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内线为王 > 第一百一十章 球鞋风云

第一百一十章 球鞋风云


  耐克重启了与比尔-菲特的谈判,他们愿意跟余一尘签下3年1000万的合同,跟他们最初谈的一样。

  看着对面的耐克商务主管怀特-伯纳德,比尔-达菲脸上露出一个含义复杂的笑容,他比尔-达菲可不是任人随意拿捏的菜鸟呀!

  “可那是之前的价格。”比尔-达菲笑着说道。

  怀特-伯纳德脸色阴郁,他道:“现在你准备要多少?”他现在看余一尘怎么都不舒服,达拉斯小牛输球,直接导致他的1万美金扔进了水里。他1万美金买达拉斯小牛夺冠,而达拉斯小牛在首轮就已经回家了,他感觉自己就像白痴。这不能怪余一尘,但这也不妨碍他的怨气aoe扫射到余一尘身上。

  “3年2000万。”比尔-达菲说道。

  比尔-达菲连合同年限都不愿意提高,他觉得3年以后余一尘肯定能签更大的合同。

  “不可能!”怀特-伯纳德的声音都有点尖了,“你以为他是勒布朗-詹姆斯?”

  “勒布朗詹姆斯的合同是7年9000万。”比尔-达菲道。

  怀特-伯纳德记得自己的领导来之前给自己说过,可以给余一尘不超过700万年薪的合同,但尽量提高合同年限。

  怀特-伯纳德心里有点腻歪,在两周前他跟比尔-达菲谈判时,对方可并不是这个态度啊!

  “那我觉得我们很难聊下去。”怀特-伯纳德说道。

  比尔-达菲当即起身,余一尘这一个月闹出来的新闻让比尔-达菲非常欣喜,这给了他非常多谈价格的筹码。

  “怀特先生,我建议你看看最近这两天华人社区的报纸,任何一份都可以。”比尔-达菲说完话就走。

  余一尘几乎登上了90%华人社区的报纸,换言之余一尘对美国华人社区的中文报纸开启了屠版模式。这种现象,是一种非常正面的反馈。余一尘在美国当地华人市场的号召力极强,他在美国本土的群众基础比大姚还好。

  只要余一尘进入nba不打的太差,他肯定比会比大姚更赚钱。

  怀特-伯纳德也不愿示弱,他说道:“我们先后签下了凯文(杜兰特)和格雷格(奥登)。”

  怀特-伯纳德在提醒比尔-达菲,他们不是非签余一尘不可的。

  比尔-达菲耸耸肩,然后直接道别,现在他不是很着急的。

  当天下午,就有新闻曝出比尔-达菲与阿迪达斯篮球业务的负责人乔-科林斯会面,怀特-伯纳德再打比尔-达菲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怀特-伯纳德拍拍自己的脑门,他觉得这事好像有点复杂了。

  余一尘对耐克而言,跟格雷格-奥登和凯文-杜兰特都不一样。阿迪达斯近年来在华夏市场的逆袭已经让耐克感受到了威胁,这个时候签下一个华夏的篮球运动员,意义重大。

  另外,耐克是华夏篮球队的赞助商,如果在奥运会上大姚和余一尘这两位在nba打球的华夏球员都不穿耐克的球鞋,那对耐克而言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对怀特-伯纳德而言,唯一的好消息是,比尔-达菲还没有跟阿迪达斯签约。

  到了晚上,另外一则消息让怀特-伯纳德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格雷格-奥登联合凯文-杜兰特发布了一篇长文,意思明确,他们要跟佛罗里达大学派系的球员在奥兰多训练营对抗一场。而在文章中,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耐克派系和阿迪达斯派系斗争的意思。

  “我不会真的把杰瑞推到对面阵营去吧?”怀特-伯纳德这次真的有点慌了,他怪自己死要面子,今天他应该抓住比尔-达菲继续谈的。

  如果上面知道他跟比尔-达菲谈崩,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谈崩,他主管的位置可能就保不住了。

  怀特-伯纳德继续拨打比尔-达菲的电话,可不管是比尔-达菲的助手还是比尔-达菲本人的电话都打不通,明显是拉黑了。此时,怀特-伯纳德早已没有了此前高人一等的姿态。

  玛丽萨-德尔-博纳罗蒂此时正在斐乐公司位于米兰的总部参加董事会议,玛丽萨拿出了一整套关于公司再度进军篮球鞋行业的计划书。

  “那么在你这套计划书当中,最关键的是这名华夏籍球员,杰瑞-余?”头顶发量稀疏的董事长先生问道。

  玛丽萨点头道:“是的,我们无论如何要签下他,然后打开华夏的市场。我调查过华夏南边制造仿造品的市场,他们的工厂里很少生产我们的产品,等他们反应过来大概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这3个月是一个空窗期,我们可以迅速占领一部分的市场,到时候等他们再开始仿制,我们已经在华夏的篮球鞋市场中彻底站稳脚跟了。”

  “但我们迅速在华夏打开市场的关键,就是杰瑞-余。我们需要一个迅速帮助我们开路的有力武器。”

  另一位董事会成员看向玛丽萨,道:“你的女儿跟他是同学,而且跟他的关系不错。”

  玛丽萨有一点生气,她的声音严肃了许多,“生意是生意,交情是交情。”

  玛丽萨没有否认拉维娜跟余一尘的关系,但她也不过多解释,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董事长沉吟了许多,然后说道:“等奥兰多训练营结束吧!我知道今年的奥兰多训练营的对抗环节会很有意思,如果他在奥兰多训练营的表现优秀,我同意你的方案。”

  “可到那个时候,他的价值会完全暴露,我们很难竞争过耐克和阿迪达斯那些公司。”玛丽萨道。

  “那就提高合同价值。”老董事长魄力十足,“我们情愿多花钱,降低性价比,却也不能赌,我们赌不起了。玛丽萨,你要明白,贵有贵的道理。如果他真的值那个价钱,证明给我们看,我们付钱就是了。”

  玛丽萨点头,生意有的时候要追求性价比,而有的时候要求稳。甚至他们没法在余一尘身上赚到真金白银,能够赚到华夏市场就是赚的。

  斐乐这个品牌即将跨过百年关卡,而在斐乐公司接近半数的生命中,都是由这位老董事长在保驾护航。90年代斐乐在篮球鞋行业的大败亏输,老董事长肯定也是不甘心的。

  “那就,一起努力吧!”

  散会以后,玛丽萨让秘书安排去美国的飞机,她要跟余一尘的经纪人先碰面,否则等奥兰多训练营结束后,斐乐公司有可能连出钱的机会都没有,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

  玛丽萨觉得自己还是被女儿影响了,拉维娜告诉她,余一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运动员。

  “希望他真的有这么优秀吧!”玛丽萨在心中暗道。

看过《内线为王》的书友还喜欢