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内线为王 > 第三十章 我计算过

第三十章 我计算过


  余一尘在弧顶持球,帕特里克帕森斯紧紧贴着余一尘站位,“我可不是鲍勃华莱士那样的蠢货。”

  上一场比赛余一尘连续在弧顶持球打爆中佛罗里达大学的事情虽然没有被媒体广为宣传,但是在这个小联盟内的其他学校,大家都是有所了解的。

  余一尘摇头不语,他站在弧顶单手抓球,皮球被他向后举起。他单手向后抓球的动作,很帅。

  “体育是一个展现人类姿态美的艺术。”劳埃德库克在夸赞余一尘。

  比利多诺万必须承认,余一尘打球是他的球队内最好看的一个人。特别是他最近开发出来的单手抓球,这是一个综合的炫技和实用的技术。

  “不知道他花了多少时间来练习这个。”比利多诺万是不赞成球员在球场上炫技的,也不赞成球员去练习炫技的技术。

  “如果他花时间去练习篮下的脚步,甚至勾手,都要好很多。”比利多诺万这样想。

  但是比利多诺万不知道,余一尘练单手抓球这个技术根本就没花时间。

  帕特里克帕森斯死死的盯着余一尘,他仔细注意着余一尘的一举一动。

  余一尘用脚步去试探对方的防守重心,帕特里克帕森斯丝毫不为所动,他并非一个冲动的球员。有的球员只要对手一有动作,他就非要动一下。

  每一种防守选择都是两面的,这种敌不动,我不动的球员,如果注意力不够集中,反应速度不够快的话,很可能在对手行动以后跟不上节奏。

  余一尘结束试探,他单手抓球在帕特里克帕森斯头上一甩,然后他收球摆出三威胁动作,左手向前运球,跨右腿去卡帕特里克帕森斯的第一步移动。在身体接触的瞬间,两人比拼的是力量和爆发。

  余一尘先动,他有所准备,他有优势。是以,这一次对抗他丝毫不落下风。

  余一尘持球沿着罚球线向篮下突破,没有一支球队会让对手轻易的从弧顶正面突击篮筐。肯塔基大学的协防立即到达,余一尘知道帕特里克帕森斯就在身后,但他仍然大胆的将球从身后送出。

  皮球离帕特里克帕森斯的手指差之毫厘,艾尔霍福德拿球以后轻松投篮出手,如此进的距离就算是在业余的球员也能够有很高的命中率。

  “唰!”皮球落入篮筐。

  “这小子喜欢赌。”比利多诺万道。他不喜欢这样类型的球员,这种喜欢行走在天堂和地狱夹缝中的球员,哪天一不小心就跨入地狱。

  “华夏有句古话叫艺高人胆大。”劳埃德库克秉承着他老好人的原则。

  比利多诺万笑笑,没有说话。有一个像劳埃德库克这样的助手,他可以省去一些麻烦,但同时也会多出一些烦恼。这就是任何事情的两面性,就像余一尘刚才的选择,助攻和失误就在几毫米的距离之间。

  “你不要懊恼,你断球的概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一。”余一尘胡诌道:“通过你的臂展,我计算出了精确数据。”

  余一尘这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姿态,让帕特里克帕森斯极为恼怒。肯塔基大学出产团队型球员,他们球队的运转就像设定好的程序,按照规则不断运转。

  帕特里克帕森斯还只是一个新生,他在球队中可没什么特权。

  “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见识我的厉害。”帕特里克帕森斯瞪着余一尘说道。

  “那你应该感谢你自己没有机会,否则你会很惨。”余一尘轻描淡写的对帕特里克帕森斯做出回击。

  陶林格林依然执行自己的计划,在他的视野里,11号队友是不存在的,而随着刚才艾尔霍福德给余一尘的两次做球,短嘴鳄队的13号球员也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了。

  佛罗里达大学短嘴鳄队的进攻显得更加滞涩,他们就好像一套有bug的程序,运转过程中总是出现一些问题。但是好在他们的防守程序并未出错,凭此他们才能仍旧占据场上的比分优势。

  比利多诺万按照计划在执行换人,他好像一点也没看见陶林格林这个场上的bug,就算是在陶林格林下场以后,他也没有过多指责。

  科里布鲁尔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他放弃了对余一尘的排挤计划。天知道比利多诺万会不会秋后算账,那可不是一个像劳埃德库克一样好说话的老好人。

  乔金诺阿和陶林格林都是体育世家,他们都可以看作是富二代,他科里布鲁尔可不是,他必须得进入nba,他弟弟的学费,还有他自己的贷款都是压力。

  科里布鲁尔释怀以后状态比今天训练时回升了不少,他马利斯斯贝茨助攻的三分球帮助佛罗里达大学短嘴鳄队在上半场比赛结束时领先7分。

  科里布鲁尔在锋线提供的防守,以及他上场以后送出了3次助攻,让佛罗里达大学的轮换阵容赢了对手5分。他们比主力队的效率更高。

  “你的3次助攻有一次是送给小老鼠的。”陶林格林非常不满,“你见过猫给老鼠助攻的吗?”

  “这是比赛。”科里布鲁尔说道:“如果不以胜利为目的比赛,我们不配做一个球员。”

  科里布鲁尔想到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没有他,我们一样可以赢球,可以夺冠!”陶林格林对自己,对球队现在的阵容非常满意。

  有人会避免把自己小时候受到的灾难带给别人,而有的人会传播自己小时候受到的灾难,甚至变本加厉。陶林格林显然属于后者。

  “所以,你背叛了我们?”陶林格林逼问科里布鲁尔。

  “没有。”科里布鲁尔说道:“我们仍然是朋友,但我不建议把这些带到比赛当中。”

  “懦夫!”陶林格林说道。

  乔金诺阿集团,在乔金诺阿不在场的情况下,出现了裂痕。实际上,在他们的胶水阴谋被曝光时,科里布鲁尔和陶林格林之间就已经出现了矛盾。百度一下“内线为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内线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