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未亮,几人便已出发,却是申时三刻才达泗辽城。

自城门进入,众人便感到了十分不寻常的气氛。

倒不是周围寂静异常,也非毫无生机,只是街道上的老幼妇人或是忙于活计、或是呆坐,皆是满面愁容。

见他们一行人,尤其是那为首的霜衣仙人,与这氛围着实格格不入。

宋煊一路左顾右盼地走着,见那些妇孺瞟他们一眼后,便开始与旁侧之人窃窃交谈。

“不对劲儿啊。”林霁霜那玉骨扇从未离身,此时又被他抽出,像是不惧冷一般缓缓扇着。

钟珝瞥他一眼,轻哼一声,“是不对劲,他们应当也是第一次见到,某人大冬天还要扇扇子。”

“你……”林霁霜咬牙切齿道,顺带用狠狠的目光剜了他一眼。

因为这出,向他们投来目光的人更多了。

方暮舟及时制止了他们,厉声道:“莫再争吵!”

“是。”

“你们分头去问问,得了消息到城门口寻我。”方暮舟利落转身。

身后三人异口同声,“是,师尊!”

与二人分开后,宋煊漫无目的向城内走去。

这个妖鬼他倒尚有些印象,擅摄人心魄,蛊惑夺舍,只是双目皆瞎。

妖鬼本体为一怨魂,自百年前便已成行,只道是因怨念过深而始终不愿安眠、不入轮回,却也从未害人。

此次因由着荏略残魂自封印中逃出,夺了那瞎眼妖鬼的舍,才借由他的身体害了许多人。

只是未知,这妖鬼为何只抓男人。

宋煊心绪飘飞,便胡乱走着,竟行至尚未解冻的溪边,定睛望过去,见一老妇正与一女童嬉笑玩耍着。

宋煊原想离开,却听老妇先叫住了他。

“小公子,我孙女的风车落在冰面上了,你能否帮我们取来?多谢。”

“举手之劳,莫要言谢。”宋煊稍使灵力,便将那风车引至自己手中,随即递给那女童,轻笑道:“给你。”

“谢谢大哥哥。”

女童模样乖巧,瞳孔生的黑亮有神,宋煊没有忍住揉了揉她柔软的头顶。

了了这事,宋煊正要离开,老妇却又一次叫停了他,这次是为了叮嘱。

“泗辽城近日不太平,小公子若无事便早些离开吧,万不要留到晚上。”

宋煊自是知道其中缘由,便点头道谢,随即赶去城门。

泗辽城城门始终大开着,因而离好远,宋煊便已能看到城外的光景。

那如霜雪一般的人也立于满地霜雪中,寒风轻掠,他仿佛将要融于其中,一同随风消散。

宋煊将到城门时,恍惚间顿住了脚步,下一秒面前景象突变。

大雨倾盆、雷声轰响,潇瑜峰一改淡雅之色,尸骸遍野、血流成河。

宋煊的目光不安地向四处望去,终是在峭壁之上看到了他苦苦找寻的身影。

他的师尊,依旧身着霜衣,却浑身沾染着血污,而后悄然回眸,随即纵身跃入深渊。

但宋煊看清了,他的师尊回头时,眸中竟满是……歉意。

片刻回神,宋煊却仍恍如隔梦,面前无瑕的身影与立于峭壁之上的那人重叠,更显珍贵。

“方暮舟!”

方暮舟因着这声莫名有些悲戚的低吼回头,只见宋煊朝他飞奔而来,又猛然扑向他,而后将自己狠狠卷入怀中。

方暮舟的头撞在宋煊肩膀上,像是撞蒙了一般,所有动作以及思绪皆瞬间停滞,许久才算恢复,于是不由余力地将他推开。

“荒谬!”方暮舟声音中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但于宋煊而言,感受着怀中人的呼吸、体温,他才能感到自己真正地处于这个世界。

就算被推开,片刻的安抚也足以令他安心。

宋煊向后踉跄两步才稳定住身形,随即郑重地单膝跪在地上,拱手垂眸“请师尊责罚。”

“过来,”方暮舟的神色已恢复如常,语气如命令让人无法拒绝。

知道方暮舟心如磐石,却不曾想徒弟对其如此,他也能这么快冷静下来。

宋煊心中有些失落,缓慢起身,站定时脑袋却愈发昏沉。

向前迈了两步,头又如针扎般剧痛。

方暮舟心道不好,左手接住向前倾倒的宋煊,右手便将凝聚的灵力推进他的身体中。

宋煊转醒时,夜已黑透,自己倚在一棵树旁,身侧站着他的师尊和两位师兄。

“师尊,阿煊醒了。”林霁霜离宋煊最近,也是第一个发现他醒来的人。

突然被三道目光注视,宋煊还有些不好意思。

方暮舟蹲下身子,两指搭在宋煊的手腕上,片刻道:“没事了。”

“怎么搞的?师尊说你遇到了那妖鬼,你都没察觉的吗?”林霁霜又用他那玉骨扇轻敲了下宋煊的脑袋。

宋煊尴尬地“嘿嘿”笑着,“确实是我疏忽了。”

“并非如此,那妖鬼善化形与惑人心,若他刻意隐藏妖力,确实难以发觉。”

方暮舟站的地方稍远,背对着宋煊,语气平淡。

宋煊起身,跨几步至方暮舟身侧,也真是欠的,明知方暮舟现在不愿理他,还死乞白脸地往上凑。

“师尊,我还发现一件事,”宋煊顿了一下才继续,“那妖鬼不知为何,好像只抓男人。”

这话明明是事实,但说出来总觉得有点儿怪异。

“嗯。”方暮舟的确不太想搭理他,甚至在宋煊走至左侧时,自己稍向右转了身子。

尽管知道宋煊是被邪祟蛊惑,方暮舟仍难以定心着神。

宋煊究竟在幻觉中看到了什么东西,才使得他如此失态?

“现下天色已晚,钟珝你带路吧。”方暮舟与其他人说话时,还是从前淡淡的语气。

宋煊才知,三人分开之后,钟珝奔波于街道中,许是他神色冷凝严肃,以致每每靠近,孩童、村妇一个赛一个的躲得快。

连续碰壁两、三次,钟珝便失了耐心,最后信息没问到,却无意寻到了整座城中唯一开着的一家小客栈。

待来到城门,钟珝便将此告知于方暮舟。

四人结伴行于泗辽城中,那座世人口中最繁华的人城。

此时刚过戌时一刻,原本热闹的街道上便已寥无人迹,只剩孤零的灯火烛影曳于纸窗上。

所有人仿佛都在尽力掩藏着身上的生人之气。

轻风掠地,落叶与沙石皆被卷动,窸窣声响使得宋煊心中略有些发毛。

“师尊,我有点儿怕。”宋煊比方暮舟还要高些,瑟缩在他身侧的模样着实好笑。

方暮舟未语,钟珝和林霁霜却已笑得快要断气。

最后拐入一个小胡同,才总算走到了钟珝所说的那间小客栈。

果真是“小”客栈。

若说正常的酒馆如现代的高级酒店,这小客栈顶多算是深藏于老式居民楼里、连块正经招牌都没有的小旅馆。

宋煊不得不感叹钟珝的眼神是真的好,若是他可能根本注意不到。

走进客栈,幸得里面装潢干净、陈设得体,宋煊倒也没有那么嫌弃这里了。

听到动静,自里屋走出一位身形稍圆润的女子,从探出头开始,她面上从疑惑到盈满笑意,统共只用了不到一秒。

“四位公子要住店?”女子笑道,声音很是动听。

不明显吗?宋煊在心中默道。

“是啊姐姐,可还有空房?”林霁霜将手搭在了略有些年代的木制柜台上,眯着一双桃花眼,明朗地笑着。

记得当时有一个粉丝在某博发起过投票,《至尊修仙录》中、你的老婆是谁?

当时宋煊选的便是方暮舟。

但最终,确实是林霁霜以甩第二名一倍的票数遥居榜首。

女子也被他逗得嫣然失笑,“最近哪还有人住店?房间还不少呢,你们……要几间?”

林霁霜继续与她聊着天,毕竟做决定这事用不着他。

“姐姐,最近城中怎么回事?我与几位好友本是游历至此,顺带观一观这人间极尽繁华之地,但……”

林霁霜刻意停顿片刻才继续,声音却比刚才轻了许多,“……人们怎么,都像是躲起来了一样?”

女子煞有介事地向窗外望了望,走至门口,用一把大锁将门锁住。

“姐姐这是做什么?”林霁霜故作惊恐的样子问道。

女子引着几人围坐在桌前,又提了壶沏好的热茶挨个倒上,“乡野粗茶,比不得公子们日常所饮,有缘而赠,权当解个渴吧。”

“这怎么行……”

女子打断了林霁霜的话语,“说了有缘而赠,这会儿又客气什么?”

“多谢。”方暮舟率先开口,其余几人才终于接受,而后道谢。

女子摆摆手,虽行事粗枝大叶,但更显脾性大气,“若各位只是为了观景,我劝诸位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明日天亮便快离开吧,这里尤其是晚上,太过危险了。”

“那姑娘为何还要继续呆在这里?”钟珝忍不住发问。

“你们也别叫我姑娘了、姐姐了,若不嫌弃,就和大家一样唤我‘木娘’吧。”

木娘丝毫不见外,仰头将杯中的茶水、和着细碎的茶叶残渣一饮而尽。

“因为那‘媸兽’向来只抓男人。”木娘故作停顿,目光在师徒四人之间瞟来瞟去。

“起初两天时间便抓走了半座城的壮年,官府介入、也请了道士前来驱邪,但都无用。经此,少至男童、上至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再出门了,但还是时不时就有人被抓。”

“媸兽?”方暮舟晓知万千,却从未听过这妖兽的名字。

木娘答,“没人亲眼见过那妖怪,但大家猜着她应是个相貌丑陋的女鬼,便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媸”字本意指长相丑陋的女子,于是这妖鬼便叫“媸兽”,名字起得倒仔细。

宋煊心道,幸亏没直接叫人家“丑鬼”、“丑兽”什么的。

“行了,这么晚了,诸位便早些休息吧,你们要几间房?”木娘从柜台拿出一个算盘,问道。

“四间。”方暮舟答。

“行,那就二楼左边那四间吧,若要洗漱沐浴,自己到厨房烧水。子时过后,便尽量不要再出门了。”木娘一边将算盘拨动的噼啪乱响,一边郑重其事地嘱咐着他们。

媸兽伤人是没有规律的,但总归是越低调越好。

这四个外乡人生得俊俏、人也平和,若在此丢了性命,那当真是可惜了。

木娘收起算盘,正要引四人上楼,忽听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有人吗?”门外明显是一女子的声音。

因着刚听了木娘所讲述的种种,大家的精神瞬间被悬起。

木娘反应倒快得很,猴急般窜回里屋、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钟珝与林霁霜皆召出近武,一副蓄势待发之态。

反观方暮舟则依旧端坐,捏起茶盏细细抿了一口,自舌尖泛开一丝苦涩。

“并非媸兽,莫怕。”

他轻声言语,门锁应声而开,随铁链一同重重地砸在地上。

大门被推开,映入大家眼中的并非什么明艳之色。

女子身着墨黑色长衫,袖口衣领以及腰间的系带上都有精致的兰花刺绣,其发半束,在头上简单挽了个发髻,装饰便只有一根固定的银簪。

看到屋内景象,女子愣神了几秒,但很快便反应过来。

“天曜宗周涟见过玄设仙尊。”

天曜宗与楚郢山一样,同为四大门派之一。

周涟不愧为原书女主角,面貌优越,待人温和,当是所有人都会产生好感的类型。

“嗯。”方暮舟淡淡道,“周姑娘此行也为除祟?”

周涟点头,出于礼貌的笑意未减,“只是太晚,便先寻个住处。”

听此,一直在里屋门后偷看的木娘干笑着走了出来,“姑娘自己一个人?”

“对,可还有房间?”

“有有有,”木娘将周涟引至柜台。

简单寒暄后,方暮舟便携三个徒弟先上了楼。

夜半,不知晓其他人现下如何,宋煊确是始终无法入眠。

原由他刚躺上床,那系统便出现在眼前,依旧是鲜红的字。

【系统检测到:

宿主未与默认攻略对象‘天曜宗少主周涟’进行初识对话,此行或造成系统bug,

点此选择是否补救?】

宋煊快速看完这些文字,眼前便只剩下了“是”与“否”两个选择。

“怎么补救你倒是说清楚啊!”宋煊无奈道,这系统思考问题总是太片面。

【补救办法:

第一、增加初识剧情,使得后期剧情得以恢复,

第二、更换为其他可攻略对象,但易出现无法修复的巨大bug,请谨慎选择!!!】

宋煊果断选了第二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