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谁夜间擅闯镇邪地?

宋煊不得时间考虑,原由那人的身影已是将要消失在视野中,随即只身追赶。

怎么说自己都是主角,有主角光环加身,应当不会那么容易死了吧?

宋煊这般想着,便更大胆了些。

一路跟随那人到了后方镇邪地旁,那黑衣男子却仍要向前,目标像是镇压荏略的封印处。

决不能让他得逞。

宋煊被镇邪地的恶灵怨气压得浑身疼痛不已,只想着速战速决。

黑衣男子心下急躁,竟始终未发觉身后有人跟随,正要继续向前,却感到一股灵力直指自己后心,来势汹汹只得转身抵挡。

“前方凶险,阁下莫再前行。”宋煊拔剑作势,语气冷冽至极。

但神色未变心却稍惊,那人只回挡一招,宋煊便已知晓,此人修为在元婴期之上,若是硬碰,自己根本没有胜的可能。

黑衣男子未有言语,却也许久未有动作,像是不愿伤他一般。

宋煊依旧不断进攻,那人意不在伤他,便只抵挡。

这般纠缠便是要等到钟珝将援手带来为止。

但那人很快便知宋煊意图,怕引得更多人前来,就蹙眉叹气,手掌聚力向宋煊劈去。

金丹期遇上元婴期的修士,自是毫无抵抗之力,宋煊奋力向后撤,却依旧被凌厉掌风伤到一些。

那黑衣男子不再停留,也不再顾着宋煊,转了身便要离开。

谁知宋煊硬生生撑着身形不倒,抹了把唇角血迹,便又聚力向前。

但被那人察觉,一掌拍在宋煊左肩。

宋煊弹出不远,后背重重砸在树上,喘了几口粗气才稍稍抬眸,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唇角透出笑意。

休息片刻,宋煊方才起身离开,此地因由荏略封印不稳,致怨灵横生,怕是会有意外发生。

思索至此,宋煊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只是片刻,宋煊便觉周身突生浓重怨气,随即聚力以防不测。

过了许久,周围却仍毫无声响,宋煊不敢松懈,面色凝重,轻声冷哼,“何人在此,有何不敢现身!”

话语刚落,宋煊听得身后有异响,便向一旁躲闪。

下一秒,一道汹汹灵力便将身后老树击倒,轰然落地时,激起经久不散的烟尘,出手未留一丝余地。

宋煊不禁后怕,若是躲闪不及,他恐怕已和那树一个下场。

“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的?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还用得着我二人?”

待烟尘散去,一高一矮两只妖兽化为的人形渐渐显露。

宋煊脸色愈发难看,这两只妖兽修为不算低,他现在拖着伤体,不知胜算几何。

“哎!小子,吓傻了吗?”

宋煊听着那矮个子妖兽满含嘲讽的话语,心里煞是不爽,却也没有多说反倒一直思索如何逃出。

毕竟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遇事不决没关系,他不还有个系统嘛。

【检测到宿主遇到致命性危险,是否需要道具。】

“什么道具?”

听到“致命性”这三个字,宋煊再也淡定不了,忙问道。

他白日已经见识过了系统究竟有多么不靠谱,自是怕它再乱来。

【短暂提升内力,可提升至元婴期,持续时间五分钟。】

五分钟?

够了。

宋煊唤了声系统,却迟迟没有收到回应。

【这边检测到宿主的积分不多,用过道具,只剩九点,请问还要兑换。】

宋煊一愣,且不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积分是怎么来的,但他清楚记得自己一次也没使用过,怎么会这么少。

那身量稍矮的的妖兽又朝自己靠近了一步,神色尽是不屑,此时手掌又聚了力,势要将宋煊一击拿下。

宋煊不再继续思考,索性便换了。

【好的,请宿主把握好时间。】

很快,宋煊便感受到了变化,内力充盈时,身体仿佛是一架永动机,力量好似取之不尽。

而方暮舟内力已至大乘,竟比这时的自己还要强劲不少。

宋煊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些。

“还跟他废话什么?你不来我上了?”说话那妖兽比宋煊还要高出许多,话语间,身形便如剑羽般蹿出,即刻已至宋煊面前。

宋煊几乎不假思索地出力抵挡,也仿佛毫不费力地将那妖兽击退许多,随即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稍稍不可思议。

再看那两只妖兽,稳了稳身形后,便面面相觑了片刻。

谁也不知,这小子为何会有如此强劲的内力。

那两只妖兽修为皆至金丹期,但宋煊未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继续愣着,反倒得了机会便一往无前。

银剑闪出刺眼灵芒,宋煊灵力裹挟着利箭,直指妖兽心脏。

只短短时间内,宋煊便轻松占据了主动。

接连几招更是使两只妖兽步步后退,自顾不暇。

“这小子的灵力可一点不像是金丹初期啊?如何?跑吗?”

“要跑你跑,到了老大面前照样逃不过。”

两只妖兽急切变形的嗓音落在宋煊耳中,宋煊不禁提起了心思,想必他们口中的老大应当是荏略了。

思索至此,宋煊不敢再做停留,下手便更加狠厉了些。

这副身体应有的反应与驾驭灵力的能力远在宋煊的意料之外。

此时,赤色灵力不断流转,以宋煊为中心升腾起骇人的力量。

任凭两只妖兽如何挣扎,却仍仿佛失了所有的反抗能力,被强劲灵力压迫着,逐渐不再动弹。

风沙渐落,枝叶渐止。

不属于原主的力量也在逐渐抽离。

宋煊稍感不适便微微垂眸,看着面前妖兽消失后留下的两摊黑水,努力使思绪平静下来。

但事情却并非如宋煊所思所想一般发展。

刚刚散下的恶灵怨气猛然再聚,宋煊尚未及反应,四肢便被大力束缚,像条待宰羔羊一般,动弹不及。

惊恐想法瞬间盈满宋煊心头。

“不愧是玄设的弟子,这两个废物竟奈何不了你!”

荏略的声音骤然响起,语气冷峻骇人。

宋煊强压着心头的惊惧,片刻,荏略的灵体便显现在眼前,只是稍浅淡,想着应是自封印中逃出的丝缕残魂。

宋煊未语,表面装得一副风轻云淡,实际默默唤了系统许多次。

【宿主又有什么问题?】

宋煊:“面前站着个人,你没看到吗?”

【自然是看到了。】

宋煊没有和它计较,毕竟现在保命要紧,“那我现在的积分还能换个什么道具吗?”

【宿主积分不足,无法兑换;另外温馨提示,此时情境对宿主性命并无威胁,不建议花费您所剩无几的积分哦!】

宋煊听得懵逼,自然也无法判断系统这提示究竟靠谱不靠谱。

毕竟荏略的修为远在那两个妖兽之上,甚至仅凭部分残魂便使方暮舟不得不使用霜灵法阵才将其制服。

荏略似是不满宋煊不言不语的反应,只轻声冷笑,“你这幅模样倒与你师尊如出一辙。”

宋煊尚未能思索荏略这话中的意思,便觉神识如坠冰窟,倒不觉得冷,只是无边的空洞,随之又不知被什么占满,头痛欲裂的感觉不过几秒,便失了意识。

短暂时间内,宋煊连呼喊都未自喉间泻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