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凉暖世界 > 第七十六章 择婿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择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暖到底还是留了木希一条性命。

  而另一边作为裁判者的恒辰,早已将洛树森林的情况传讯回了夏水皇宫。林暖等人刚一抵达夏水皇宫,就得到了夏王的召见。

  甘源殿内,夏王和夏凡公主端坐其上,文武百官立于两侧,众人眼看着林暖等人带着绣球法器缓缓走入殿内。夏凡公主身边站着的付星墨一眼就看见了混入其中的张昔白,更让她惊讶的是,拿着绣球法器来参加招亲的居然是林暖!

  付星墨记得,刚到夏水大陆时认识的林暖明明是个女孩子,可如今她看了又看,怎么看这林暖都是个男人。要说是这人凑巧长得和林暖一模一样的脸,那总不可能连变成男人的沈凉祺都是一起凑巧了吧?

  付星墨用力挤眉弄眼,向张昔白投去询问的目光,张昔白担心夏王生疑,只当看不见,一概不理。

  与此同时,夏凡公主也看见了薛辛,心里雀跃不已。她“蹬蹬蹬”地迈下台阶,拉住薛辛的衣袖说道:“薛大哥,你不是说不来参加绣球招亲的吗?怎么还是来了?不担心我这个嫁不出去的夏凡公主有问题了?”

  薛辛定睛一看,这不是付凡......兄弟吗?愣了几秒钟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所谓的付凡公子实际上就是夏凡公主。还未等薛辛回答,绣球法器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从林暖的手中一跃而起,围绕在薛辛的身边不停旋转跳跃,与之前林暖得到绣球认可的场景如出一辙。

  “咦,这绣球法器之前明明在林暖身边,现在又到了薛辛身边,这该如何确定公主的夫婿?”

  “看起来公主似是更倾心于这个薛辛,可是按照比赛规则可是林暖先将绣球法器带回皇宫的。”

  “若是薛辛才是公主的良配,为何之前绣球慧认可林暖呢?”

  “......”

  周围的大臣窃窃私语,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绣球法器先后认可两个参赛者的情况。

  “既然林暖和薛辛都得到了绣球的认可,且他们一起将绣球带了回来,那就都拥有竞争驸马的资格。”夏王发了话,阶下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不如这样,让夏凡和他们二人一起相处一个月,届时,谁能够得到夏凡的芳心,谁就是夏水大陆唯一的驸马。”

  “皇兄,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选薛辛。”夏凡公主仍然扯着薛辛的衣袖不肯松手,一派天真地说道。

  薛辛闻言,心内一紧。好在夏王及时说道:“夏凡,你这样子成何体统,还不快落座。”

  夏王这话算是间接拒绝了夏凡公主的要求,夏凡公主气鼓鼓地嘟着嘴,却还是听从夏王的吩咐回到座位上坐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夏凡公主是喜欢薛辛的,然而若薛辛是夏凡公主的心上人,那林暖得到绣球承认之事就很是可疑了。故而夏王只得假装不知夏凡公主的心意,借此将林暖留在宫中好好调查一番。

  御书房中,夏王与恒辰单独议事。

  “恒辰,照你看来,这林暖可有何可疑之处?”夏王实在是想不通林暖得到绣球承认的理由。

  “夏执,你怎么忘了,绣球上可不只有夏凡公主一人的血。”恒辰觉得,除了林暖和千年之前那位绣球招亲的公主有关系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合理解释了。

  “既然如此,恒辰,你快去查查千年之前绣球招亲的公主是谁,我得先弄清楚林暖对我们夏水大陆是敌是友。”夏王心内很是忧虑,如今天地灵气动荡,各个大陆都感觉到即将有大事发生。在现在这种时候,任何异常的事情都不能大意放过。

  就此林暖和薛辛二人被夏王留在了夏水皇宫,沈凉祺也随林暖同住,黛痕阁的一应事情自然有孙念在打理。

  “星墨,你说是这件百莹流仙裙好看还是这件飞雨落花裙更适合我啊?要不我再去做几套新衣服?”夏凡公主拿着两条华美长裙不断比量着。

  “你是夏水大陆第一美人儿,还用考虑穿什么好看这种问题吗?”付星墨放眼望去,床上,桌子上,椅子上,地上……到处都是款式不同,颜色缤纷的各式美裙。

  “女为悦己者容嘛。”夏凡公主哼着歌儿,试着衣服,连脚步都变得欢快起来。

  付星墨动了动嘴唇,想说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就这么度过了三天,林暖和薛辛这唯二的参赛选手丝毫没有表现出他们身为求亲者的积极。夏凡公主精心准备了三天,都没有人来找她“培养感情”。

  林暖一心扑在夏王身上,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见到夏王,对夏王的行踪比夏王的妃嫔们还要上心,感觉这个参赛者要娶的不是夏凡公主,而是夏王。薛辛则是闭门不出,避免遇到夏凡公主,和“竞争对手”林暖见面的次数比跟“竞争目标”夏凡公主多多了。

  夏凡公主一心情不好,可怜的付星墨就被抓去当倾诉对象。

  “星墨,你说薛辛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他要是不喜欢我,干嘛来参加绣球招亲呢?”夏凡公主托着腮,百思不得其解。

  付星墨同款托腮,无奈道:“我怎么知道?我娘亲说了,男人是万物生灵中,最迷的一种,大多时候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就看恒辰,这个月折腾我给他送饭,挑挑拣拣,这不吃那不吃的,饿死他算了!就凭他的功力,饿他个三五年我看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最近怎么每天都提起恒辰啊?你该不会是受虐狂,喜欢上他了吧?我可好言提醒你,别对恒辰有非分之想。不然......”夏凡公主话到嘴边,却又留了半句,“总之,你别打恒辰的主意就对了。”

  “切,谁稀罕啊!恒辰也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迷茫动物罢了。”付星墨不断地在心里说服着自己,一个天天找自己茬,揪住自己的错误不放的男人,自己要是还喜欢他,岂不是脑子进水了?

  ------题外话------

  最近哥哥结婚,加上有点感冒,更新的比较少,会尽快调整状态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