊听罢还是抿唇偷笑起来,普通的话语怎么被方暮舟说出来就那么动听呢!

“今日比试着实精彩,我楚郢山人才辈出啊!”陆听白当真满脸骄傲,笑的哪还有一宗之主的样子。

顾念黎接道:“是。洵儿一如以往,但这宋煊也当真名不见经传,玄设将他教得很好。”

台下弟子对于宋煊的评价也由贬至褒。

“不愧为第一剑修教出来的弟子,剑风狠戾,当真有玄设仙尊的风范。”

刚听到这句话时宋煊还有些沾沾自喜,再听后半句,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宋煊侧眸看了看那霜衣洁净、眉眼柔和的人,再低头瞟一眼灰尘扑扑的自己,略有些不忍直视。

说他像方暮舟,简直是对方暮舟的辱骂。

不过他真的好累哦!

像刚跑过两千米一样,口中满是血腥味。

陆听白一声令下,总算是宣告了今天早课的结束,各峰弟子纷拥离开,片刻青蓝殿便没剩几人。

“你是叫宋煊?”萧清阑剑眉微蹙,冷冷发问。

宋煊抬头,见面前这男子骨骼健硕,胸膛宽阔,他穿着墨色的利落衣袍,其上竹叶暗纹清瘦却不柔弱,反倒薄如刀刃。

当真如书中作者给他的评价。

——萧清阑立与阵前,便有万人难敌之风。

宋煊站直腰板,面色不由冷肃,“是。”

“嗯,挺不错的。”萧清阑冷笑一声便转身离开,洵降亦跟在其后。

待二人身影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宋煊再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面上满是生无可恋。

“师尊,您不用等我,我歇会儿就回去。”

方暮舟现下应当对他十分无语,这般想着,宋煊却是很久都没有听到远去的脚步声。

宋煊使劲仰头,唇齿微张,勉强看到了方暮舟的面容。

不曾想,方暮舟也在看着他。

这画面未免有些奇特了。

宋煊恍然露出一笑,如烈阳融了冬雪,也融开了方暮舟微蹙的眉。

“师尊,我饿了。”宋煊撇撇嘴,仿佛撒娇,又含了些委屈。

原著里宋煊五岁家破人亡后,被方暮舟捡到,自那时起至今二人从未分离,颇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因此,方暮舟对待宋煊总归还是和他人不一样的。

“那,还不快走?”方暮舟言语不明缘由地顿了一下。

宋煊攀着方暮舟伸过来的手,赶忙站起,“多谢师尊。”

方暮舟一双杏眼微微眯起,叹了口气默默道:“有病!”

“师尊,你自言自语什么呢?”宋煊牵着方暮舟的衣袖,前后摆动。

方暮舟心道,当真像个憨憨。

“没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