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夜注定无眠。

寅时将至,宋煊却毫无睡意,他躺在床上,懒懒地翘着腿,脚尖上下轻摆。

方暮舟的房间就在他的左边。

由于客栈的设计,他和方暮舟的床只一墙之隔。

想着刚在老妈子般的系统的催促下,宋煊顺着本心选了方暮舟,点下去的瞬间虽然有些忐忑,但之后还是庆幸与欣喜占据了主导。

只是此行着实冒险,此后除去无法略过的重要剧情,其余一切事情都已不再他的掌控范围内。

宋煊一向想得很开,毕竟体验修仙嘛,既然不能像游戏中存档读档,那必定是自己开心最重要。

方暮舟这时应当早已熟睡,这般想着,宋煊侧过身体,面对着墙壁将手心覆了上去。

像是这般便会拉近二人的距离,自己也会得以安眠。

只是片刻,宋煊便觉不对,猛然又睁开了眼睛。

他为何感受到了来自方暮舟的灵力?波动还很强烈?宋煊恨不得能透过这木墙看到那边的情况。

深夜寂静异常,街上无生人途径,又少了似夏日一般的虫鸟聒噪,静得只留风声,宋煊恍惚听到了几声细微的隐忍喘息。

方暮舟为孔兰儿所伤,深可触骨,尚未痛呼一声,这会儿究竟是在做什么,才会如此疼痛难抑?

宋煊思索再三,还是套上鞋子,快步走出来敲响了方暮舟的门,并开始在心中默默数着数。

若数到四十秒还没有动静,他就要直接闯进去了……

谁知刚数了三秒,房门便开了一条仅能供一人通过的小缝。

宋煊先向里看了一眼,房间内烛火已熄,他试探着迈步走进去,顺便带上了门。

“……师尊,”宋煊停顿这下,其实是在想着自己究竟要从哪问起,毕竟徒弟深夜擅闯其师卧房,怎么想都不大对劲。

“这么晚了怎么还未睡下?”宋煊干干地笑着。

方暮舟只褪了氅衣,端坐在桌前,提起茶盏深饮一口搁下,才哑声道:“寻我何事?”

“没什么……”

宋煊只发觉出方暮舟语气中些许的疲惫,除此之外,一切都仿佛正常的不得了。

但说话时,宋煊还是有意看向方暮舟的右臂,只是被完全隐在氅衣内,根本看不清楚。

宋煊深思熟虑、犹豫许久,终于问道:“师尊,手还疼吗?”

“已无大碍,”方暮舟言辞简短,送客之意明显,“明日还要尽早去查媸兽,你,回去休息。”

“可是师尊,我睡不着。”这倒是真话。

方暮舟语气稍软,“那就硬睡。”

听这,宋煊没忍住“嘿嘿”傻笑起来,他师尊真可爱!

“有病,”方暮舟低声骂了他一句,“回去睡觉。”

宋煊思索片刻,他确实没了继续待在这里的理由,道:“那徒儿便不再多叨扰,若师尊有何不适,定要告知于我。”

他何时能管到自己头上了?方暮舟心中这般想着,话到嘴边却变了说辞,“嗯。”

关心有余,于被关心的人而言便会成为负担。

宋煊一直知晓这个道理,所以得了这样的回应,他还挺满足的。

“师尊,好眠!”

宋煊撂下一句后转身开门,谁知看到门外的景象后,猛抽了一口凉气,又将门狠狠关上。

“怎么了?”

见他如此,方暮舟面色瞬间凝重。

宋煊转身盯紧了方暮舟的眼睛,放低了声音说:“外面,一群怪物。”

原文中其实并没有这一段剧情,但之后提到媸兽抓到人后,会将他们制成“人儡”。

所谓人儡,便是被夺了舍、并被控制了意识的活死人,他们只听从于媸兽,没有五感、不知疼痛,若得了攻击的指令,便会战到肉身毁损,或魂灵消散。

原著中,尽管是宋煊与周涟,也差点被人儡纠缠致死。

刚大概看了一眼,这小小的客栈中至少有五十只人儡。

短短数秒,门外的走廊上便传来轻悄走动的声音。

宋煊与方暮舟于黑暗中对视一眼,随即打开了房门。

意料之中,人儡的注意瞬间便被这声响引了过去,宋煊即刻拔剑,凝着赤色灵力的剑体贯穿了向他扑来的人儡的身体。

宋煊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金属穿过身体的声音尚在脑中回响,眼前也尽是肢体扭曲、口中咯咯作响的怪物。

愣神时,宋煊不小心与这离自己仅半臂远的人儡对上了眼,那满是血丝却无瞳仁的瞳孔吓得他猛然一抖,“卧槽,什么东西!”

“你何时变得如此胆小了?”

方暮舟以灵力作刃,周身凝结起数道散着寒气的霜色灵芒,随着他轻一挥手,皆向四周散开,避过宋煊尽数击到向他们拥来的人儡身上。

也包括正与宋煊对视的那只,巨大的灵力将人儡自剑上顶开,后撤之时,身体亦如其他被击中的人儡一般,自伤处结出了霜花,几秒后,蔓延至全身,身体便再动弹不得。

听着动静,钟珝与林霁霜也即刻赶来。

几人挤在过道中,动作凶狠,险些将二楼护栏弄塌。

而后这些人儡像是通了人性一般,齐刷刷地自二楼跃下,像是为了使动作不受阻碍,甚至将几人引出了客栈。

若媸兽发觉了几人入城,也应当对他们的身份有所察觉,因而这时派出这些人儡,更像是在试探些什么。

只是现下最重要的是要控制住这些人儡,避免它们进入城中危害到更多人。

“结万方阵。”方暮舟向三人喊道。

“是!”

万方阵是楚郢山弟子必修阵法之一,最少三人便可结阵,威力由结阵者修为影响。

阵法结成时,阵中低级邪灵皆会受到强大的压迫感,轻者动弹不得,重则当场魂灵具毁。

常用来对付修为弱但数量多的邪祟。

宋煊与两位师兄于三个方位站定,同时施力向中心聚集灵力。

三股灵力交汇之后,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人儡虽被赋予了媸兽的些许灵力,但终究是凡人之身,根本不敌,挣扎片刻几乎尽被吸引至阵眼。

三人以灵力压制着人儡,顺带等着方暮舟下一步的指令,忽听门内传来一声悲痛的呼喊。

“秦郎,秦郎!”

细听,竟是木娘的声音。

木娘发丝凌乱,衣衫不整,与她慌乱的神色很是相称,她未着鞋袜,一路踏着碎雪冲到了阵法周围。

于毫无内力的凡人而言,万方阵不会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是会在触碰到阵法时感觉到剧痛。

木娘双手刚刚覆到阵法之上,掌心处的剧痛瞬间传至全身,本就湿润的眼眶也因疼痛而落了泪。

但她心爱的男人此时正在阵法中心,身体不住扭曲抽搐,应当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木娘一边捶打着阵法,一边哭喊着,但生理反应却不由着她这般伤害自己。

“木姑娘,你再这般也是徒劳,只会伤害自己。”离得最近的宋煊不禁出言相劝。

听此,木娘更是无助地掩面痛哭,片刻后发现了一旁站着的方暮舟,便赶忙上前。

“公子,哦不,仙尊,木娘求您救救我相公,他就在阵中,就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求您救救他!”

木娘哭的当真悲怆,说的话也是语无伦次。

这些人中,属方暮舟镇定自若,刚才还听到三个小辈管他喊“师尊”什么的,若结阵的三人已那般厉害,那方暮舟更应是人中龙凤。

再看方暮舟,神色微敛,唇线稍抿,他贯见不得这种场景,先伸手将木娘扶了起来。

看这些人儡的样貌,当被炼制不超五日,怨毒未入肺腑,应有一线生机再次唤醒他们的神识。

但时机未到。

“仙尊?”木娘微仰头,瞟了他一眼,“您……”

方暮舟不愿再听到哭声,便打断了她,“可以一试,但不要抱太大希望。”

语毕,万方阵下方升腾起一股更为霸道的灵力,霜色的灵芒渐渐覆盖、代替原本的三股灵流。

木娘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方暮舟的灵流固然更为强烈,却只见阵中的人儡挣扎渐缓,而后纷纷倒地。

宋煊拦住了想要靠近阵法的木娘,示意她再等等。

在众人注视下,霜色灵力将人儡的身体全全包裹,待这阵更为明亮的光芒散去,人儡皆不见了踪影。

“仙尊?”

方暮舟朝木娘摆摆手,缓声道:“他们恢复之前,若被媸兽再次抓住炼制,将回天乏术。”

“那他们现下身处何处?”因为其中有自己牵挂之人,木娘便又问。

“地下。”方暮舟淡淡说道。

若想不被人发现踪迹,成了死人便能一劳永逸。

因而方暮舟先封了他们的生人之气,将他们的身体暂时存于地底,待媸兽被杀,魂归肉身,便可破土获生。

木娘怔住几秒回神,便要跪下道谢,宋煊赶忙拦住了她,他师尊一向是讨厌这些虚礼的。

再次进入客栈时,周涟也已醒来,穿戴齐整下了楼。

但方暮舟已不愿再呆在这里,他向行礼的周涟颔首作回,便径直上楼,进房间之前转身道:“辰时起,现下回去休息。”

“是,师尊!”

待方暮舟关了门,林霁霜面上神色瞬间松懈,“回去继续做我的美梦喽。”

“阿煊,早些休息哦!”见宋煊没动,林霁霜在进门之前朝他说道。

宋煊笑着回了句,“嗯。”

下一秒,宋煊便直接转身,进了方暮舟的房内。

只见方暮舟倚着床沿跪坐在地上,抬头瞬间眼尾泛红、满脸错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